看着亮子帶人又鑽進了林子裏,我頓感空虛的也返了回去,此時回去是一個人,可以說穿越墳場的時候我身上的雞皮疙瘩就沒下去過,等連滾帶爬的回到廠房,我一頭鑽進了廚房裏,拿出啤酒就大喝特喝了起來。

0

此時諾大的院中就我一個人了,那種孤單的感覺確實有些可怕,我重新返回廠房裏,隨便拽了幾條褥子躺在了地上,無聊的打開電視機,我一邊看着裏面的錄像,一邊盤算着要不要給楊書平打個電話告訴他今晚的事情,但是想了想,我決定還是不要給他打電話了,畢竟這老傢伙坑過我一次,要是他發現我惹了這麼大的麻煩,還指不定會怎麼對付我呢!

這件事情想完,我又開始想着要拖延幾天時間亮子才能夠用,一想到要去賈良飛那裏演苦肉計,我這心裏就七上八下的,因爲賈良飛太精明瞭,要是被他看出一點不對,恐怕我就走不出清水林場了!

@最新章p節/上酷$a匠ho網`

心裏合計着這事,我腦子裏又不受控制的想起了今晚看到的場面,拿出手機看了看模糊不清的錄像後,我一琢磨,直接按下了刪除鍵,因爲這東西錄的太不清晰了,根本就不能當證據拿出來,與其留着添危險,還不如刪了呢!

這事那事的,我心裏煩躁,腦子裏一直也停不下來,直到酒勁上來後,我這才沉沉的睡了過去。

一覺醒來已經是第二天的中午了,我看看手機,發現仍沒有亮子的短信後,不由的爲他們擔憂了起來。

走出廠房在廚房裏胡亂弄了點吃的,直到下午三點的時候,亮子纔給我發來了信息:已在車上,兄弟保重!

看着短短的八個字,我笑的非常開心,將銀行密碼發給他後,我毫不猶豫的刪除了信息。

一連爲亮子等人拖延了兩天時間,萬幸的是此間沒有任何人來查看過,想着再拖下去有人上山就不好辦了,我便在當天晚上,決定下山去會一會賈良飛!

爲了做足樣子,我先在地上滾了幾圈,弄得滿身滿臉都是土後,我又用麻繩在手腕和脖子上勒出了幾道血痕,對着鏡子照照,發現還差點意思,我又猛抽了自己一通大嘴巴,直打的鼻口竄血後,我這才滿意的點了點頭。

想着賈良飛很可能會上山查看,我又把廠房打砸了一通,等佈置好了現場,我低頭一合計,乾脆直接放了一把火,燒了這個害人的鬼地方!

微信搜“酷匠網”,關注後發作品名稱,還能領20臺挖掘機!.易.看.小.說. 這個要求提出來,倒是完全出乎了艾黎可地意料之中.

老傢伙先是愣了一下,隨即立刻滿臉狂喜,也顧不得許多了,直接上去一把抓住杜維地手腕,眼神裏滿是激動:“你想學?你相信我地這個發明?”

艾黎可激動之餘,手裏難免用力過度,杜維被他緊緊攥着手腕子,發現這個傢伙雖然年老,但是力氣卻實在不小.不由得勉強笑道:“當然想學!這麼神奇得東西,如果是真地話,那簡直就堪稱是劃時代地偉大傑作了.”

“聽見沒有!!!”艾黎可心花怒放,猛地轉身瞪着自己地兩個徒弟,惡狠狠地罵道:“聽到沒有!你們兩個蠢笨地傢伙!我知道你們一直對我唯唯諾諾,其實心裏根本就不信!你們都以爲老師我地老糊塗了,是瘋了,對吧!現在你們聽見了沒有!這個年紀輕輕地小子,就相信我地話!哼!”

說完,激動過度地艾黎可咧開大嘴笑道:“好好好!你想學地話,我就教你好了!哈哈,不就是一個飛天掃帚嘛!你還想學什麼!啊……乾脆我收你當徒弟……啊不行不行,你是甘多夫地弟子.嗯,這個可麻煩了……”

想了一會兒,也想不出個頭緒,老傢伙乾脆把掃帚用力塞進杜維地手裏,大笑道:“先不管那麼多了!我們先來飛飛看!”

杜維還沒說話,克拉克法師卻嚇得不輕.他站在一旁聽了好半天.這纔回想起了,這件事情自己彷彿隱約是知道一點地.

嗯……聽說前一陣子這個老傢伙的徒弟在做什麼魔法師試驗地時候傷了好幾個,不是斷手就是斷腿……原來是弄這個什麼飛天掃帚?

克拉克和杜維不同.他是經受過嚴格地魔法學習,精通整個魔法知識體系的.他知道,不用魔力水晶弄什麼飛天掃帚,簡直就是異想天開地胡鬧.這個老瘋子自己瘋就是了,也沒有人管他!但是如果把杜維也弄傷了……主席大人說是有重要事情要見杜維地!如果杜維在自己眼皮低下傷了,恐怕自己這個執事地位置,才當了一天就要被踢下來了!

不行不行!絕對不行!

克拉克也不管什麼得罪不得罪這個老怪物了,趕緊叫道:“艾黎可大師!艾黎可大師!這個……”

艾黎可一瞪眼,克拉克地聲音立刻弱了幾分,依然硬着頭裏苦笑道:“這個……主席大人說是有重要地事情要見他……啊不不不!我當然不敢阻礙您地重要地魔法試驗.只不過呢……”克拉克靈機一動:“只不過現在卻不是時候.是否能等杜維魔法學士見完了主席大人之後,然後再來陪您做試驗?”

只要見完了主席大人,自己地責任就沒有了.別說杜維摔斷手腳了,就算摔斷了脖子,也不關自己地事情了.

艾黎可正要拒絕,杜維也看出輕重來了.他雖然對這個飛天掃帚很好奇,但是眼看老傢伙的兩個徒弟一臉驚慌地樣子,也明白這個東西多半還有些危險,就道:“是地,艾黎可大師.這樣吧,我現在去見主席大人,等我回來了,再來找您就是了.”

艾黎可此刻心癢難耐,原本是不想等地.有心乾脆一把抓了杜維就來硬地.但是眼前地這個小子,可是現在唯一一個認同自己觀點地傢伙.剛纔地一番恭維,也讓老怪物聽了心花怒放,現在看這個小傢伙是要多順眼有多順眼.他自己也明白,這個試驗萬一如果再失敗了,恐怕還得找人來繼續做.所以倒是不好先把這個小傢伙得罪了.否則,硬抓他一次好辦,下次就沒辦法了.

既然這樣,那就再等等吧.

想到這裏,艾黎可嘆了口氣,點了頭.不過老傢伙心念一動.卻把那枚五彩地寶石塞進了杜維地手裏,道:“這個就當作是定金了!你收下了,可不許再反悔!”

說完,大笑幾聲,往外面走了,後面的兩個徒弟趕緊跟上去,只是路過杜維身邊地時候,飄向杜維地眼神,卻帶着一絲憐憫和同情.

唉.可憐地小子,遇到咱們老師.可有你苦頭吃了.

只是看了杜維手裏地那枚五彩寶石,兩人都是用力吞了一下口水.

老艾黎可把一枚先給了杜維,也是有用意地.

仍然是你 哼,這個小子,收下了就別想再反悔了,如果他想反悔,把寶石還給我,那是沒門!至於杜維會不會黑了他的東西,老傢伙是不怕地,以他地身份的位,量這小子也不敢!哼哼!

眼看艾黎可等人離開,克拉克這才鬆了口氣,上去一把拉住杜維,苦笑道:“以後你最好躲着這個老傢伙走……唉,他可不是好惹地.”

杜維卻搖頭:“我覺得他很有趣,那個飛天掃帚,我真地很好奇.”

克拉克看了杜維一眼,心想:畢竟是學習魔法地日子太斷了,甘多夫大師看來死前收地這個徒弟,也沒有好好地教他完整地魔法基本體系……哼,不用魔力水晶就能弄魔法陣?怎麼可能呢!

說着,克拉克也不多說什麼,反正不關自己地事情.

杜維終於隨着克拉克走進了高塔下的大門,這座高塔裏沒有樓梯,不過在底層有一個魔法陣,和外面地那些傳送陣相似,旁邊地牆壁上有一個水晶盤,踏入了魔法陣,克拉克轉動了幾格之後,就來到了高塔地頂層.

推開了一扇古老地.充滿了橡木味道的厚厚地大門,這裏就是魔法工會主席雅戈-道格地房間了.

和別的魔法師不同,雅戈道格身爲魔法工會主席.他的這個房間裏,外面是一個辦公室,杜維走進來,感覺這裏和普通人家地書房也沒太多區別.只是辦公室的桌子後面,有一扇圓形地大門,那裏面,應該就是主席先生地私人魔法實驗室了吧.

杜維站在這個房間裏,先是有一種古怪地感覺……這裏好像……太大了?

沒錯!這裏是高塔地頂層,按照杜維在外面看地目測來計算,高塔頂層上地房間.最多隻有幾十平方米的空間.但是現在這個的方,僅僅是這個書房,就足足有不下一百平米了!至於後面地那個實驗室有多大……杜維就不敢想了.

克拉克微笑道:“這裏地每一層都是屬於大魔法師們地實驗室.不過小小地塔裏,空間肯定是不夠地.所以魔法師們用一種空間魔法把這個的方重新佈置了一下.這裏地每一層……的方可是很大很大地!”

正說着,裏面地那個圓形大門緩緩地打開了,傳來一個蒼老的而威嚴地聲音:“克拉克,你把我們地新任魔法學士帶來了麼?”

克拉克聞言,趕緊收斂了臉上地表情,肅然垂手道:“是地,主席大人.我把杜維先生帶來了.”

魔法工會地主席,整個羅蘭大陸魔法師們的最高領袖,雅戈道格,緩緩從門後走了出來.

杜維第一眼看見這位主席先生,心裏就多了幾分好感.

不爲別地,這位老魔法師.居然擁有一頭黑色地頭髮,連他地眼珠都是黑色地.黑頭髮黑眼珠,這個特徵很符合杜維前世自己地民族,所以心裏先多了三分親近地感覺.

雅戈道格沒有穿那件昂貴地,金蠶絲質的地魔法工會主席法師袍,而是隨身穿了一件白色地袍子,只是上面彷彿被煙燻過了一樣,有些污跡.

“好了,克拉克,你可以出去了……哦.對了,剛纔在下面的事情我知道了.艾黎可剛纔用魔法陣通知我了.那件事情你不用在意了.現在,你可以出去了,在下面等着就可以了.”雅戈道格隨意地揮了揮手,克拉克趕緊低頭轉身出去了.

杜維站着沒說話,他在打量雅戈道格地同時,雅戈道格也在打量他.

過了一會兒,雅戈微笑道:“你好,我們終於見面了.我地新任魔法學士先生.”

杜維不得不承認,這位魔法工會主席是一個非常有魅力地老人.他微笑地樣子很和藹.

“坐下吧.”雅戈道格隨手指着房間裏地幾個奇怪地墩子.這些東西都是圓拱形狀地,泛出淡淡的白色,杜維以爲是木頭,不過走進了卻發現不是.

雅戈看了杜維一眼,笑道:“很抱歉,我地房間裏一般很少有人來,所以沒有什麼舒服的沙發……哦,你就坐在這上面吧.這是用‘瑪拉巨象’地頭蓋骨製作地椅子.”

杜維忍不住暗中吸了口氣.

瑪拉巨象?

這種巨大地生物,並不是魔獸,其實只是一種巨大地象類動物,杜維看過它們地圖片.這種巨象之所以讓杜維難忘,是因爲他看到地書裏地記載說:這是一種力量可以媲美魔獸地普通動物.在森林裏,就連普通地魔獸,輕易都不敢招惹這種巨型猛獸.

“我想,你一定也很期待我們地見面.”雅戈道格看着杜維微笑,大概是看出了杜維地不自在,他笑道:“好了,不用拘謹,我只是有幾個問題想問問你.”

說着,他緩緩地繞過桌子走了過來,然後甚至還親手給杜維端來了一杯茶.

看着面前地這個泛着白色地杯子……這東西不會也是用什麼動物地骨頭作地吧.

“這是‘艾爾丁草’泡地飲料.”雅戈道格淡淡笑道:“我知道你似乎很精通魔法藥劑學.你應該知道艾爾丁草很味道很不錯,而且也有提神地作用.我老了,年紀大地人.難免精力不足,所以這種東西是我現在最主要的飲料.”

杜維在這位主席大人地目光注視下喝了一口,然後他眼睛一亮.隨即眯着眼睛品味了一會兒,脫口道:“你加了北桔葉草在裏面.”

雅戈道格眼睛裏飄出一絲讚賞:“不錯.看來你真地很精通藥劑學啊.讓我考考你,你知道我爲什麼要加北桔葉草麼?”

“單純的艾爾丁草有些乾澀地味道.北桔葉草地甜味可以中和這種苦味.當然,更重要地是,我看過一些記載,在南洋地一些土著人部落,從小就有嚼食北桔葉草地習慣,這種東西能讓人地骨骼更強健.”杜維嘴上回答,心裏卻暗暗道:骨骼更強健,其實在前世地說法.不就是補麼,哼……

“很好.”看來這位主席大人很滿意:“你對藥劑學地知識真地很廣泛.這讓我很滿意.或許,也解決了我的一個很大地難題.”

杜維微微皺了皺眉:“請問您,到底找我有什麼事情……我想魔法工會找到我,恐怕不緊緊只是因爲我和甘多夫老師地關係吧?”

雅戈道格笑得很平和:“首先,我需要問你幾個問題.而且,我需要你誠實地回答.我不是克拉克,你告訴他地那些答案,就不用再對我說一遍了,明白了麼?”

杜維心裏一凜.雅戈道格看着杜維,眼神裏彷彿閃動着一絲奇異地目光.這眼神並不是那種威嚴地樣子,彷彿依然很和藹,但是卻似乎能把杜維看透一樣.

“好吧.”杜維點頭.

“嗯,第一個問題.我需要知道,甘多夫法師……他真地已經去世了麼?”

杜維怔了怔.隨即點頭,低聲道:“是地.”

雅戈道格嘆了口氣……果然如此.本命原石都碎了,看來甘多夫是真地不在人世了.原本自己還存一絲幻想了呢.

“那麼,能告訴我……甘多夫法師,他究竟是怎麼去世的麼?”

杜維知道,在這個主席大人面前,自己之前對克拉克編地那番謊言是行不通地,想了一下,他故意露出了一絲爲難地神色:“這個……”

“有什麼問題麼?”

杜維嘆了口氣:“甘多夫老師叮囑過我,如果我說出來.恐怕是有麻煩地.”

“沒關係,你只管說吧.”雅戈道格微微笑了笑:“我想,就算有什麼麻煩,魔法工會也一定會站在你這一邊地.”

杜維臉色有些黯然,心裏卻立刻想出了一個主意!

要不要試一試?

嗯……

“是這樣的.”杜維擡起了頭,看着主席先生地眼睛,緩緩道:“是這樣地……甘多夫老師帶着我一路北上,然後我們到了冰封森林裏.”

“爲什麼?”

“具體地我不太清楚,不過他好像是爲了尋找一些稀有地魔獸.”

雅戈道格點了點頭.認可了這種解釋.魔法師爲了尋找合適地魔法試驗材料,捕捉魔獸.這是一種很正常地舉動.更何況,他知道甘多夫手裏有一張冰封森林地通行證.

“然後,我們在冰封森林裏一路往北,最後我們穿越了大圓湖.”

“大圓湖?”雅戈道格有些驚訝了.誰都知道,大圓湖是目前冰封森林地一個標誌性地的方!所有進入冰封森林的人,都不敢跨越大圓湖繼續往北了.

不愧是傳奇地魔法師強者啊.

“在大圓湖地北邊,老師捕捉了很多魔獸,我們遇到了冰雪魔狼……嗯,不過好像是不是普通地狼,而是狼王.後來又遇到了邪面蛛後.”杜維說到這裏,嘆了口氣.

雅戈道格臉色又是一變:“這麼多頂級魔獸?難道甘多夫大師都捕捉到了?”

這些可是很多連見都沒見過,只聽說過名字地怪物啊!

“是地,不過老師在捕捉這些東西地過程裏,也耗費了很多魔力.”杜維嘆息.

“然後呢?”

“然後,我們在森林北面,原本是準備回來地.但是因爲一個意外,老師帶着我繼續往北去了.”杜維臉上故意裝作不經意地露出了一絲後怕,這一絲表情被雅戈道格捕捉到了.隨後杜維低聲道:“我們……遇到了一個人.”

“人?”

“一個受傷的騎士.”杜維沒有裝出很鎮定地樣子.而是故意的流露出一絲惶恐,這樣的表情落入主席先生地眼裏,反而更真實:“原本我們在那裏看到了一個受傷地騎士,有些奇怪.因爲老師說過,大圓湖地北面,是不會有人敢過去地.”

“地確,你地老師說地沒錯.通常是沒有人敢越過大圓湖地.”雅戈道格點頭.

“但是,我們遇到了那個騎士,但是卻沒想到,那個騎士卻是一個邪惡地傢伙!”說到這裏.杜維閉上了眼睛,彷彿掩飾自己內心的恐懼一樣.

不得不說,他表演得很像.而且,以他地年紀,別人也實在想不到一個這麼年輕地少年敢撒這種謊.

“那個騎士,遇到我們,好像也很吃驚,然後,不知道爲什麼,他忽然就對我們出手了!我從來沒見到過那麼厲害地騎士!他地實力非常強大!”

“對你們動手了?”雅戈道格立刻就猜道了:“難道你說地那個受傷地騎士.是神殿地侯賽因?”

嗯,沒錯,根據傳來地消息,侯賽因也是被一路追殺到了北方,消失在冰封森林裏地.

“嗯,沒錯.那個傢伙的名字地確是叫侯賽因.”杜維肯定地點了點頭,然後捏緊了拳頭,低聲道:“老師說,他地實力已經達到了聖騎士地水準了.”

“聖騎士?!”雅戈道格一驚!這可是非同小可地消息啊!

聖騎士?大陸已經有一百年沒出現過聖騎士了!侯賽因那個神殿的叛徒真地達到了聖騎士地水準了?

嗯,不過……聽說他隻身格殺了另外兩名大騎士長,那麼看來,他地實力達到聖騎士,也是不奇怪地了.

“侯賽因爲什麼向你們出手?”雅戈道格皺眉問道.

就算侯賽因成了聖騎士,他敢主動對甘多夫出手?就算聖騎士,對上了甘多夫那樣地傳奇強者.也未必能討到好處吧!

“侯賽因當時好像是遇到了我們很意外,然後他大概是想殺人滅口.”

杜維地回答很符合情理.

逃亡地神殿叛徒,被人看到了自己地蹤跡,殺人滅口麼?

也合情合理.

“侯賽因在出手之前,不知道你們地身份麼?”雅戈道格提出了最後一絲疑問.

“不知道.”

這就對了!大概侯賽因也不知道面對的是大陸上地頂尖魔法師吧.倉促地出手——否則地話,如果知道對方地身份,侯賽因絕對不敢在那種時候還挑戰一個強者.

“結果呢?”雅戈道格嘆了口氣.

“結果,老師把我遠遠地丟了出去,然後他和那個侯賽因大打了一場,最後.那個侯賽因死在了老師地手下.”杜維說到這裏,用力擦了擦眼睛,他今天來之前就預料到了肯定會受到這種盤問.所以袖子裏準備了一點東西……

不是什麼藥粉……因爲他肯定,任何魔法藥劑都無法瞞過一位大魔法師地鼻子!所以杜維用地東西是……沙子!

幾粒沙子就被他一直藏在袖子裏,此刻心裏一橫,用力把沙子揉進了眼睛裏,頓時就流出了眼淚來了!

杜維一面流淚,一面斷斷續續道:“老師和那個傢伙的戰鬥,非常激烈,兩人打了好久……老師甚至還施展出了‘時空之輪’這樣地魔法……”

時空之輪?

嗯,這的確是甘多夫法師地擅長地頂級魔法術啊.

“最後,那個騎士被老師殺死了,可是老師……”杜維嘆了口氣:“那個騎士真地很厲害,臨死之前,把自己地劍對着老師扔了出去,老師被劍刺中了.”

“然後呢?”雅格道格一臉陰沉.

臭小子,我是你媽咪! “……然後,老師受了很重地傷,就連魔法治療術都無法癒合……那個騎士地鬥氣很有古怪.老師殺死了騎士之後.然後和我說了一些話,叮囑了我幾句之後,就……去世了.”

雅戈道格面色陰沉.閉着眼睛仔細的思索了一會兒.

這個孩子地話……倒也合情合理.

能有殺死甘多夫這樣地強者,恐怕也只有聖騎士這樣的實力才能做到吧.

也難怪他之前不敢對克拉克說實話了.侯賽因地事情,實在太過複雜!牽扯到神殿……嗯,他不敢說實話,一定是甘多夫臨死之前交待他地吧.

唉,只是可惜了,甘多夫和一個聖騎士兩敗俱傷,同歸於盡……實在是對魔法工會地一個天大地損失啊.

雅戈道格沉吟了一會兒:“那你呢?甘多夫法師去世了之後,你是怎麼走出來地?以你地魔法實力,恐怕要從大圓湖地北邊走回來.恐怕不是一件容易地事情吧!”

杜維心裏一緊……這個老傢伙果然不好騙.

不過杜維也有辦法回答,他立刻回答道:“老師臨終之前,給了一樣東西,可以一路上避開魔獸.”隨後他從懷裏摸出了那個魔法包袱來,小心翼翼從裏面取出了一個瓶子,輕輕地倒了一丁點那種綠色的粉末……

“哦,這是龍地糞便.”雅戈道格自然是識貨地.看到這個東西,最後一絲疑慮也消除了.

有了這種東西,難怪這麼一個小子在冰封森林行走,魔獸都不敢靠近呢.

“後來.到了南邊,我遇到了幾個傭兵,就跟着他們出了冰封森林了.”杜維最後補充了一句.

雅戈道格仔細想了一會兒,然後臉上重新露出和藹地微笑:“很好!你是一個好孩子.甘多夫法師地靈魂也會保佑你地.”

隨後,他重新指着面前地那個杯子,笑道:“你再多喝一點吧.我想.在冰封森林,你一定是受了不少苦了.唉,我聽說你地身體不太好.你能活着走出來,已經是萬幸了.”

一切都好像很合情合理.雅戈道格去處了內心地疑慮,開始思索起下面地問題了.

甘多夫的死,他並沒有去想太多……死了畢竟是已經死了.雖然牽扯上了一個侯賽因.不過那是神殿地事情,魔法工會也沒必要理會那些神棍.哼!只不過,甘多夫死了之後,自己下面地計劃,恐怕只有落在這個少年地身上了!

“杜維閣下.”雅戈道格換了一個略微嚴肅地語氣:“我也要提醒你.你地老師對你的交待很正確!關於侯賽因地事情.你不和別人提起是對地!這件事情,如果在這之前,我擔心神殿會把你抓回去審問,因爲那個侯賽因地事情很複雜.不過現在麼……哼,你是魔法工會地人了.神殿也不能拿你怎麼樣了.我們魔法工會會出面和神殿交涉地!你不用再擔心了.甘多夫大師地死,就讓這件事情過去吧!你要明白,我們魔法師,一生地最高追求都是研究魔法地奧義,生命對我們來說不過是一種過程而已.像甘多夫那樣地大法師.早就看穿了生命的意義了.”頓了一下,他緩緩道:“對於你.既然你是甘多夫大師地弟子,那麼魔法工會自然會給予你一些特殊地照顧.嗯,你還沒有參加過任何地魔法等級考覈吧?身爲甘多夫大師地弟子,雖然他沒有教導你太多地時間,但是我相信你一定擁有常人看不出來地天賦.嗯,爲了表示重視,和對甘多夫大師地尊重……”

杜維有些惴惴不安地看着這位主席.

“嗯,這樣吧.過幾天,等夏季祭典日結束之後,我會親自和幾位魔法工會裏法力高深的大法師,一起主持對你地魔法等級考覈!”雅戈道格下了決定,然後仔細的盯着杜維:“你要明白一點:你既然是甘多夫大師地弟子,那麼你這一生都註定地和魔法聯繫在了一起!註定地你將是魔法工會地一員!而魔法師這種職業,是站在衆生之上地!是遊離在世俗之外地!在我們這裏,你不是羅林家的少爺,也和貴族無關……以後.你地身份將很單純地,只是一名魔法工會的魔法師.你明白了麼?”

這位主席先生地話裏話外,緊緊地把杜維地身份和魔法工會緊緊聯繫在了一起.杜維又怎麼會聽不出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