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大龍帝王徑直走了過來,兩人同時伸手攔了一下,

0

「大龍帝王,請留步。」

大龍帝王掃了兩人一眼,腳步停了一下,說道:

「都說飛豹帝王的貼身侍衛哲海和哲江,號稱飛天豹,已經半步踏入了皇級境界,我倒很想領教一下你們倆兄弟的修為。」

說著,大龍帝王周身殺氣涌動。

哲海和哲江毫無畏懼,冷冷地說道:

「大龍帝王,難道你是想一個人來挑戰整個飛豹帝國嗎?未免太狂妄了吧?如果我們帝王允許,我們兄弟倆不介意陪你玩玩。」

兩人不卑不亢,面對巫星的三大帝王之一的大龍帝王,毫無畏懼。

大龍帝王正要說話,飛豹帝王倒是先說道:

「龍恆,你來這裡不會是為了想找哲海兄弟打架的吧?」

大龍帝王冷笑一聲,說道:

「哼,他們倆也配跟我動手,你們飛豹帝國有資格跟我動手的,也就只有你了。」

「呵呵,你要想打架,我隨時奉陪。」

大龍帝王聽了,哈哈一笑,

「完顏兄,我經常都在想,這個世界如果沒有你,我龍恆會不會很無聊,正是有了你這個對手,我才感覺生活充實了許多,哈哈….」

飛豹帝王目光看著大龍帝王身後的那個老者,問道:

「龍恆,你來這裡找我何事?還有,這位老者好眼熟,可是,我卻記不起來曾經在那裡見過?」

大龍帝王冷笑道:

「你還有些印象,就說明你還沒有老糊塗,再仔細瞧瞧,好好想想。」

大龍帝王面帶傲然之氣,看著飛豹帝王,他很想看看,如果飛豹帝王認出眼前的這位老者就是當年叱吒巫星的雷神的話,會是什麼表情。

飛豹帝王看著大龍帝王身邊的老者,越發顯得疑惑,感覺有些印象,偏偏怎麼都想不起來。

雷神此刻傲然而立,雖然穿著普通,一副垂垂老矣的模樣,可是,周身散發出來一股柔和的強大氣場。

和大龍帝王的殺氣相比,這股柔和的氣場似乎更加強大,甚至將大龍帝王的氣場都給包圍了,融化了。

飛豹帝王看著雷神,想了想,搖搖頭,

「這位前輩,恕我眼拙,一時間想不起來您是哪位前輩?還請告知。」

飛豹帝王從大龍帝王對身邊老者的恭敬態度,已經感覺到一了一些不妙。

以他對大龍帝王的了解,能夠讓大龍帝王如此恭敬的人,在整個巫星都不多。

雷神神情平和,看了飛豹帝王一眼,淡淡地說道:

「完顏小侄,你認不出我來很正常,老夫已經幾十年沒有在世間走動了,不過,我說個名字或許你會有相應,老夫當年有個外號,人稱雷神!」

雷神說著話一點沒有炫耀的意識,就是很普通地介紹自己的姓名,讓對方想起自己來。

對於別人來說,雷神二字充滿著威壓和震驚,可是,對於他自己來說,這隻不過是他的一個簡單的稱呼罷了。

雷神的稱呼實在太響亮,以至於很多人都不知道他真是的姓名,只知道他叫雷神。

飛豹帝王聽到「雷神」兩字,先是一愣,隨即身體一震,獃獃地看著老者。

有了這個提示,飛豹帝王腦海中一下子躍出了記憶中的雷神形象,再和眼前的老者相比較,相似度也是越來越高,最後差不多就是重疊的。

飛豹帝王曾經跟著父王見過數次雷神,自然是有很深印象的。

除了飛豹帝王,王宮大殿內站著的幾十個大臣戰將們,其中有幾十個年紀比較大的人,一聽到雷神二字,也都是身軀一震,獃獃地看著眼前的老者。

飛豹帝王張大嘴,臉上的神情從茫然,到質疑,到認可,到確定。

於是,飛豹帝王從王座上站起來,走到了老者面前。、

在老者面前,飛豹帝王再次近距離看著老者,內心已經有了答案。

「您,您真是雷神叔叔?」

雷神淡淡一笑,

「你覺得呢?」

飛豹帝王對著老者鞠躬,很恭敬地說道:

「晚輩完顏松,拜見雷神叔叔,不知道雷神叔叔是否還記得我?」

雷神哈哈一笑,

「我當然記得你了,當年你只有一歲的時候,我來找你父親,抱了你一下,讓你騎在我的脖子上,結果,你就給我尿了一泡尿,

一轉眼,一百多年了,很多事我都忘記了,可是,我對你這一泡尿卻永遠無法忘記,童子尿啊,哈哈…」

書客居閱讀網址: 雷神一句「童子尿」,惹得大殿內的眾人都是微微一笑。

緊張的氣氛頓時有些緩解。

飛豹帝王尷尬一笑,說道:

「侄兒從小就對雷神叔叔仰慕得很,幾十年前,聽說您仙逝了,還一度很傷心呢。」

雷神哈哈一笑,

「賢侄有心了,謝謝你還記得我這個糟老頭了,

好吧,看在我和你父親當年還是兄弟的份上,我這次來也不為難你,只要你交出楊嘯,我讓龍恆即刻退兵,如何?」

飛豹帝王一愣,看著眼前這位傳說中的雷神。

當他知道了眼前這位老人就是雷神的時候,已經明白了大龍帝王單槍匹馬來找他的目的。

難怪大龍帝王敢集結軍隊,準備攻打飛豹帝國,原來身後還有這如此強硬的底牌。

雷神,可是皇級高級境界的超凡強者,放眼當今的整個巫星,已經找不到對手了。

整個大殿鴉雀無聲,所有人都看著飛豹帝王。

這是決定飛豹帝國命運的時刻。

面對雷神這樣的強大壓力,飛豹帝王還會堅持嗎?

飛豹帝國的幾十個大臣戰將內心都很焦急,很希望聽到飛豹帝王妥協的回答。

「不行!」

兩個字,簡單直接,語氣堅決,沒有妥協的餘地。

雷神看著飛豹帝王,一張蒼老的老臉沒有任何錶情,只是周身的空間在微微波動,強大的威壓瞬間瀰漫整個王宮大殿。

王宮大殿的氣氛瞬間凝固,所有人都感覺一股壓抑在心頭,讓人喘息不過來。

「你不考慮一下?」

雷神蒼老的聲音在大殿內回蕩著。

「不用考慮了,楊嘯是我飛豹帝國的國師,王朝金牌侍衛隊的隊員,是我們帝國非常重要的人,我是不會把他交給任何人的。」

一旁的大龍帝王氣急了,大聲吼道:

「完顏松,雷神叔叔給你臉,你倒端起來了?別怪我沒有警告你,如果要拿整個帝國的命運來保護楊嘯,後果自負!」

飛豹帝王冷冷地說道:

「龍恆,有種就自己來跟我打一架,搬出雷神來,算什麼英雄好漢了?」

「打就打,你以為我怕你不成?」

大龍帝王雙手一揚,立即拉開了打架的姿勢。

雷神冷冷地掃了兩人一眼,最後將目光落到飛豹帝王身上,

「按理說,我和你死去的父親是好友,你叫我一聲叔叔,我不該以老欺小,

但是,楊嘯接連殺死我大龍王族數位至親,於公於私我都必須要管一管,

如果你一定要堅持保楊嘯的話,我給你一個機會,

只要你能夠接住我一招,我可以不管此事,同時讓龍恆退兵。」

眾人一驚,讓飛豹帝王接雷神一招?

這不是找死嗎?

飛豹帝王看著雷神,深吸一口氣,堅定地說道:

「好,雷神前輩一直都是我崇拜的對象,能夠接雷神前輩一招,那是我的榮幸。」

「你?」

雷神只說了一個你字,看著飛豹帝王,不再說話。

一個人如果連死都不怕,還有什麼好商議的?

倒是大龍帝王很是驚訝地看著飛豹帝王,大聲說道:

「完顏松,你拿自己的命換楊嘯的命,值嗎?

他不過是地球上的一個礦奴罷了,我已經很給你面子了,只要你交出楊嘯,我不傷你一兵一卒。」

飛豹帝王冷笑道:

「龍恆,你我認識一百多年了,我的脾氣你應該清楚,寧折不彎,楊嘯我保定了,如果我死在了雷神前輩的手上,還希望你恪守承諾,立即退兵。」

大龍帝王一咬牙,恨恨地說道:

「你要找死,我不攔你!」

大殿內的幾十位戰將立即呼喊道:

「帝王陛下,不可以啊!」

「陛下,咱們和他們拼了!」

「拼了!」

眾人怒吼,殺氣如潮。

雷神一扭頭,掃了眾人一眼,一股狂暴的氣浪瞬間從身邊爆出出來,對著眾人席捲而去。

眾人只感覺胸口一悶,還沒來得及出手,整個身體便向後飛去。

「砰!」

大殿內的幾十個帝級境界的戰將,一起飛到了大殿內的牆壁上,將牆壁撞出了數個大洞。

眾人跌落地上,一個個口吐鮮血。

不會說愛你 大家驚恐不已,果然不愧是傳說中的雷神,只是輕輕一招,便將幾十個帝級境界的戰將給掀飛了。

「再有誰敢聒噪,老夫立即殺之!」

雷神蒼老的聲音在大殿內回蕩著。

眾人心頭一顫,不敢再言語,各自默默掏出大血丹吃下療傷。

飛豹帝王看著雷神,說道:

「雷神叔叔果然威風,您當年成名的時候,這些人大多還是個孩子,有些可能還沒出生呢。」

雷神冷笑一聲,說道:

「你不用拿語言激我,我雷神一生行事,自有自己的準則,何時看過別人的臉色?

不過你放心,我不會殺他們,也不會幫助龍恆來奪取你的帝國,

我此次來,只為解決家仇,你現在後悔還來得及。」

飛豹帝王此刻已經那定主意,毫無懼色,淡淡地說道:

「那就讓我領教雷神叔叔的威風吧!」

「好,既然你堅持,我就成全你。」

雷神說著,手一揚,一道光華對著飛豹帝王飛來。

「好!」

至死不渝 飛豹帝王一聲怒吼,全身一抖,雙掌平推,周身空間瞬間粉碎,一股驚濤駭浪般的殺氣洶湧而出,對著雷神席捲而來。

不過,雷神擊出一掌之後,看都沒有看,轉身向王宮大殿外走去,彷彿身後的事情再與他無關一般。

大龍帝王猶豫了一下,正要起步。

「嗤!」

一聲輕響,雷神發出的那道光芒瞬間穿透了飛豹帝王打出的洶湧殺氣。

原本極度洶湧的殺氣,瞬間湮滅。

我每天隨機一個新系統 「砰!」

一聲悶響,飛豹帝王身前一道金色的防禦光幕瞬間破碎。

飛豹帝王「啊」地一聲,身體向後直線飛去,直接撞在了王座後面的石壁上。

「轟!」

厚重的石壁轟然倒塌,巨大的石塊殘渣紛紛落下,將飛豹帝王淹沒其中。

眾人一驚,大聲呼叫道:

「帝王陛下!」

數十人飛過去,扒開石塊,將飛豹帝王從廢墟中拉出來。

只見飛豹帝王胸口一個拳頭大小的血洞,鮮血噴涌而出。

「陛下,陛下…」

眾人驚叫,有人趕緊拿出大血丹,放入飛豹帝王口中。

飛豹帝王吃了兩粒大血丹,掙扎著對身邊的人喊道:

「我死後…諸位…輔助大王子…繼承帝…位…」

說完,頭一歪,死去了。

眾人一片哀嚎,

「帝王陛下…..」 冷麪首席俏逃妻 高大厚重的城牆承載著大唐守軍的底線,主公親自率領部隊作戰,身先士卒的精神讓所有將士為之感動

「飛熊軍何在?」

李傕看到那些器械之後就知道不簡單,直接叫出自己的精銳特殊兵種來應對!

一隊隊身材魁梧且手持彎刀和盾牌的精銳從身後的數萬大軍中走出,這是李傕私人培養的特殊兵種,如今已經達到了中級特殊兵種的實力,三千之數

所有的飛熊軍一出來,立刻就結陣而上,盾牌組合在一起,隱隱約約之間有一道百米大的盾牌虛影在他們的陣型上空浮現,雖然沒有像紫麟鬼騎那麼凝視,卻也有了初步的虛影存在,迎著那些開動起來的器械就頂了上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