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到吳黑子那殺意凜然的話音落下,丁木生的屍體才掉在了挑戰臺的下面.發出了“砰!”的一聲。

0

秒殺!又是秒殺!

剛纔丁大海在臺上的表現大家看的清清楚楚,那明顯就是怯敵打算應付一下就下臺認輸的,可就算是這樣吳黑子還是沒有給他一絲的機會,直接狠戾的將其滅殺了!簡直是一點同學的情面也不講,太兇殘了,此時圍觀的同學們都看出吳黑子的戰鬥風格了,那就是不出手則以,出手就是必殺一擊!

三個了,三個星將中階身懷世家功法的天才,沒有一個人可以擋住他的一擊,這樣的結果只怕星將高階的人也很難做到,吳黑子那囂張的挑釁過後再也沒有人應戰了,這次是真的冷場了。

百里祥雲看着臺上那戰意十足的吳黑子,又掃了一下其他圍觀的學生的默然,心裏一嘆“唉!天才呀,神祕的天才呀!沒想到這樣的天才會隱沒在小小的治療系中,這下田家族長那個市儈的傢伙可是撿到寶了,如果不出意外那麼這個黑小子成爲田家快婿,那就是板上釘釘的事情了,錯失良材呀!”

紫耀域的百里家統治方法總的說來就是以德服人,所推行的是所謂的仁政策略,所以在百里家那強大到雄霸紫耀絕對的實力基礎上,百里祥雲見到吳黑子這樣的天才錯失,並沒有起什麼強佔的心思,對於他們百里家族來說,雖然吳黑子有點神祕手段,但是也是可有可無的存在,他也只是在心裏發下牢騷而已罷了.


“沒有挑戰者了嗎?!如果沒有了那我就以院長的身份宣佈:本次祕境試煉的第一名爲治療系的吳菜鳥同學!”

百里祥雲看到詢問後再也沒有人應戰了,就馬上宣佈了結果。

見到挑戰賽結束,同學們都心懷着各種各樣的心情紛紛的開始離開了,不過經過今天的這件事情以後,吳黑子是真正的在學院中出名了,大丟面子的世家子弟當然對他恨之入骨,而衆多的散人學生對他更多的只有是尊敬與崇拜,相信很多人都會把他當成追趕的目標了.

吳黑子見沒自己啥事了,跳下臺剛要走就被百里院長給叫住了,“吳菜鳥同學,恭喜你成爲了本次試煉的第一名,按照慣例這是學院特別頒發的第一名的獎勵,拿去吧,這枚星戒屬於你了,提醒你一下,這次的獎勵有些貴重,你最好還是和田家溝通一下最好,切記!”

接過院長遞給自己的存儲星戒,吳黑子施禮表示完感謝過後便直奔田南玲的宿舍而去,早在院長宣佈完結挑戰結果時,洛凡就給過他傳音了,命令他把獎勵拿到手後,用最快的速度把王級身法祕籍記下來,再以此爲聘禮向田家提親,先把田家女婿的身份坐實,好進行下面的掌控計劃。

吳黑子回到宿舍安撫了一下得到消息激動的田大小姐,就馬下從星戒中取出了那本王級身法祕籍束記了起來。

水月身法!王級初階身法祕籍,取水中月影之意,實力達到王級靈魂外放方可修煉,功法效果爲可以分出一道和本體一模一樣的幻影,以靈魂加以控制用來迷惑對手,雖然這個類似於分身的幻影因爲存在本體靈魂的原因,逼真度就算尊級強才也不能很快的加以分辨真僞,但是卻毫無攻擊力可言,防禦也如鏡子般的脆弱一碰即碎。

把修煉方法和身法效果說明看完,吳黑子心裏不由的一頓亂罵“這就是所謂的王級身法?!我勒了去!除了攻擊時迷惑一下對手還有毛用呀!尊級不能分辨說的好聽,尊級的封號強者一個領域跑都跑不了,就這防禦爲零的分身一出來馬上給你碎了,其他人學來也許還會有點用處,可是就算自己都是可以越階秒殺,像主人那樣更加恐怖的存在學來何用!這下恐怕主人要失望了.孃的!”

其實這才正常嘛!你以爲王級實用的身法百里家族會這麼輕易的拿出來嗎?!先不說這祕籍只是一個副本,百里家族的人之所以拿出這水月身法,就是看到了這個雞肋的身法效果,纔會把它當成刺激學生努力修煉的獎勵的。

這在正常情況下兩個實力差不多的王級強者交戰,你要是突然使出分身還是很有用處的,最少打不過逃命時也方便了許多,畢竟這也是貨真價實的王級才能修修煉的身法,而大陸上的王級身法只有超級世家纔會擁有,就算是在雞肋怎麼也比沒有強吧,所以吳黑子只是看到了身法本身的效果,並沒有考慮到他和洛凡這個主人的特殊性,纔會產生了這樣的想法.

“鬼隕,身法祕籍記得怎麼樣了?”

洛凡在回到自己的宿舍估摸着吳黑子應該記得差不多了,就通過特殊的靈魂契約傳音詢問道.

“回稟主人,祕籍屬下早以記下了,不過這個名爲水月的王級身法怕是要讓您失望了!修煉方法是這樣的……”

吳黑子在聽到主人的傳音後恭敬的回答後,就緊接着把關於水月身法的信息一字不漏的反饋給了洛凡。

“好了,我記下了,這次挑戰的事情你辦的不錯,這本身法太難得了,沒想到還有這樣效果的身法祕技,太好了,簡單是太好了!哈哈哈。”

洛凡在記下了關於身法的信息後,馬上就在吳黑子的腦中大笑了起來,隨後又交待了一些關於處理田家事情上的事宜,便切斷了傳音.

這下可輪到吳黑子疑惑了,他一直以爲主人會對這個名爲水月的身法大失所望的,可是方纔洛凡那毫不掩飾的大笑說明什麼?!主人不但不失望,反而非常的高興!難道這身法還有什麼別的用途自己沒想到的?他可不會認爲主人會想不到這身法的雞肋屬性的,所以吳黑子就認爲肯定是有什麼特殊作用沒有想到,開始不斷的思考起這本明顯是雞肋的身法祕籍來. 水月身法!沒想到居然還有這樣的輔助身法呀,要知道大陸上的身法祕技本來就過於稀少,還不用說是王級的,大多數身法祕技都是增加速度,或者是配合攻擊使得移動更加莫測而已,而這名爲水月的身法卻是非常特殊的純輔助的祕技,幾乎對本體沒有什麼加成,雖然看起來很雞肋,但是那是對於一般人而言,對洛凡來說那可就大不相同了!

洛凡的真正身份是影族還不是一般的影族,是承載着影族傳承的族長繼承人,對於身法他擁有《速影星決》可以結合影族的體制把速度發揮到本體實力的極致,所以速度型身法對於洛凡來說纔是最雞肋的,除了賣錢換物外那根本就是毫無用處,而《水月身法》則不同了,對於普通學成者感到雞肋的鏡像分身,在他看來就是無比的珍貴了.

洛凡實力不到王級但是根據靈魂外放的學習條件,他完全可以學習了,雖然現在學成後分身的效果會和普通的人一樣,但是不要忘記了,他一旦突破王級那麼就可以學習另一種影族專屬技能《化影術》了,其效果就是可以把本體化入影子之中,到時兩種技能要是結合使用效果疊加的話,瞬間洛凡就想到了那恐怖結果,隨時可以把分身變爲本體!

在記完了吳黑子傳過來的身法信息後,洛凡馬上就想到了這種只有影族人才可以達到的特殊作用,所以纔會那樣的興奮異常,而吳黑子雖然也被改變成了影族體質,但是他只是洛凡的僕人充其量也就是普通影族族人,關於影族後續功法的信息,沒有洛凡這個主人的講解怎麼會知道,自然就不明白洛凡爲什麼高興了.

過後的幾天裏,此次參加試煉的學生先後都接受了百里院長的親自詢問,洛凡自然也不例外,詢問的內容也在他的意料之中,那就是關於柳素心的事情,他對此事早就安排好了,那就是一問三不知搪塞了過去,反正誰也沒看到自己和素心在一起過,能猜到的估計也只有天天送食物到湖裏的吳黑子了,他可能說出去就怪了!

試煉考覈結束也就代表着一年級學習任務完成了,院方就不在有教學上的安排了並放了一個月的探親假,洛凡現在每天就是窩在宿舍裏學習着那水月身法,這個身法不用多大的空間,關鍵就是靈魂上的運用之道罷了,所以在屋子裏就完全的可以做到了,轉眼十多天過去了,對於分身鏡像的控制也已經練習的非常熟練了。

算算日子距離和隕一約定的一年時間沒有幾天了,站在屋外看着遠處的虛空心裏暗暗的想道,“時間過得還真是快呀,轉眼就來到學院一年了,離開楊家也快兩年的時間了,現在孃親應該過上舒適無爭的生活了吧!離家的這段時間雖然發生了許多的事情,自己雖然提心吊膽很辛苦,但是換來自己現在可以抹殺王級星獸的實力,那又算得了什麼!孃親,您等着吧, 新婚不歡愉 ,決對不會讓您失望!”

回想到一年中發生的種種事情,洛凡在想到使他成爲真正的男人的柳素心時,自然的就想到了那個因爲保護自己在楊家忍辱負重飽受欺凌的孃親,他很想回去看看孃親現在的生活是不是如希望中的那樣安逸,告訴孃親自己有了喜歡的女孩了,讓她高興高興,但是他知道不行,還不到時候,他牢記着離家時所說過的承諾,娘要過的不好必會讓整個楊家後悔!他現在還沒有那個實力與勢力,所以他只能忍住思念,變強不斷的變強!

“嗯?沒想到隕一這傢伙提前十多天就回來了呀!看來也是離開學院的時候了,雖然束手束腳的生活了一年,但是總的說來收穫還真是不錯,嘿嘿!”正在思念親人的洛凡靈魂中突然感應到了隕一的存在,心裏默默的想着.

“咦?!洛凡你怎麼來了,有什麼事情嗎?呵呵.”

打開門看到外面站立的徒弟洛凡,古力高興的問道.

“導師,我打算趁開學還有點時間出去散散心,找您主要是想向您告別的!”

表明了自己的目後,洛凡看着那神采盡失一臉關切與不捨的師傅古力,深深的行了一禮,緊接着說道:“謝謝您一年來對我的教導,學生終身不忘,請您放心學生一定很快就會平安回來的,沒有什麼事情學生就先行告退了.”說完洛凡很仔細的看了看師傅,轉頭就走。

古力看着那馬上就要消失在視線之內的洛凡,因爲洛凡早就在進入祕境前就告訴過他要離開的打算了,所以他知道徒弟這是要走了,去追尋那充滿危險的強者之路了,這次分別再見無期!一直沉浸在離別的痛苦中的古力遠遠的對其傳音道“徒弟你要保重呀!師傅沒什麼本事只能幫你這麼多了,一定要活着,師傅還等着你實現你的承諾呢!”

洛凡遠去的身形頓了一下沒有回話輕輕的點了點頭表示收到了,吳黑子的事情早就安排好了,對於這個僕人的生存能力還是比較放心的,素心還在祕境裏無法聯繫,既然師傅也告過別了,現在他是沒什麼可留戀的了直奔學院大門走了過去.

“屬下隕一參見主人!”

城外一處偏僻的樹林中,接到主人傳音趕過來的隕一看到那一身普通黑色勁裝的背影躬身行禮的說道.

“星將初階頂峯,不日就要突破中階了,看來你這一年中並沒有偷懶,還算不錯吧!”

這人當然就是洛凡了,既然他不打算在回學院了那院服肯定要換下來了,轉過身來探查一下隕一的實力開口說道,隕一的真正實力因爲影族的天賦可能還不好發覺,但是對於他這個擁有魂刃的主人來說那是一看便知,根本就無從隱藏.

“屬下不敢!請問主人您傳屬下過來不知道有什麼事情吩咐?”

隕一也就是以前的刺客山谷中的一號本來就是個修煉狂人,他在接受了洛凡的靈魂契約轉變了體質後開始學習影族的《速影星決》,當下就被其恐怖的速度提升效果給震撼到了,修練起來就更加的賣力,爲了更好的掌控這暴增的實力,他也選擇的是實戰,和當時的洛凡一樣考慮到了影族身份的敏感性,選擇了進入死亡山脈歷練。

因爲當時洛凡說過報仇的事情要等到一年後從學院出來在說,所以很快就掌控自身實力無事可做的他就一直沒有離開死亡山脈,一直過着野人般的生活,除了報仇別無牽掛的隕一在山脈中是見獸殺獸見人殺人,通過不斷的殺戮來緩解那因實力增長而越爲越強烈的復仇慾望,別看他在洛凡這個主人面前老老實實的,要是換成別的絕對是冷如寒冰話都不會說一句.

“作爲你平安歸來的禮物,這個給你自己認主看看吧!”

洛凡隨手一丟把放有二百頂級紫色星精的戒指丟給了隕一。


隕一接過戒指知道這應該就是大陸上十分珍貴的存儲星戒,也不廢話直妝就滴血認主了,建立起聯繫後心神向戒指裏一看,當下就疑惑的愣在了原地!

“怎麼了?難道你不想要?!”洛凡一看到隕一不是那種震驚的表情,反而有些皺眉的意思,當下就不悅的問道.

“屬下不敢!既然是主人您賞賜的屬下怎麼會不想要呢,只是屬下一看到這些紫色的寶石一樣的東西就知道是十分貴重之物,但卻想不到是用來做什麼的,所以心裏有點疑問罷了,還請主人不要誤會.”

拒嫁豪門:帝少絕寵小嬌妻 呃!”

這下換成洛凡給愣住了,心裏暗罵“我勒了個去呀!忘記星精這種能快速提高星力的東西,是隻有世家天才子弟纔會知道的事情,自己以前不知道那是因爲在楊家時太廢了,吳黑子也是通過田南玲才得知的,隕一這傢伙觀其孃親的不幸就知道身份地位也高不了,他當然不會認得了!孃的,考慮不周呀!”

看着隕一那惶恐的目光,洛凡面色如常很好的掩飾住了那份尷尬,就對他詳細解釋了星精的來歷和用途,而隕一在知道了星戒裏那些紫色東西的價值後,明白這些所謂的頂級星精如果全部的吸收,可讓他的實力最少的達到王級中階,心裏的震撼可想而知,道謝的同時更加的惶恐了。

“好了,上次你提到想當我的影子,我說過你還沒有那個資格,現在因爲有了大量的頂級魂精,所以我可以很明確的告訴你,想當我的影子最起碼也要先突破王級,如果你連王級都突破不了,那要你何用,接下來的時間你就用最快的速度達到王級吧,你突破星王之時也就是正式成爲我影子的那一刻!只要你成爲了我的影子那麼你的事就是我的事,我不但不會阻止你報仇反而還會和你同去!聽明白了嗎?”

洛凡心知隕一最大的心願就是爲孃親報仇,雖然以他現在的實力就能辦到,但是他纔不會這麼輕易的就完成隕一的心願的,要是一旦其生無可戀沒有了那份執念突破不了王級,那損失可就大了!失去這個僕人到是其次,關鍵那頂級的星精可是用一顆少一顆沒地方去找了,所以爲了長遠考慮他不得不這麼逼迫隕一了. 由於現在都快中午了,獵人公會大廳中人滿爲患,一進入大廳洛凡就被這熱鬧的場面給小小的震驚了一把,只見上千平米的屋子中設置了多個窗口,每個窗口上都掛有大幅的指示牌,接任務,交任務,發佈任務,接待諮詢等等,其中交接任務的人最多,排起來長長的等候隊伍,只有那個接待諮詢的窗口人還比較少,只有三、五個人在那裏等待着,洛凡排了沒多長時間就輪到他了。

“請問您有什麼需要我幫忙的嗎?”漂亮的接待員那甜美的聲音響起,很有禮貌的問道。

“你好,我想要註冊賞金刺客不知道要應該怎麼做,可以介紹一下嗎?”洛凡輕聲的回答道。

“賞金刺客?!如果您確定的話那麼就請上二樓吧,那裏你會有人給您具體的介紹的.”

美女接待在看到對面年青男子肯定的點點頭之後,回覆道.

洛凡道過謝後便轉身動用星力改變了下相貌,徑直的向邊上的樓梯走去,在把隕一的事情安排好後,他就又回到了紫耀城中,這樣一方面可以做回他的本行職業豐富刺殺經驗,另一方面還可以不用爲實戰目標發愁了,畢竟實戰不能僅僅是對星獸的最重要的還是人,最後一點是在完成任務的過程中,還可以免費的收集到各種各樣任務信息,順帶的掙點小錢花花,這就是他的下步計劃成爲一名賞金刺客。

“小兄弟要成爲賞金刺客是需要條件的,首先必須要星將以上實力,還有就是要準備十枚金星幣的保證金,你想清楚了嗎?”

二樓中只有一個長像平淡無奇的老頭子在悠閒的喝着香茶,聽到洛凡的來意後神情一肅的詢問道,這個老頭就是紫耀域獵人公會關於賞金刺客的總負責人,本身就是一個高級刺客的他在看到洛凡的第一眼,就知道這個面無表情的少年不是一個普通人,雖然從外觀上來看不論是衣着,還是神情都很平常,但是憑藉一個老牌刺客的直覺他隱隱的感覺到了危險。

“是的,這是十枚金星幣,不知道那個實力在哪裏測試,不會就是在這裏吧?!”

洛凡也察覺到了老頭子的戒備,心裏暗道“自己因爲影族天賦的原因毫無星力外泄,又沒有動殺心,這樣都能引起他的警覺,看來這個負責接待的老頭子不簡單呀!好敏銳的直覺!”

“既然保證金有了,那個實力的測試就免了,老頭子可以直接做主給你通過,你把這張表格填一下就行了,這樣公會方面好記錄,也方便你以後的交接任務.”

老頭說完話,手裏直接就出現了一張表格放到了身前的桌子上,洛凡順手拿起來掃了一眼,便隨意的從邊上的筆筒中取出支獸毛筆填寫了起來.

“嗯,把這枚綠色的身份牌滴血認主吧,你就會成爲一名正式的賞金刺客了,如果你要是接任務的話現在就可以了,怎麼樣有沒有興趣呀?”

“算了,暫時還沒有那個興趣,以後在說吧。”

洛凡當着老頭子的面把所謂的身份牌認主後,回了一句轉身就下樓去了.

剛纔負責接待老頭的心神全都鎖定在了這個感覺到危險的青年人身上,根本不敢轉移注意力,直到這名神祕的青年消失在了樓梯口,他纔拿起方纔洛凡填寫的表格看了起來。

“十八歲的星將初階實力?!這個代號叫隕殺的青年人還真是夠低調的呀,自己星王中階的實力在面對他時都會感覺到危險,絲毫探查不到他的實力水平,難道他就只有星將初階實力?可能嗎?!可是這年紀誤差應該不大,這個年青人到底是什麼來歷?太神祕了,本來想通過他所接取的任務來參考一下,沒想到他居然只是報名不接任務,是真的沒興趣還是出於對自己的謹慎呢?!”

這個老頭子一邊用手指輕敲着桌子,一邊陷入了沉思,良久拿出一個黑色的小本子,在上面寫個了隕殺兩個字,並在後面附上了特別關注幾個字。

這時樓梯口又出現了一個神情冷峻的中年男人,快步來到老頭的面前把手裏端着的餐盤輕輕的放在了桌上,行了一禮恭敬的說道:“主管大人,這是您要的爆炒蒼鷹肉,不知大人還有什麼吩咐嗎?”

“嗯,速度很快嘛,你通知紫耀域的各個大城分部,特別關注下一個代號爲隕殺的新人,有了消息第一時間通知我,好了,老頭子我去享用美食了,你繼續工作吧!”


老頭說完就連同桌上的那道香氣四溢的菜餚消失了,原來這個給洛凡登記的老頭並不是這裏的接待人員,他的真實身份是紫耀域關於賞金刺客方面的負責主管,剛纔他只不過是讓這裏的接待員跑腿到外面定菜去了,誰知道就這麼一會的功夫洛凡就來報名了,一下子就被這個主管大人給注意上了,洛凡要是知道隨便報個名都可以遇到這樣的大人物不知道要做何感想了.

“這就是賞金刺客的身份牌?沒想到隨便一個接待登記員的實力都是那樣的深不可測,超級公會的水果真是夠深的!”

住進客棧的洛凡手裏把玩着那個拳頭大小長方形的綠色卡片,心裏暗暗的想着,剛纔他仔細檢查過了,這個卡片並沒有什麼靈魂上的陷阱,只是在認主後卡片上浮現出一個小小的金字而以,下面還有一排數字不過顯示出來的全是零而以,他估計這應該是記錄任務積分用來升級自己的賞金刺客級別用的,也不在意,反正他現在也不看重這個所謂的級別,只要擁有交接任務的身份就行了.

吃過午飯後,洛凡清點了一下魂刃中的物品,發現所剩下的星幣不多了,由於他是從學院裏出來的本來因爲素心的原因就引起了百里家的注意,所以他並不想在紫耀城中接受任務,他的目標定在了那個沒有人認識自己的戰龍域,可是使用傳送門要二十金星幣,錢不夠了!他不得不鬱悶考慮上哪搞點錢去了.

其實他也可以一路坐車趕過去的,不過那就需要幾個月的時間,而想到隕一吸收星精的提升速度,洛凡估計二個月後就可以達到星將巔峯,到時還要趕回來處理他突破星王的事情,那樣的話時間就來不及了,怎麼辦呢?不行的話就先緩兩個月吧,自己先在紫耀域轉轉接一兩個任務搞點錢在說,到時如果隕一順利晉級的話在一起離開,自己也可以用這段時間把靈魂之力補滿,嗯,只有先這樣辦了!

打定主意的洛凡換上了一套公子服,退了客棧的房間後就直接來到了紫耀城的中心廣場,沒去理會中間的那守衛森嚴的傳送門,而是直接停在了一輛看起來還算舒適的星馬獸車前.


“這位公子,您要坐車嗎?”坐在車上等待生意的中年車伕,一看到穿着考究的洛凡,急忙從馬車上跳了下來熱情的招道.

“是的,到浩雲城多少星幣?”洛凡如實的回答道。

“浩雲城呀,我看公子一見如顧格外的親切,這樣吧給您湊個整算十個綠星幣怎麼樣?”車伕故做大方的開出了價格.

“好的,發車吧!”浩雲城離紫耀主城還不到二百里,快的話不到一天就到了,十個綠星幣其實一點也不便宜,不過現在洛凡可沒那心情因爲幾個小小的綠星幣和車伕墨跡,直接痛快的上車吩咐道.


之所以選擇浩雲城,洛凡也是有他的打算的,那是因爲既然紫耀城不方便露面接任務,爲了掙錢當然要去其它的大城了,一來浩雲城最近短時間就可以達到,二來嘛浩雲城裏還有一個他惦記的人,反正現在缺錢了,不能隨便找個人就搶就偷吧,那也太沒原則了,就算是搶也要找應該去搶的人才行,而浩雲城裏正好就有這麼一個人.

一路無話,第二天浩雲城中心廣場洛凡付過車錢打發走了車伕,看着那來來往往的人羣,心裏不由的唏噓道“沒想到這麼快我就又回來了,第一次刺客公會任務在這裏,看來我這賞金刺客的第一個任務也要從這裏接了,還真是和這裏有緣份呀!”

看看天色又快中午了,洛凡想了想便找到一個頗大點的客棧走了進去,現在他的心態轉變後開朗了很多,來都來了錢還少的了嗎?!再怎麼也不能虧待了自己的肚子不是?先吃頓好的在說.

現在正是飯點,大廳里人聲鼎沸差不多快坐滿人了,洛凡眼尖看到角落裏那僅有的一個空桌子,一閃身就坐了下去,“夥計!快點過來點菜了,公子我正餓着呢!”

這個客棧由於規模比以前自己當夥計的那間大上不少,離中心廣場又近生意自然就好上很多,光跑堂的夥記就有四、五個,洛凡這一嗓子喊出來,馬上就有一個年青的夥計笑臉迎了上來,“這位公子想吃點什麼?”一邊說一邊還習慣性的把肩上那白色的抹布拿了下來,在本就很乾淨的四方桌上擦拭了幾下. “把你們好吃的特色小菜來兩道,再給公子我上幾個包子泡壺好茶,嗯,先這樣吧不夠在點.快點上呀!趕時間。”

洛凡也不客氣一口氣說完就讓夥計去準備了,還別說大客棧效率果然高,上來的香茶一碗還沒喝完,菜就上來了,一邊品嚐着可口的小菜一邊悠閒的喝着茶水。

“聽說沒有,治療師公會的周清河好像要和百里拍賣場的美女拍賣師晴空定婚了,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是呀,我也聽說了,沒想到我們的夢中情人會看到那麼一個小白臉呀,我還聽說晴空小姐連未家的天才子弟都拒絕了不少呢!真是好菜都讓豬拱了!想想就生氣,不說了來喝酒。”

“就是這樣不知道要有多少青年才俊要睡不着覺了,嘿嘿,來乾了這碗!”

突然洛凡在嘈雜的交談聲中聽到了那個被自己惦記的名字,一聽到周清河三個字他馬上就把精力轉移了過去,聽完兩人的談話,嘴角一翹心中腹黑的暗想道“周清河?!沒想到你這小子還真把那個美女拍賣師給追到手了呀,想定婚美得你,既然我來了,那你就準備接受本公子送給你的大禮吧!嘿嘿.”

吃過飯洛凡的錢袋又癟了不少,一頓飯下來居然比他過來時坐的車錢都貴,足足要了十二枚綠星幣!黑呀,太黑了!爲此他結賬時沒少問候客棧掌櫃的女性親人,出了客棧洛凡就直奔浩雲城的獵人公會而去.

這次他可以說是輕車熟路了臨時改變了容貌後,進入獵人公會大廳後沒有停留徑直的就上來二樓,也不知道是巧合還是故意爲之,他發現在獵人公會一樓中的接待員都是不可方物的美麗女子,二樓的卻都是相貌普通的男人了,也許是女人不適合辦理刺殺這種陰暗的事務吧,一邊想着這些雜作雜八的事情,一邊開口對着面前那個中年男子問道:“你好,我是來接任務的,有什麼任務可接嗎?”

“請出示你的身份牌,我要先確定一下你的身份纔可以讓你看到任務列表。”

中年接待員冷冰冰的回答到,心裏卻想着“這小子一看就是個雛呀!沒猜錯的話肯定是第一次來接任務,規矩都不懂,年級青青的有那報名的錢做什麼不好,非來做這玩命的勾當,真不知道是怎麼想的!”

在確定了對方的賞金刺客身份後,中年人這纔拿出一張寫的密密麻麻的紙遞了過去,開口說道:“鑑於你是初級綠牌刺客身份,所以你只能接綠級任務,並且綠級任務是不能跨區發佈的,這本任務名冊上就是近來浩雲城周邊百里內的所有綠級任務,你自己看吧!”

洛凡伸手接過任務名冊,快速的瀏覽起來,心裏卻暗自思考着“初級綠牌刺客?!想來應該還會有中級和高級刺客吧,沒料錯的話級別越高任務的難度就會越高,相應的賞金也會越高,所謂的身份地位還真是無處不在呀!”

任務一:目標XXX,實力爲星將初階,難度一星,賞金五金星幣,任務積分五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