盯着蕭天的眼睛,烽火有些不敢相信的叫道:“居然真的沒了!你是怎麼做到的?”

0

“真的沒了?”

“真的?”

“不是吧?陰風門門主死了?”

幾乎是在同一瞬間,丘傳言以及南宮兄妹幾個人同時叫道,目光中滿是不可思議。

蕭天笑了笑,說道:“是他太輕敵了,被我拿來煉丹了。”

“煉丹?蕭天你還是說明白點吧,我怎麼有點暈呢!”丘傳言不解的問道。

烽火卻是笑了起來,拍了拍蕭天的肩膀,讚道:“小子有魄力!這招,我怎麼就沒有想到呢!哎,看來是老了。”

丘傳言看了看蕭天,又看了烽火,鬱悶的叫道:“我說你倆誰給我們解釋一下是個什麼情況?”


烽火笑了笑,道:“他是用自己做鼎爐,將那東西給煉化了。”

丘傳言身體猛的一震,腦袋上上下下的點了兩下,緩緩的給蕭天舉起了一個大拇指,道:“你小子夠狠!拿自己當鼎爐,一個不小心可是形神俱滅。”

“被逼的,沒辦法,當時那情況,不是我滅他就是他滅我。”蕭天解釋道,但是,他卻沒有告訴他們幾個,他這麼做是有着十足的把握。

幾個人心悅誠服的點點頭,當時那情況的確是沒有辦法了,蕭天自己怎麼樣他們不清楚,但是,他們幾個在外面的人卻是心驚膽顫,一顆心基本上都提到嗓子眼上了。

“主公!這女的怎麼辦?”突然一個悶悶的聲音在蕭天的腦海裏響了起來,轉身看去,卻是蒼龍。

此時蒼龍的大腦袋抵在蕭天的背後,從他鼻子裏噴出來的熱氣搞的蕭天的後背熱乎乎的。

銀月軟綿綿的趴在蒼龍的背上,被蒼龍給搞的暈過去了。

蕭天望向了烽火,頭朝着銀月偏了偏。

烽火一臉的黯然和悲傷,出神的看了一會兒銀月,懇求道:“大家給我個面子,放過她吧!”

一向高傲的烽火說出來這樣的話,最爲震驚的就是丘傳言了,他是知道烽火的爲人的。他剛剛進組的時候,兩年的時間裏沒有聽見烽火說半句話,簡直就跟一個冰冷的機器一樣。

蕭天攤了攤手,道:“我無所謂,說回來他還是我的女人呢!看我們的組長怎麼說了。”

所有的人,一瞬間都瞪大了眼睛看向了蕭天,尤其是烽火,他的眼睛裏猛的暴射出一股貌似是殺氣的東西。

蕭天暗叫一聲不好,好像他剛剛說了什麼不該說的東西。

尷尬的摸了摸腦袋,蕭天說道:“那個,這不是我願意的,我是被強迫的。”

但是,誰會聽他的解釋呢!

烽火瞪着一雙牛眼,一把揪住了蕭天的衣襟,幾乎是咬牙切齒的說道:“你,得,娶,她!”

蕭天掙脫烽火的魔爪,叫道:“哎,我說大哥,我是被迫的。娶了她,我可真不敢,萬一她哪一天不高興了,在牀上一刀把我給砍了,那我不得冤死。”

“這我不管!我只知道你把我妹妹睡了!”烽火鼻子裏哼了一聲,叫道。

“媽的,有沒有搞錯,是你妹妹把我給睡了!”蕭天不幹了,大聲的叫道。

烽火瞪着眼睛逼近了蕭天,兩個人的臉幾乎是貼到一起了,烽火一字一頓的說道:“要嘛娶她,要嘛我閹了你!你二選一!”

“我擦!你是要跟我打一場嘍。”蕭天跳着腳叫道。

“好啊!我正想看看你現在還有多少的實力!”烽火一幅勝券在握的姿態說道。

蕭天腦袋一垂,無奈的說道:“好,我認輸!要想我娶你妹妹,可以!不過,我有個條件,你得先把你妹妹的這神經病給治好了。”

“好!”蕭天還沒有說完,烽火就哈哈的笑着一口答應了下來。

明末之範進種田 !蕭天有些傻眼。

烽火親暱的撲過來攬住蕭天的肩膀,哈哈的笑着說道:“我沒有看錯你小子,以後就是一家人了,先叫聲哥哥來聽聽。”

蕭天一把推開烽火,罵道:“滾開,媽的,太賤了你!”

烽火不但沒有生氣,反而更加的開心的笑了起來,手指一指蕭天,騰空而起飛到蒼龍的背上,將銀月抱了下來。

“剩下的事情你們解決吧,我們先撤了。”烽火抱着銀月二話不說就往外走去,走了兩步,又突然間停了下來,意味深長的看着蕭天,說道:“你小子的情債還真不少,那螞蟻洞裏面還有一個,可比我妹妹心腸黑多了,你看着吧。”

說完,人影已經消失在了塔外。

蕭天神色一黯,他知道烽火說的是誰,陳丹!

蕭天下了好多次的決心要殺了她,但是每一次都沒有下得去手,這一回,蕭天無路可走了。

陳丹的本性,蕭天已經完全的見識到了,再心慈手軟,蕭天可就真的是丟了自己了。

幾個人走出了玲瓏寶塔,一縷陽光斜斜的順着塔尖撒了下來,照的人有些睜不開眼睛。

忽地,玲瓏寶塔微微一震動,越變越小,到了最後,變得只有拳頭般大小,輕飄飄的落在了蕭天的手掌之上。

這一出,搞的蕭天都有些小小的納悶,沒想到這寶塔還有這般奧妙。

“主公,其實這塔是一個儲物器皿,我將前去召喚其他的八荒神獸,留蒼龍在主公身邊守護主公。”白澤的聲音在蕭天的耳邊響了起來。

“去吧!”蕭天淡淡的迴應了一句,將寶塔收了起來。

“蕭天,這一次開始名利雙收啊!還外帶收了個美女,絕世美女。”丘傳言羨慕嫉妒恨的叫道。

丘傳言這麼說,幾個人中一個人卻不樂意了,南宮小玉嘴巴撅了撅,叫道:“組長,你說是那個女人漂亮還是我漂亮。”

丘傳言一陣爲難,看向了蕭天,蕭天連忙別過了臉,忍着笑不去理會。

“咳咳,這個各有千秋。”丘傳言糾結了好久,才終於組織起了一個語言。


“哼!”南宮小玉氣鼓鼓的哼了一聲,別了過臉去。

搞的丘傳言一陣無言的鬱悶,但是,說真的,銀月真的是一個絕世美人兒,這是沒二話的。

幾個人找了個地方,隨便的休息了一下,補充了一些體力,決定晚間去造訪一下陰風門的巢穴,來個大清掃。

······

夜風吹拂,零下二十幾度的寒風颳在臉上,生疼生疼的。

蕭天幾人趁着夜色,在黑乎乎的戈壁裏,身形快速的起落着,順着記憶中的方向,幾個人來到了那個巨大的古墓。

這個不知道是什麼時候遺留下來的巨大墓葬坑,裏面埋葬了不下數千口的棺材,有大有小。

陰風門的一個入口就在這些棺材之中,憑着記憶,蕭天順利的找到了那個棺材,打開棺材蓋鑽了進去。

本來燈火通明的洞穴,此時卻是一片黑暗,黑乎乎的,看不見任何的東西,充滿了死氣。

難道說他們已經知道了信息,都逃走了?

蕭天這樣想着,龐大的神識不用任何的掩飾的,朝着這個洞穴的每一個角落撲撒了過去。

幾分鐘之後,蕭天將神識撤了回來,失望的搖了搖頭,說道:“他們都逃走了!”

丘傳言嘆了口氣,道:“又是白跑一趟!”

不死心的幾人,花大力氣將整個洞穴都清理了一遍,但是除了遺留下來的一些物品之外,連一個人影都沒有。

心裏最複雜的莫過於蕭天了,每一次他鼓起勇氣要斬殺陳丹的時候,陳丹總是有機會逃走!

也不知道是真正的巧合還是命運在故意跟蕭天開玩笑,讓他忍受這份心裏的煎熬。

······

翌日,在大漠之中折騰了將近十天的幾人,重新回到了DH市。

重新回到都市,蕭天恍惚間有點小小的不適應。


想了想,蕭天找到了一個十分合理的答案,在大漠中他是自由的,沒有人會在意,也不會有人管你在做什麼。

在大漠裏面,人是自由的,心是自由的。

但是,在都市裏面,人就會被套上各種枷鎖,像是被關在一個籠子裏面活着一般。

風塵僕僕的五人回到蕭天在DH的住所,還沒進門呢,就聞到一股很濃烈的香味。

聞到這香味,蕭天開心的笑了起來,“前輩就是前輩,哈哈。” 幾人剛走進去,山、林兩位前輩就迎了出來,妖瞳山的雙腿現在完全的好了,身體也恢復了過來,看起來很有精神。

烽火不悅的朝幽水說道:“哎,你這可就沒意思了!”

幽水看情況是早就習慣了烽火的這幅臭德行,白了一眼,說道:“怎麼?你不樂意啊?不樂意我做的東西你就別吃。”

烽火搖晃着腦袋從幽水和妖瞳兩人的中間擠了進去,邊說道:“每次出去執行任務,你總是能夠提前知道,搞的我們想給你一個驚喜都行不通。哎。”

看這情況,像這樣的接風已經不是第一次了。

幾個人走進去,卻驚訝的發現烽火已經趴在桌子上開吃了,邊吃還邊嘀咕着:“哎,這麼多年了,手藝還是這麼爛,好歹改進一下嘛!”

幽水徹底的是被氣的哭笑不得了,不過,她已然早已習慣了。烽火就是典型的刀子嘴豆腐心,嘴上說的跟個二百五一樣,但是心思卻是十分的細膩。

南宮冰香和辰溪兩個人在忙着把幽水前輩做好的東西端出來,南宮冰香剛走出來,一看到蕭天,手中的盤子往桌子上一扔,一個健步就衝進了蕭天的懷抱,直接騎到了蕭天的身上。

一枚香吻直接落在了蕭天的臉上,搞的蕭天都有點小懵,驚喜的太的太過於突然了。

而,站在廚房門口的辰溪的眼底卻是劃過一抹難掩的落寞,神情猛的黯然了下來,撐起一個勉強的微笑,在餐桌邊坐了下來。

像個侷促的小女孩一樣捏着雙手,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烽火淡淡的掃了一眼蕭天和南宮冰香,再看了一眼辰溪,搖搖頭,嘆道:“哎,又是一段孽緣啊!我可憐的妹妹!”

卻說烽火本來是提前就離開了,帶着銀月去醫治銀月的身體了,但是。在蕭天他們剛剛走出沙漠的時候,烽火卻又突然間冒了出來,只是銀月卻不在。

蕭天曾問過他銀月哪去了,但是烽火卻只是一個勁兒的打哈哈就是不說。

他不說,蕭天也就沒有再說,但是總感覺好像又出現了什麼岔子了。

席間,蕭天打開關了很久的電話,剛一打開,把他嚇了一跳,幾百條未接來電和短信。

程勝、嶽颯幾個人打了好多次,龔瓊倒是隻打了兩次,而最多的居然是謝遠。

謝遠找蕭天肯定是有什麼要緊的事情,蕭天連忙給謝遠回了個電話。

“蕭老弟,你這終於是回來了。“電話剛一打通,謝遠的聲音就從裏面穿了出來。

蕭天呵呵的一笑,不好意思的說道:“出去了一趟,真是對不住了。謝老哥找我什麼事情?”


“你的第一批軍火到了,派人趕緊來接收一下。你再不來我和捷克可在這DH呆不下去了。”謝遠笑着說道。

蕭天猛的想起來,還真有這麼一回事,謝遠本來是告訴他了的,但是他因爲陰風門的事情,把這茬事情給忘記了。

“謝老哥真是不好意思,我馬上派人接收。”蕭天連忙說道。

隨便吃了兩口飯,蕭天帶上秦關急急忙忙的趕到了謝遠和捷克下榻的酒店。

在前臺詢問了謝遠和捷克的房間,蕭天帶着秦關直接走了上去,人還沒到房間裏,就聽見一陣陣的音響聲。

隨着往前走,音響的聲音越大,等到走到捷克的房間的時候,那個聲音直接從這個房間裏面傳出來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