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衣人也點了點頭。

0

紀書芳對家主點點頭,見家主示意後,舉起右臂,場外的氣氛立刻緊張起來。唯獨場上人沒受到這種氣氛的影響,一個是因爲足夠淡定,另一個是因爲足夠二。

紀書芳狠狠的揮下手。

但場上的二人都沒有動。

“嗯,”紀偉華做出一個請的姿勢,“既然你是客,就由你先出手吧,也正好讓我領教一下嵐家的陰陽法術有何奇特之處。”

白衣人點點頭,高舉起右手,然後大喝一聲:“四陰乖離!”

嵐霜月背後出現了直徑五米通體白色的八卦太極圖,它們就像二極管一樣發着光,八個卦圍着中間的太極呈順時針轉動,八卦中,坤、巽、離、兌四個陰卦霎時間暗了下去,另外的四個陽卦則越來越亮。

“四陽回門!開!”

乾、震、坎、艮,四個陽卦從八卦陣中分離出來,分別佔據四方之位以紀偉華爲圓心高速轉動,四個卦就這麼畫着圓周竄入紀偉華的體內。

這一切只發生在一秒之內,紀偉華根本來不及應對。開始他還愣了一下,不明所以的看看自己的身體,然後…

當紀偉華吐着血倒在場地上的時候,紀書海掐死他的心都有了。

“喂喂喂!那個誰誰誰!”嵐符夏焦急的衝着嵐霜月叫道,“別出手這麼重啊!叫急救車很貴的!”

紀書芳神色自若的揮揮手,示意家族子弟將紀偉華擡下場。

王文志發現,當紀偉華被擡下場的時候,現場大部分人不但不憤怒,反而擺出一副幸災樂禍的表情來。

看來不少人都討厭這個二傻子。

“這就是陰陽術?”王文志問紀淑靈。

“嵐霜月使用的是一種可以瞬發的簡易戰陣,也算是陰陽術的一種。”紀淑靈沒好氣的說,“我錯了,一流的超能和連三流都不如的智商組合在一起,顯然是沒什麼戰鬥力的。”

“知錯就改有前途。”

“去死。”

幾分鐘內第二人上場。

“四陽回門!開!”

“噗——————”吐血倒地。

第三人。

“四陽回門!開!”

“噗——————”吐血倒地。


第四人…

又被擡下場。

紀書海的臉色都變了,紀家大部分人的臉色也都變的慘白。

“我說那個誰誰誰啊!”嵐符夏用極其哀怨的語氣喊着,“你能不能下手輕點啊?能不能不要打到要叫急救車的程度啊?有了這些叫急救車的錢,我可以買多少個高達模型和聖衣神話啊?”

“符夏不用擔心,”紀書海面無表情的說,“你的這位手下出手是很有分寸的,而且紀家不缺治癒類型的超能者。”

“哦,這樣啊。”嵐符夏大喊,“那個誰誰誰,不用我們出錢叫急救車了!你放心的打吧!”

嵐霜月只當沒聽見,他不怒不喜,淡淡的環視四方,眼神和最初上場時完全一樣。

紀書芳沉默着,場外的人也沉默着,他們在等第五人出來應戰。紀書海嘆了口氣,對右邊第一排的某處點了點頭。

紀淑靈站了起來,她這個舉動瞬間搶奪走所有人的視線。

“你要上廁所嗎?”王文志不以爲然的問。

紀淑靈搖了搖頭,指着場中的人說:“我得去陪他玩玩了。”

“啊?”王文志非常不解,“好端端的幹嘛要上去?既然是女人就給我好好在這坐着,不要沾染上暴力這種對未來的丈夫十分不利的愛好!”

“剛纔父親示意我出戰。”紀淑靈只是望着場中。

“你不是問過我,你這種人能不能得到愛情嗎?”王文志仰視着她的側臉,“如果你連這點小事都無法拒絕,那麼你渴望的一切和做夢有什麼區別?”

“你畢竟不是我們家的人,不會理解反抗究竟意味着什麼。我也曾經說過,我的煩惱在你所不知道的另一個世界。”紀淑靈在所有人的注視中緩步來到場中。

極其罕見的,嵐霜月主動對她點了點頭,女孩也點頭示意。

“閣下就是紀淑靈?”

“我真希望自己不是。”

“聽說閣下是紀家年輕一輩中最強的超能者。”嵐霜月的聲音充滿磁性,“而且至今,都沒有人知道你的超能究竟是什麼。”

“說不定你馬上就弄明白了。”

嵐霜月的回答是對充當裁判的紀書芳點了點頭,女孩也點頭示意。

自始至終保持着淡定的紀書芳重複着之前的動作,高舉右手,然後揮下。

“還記得剛纔有個傻子請你先出手嗎?”紀淑靈面色冰冷,“謝謝你教訓了那個傻子一頓,作爲對你的感謝,就讓你先完成第一個陰陽術式吧,要是再用那種瞬發法陣來糊弄人,我可真的要生氣了。”

“那在下不客氣了。”對方一字一頓的說,“我會全力以赴。”

就像站在狂風中一般,嵐霜月的衣服不斷鼓譟着,在王文志眼中,嵐霜月的身上冒出一股淡藍色火焰,除王文志和嵐家的人之外,在場的其他人都看不到這種火焰。

空氣在扭曲,光芒被奪走又很快被還回來,眼中的一切改變了。

身周的一切都發生了變化,沒有了觀衆,沒有了父親,沒有了那些討厭的人,沒有了那個一直自稱是救命稻草的大男孩…只有對手,自己和對手現在站在一片羣星之中,站在宇宙之中。

紀淑靈平靜的看着這一切。

“你千里迢迢從嵐家趕來,就是爲了請我看星星嗎?”

“北落師門!”嵐霜月沒受到冷嘲熱諷的影響,他高舉右手,身後有11顆星星亮起,組成了一個誰也不認識的星座,“華浮威門陣!開!”


周圍的一切都瘋狂轉動起來,也不知道是周圍的星空在轉動還是自己在旋轉。

紀淑靈閉上眼伸出右手,右手擺出一個八的造型,食指指着嵐霜月的方向。

Bang——————

一聲槍響過後,周圍的一切都恢復如常。此時紀淑靈緩緩睜開雙眼,正好看到嵐霜月一臉震驚的向後栽倒,在後背與地面接觸前他就已經失去了意識。

“對不起,我食言了,我說過要讓你把第一個陰陽術式放完的,可沒想到這麼囉嗦,”紀淑靈不耐煩的說,“陰陽術真是又慢又無趣。”

嵐符夏用近似瘋狂的目光注視着場中的女孩,放佛那裏站着的不是紀淑靈而是上帝。

他用神父在向上蒼禱告時的深沉語氣說:“我真是愛死她了。” 由於時差的分別,東方女神號這邊已經提前進入了夜晚。

想在這地方找一個安靜之處有點難,所有地方都熱鬧非凡。


辛澤劍在百老匯區悠閒的踱着步子,東看看西看看,他突然冒出來一句:“你總跟着我,有意思嗎?”

不過沒人迴應他。

他看着音樂劇的海報,搖了搖頭:“你別躲在一對情侶的後面啊?當電燈泡太沒公德心了。”

片刻之後,一名女性走到辛澤劍身邊,也看起了那張海報,兩人之間的距離在兩米左右。

是賭場中的女荷官。

“拜託,你一直穿着這身衣服跟着我嗎?”辛澤劍欣賞着海報,看都沒看身邊的女性一眼。

“關你屁事。”

“姐姐,”辛澤劍終於轉過身來,“從賭場出來後你就一直跟着我,作爲被跟蹤的對象,你說這關不關我的事?”

“是我對你感興趣,這是我自己的事情,關你屁事?”

“好吧好吧,在霸權主義面前低頭是人類自古以來的傳統,我錯了,不關我的事,請您老人家繼續跟蹤。”

辛澤劍這才仔細打量起面前的女性,俏麗的臉龐,精緻的五官,一直垂到下巴、遮住右半張臉的長劉海,還挺耐看的嘛。

“你也是超能者?”冷場了近一分鐘,女性冷不丁問道。


“呃,不,是。”辛澤劍本想老實回答不是,但很快又把答案改成了是。

“到底是還是不是?”女性認爲辛澤劍在耍自己,帶着一絲怒氣轉過身來。

“是是是,我是超能者。”本來辛澤劍還想開玩笑說,自己擁有讓漂亮女人尾行自己的超能,但感覺對方的性格有點冷,所以作罷。

這回換成女性打量辛澤劍:“我還是第一次見到同類。”

“姐姐,別開玩笑了,你知道這船上有多少超能者嗎?只不過是你沒認出來罷了。”辛澤劍用無名指推了下眼鏡,“再者說,不正是因爲你的超能可以神不知鬼不覺的把牌給替換了,所以賭場纔會僱傭你嗎?”

“你可能誤會了,我只是在勤工儉學,在這裏打工而已,除你之外,這世上沒有第二人知道我有超能。”

“我說姐姐,我猜賭場經理要是知道了手下還有你這樣的員工,一定會在夢中笑醒的。”

“我討厭運氣好的人。”她不喜歡笑,表情一直緊繃着,“別再叫我姐姐了,我大學還沒畢業,應該和你差不了幾歲。我叫何夢恬。”

“賭博贏錢的機率比起覺醒超能的機率,好像算不了什麼吧?”

辛澤劍的言下之意是:你不也是個運氣好的人嗎?

“你認爲擁有這種能力是好事嗎?”

“難道不是嗎?”

“我不想再跟你談這個話題…”

“好吧,那我們只能談天氣了,天氣真好啊,連個月亮都看不見…”

“我已經告訴你我的名字了。”

“是啊,然後呢?”

“你的名字呢?”

“爲什麼要告訴你?你做自我介紹是你自己的事,我又沒讓你告訴我。”

盯…

“好吧好吧,”被一個漂亮女人用死魚眼盯着的確不怎麼舒服,“雖然把自己的名字告訴一個尾隨自己的陌生人不**全,但鑑於對方如此年輕貌美,又是我喜歡的類型,我就屈打成招一回吧。鄙人叫辛澤劍,其他信息您就別問了,在沒有人對我用美人計的情況下我是不會說的。”

“有本事你連性別也別說。”

“你的大腦還沒發育到可以自行判斷出別人性別的程度嗎?”

“…”

“別別別,別用那樣眼神瞪我,我怕…”

“你的超能是什麼?”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