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色的光幕猛然爆裂,之後是一連串震耳欲聾的響聲。

0

“轟轟轟轟轟。”五聲之後,前面潮涌的敵人全部被炸飛,身前一下子空出了一大塊空地。

“這是?”有士兵回頭望去,記憶中只有十三參目前名義上的首領葉南纔會有這種大範圍的攻擊性爆炎彈。

一回頭還沒有看清楚背後的模樣,頭頂上接二連三的飛出了六七個灰色的火焰球。

這灰火球不是向着前面飛去,而是向着左右兩個方向飛去,剛剛飛到駐北軍的頭頂時就轟然爆裂,一團灰色的煙霧從火球爆裂的地方涌了出來。

被灰火球覆蓋到的駐北軍被煙霧的特殊寒冷影響了速度,手裏的動作慢的不止一拍兩拍。

看到這種熟悉的情況,十三參的人心中忽然警覺,瞪大眼睛注視着煙霧中的情況,生怕會像上次一樣有骷髏鑽出來,這種詭異的事情沒有人會想經歷兩次。

其實他們都多慮了,上次招出骷髏的煙霧比這個要大了不少,那是葉南把所有的凋零之氣凝聚到一起才扔出的。扔出之後的葉南還變得非常虛弱,如果不是小白救命,恐怕還會出現生命危險。

此時大敵當前,葉南怎麼還會扔出那種東西。

事實上也正是因爲有這種擔心,葉南纔會選擇扔小火球,而沒有扔大的,一連七八枚小火球扔出去,總體的覆蓋範圍比大火球可大了不少,四周涌上的駐北軍在被減慢速度之後,向河裏的淤泥一樣,不光自己減慢了速度,連帶着把身後煙霧沒有覆蓋到的駐北軍全都給擋住了。沒有被減慢的插不進手,只能眼睜睜的看着被煙霧包圍的駐北軍紅蝸牛一樣的速度不管攻擊着。

這種攻擊怎麼可能會有效果。

十三參的士兵們只是一刀就結束了他們的生命。

“就是現在。”葉南站在戰牛獸的頭頂,手裏的*****猛的一揮:“衝出去。” 這灰火球不是向着前面飛去,而是向着左右兩個方向飛去,剛剛飛到駐北軍的頭頂時就轟然爆裂,一團灰色的煙霧從火球爆裂的地方涌了出來。

被灰火球覆蓋到的駐北軍被煙霧的特殊寒冷影響了速度,手裏的動作慢的不止一拍兩拍。

看到這種熟悉的情況,十三參的人心中忽然警覺,瞪大眼睛注視着煙霧中的情況,生怕會像上次一樣有骷髏鑽出來,這種詭異的事情沒有人會想經歷兩次。

其實他們都多慮了,上次招出骷髏的煙霧比這個要大了不少,那是葉南把所有的凋零之氣凝聚到一起才扔出的。扔出之後的葉南還變得非常虛弱,如果不是小白救命,恐怕還會出現生命危險。

此時大敵當前,葉南怎麼還會扔出那種東西。

事實上也正是因爲有這種擔心,葉南纔會選擇扔小火球,而沒有扔大的,一連七八枚小火球扔出去,總體的覆蓋範圍比大火球可大了不少,四周涌上的駐北軍在被減慢速度之後,向河裏的淤泥一樣,不光自己減慢了速度,連帶着把身後煙霧沒有覆蓋到的駐北軍全都給擋住了。沒有被減慢的插不進手,只能眼睜睜的看着被煙霧包圍的駐北軍紅蝸牛一樣的速度不管攻擊着。

這種攻擊怎麼可能會有效果。

十三參的士兵們只是一刀就結束了他們的生命。

“就是現在。”葉南站在戰牛獸的頭頂,手裏的*****猛的一揮:“衝出去。”

隨着葉南的一聲令下,城牆上上站立的嫡系騎兵一躍而下,胯下的戰馬發出一陣嘶吼,衝着前面的空地衝了過去。

這處空地是葉南讓戰牛獸故意炸出來的,目的除了威懾和削減敵軍數量以外最重要的其實就是給騎兵一個衝鋒的距離。

雖然騎兵的衝鋒非常可怕,但是沒有衝起來的騎兵比步兵強不到哪裏去,因爲體積龐大甚至可以說都不如騎兵。

嫡系騎兵在空地中快速加速,幾十米的距離一躍而過,對着迎上來的駐北軍就衝了過去。

“還等什麼,衝啊。”卡瓦在戰牛獸的背上趴着,看到十三參的人還傻傻的呆在原地,氣的大喊大叫。

十三參是沒想到葉南嫡系會衝出來,只是有些驚訝,聽到卡瓦的喊聲瞬間明白過來,三無下清除了身邊行動遲緩的敵人,尾隨着葉南的嫡系騎兵衝了過去。

葉南看到十三參已經開始撤離,指揮戰牛獸開始行動。

戰牛獸體積高大,這邊的城牆又不到兩米,只是輕輕的一躍就竄了出來。

駐北軍這還是第一次見到戰牛獸,完全被戰牛獸的體積給驚呆了,再加上由於身體寒冷而讓移動速度偏慢,像傻了一樣愣在原地。

不得不說衝鋒中的騎兵是強悍的,戰馬加上騎士的重量撞上去有着無可比擬的優勢,再加上小黑對於這些騎兵的親自教導,即便是高廬國的精銳騎兵都不在話下,更何況越蘿國這些普通的步兵。

騎兵們控制着戰馬擺出一個倒立的三角形,用前端最尖利的部分扎進了駐北軍的軍隊裏,手裏的火油噴射器時不時的冒出一團火苗,把擋路的駐北軍全部點燃了。這可不是普通的火油,這是高廬國賴以自傲的資本,只是靠着這種火油,高廬國就敢入侵帝國,這其中的威力可見一斑。被點燃的駐北軍奮力撲打身上的火苗,但用盡了所有辦法都沒有把火苗撲滅,反而被衝上的嫡系騎兵一刀砍倒在地。

隨着衝鋒的加速,駐北軍像被尖刀刺穿的布條一樣,迅速被整個切開。


葉南騎着戰牛獸走在隊伍的最後方,手裏不斷釋放着小型的灰火球,只要兩側有人像中間聚攏就會丟出一枚,灰火球的傷害力雖然不高,但減速能力卻極其強大,這些涌動的駐北軍在被火球擊中之後就像凍上了一樣,幾乎失去了行動的能力。

至於戰牛獸的後方,完全不用擔心,因爲戰牛獸的體積龐大,腳底下是一塊厚重的鋼板,只要有人靠近,戰牛獸就會一腳踩上去,包管連腸子都給他踩出來。

雖然騎兵的速度很快,但是步兵的速度卻沒有多少優勢,好在因爲減速的原因,兩側的駐北軍動作都很緩慢,初始的時候十三參的人還要略微抵擋一下兩側敵軍的攻擊,葉南心裏着急,兩個火球丟了過去,直接減慢了駐北軍的速度,十三參的人最後只要跑就行了。

隊伍的前方是強大的嫡系騎兵,中間是快速奔跑的十三參士兵,最後方是葉南騎着戰牛獸大搖大擺的橫衝直撞,時不時的灰火球爆裂在兩側,這種情況讓躲在遠處的唐納德大發雷霆。

唐納德並不是傻子,知道兔子急了還咬人的道理,要不是不放心十三參的人數,他根本就不可能親自跑到戰場上去。

好在葉南和卡瓦一個被怒氣衝混了頭腦,一個是初入軍營的新手,完全沒想起擒賊先擒王的道理,這才讓唐納德安穩的做完了一切。

可是人算不如天算,就算唐納德再狡猾,也沒想到葉南會擁有戰牛獸這種龐然大物,另外還有足可逆天的爆裂火油。

“這些該死的。”唐納德一聲大罵,憤憤然踱了幾步,招手吩咐道:“讓駐北軍都撤開吧。這次沒有結果了。”

“可是將軍,好不容易纔有機會把十三參的人圍起來。”有謀士小聲說道:“這麼放走了豈不是放虎歸山?”

唐納德摸了摸下頜,說道:“以前忌諱十三參是因爲還有別的王子在虎視眈眈,此時的二王子已經被我們囚禁,剩下的王子都蟄伏不出,十三參找不到效力對象是支撐不了多久的,另外他們的人數已經不足兩萬,就算跑了也掀不起什麼大浪來。現在那個火油很難纏,再鬥下去恐怕會得不償失。”

因爲不知道事情的經過,唐納德只能猜測這些火油是戰鬥中繳獲的,有消息說葉南曾經襲擊過一次高廬國的集結點,想必就是那次戰鬥中所繳獲的物資,這種火油的傷害是巨大的,幾十萬人要是被同時點燃,那也沒一個能活下來的,爲了安全起見,還是讓他們暫時先離開,現在正值兩國交戰,那些火油是省不下的。

另外,十三參畢竟有兩萬多人,在缺少軍餉糧草的支援下,那是補給不了幾天的,在兩國的交戰地,沒有糧草軍械是很難支撐下去的。

即使不被駐北軍消滅,也會被高廬國的騎兵部隊斬殺。

以唐納德幾十年的戰場經驗來看,種種推測都顯示這支部隊不會長久,更何況從二王子身邊還俘虜了大量的墮落法師,加以時日讓這些墮落法師歸降之後,這種火油也就不會顯得這麼可怕了。

哦,還有那個該死的大傢伙。

唐納德目光轉動,盯着葉南腳下的戰牛獸,狠狠的嚥了口唾沫。

戰牛獸龐大的身體加上快速的移動能力讓它幾乎不怕包圍,背上五根弩炮再加上爆炎彈,擁有了強悍的支援能力,再加上背上很大一塊空地,又可以起到運輸的作用。這玩意真的是爲戰鬥而生。

“大將軍,我們先離開吧。”幾名士兵來到唐納德身邊,小聲催促道:“您的吩咐已經傳達下去,用不了多久駐北軍就會撤退。”

“好吧。”唐納德回頭再次看了一眼戰牛獸,隨着幾名士兵撤退了。

事實上唐納德說放開十三參已經是無奈之舉了,就算沒有唐納德的命令,十三參也不會被圍住,還沒等唐納德的命令傳達過來,騎兵已經領着十三參衝了出來。

當然,這並不是因爲唐納德託大,自以爲能夠圍住並剿滅十三參,而是因爲他不瞭解形式,根本就不知道葉南手中的灰火球有着很大的減速能力,看到駐北軍的士兵裹足不前,他還以爲是害怕那些爆裂火油呢。

衝出駐北軍的包圍之後,葉南迴首對着身後的駐北軍又丟了幾個灰火球,把他們的速度都給減慢了下來,之後騎着戰牛獸大搖大擺的向遠方跑去。

駐北軍想追擊,卻因爲速度太慢而只能放棄。

葉南領着十三參一路飛奔,順着小路一直跑到了大峽谷的位置,這才招呼十三參的人就地歇息。

之所以選擇大峽谷是有原因的,葉南已經很多次來到這裏,對這裏的地形比較熟悉。還有一個就是大峽谷兩側是高地,守起來比較容易,十三參畢竟是步兵,長途跋涉還是很艱難的,北方是平原地區,想找個小山包都很難,這處峽谷是距離比特梵最近的能夠防守的位置了。

其他的像一些城市之類的,不是不能防守,而是不夠安全,唐納德經營駐北軍已經有幾十年,這附近的城市哪一個不是瞭如指掌,說不好其中還有什麼密道之類的,葉南是根本沒有去那裏駐軍的打算的,萬一被唐納德趁虛而入,十三參可就全完了。

雖然十三參和自己沒有多大的直接關係,可葉南還是不願意親眼看到十三參覆滅掉。

掠奪靈魂是爲了小黑,而這個時候卻不是了。 當然,這並不是因爲唐納德託大,自以爲能夠圍住並剿滅十三參,而是因爲他不瞭解形式,根本就不知道葉南手中的灰火球有着很大的減速能力,看到駐北軍的士兵裹足不前,他還以爲是害怕那些爆裂火油呢。

衝出駐北軍的包圍之後,葉南迴首對着身後的駐北軍又丟了幾個灰火球,把他們的速度都給減慢了下來,之後騎着戰牛獸大搖大擺的向遠方跑去。

駐北軍想追擊,卻因爲速度太慢而只能放棄。

葉南領着十三參一路飛奔,順着小路一直跑到了大峽谷的位置,這才招呼十三參的人就地歇息。

之所以選擇大峽谷是有原因的,葉南已經很多次來到這裏,對這裏的地形比較熟悉。還有一個就是大峽谷兩側是高地,守起來比較容易,十三參畢竟是步兵,長途跋涉還是很艱難的,北方是平原地區,想找個小山包都很難,這處峽谷是距離比特梵最近的能夠防守的位置了。

其他的像一些城市之類的,不是不能防守,而是不夠安全,唐納德經營駐北軍已經有幾十年,這附近的城市哪一個不是瞭如指掌,說不好其中還有什麼密道之類的,葉南是根本沒有去那裏駐軍的打算的,萬一被唐納德趁虛而入,十三參可就全完了。

雖然十三參和自己沒有多大的直接關係,可葉南還是不願意親眼看到十三參覆滅掉。

掠奪靈魂是爲了小黑,而這個時候卻不是了。

在葉南的刻意安排下,十三參兩萬人分成兩個小隊,以左右陣形駐紮在峽谷兩側,他們的命令並不是要去攻擊,而是防守。

十三參的駐紮部隊居高臨下可以控制很大一片視野,不管是駐北軍還是高廬國的騎兵部隊想要接近是肯定會被發現的。這就給了十三參足夠的防禦時間。

兩次戰鬥讓十三參的士兵都很疲勞,在安排幾名士兵進行警戒防禦之後,其他人一頭扎進帳篷裏,開始休息。

時間從中午一直到第二天凌晨,沒有發生任何情況,駐北軍好像放棄了對十三參的追捕,而高廬國的騎兵部隊也沒有出現過。

葉南和卡瓦在帳篷裏低聲的商議着什麼,在衝出駐北軍的包圍之後,整個帝國的形勢已經變得更加混亂了。

駐北軍的最高指揮者唐納德大將軍已經開始叛亂,二王子被唐納德不知道用什麼方法控制住了,更加可恨的是唐納德手上擁有幾十萬的軍隊,卻不跟高廬國的騎兵發生戰鬥,也不知道他把兵都藏到哪裏去了。

高廬國方面,依仗着有爆裂火油以及高級騎兵的優勢,不斷衝擊,最深入的部隊已經越過了越蘿國的邊境線,邊境上的幾處小鎮已經被攻下,變成了高廬國的前進基地。

幾個藏匿的王子始終保持着低調,一點消息都沒有。

原本龐大的帝國,因爲種種原因變得消沉,再也無法抵抗高廬國的入侵。

卡瓦臉上依舊纏着白色的繃帶,在帳篷裏和葉南相對而坐,兩人正在商議着以後可能遭遇到的種種問題。

“現在唐納德發生叛亂,北方的最大勢力駐北軍已經脫離了帝國的掌控,二王子生死不明,十三參人員銳減,不到兩萬的人員配置是不可能撼動駐北軍的實力的,更何況十三參的軍餉也不多。”葉南低聲問道:“你有什麼打算?”

“打算?”卡瓦面色頹廢,說道:“我的打算就是跟你走。”

“跟我走?”葉南訝然。

“是啊。”卡瓦嘆了口氣,說道:“我想通了,從認識你到現在,發現你確實是一名優秀的統領,雖然你並沒有多少戰場經驗,但是臨場的反映還是很快速的,雖然沒有能夠像那些著名的將領一樣轉敗爲勝,卻不能不說你沒有讓我們承受太大的損失。”

“我有這麼厲害嗎?”葉南忍不住摸了摸鼻子,沒想到卡瓦對自己的評價會如此之高。

“當然有了。”卡瓦說道:“這個世界上沒有人可以說自己不會失敗,即使再好的將領也不敢說他不會打敗仗。真正好的將領,衡量方式並不是要勝利多少場次,而是他能夠在戰後積蓄多大的實力。”

“有時候一場失利並不是不能接受的,好的將領會在逆境中尋找機會,而不是最早的時候就具有很大的優勢,只要一推就能把敵人淹沒的。”卡瓦繼續說道:“這些方面,我覺得你雖然不是正規將領,卻在某些時候做的比正規將領還要高明不少。”

葉南手撫下頜,盯着卡瓦,心中琢磨着什麼。

兩人都停止了交談,沉默了許久。


“你們跟我回南方吧。”許久之後,葉南開口說道。

“回南方?”卡瓦疑惑。

“在南方我有自己的勢力範圍。”葉南並沒有說謊,雖然二王子許諾的艾德龍山脈可能無法實現,但是別忘了還有艾德龍山脈後面的原始森林,以及原始森林裏的魔紋精靈,雖然這只是一個口頭上的夥伴關係,不過以後有的是機會和他們合作,也算不小的勢力了。另外還有一片黃晶礦脈,以及一座城堡。

卡瓦並沒有反對,也沒有同意,他的臉色很猶豫。

十三參是帝王的直屬,雖然幾名王子沒有繼承王儲,他們暫時還沒有找到效忠者,但是這畢竟是帝王的勢力部隊,去效忠別人這種提議跟他們目前的宗旨還是有牴觸的。

這種提議就算卡瓦是十三參的頭領也難以抉擇。

“要是不行那就算了。”葉南笑了笑,說道:“反正從這裏到南方也要走很久,現在四周都是敵軍,恐怕回去也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

卡瓦聽出葉南的意思,想了想,說道:“能不能讓我先和弟兄們商量一下,給我們一些時間。”

“這個沒問題。”葉南笑了笑,說道:“你們慢慢考慮。”

從帳篷裏出來之後葉南順着山峯一路探視,肯定四周沒有危險之後纔回到了自己的帳篷裏。

剛進帳篷,幾名嫡系就圍了過來,指着房子中間的桌子說道:“主子,你快看。”

葉南擡頭,順着嫡系的手指看過去,身體猛的一哆嗦。

小白渾身早已乾癟,趴在桌上正在掙扎,看上去非常恐怖。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