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小鳳虛弱地笑了笑,用僅剩的意識操控着自身,發出怒喝聲:“你怕是忘了,本大爺,一心求死!” “你怕是忘了,本大爺,一心求死!”

0

聲音,響徹在冥途內。

甚至,壓蓋住了陰間方向傳來的震天喊殺聲。

所有絕望的目光,同時看向了空中巍峨的黃帝母鼎。

眼中,燃燒起了希望的火焰。

白小鳳的話,就如同垂死之人見到的最後一根救命稻草。

讓所有人都生出了求生的意識。

哪怕僅僅是一根救命稻草。

但這根稻草,在冥途內,已經不止一次的力挽狂瀾了。

幾乎同時。

冥尊傲立的身軀猛然一震,臉色大變:“白小鳳,你住手!”

身爲曾經執掌九幽十獄的存在。

他再清楚不過黃帝母鼎的恐怖。

更清楚,白小鳳此時說出這話,意味着什麼。

僥倖抗住了山河氣運,而沒有爆體而亡,且在持續衰弱中,在這時候說出這樣的話。

我是神界監獄長 無疑是,必死之心了。

哪怕這一刻白小鳳還能從黃帝母鼎中剝離出來。

但他的話,已經證明他放棄了這個念頭。

他選擇,徹底融入黃帝母鼎,永世沉淪!

轟隆隆……

陰間方向,鋪天蓋地的血海再次翻騰而來。

恍若億萬頭猛獸,奔騰洶涌。

惡鬼哭嚎聲,喊殺神,從血海中傳出。

震天動地,懾人心魄。

隨着血海涌近,其中無數猙獰的鬼臉顯露了出來,森然的鬼兵披甲持qiāng,殺意騰騰。

磅礴的陰氣,在血海中肆意涌動。

匯聚在一起。

就彷彿是一頭龐大的洪荒巨獸,馳騁在冥途內,要將所有陽間天師和妖怪,一口吞掉。

“哈哈哈……你還有什麼資格阻擋?哪怕你求死,這一戰,也是我陰間大盛!”

血海之後,張狂的笑聲傳來,無比狂傲。

在九大至尊眼中。

經歷過陰陽界碑的一次損耗之後,即便白小鳳融入黃帝母鼎中調動了山河氣運,也已經是強弩之末。

強弩之末的箭矢,哪怕他有射日之心,又如何?

只不過是跳樑小醜而已!

黃帝母鼎中。

白小鳳的意識在快速退散。

視線模糊,透過金光,只能隱約看到潑天的血海。

他嗤笑了一聲,腦海中浮現出了無良師父、大師兄風長卿的樣子,還有在冥途內誓死衝鋒的那些陽間天師和妖怪。

隨即,他怒吼道。

“蒼生在上,白小鳳,請求赴死!”

轟隆!

話音剛落。

巨大的黃帝母鼎猛然一震。

億萬道氣運金光再次蜂擁而來,劃破長空,匯聚在黃帝母鼎四周。

然後,形成金色光幕。

原本已經消失的九州山河,在這一刻,再次浮現出來。

雄渾,磅礴,巍峨的氣息,如同巨浪一般,悄無聲息的,直接轟向了席捲而來的滿天血海。

甚至,壓制得狂暴的血海浪頭,猛然一頓。

餘生掠愛不知遲 “住手!給本尊,住手啊!”

冥尊面目猙獰地怒吼起來。

轟!

血色陰力,瞬間從他身體裏爆發出來,直貫蒼穹。

隨之,冥尊直接拖拽着滿天血色,衝向了匯聚出九州山河的黃帝母鼎。

他要阻止。

他不能眼睜睜看着白小鳳燃燒掉最後的生機。

一旦死在黃帝母鼎內,就是永世沉淪了!

“主人!”

“白小鳳!”

“白先生!”

這一刻,豆豆、皮皮龍、秦司音、諸葛青兒、巫天行等人盡皆大喊了起來。

他們不知道白小鳳此時在做什麼。

但,連冥尊都嘶吼着沖天而起,前去阻止。

那白小鳳此時的舉止,一定是無比慘烈的結果了!

然而。

不等冥尊衝到黃帝母鼎前。

白小鳳的怒吼聲,驟然從黃帝母鼎中傳出。

“殺!”

轟隆隆……

黃帝母鼎動了,拖拽着身後的九州山河和滿天金光,悍然衝向了滔天血海。

這一幕,雖千萬人吾往矣。

悲壯無比。

震撼了所有陽間天師和妖怪。

“該死!”

冥尊眼中血光爆閃,一手抓空了黃帝母鼎後,滿天血色陰力再次一涌,調轉了方向,朝着黃帝母鼎追去。

可是,黃帝母鼎拖拽着九州山河飛行的速度太快。

快到,即便是以他的速度,都追不上。

終於。

黃帝母鼎拖拽着九州山河,衝撞進了滔天血海中。

猶如一尊巍峨大嶽,悍然將滔天血海撞的浪頭倒卷。

隨後。

“啊!”

便是無盡的慘叫聲。

砰砰砰……

黃帝母鼎爆發着金光,拖拽着九州山河,猶如一顆烈日,馳騁在了血海之中。

血海內的無數鬼兵,但凡被黃帝母鼎和九州山河的金光碰撞,登時就在慘叫中,魂飛魄散。

一路橫推。

摧枯拉朽。

所向披靡。

以一人之力,硬生生推碾着滔天血海和億萬鬼兵,倒捲回了陰間方向。

“該死!你怎麼還會有這等力量?”

這時,陰間方向,原本肆意張狂的笑聲轉變成了驚恐大叫。

顯然。

即便是九大至尊,也被白小鳳此時展露出的力量,震驚了。

“因爲,白小鳳,一心求死!”

黃帝母鼎拖拽着九州山河,轟然碾壓,繼續馳騁。

鼎內,傳出白小鳳盡顯瘋狂的聲音。

而冥途血海內,無數鬼兵依舊在慘叫,依舊在哀嚎。

聲嘶力竭,慘絕人寰。

無數白光騰空而起,將血海的血色,渲染成了一團團白芒斑點。

“瘋了!你是個瘋子!拼命有什麼意義?拼命就能獲得這麼強大的力量嗎?”

那道驚恐的聲音怒吼了起來。

“因爲,白小鳳,一心求死!”

黃帝母鼎依舊在衝殺,依舊在橫推。

鼎內的那道聲音,更加瘋狂。

“不可能,不可能的……我陰間,不會就這麼……”

不等那道聲音說完。

黃帝母鼎內,便再次傳出白小鳳的聲音。

“因爲,白小鳳,一心求死!”

“……”終於,那道聲音啞火了。

無語了。

徹底,沒脾氣了。

堂堂至尊,九大至尊,被白小鳳的一句話,逼得徹底沒脾氣了!

轟隆隆……

黃帝母鼎馳騁血海,摧枯拉朽,一路橫推。

而在黃帝母鼎之後。

滔天的血色陰力洶涌着。

冥尊緊隨其後,睚眥欲裂:“住手!你給本尊住手!”

可前方的黃帝母鼎拖拽着九州山河,非但沒有停下,反而速度,越來越快,

以一種無人匹敵的霸道之姿,奔向陰間。 滔天的金光,充斥冥途。

轟鳴聲,震天動地。

血海在黃帝母鼎和九州山河的推動下,飛速倒卷。

而其中的無數鬼兵和鬼魂,在金光下,毫無抵抗之力,盡皆化爲白光,魂飛魄散。

冥途內。

所有人都矚目着那勢如破竹摧枯拉朽的磅礴金光,眼中光芒閃爍。

一秒天堂。

一秒地獄。

這種感覺,在冥途內,體會的很深刻。

與此同時。

所有人,也長出一口氣。

這一戰,應該是贏了。

而秦司音、諸葛青兒、莫輕舞、甚至是慧娘,在這一刻,卻是默然,淚水順着眼角悄然滑落。

即便是豆豆、皮皮龍、常天慶、霍去病等人,這一刻,也紅了眼眶。

望着那尊巍峨巨鼎,滿天金光中的九州山河。

名門暖婚之老公太放肆 恍惚間,他們好像忽略了一切,看到了鼎中的那道人影。

雖千萬人,吾往矣。

這句話,誰都能說出來。

可能做出來的,有幾人?

“白小鳳,一心求死。”這話,猶在耳畔。

他們都知道,無畏千萬人的白小鳳,這一去,或許就再也回不來了。

這樣恐怖的,碾壓一切的戰力。

如果真的還有活路的話,堂堂冥尊此時也不會緊隨其後,拼了命的想要阻止了。

轟隆隆……

巨大的黃帝母鼎拖拽着九州山河,馳騁血海。

彷彿是將華夏大地的大好河山,拖拽進了冥途,橫衝直撞,一路碾壓。

“住手,給本尊住手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