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現了!天哪!它竟然……”

0

張無忌一聽立刻從身後抽出了那把劍朝着那裏衝了過去,秦木槿也緊跟其後,我也想上前看個究竟但是胡醫生伸手攔住了我,板着臉說道:“別過去!異靈的目標應該是琳兒,只有留在這裏纔是最安全的!”

君寶也出現在我的身旁,做出了防禦的姿勢。


琳兒的臉色變了變,“究竟是怎麼回事啊?” 就在離我們不遠的地方不時有哀嚎聲響起來,一個接着一個的身影就這麼消失了。

胡醫生不由地皺起眉頭:“看來這個異靈的確非常的強大!”

此時,我看見張無忌和秦木槿已經衝到拐角的地方,並且隨即就衝了進去,之後應該就是大打出手的場面了吧。有張無忌和秦木槿的加入,好像他們的傷亡少了,不過卻有很多的遊靈退了回來。

其中就有古天山那臃腫的身影,他一邊往回退一邊罵着:“這TMD究竟是什麼東西?連影子都沒看清楚,就吞了我們三個人!”

胡萊上前攔住了他,有點厲聲地叱喝道:“還不快通知你們的長老過來?”

古天山什麼表情就不懂了,不過他的口氣可不怎麼友好:“要你管!”

胡醫生氣得咬牙切齒,但是也是無可奈何,鬆開了古天山。

古天山抖了抖被胡醫生抓過的地方,邁着腿軟的步子朝着巷子口跑去。

“他們這是要潰退嗎?”我不由地問道。

胡醫生搖了搖頭,“他還沒那個膽量!他只不過是古家最低編制的小隊長,這些人一旦遇上很強力的異靈都是充當炮灰的料。但是他們必須要留在原地收集資料,好傳送回去給那些上層的人分析。”

就在我們聊天的時候,張無忌和秦木槿並肩出現在了拐角口朝着我們走了過來。

“情況怎麼樣?”胡醫生凝重地問道。

估計他可以看得見他們的表情,而我從胡醫生的臉上的表情也可以看出,他們應該是無功而返。

果然張無忌聳了聳肩膀,說道:“只交手兩次,對方就銷聲匿跡了!”

“你看清楚了是什麼了嗎?”秦木槿轉過身問道。

“應該是老鼠之類!”張無忌有點無奈地揣測說道,“速度太快!捕捉不到身影!”

“我估計也是!”秦木槿淡然地說道,“異靈之中可以說體形越小就越難對付!應該是屬於噬靈級的吧。”

至於原因,上次在豐山遇見靈力風暴的時候,胡醫生也大概和我提了一下所謂異靈的等級劃分。不是那種體形越大的實力就越強,當然,體形大就意味着靈力多,強大肯定是強大,但是更加強大的應該是屬於那些能把靈力煉化濃縮的異靈,至於這一類的異靈還有個專屬稱呼,他們稱之爲噬靈,以對應人類中的修靈。它們的體形剛好相反,越小越強大,而且速度也快,更難被人捕捉,但是他們的吞噬能力卻遠遠地超過了異靈,雖然體形下但是卻可以在一瞬間吞下比自己體形大數十倍的異靈。

“我看不止!”張無忌臉沉如水地說道。

胡醫生的臉上露出了驚駭的神情:“難道……”

“不可能的吧!現階段怎麼出現這麼強的異靈!”秦木槿也不敢相信地說道。


的確,本書還只不過是剛剛開始,不可能會出現妖靈魔靈這種只有在超級大副本中才能出現的逆天級的異靈。

“剛纔一交手,我就感覺到這隻異靈絕非一般的異靈,而是像神一樣的存在。”張無忌很忌諱地說着,他的語氣顯得很篤定。

“看,我的小白!”琳兒突然很興奮地指着某個角落叫了起來。

我朝着她的手指看過去,果然看見被我帶回來的那隻小白鼠好像昏迷一般地躺在對面房子的牆角里,渾身髒兮兮的。

同時琳兒的叫聲也吸引到了其他人的注意,幾乎在場的所有人都把目光投向了那個角落。

譏諷與榮譽

而此時,我一直感覺的壓抑氣氛突然消失, 好像一直壓在頭上的烏雲消失了陽光終於普照打的一樣。

張無忌和秦木槿面面相覷:“怎麼回事?那股強大的氣息消失了!”

在場的所有的人都好像失去了目標一樣,茫然有點不知所措地四處張望尋找。但是那股壓抑的氣氛的確是消失了,就連我都能很明顯地感覺到。

同時心裏也有了一個疑問:難道和小白有關係?難道,小白就是……

張無忌立刻打斷了我的想法:“能把你的小白鼠給我看看嗎?”

琳兒有點畏懼地把小白捧在掌心裏縮了回來,緊緊地護住:“不行!”

我出聲說道:“你不會懷疑這隻小白鼠吧?”我知道琳兒肯定不會放手,剛纔把小白弄丟了看她緊張的樣子,哪裏肯交出來給這些來路不明的人拿去研究的。

魔法劍士錄 :“放心,我不會傷害它的!只不過覺得有點巧合!”

但是琳兒護着小白躲在了我的身後,看來是怎麼樣也不會交出小白的了!

“你也看到了!小白剛纔一直就躺在角落裏!靈氣不可能是它發出的,如果真的是它的話,恐怕我們也不會活到現在!”我解釋道,當然我雖然心中也有點介意,但是應該不可能吧。這隻只不過是實驗室裏用來做試驗的小白鼠罷了。

“還是看一下比較放心!”張無忌堅持地說道,“放心吧!我不會傷害它的!如果對靈力沒反映的話,就說明它只是一隻普通的小白鼠!”

秦木槿也在身旁助腔說道:“龍虎山自有一套辨別的方法!而且靈力的單位計算最早也源自龍虎山!把小白鼠交給張天師,自然一看便知!”

胡萊也因爲周圍氣場的變化而顯得鬆了一口氣,恢復本性輕佻地說道:“林一,拿來我看看!老子的鑑別之術一樣不差!”

看來他們都有這個心思,如果一味的拒絕的話恐怕還有欲蓋彌彰之嫌,而且我也確實需要弄明白這隻小老鼠到底是真老鼠呢還是異靈變化而成。

所以我哄了幾句,琳兒就把小白鼠捧了出來,交給了胡醫生。

胡醫生鄭重其事地託在右手的掌心裏,左手成劍指在小白鼠的上空比劃來比劃去,嘴裏唸唸有詞,突然他急劇地睜開了眼睛,露出一副驚訝的表情,好像在看着一個可怕的東西一樣。 “怎麼?有問題嗎?”我看着他的表情還以爲有了重大的發現。


就連琳兒都揪心地害怕胡醫生會說出什麼驚天動地的話來。而張無忌和秦木槿就更不用說了,看張無忌的動作分明就是已經處於備戰狀態了,只要胡醫生一說出來這個小老鼠的來歷之後我絲毫不懷疑他的劍下一秒就劈下來。

◆ ttКan◆ ¢O

結果胡醫生瞪大了眼睛,吹鬍子瞪眼了半天就說了一局:“它睡的可真香!”

頓時倒了一地。

www●тt kΛn●¢O

把小白鼠扔回給我之後,胡醫生撇着眼睛說了一句:“就是一隻用來做實驗的小白鼠罷了!不用大驚小怪!”

我把小白鼠小心翼翼地交給琳兒,這個時候我發現了秦木槿竟然緊挨着琳兒,雖然她剛纔趕來確實是幫助了我們,但是她的距離也未免太近了吧。

我心中一跳:“你想……”“幹嘛”兩字還沒說出口,就看見秦木槿在我的妹妹的脖子上舉起手刀來了一下,琳兒頓時就全身軟了下去。

我心中一急,本來琳兒就在我身後的,我急忙撲了過去,卻不聊秦木槿卻已經拖着琳兒速度地和我拉開了距離。

“你想怎麼樣?”我抓空之後死死地盯着她問道。

胡醫生也是一臉的不善地看着秦木槿:“木槿,你這是做什麼?”


秦木槿帶來的那些人迅速地朝着她靠攏了過去,並且將她重重地保護在裏中心,失去了剛纔那一下的機會之後,我已經沒有辦法再靠近秦木槿了。

秦木槿就躲在遊靈的身後,一手扶着琳兒一手掐在琳兒的脖子上,“都別過來!”

她的這種樣子,就好像是被重重圍困的挾持犯人,但是以她的實力,估計現場能夠威脅到她的人沒有幾個,不過這樣做的目的估計就是想震懾一下我和胡醫生,免得我們要拼個魚死網破。

“琳兒是我們秦家的人!我必須把她帶回去!”秦木槿語氣十分冷淡地說道。

“你休想!”我頓時就脫口而出,意欲衝上前去卻被胡醫生一把拉住。

胡醫生把我拉住之後,臉是露出了一絲無奈的痛苦之色:“本來她已經脫離你們秦家了,你這又是何苦呢?”

秦木槿像是一個失去理智一樣執着地說道:“生是秦家的人,死是秦家的鬼!這一點,並不是我們能改變的!她的身體裏流着是我們秦家最純正的血液!即使我今天不帶她回去,日後也一定會有更多的秦家人要帶回去!這就是她的宿命,沒有辦法改變的!”

胡醫生沉默了!

“放你TM的狗屁!放開她!不然……”我破口大罵着,早就想衝上去了,可是胡醫生抓着我的手更緊了,有種痛楚從手腕那裏傳來。“胡醫生,放開我!我絕對不會讓她帶走琳兒的!”甚至我也想過是時候解開封印了。

胡醫生的臉色很沉靜,深邃的眸子裏閃動着一絲狡黠的光芒,久久才呼了一口氣平靜地說道:“林一,聽我說!”

我也停止了掙扎,我看他有什麼話好說。如果不能讓我滿意, 傾世暖婚:首席億萬追妻

“林一,你先冷靜一下!或許,帶走琳兒未嘗不是一件好事!”胡醫生靜靜地說道,“你想想,強大的異靈爲什麼會在這裏出現?琳兒是天生的靈體體質,她的靈力之源豐富到無以復加的地步。這些異靈無時不刻不想將她據爲己有。以前有你的父母在身邊暗中地保護你們,但是他們現在都不在了。琳兒繼續留在這裏,只會百害而無一利!你不但保護不了她,還會害了她。所以……”

胡醫生的這番話不無道理,我又不是傻子怎麼會聽不明白。

張無忌也走上前來,拍了拍我的肩膀說道:“林一兄弟,有句話不知道當不當講!”

“你說!”

“誰無暴風勁雨時,守得雲開見月明!”張無忌淡淡地說道。

“我明白!”我頹然地坐下說道。

他們說的我又何嘗不懂,以我目前的能力說來,我根本就保護不了琳兒。相反,把琳兒送回秦家,那裏有的是強力的人自然能保得琳兒周全,從目前的情況來看,這無疑是最好的選擇。

但是……

媽媽這麼多年來隱姓埋名不就是想脫離那個秦家嗎?而我現在卻要把琳兒送回去,要是他們回來了肯定饒不了我。

“你放心!琳兒不會有事!”胡醫生叼着煙冷酷地說道,“如果有事,我和你一起殺進秦家,把琳兒就出來!”

事到如今我還能有什麼辦法?

“天京的秦老夫人我也有過數面之緣,爲人和善,我相信不會虧待你妹妹的!林一兄弟,你大可放心!”張無忌也在一旁說道。

秦木槿卻好像心中有鬼似的,只不過匆匆地說了一句:“後會有期!”就和秦家一幫人匆匆忙忙地消失在巷子口。 即便我想留下琳兒,這已經成了不可能的事情,我自己多少斤兩我清楚的很,而且有胡醫生這樣的保證,我的心裏多少也能有所寬慰。

但是一想到才短短十天不到的時間,我的父母還有妹妹已經天各一方了,這種打擊已經很大了。

我甚至在一瞬間失去了人生的目標,不知道自己下一步要怎麼走?而我的人生接下來還有什麼意義。

爸爸媽媽走了,現在連琳兒也走,我一人又有什麼意思呢?

張無忌也作揖告辭。

至於其他那些遊靈也在之後慢慢散去,就好像從來都沒有出現過一樣。

我有點失魂落魄地走了過去,從地上捧起了那隻看起來很虛弱的小白,它從剛纔開始就一直都處於一種昏迷的狀態一直都沒有甦醒,以至於秦木槿把琳兒掠走的時候它摔到地上都沒有感覺。

剛纔的異靈究竟是不是它我也無從得知,但是異靈消失了,隨着琳兒的離開而消失了。

“林一!”等到所有人都退去只剩下我和胡醫生兩個人的時候胡醫生突然面色沉重地在我的身後說道,“有件事情,我必須要告訴你!”

我神情一震,此刻的胡醫生顯得比以往任何時候都要來的認真。

“你跟我來,帶你去見一個人!君寶,你先回去!”胡醫生兀自說着朝着口袋巷深處走去,那是去伏魔觀的方向!!!

他竟然選擇了那個方向, 我隱隱的感覺到伏魔觀纔是真正隱藏了祕密的地方,於是我也不假思索地把小白鼠放進了口袋裏之後跟了上去。

夜晚的口袋巷顯得特別的幽深和恐怖,沒有路燈也沒有行人,如果是膽小的人晚上肯定不敢獨自走過這條小巷子。

胡醫生就好像有使命催促一般朝着伏魔觀走去,而我也緊緊地跟着他也不知道他接下來還有什麼事情要告訴我,直覺告訴我,接下來的事情決定事關全局重大無比。

進入伏魔觀之後,胡醫生從左側的迴廊進入了後院。時隔十幾天,我再次回到這個地方,真是恍如隔世。就是十幾天前,我在這裏遇到了殭屍的襲擊,之後我的手就開始發生了變化,而之後就發生了一系列我絕對無法想象的事情。

人生的境遇竟然變化的如此快,讓我措手不及。

穿過迴廊,我看見胡醫生站到了曾經那棵樹下掉殭屍可不是掉蘋果的槐樹下,而他的身邊還站着一個身穿黑色風衣的男子,精短的頭髮,挺拔的身形,看起來英姿颯爽,此刻他正揹着雙手仰望着頭上的巨大的樹冠,那裏黝黑的一片。

“你總算來了!” 那個神祕人揹着我感慨萬千地說道,我感覺他的聲音有點熟悉,可是一時之間卻又想不起來在哪裏聽過。

胡醫生也站在他身後數米的地方,恭敬的態度好像他身前的這個人是神一樣。

我走到胡醫生的身邊,狐疑地問道:“你是什麼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