瘦高個說道,“爲什麼要請假啊,李達你應該也知道,最近公司出了事情,正查的嚴呢,你這個時候要請假也太不懂事了吧”,

0

林唐暗暗呸了一口,這瘦高個分明是在欺負李達老實,自己在辦公室吹空調打撲克,讓李達在外頭值班,還連假都不讓人請。

李達一聽急了,趕忙說道,“俺娘病了,要去醫院看病,俺不陪着俺娘連醫院在哪都不知道啊”。


“這醫院有什麼難找的”,瘦高個不以爲然的說道,“你讓你娘隨便去街上問一個人都能找到,行了,你出去吧,以後這種理由不要來請假,你以爲公司是你家啊,你想來就來想走就走”,說着,瘦高個揮揮手示意李達出去吧。

沒有請到假,李達沉默了一下,說道,“你,你不讓俺請假,俺就辭職”。

“嘿,你威脅誰呢”,瘦高個挑眉說道,“你還想辭職,你以爲現在工作好找啊,尤其是咱們公司,那是別人擠破腦袋都進不來的地方,我記得你這工作,還是你一個遠房表叔給你找的吧”。

李達沒有瘦高個能說會道,急得不行,結結巴巴的說道,“誰,誰給找的工作都不行,俺必須配俺娘去看病,你不同意,不同意俺現在就給張頭打電話辭職”。

眼看着兩人都下不來臺,林唐也不忍心這樣一個老實人就被迫辭職了,而且之後要是想找這些人的證據,李達也是個重要的證人,便插嘴說道,“哥,我看李達也是一片孝心,他想請假你就準了吧”。

本來瘦高個其實也並不想辭掉李達,這李達雖然人傻愣了點,但卻是個能幹的,有他在,他們清閒了許多,只是李達一點都不服軟,讓他無法反悔,這下林唐給了臺階,瘦高個連忙就坡下驢說道,“既然劉尚也幫你說情了,那你就去吧,記住啊,以後可不能這個樣子”。

李達悶悶的點了點頭,小聲說了聲謝謝,就出去了。

門一關上,瘦高個就開始吐槽道,“這個李達真是個木頭疙瘩,非要賺這個死工資,他娘那個病,靠他這點工資,那只有等死的份,老子好心拉他入夥他還不幹,這慫包”。

“這李達他娘是什麼病啊”,林唐問道。

“你不知道啊,心臟病,好像是個啥啥血管堵住了,得在心臟裏做個啥支架,好幾十萬呢,他哪掏得起啊”。

林唐心裏有了底,同時也有些佩服這個李達,心裏有數,雖然缺錢,但卻堅決不做違法的事情。心想要是這事情解決了,自己一定要想辦法幫助李達度過難關。

幾人沒有再繼續談論李達的事情了,繼續打着撲克。

“一對二”,林唐放下一副牌,忽然感覺臉抽動了一下,林唐心裏一驚,不會是變化術的時間到了吧。

林唐還沒想完,就又感覺臉抽動了一下,這下他更加肯定了,心想,“不行,我必須得走了,不然要是當場變成了另一個人,,不得被當做妖怪給抓起來”。 林唐連忙將牌扔下,捂住肚子連聲喊道,“哎呦,我的肚子啊”。

那瘦高個和白胖子見林唐突然面部痛苦的樣子,連忙放下手裏的牌扶住林唐問道,“這是怎麼了?怎麼突然肚子疼”。

林唐裝作虛弱的說道,“可能是中午吃了昨天的剩菜不新鮮了,哎呀我的肚子好疼啊”,林唐蜷縮着裝作疼痛難忍的樣子。

這瘦高個和白胖子跟劉尚雖然只有利益牽扯,並沒有什麼真正的兄弟情誼,但也怕劉尚真的出了什麼事他們逃脫不了關係,連忙站起身扶起林唐說道,“那我們趕快送你去醫院吧,看你這個樣子恐怕是急性闌尾炎啊,那可不能拖了”。

林唐感覺臉部的抽動越來越明顯,這時候要是真讓瘦高個和白胖子送自己去醫院,在路上直接變了個人樣,那恐怕就是直接去警局了,林唐眼睛轉了轉,想了想,說道,“我還是先去個廁所吧,說不定只是拉肚子呢”。

還好瘦高個和白胖子沒有提出異議,趕忙扶着林唐去了廁所,廁所在倉庫後頭,林唐去的時候專門觀察了一下,有一條路可以直接通向外邊,他已經感覺到即將要變回自己原本的樣子了。

實在不行,就只能從廁所直接逃出去了,管他之後怎麼收場,先跑了再說,怎樣也不能讓人當妖怪給捉了。

林唐彎着腰,抱着肚子向前走着,見白胖子和瘦高個還跟着,怕他們堵在門口讓自己出都出不去了,便說道,“你們兩個不用跟着我了,我這肯定得蹲一段時間呢”。


瘦高個假惺惺的說道,“這怎麼可以,你現在正生病着,我們當然得在這裏照顧着你了”,其實他根本就不想在廁所待着,臭氣熏天,這裏的條件當然不如市區裏,廁所也很少有人打掃老遠就聞到了一股子臭味,這會只是不好意思直接走而已。

林唐又推辭了一下,瘦高個和白胖子便假裝爲難的答應了,連聲囑咐道,“劉尚,你要是有什麼事情可一定要趕快給我們打電話啊,我們就在辦公室裏,馬上就過來救你”。

林唐面部痛苦的點了點頭,走進了廁所,躲在門口在這瘦高個和白胖子,果然兩人見林唐的身影剛剛消失,就迫不及待的逃離了這個地方,彷彿多呆一會都會被沾染上臭氣。

兩人走了沒一會,林唐就恢復了自己的模樣,鬆了一口氣,就差一點點就要露餡了,看來現在是不能在這裏再繼續待着了,不然根本無法解釋自己爲什麼會在這裏。

林唐露出了個腦袋左右看了看,沒有人,鬼鬼祟祟的鑽了出去,還好這裏雖然是郊區,但畢竟是陳如是公司的倉庫,燈光充足,周圍一覽無餘,不好的地方就是看得太清了,萬一真有人過來了,一眼就看到林唐了。

爲了避免被人看到,林唐只好半彎着腰,往前蹭着,就在快要走到倉庫門口的時候,忽然一束燈光打了過來,一人喝道,“是什麼人!”

林唐磨磨唧唧的擡起頭,一看,竟然是李達,不過也只有這個傻小子會這麼晚還這麼負責的巡邏了吧,李達人雖然傻,但記性卻不錯,一眼就認出林唐是上邊總公司下來的。

趕忙叫道,“林總好,對不起啊,天太黑,沒看清是您,嚇着您了吧”,李達一看自己居然吼了大領導,頓時有些害怕,雖然他剛纔說自己要辭職,但這工作工資比其他公司要高的多,真辭了職自己一時還真找不到這麼好的工作。

看到是李達,林唐放了心,他跟那些人不是一夥的,只要自己仔細交代,這人絕對不會發現的。

“咳,是你啊,你叫什麼啊?”林唐故意擺起領導架子,揹着手說道。

“林總,我,我叫李達”,見林唐問自己的名字,李達更加擔心了,怕是知道自己的名字之後好開除自己。

“李達啊,你別擔心,我就是過來轉轉,對了,剛纔我看到你們這的一個員工,是叫劉。。。劉啥來着”。

“您說的是劉尚吧”,李達小心翼翼的回答道。

“哎,對,就是劉尚,我看到他肚子疼得厲害啊,站都站不住了,就讓陳總先帶他去看醫生了,說找你們告訴一聲呢,半天找不到人”,林唐睜着眼睛說瞎話。

“啊?劉尚大哥生病了啊,那我也跟着去照顧他吧”,死心眼的李達說道。

“哎,別啊”,林唐攔住了李達,說道,“你去了誰上班啊,行了這事你別管了,順便也跟你們頭說一聲,也別說我來了,省的他們還要出來迎接我,就說劉尚家裏人來接走了,明白了嗎?”

李達嚅囁着說道,“林總,俺,俺不會說謊,這”。

林唐沒想到有生之年還能見到不會撒謊的人,笑着說道,“你就按我教你的這樣說,他們肯定不會再問太多了”,反正這瘦高個和白胖子也根本就不想送劉尚去醫院,在辦公室坐着吹空調多好。

認真的囑咐了李達,林唐便走了,感覺自己離開了李達的視線,林唐連忙奔跑起來,很快就見到了陳如是的車子,陳如是在車裏坐不住,已經出來站在一邊了。

看到林唐的身影,連忙迎了上來,問道,“怎麼樣,你沒事吧”?

林唐沒顧得上說太多,將陳如是推上了車,說道,“先上車,路上說”,陳如是連忙發動了車,兩人開始往回走。

“果然不出我所料,這事啊,就是你這幾個老員工乾的”,林唐緩過一口氣,說道。

陳如是沉默了一下,沒有問他們爲什麼要這樣做,她自己在門口等林唐的時候也想了很多,對於這個結果也基本接受了,便直接問道。

“他們是怎麼動手的”?

“這我倒是沒有太能瞭解到,但有一個保安是個老實人,沒有跟他們一起做這件事情,要是你去問他應該可以知道他們犯案的經過,不過我想應該也就是去拿了高仿貨然後掉包”。

“整個倉庫從上到下都是他們的人,這點事不難辦”,林唐說道,“對了”,林唐想了想,又說道,“你趕快派人去把這個倉庫的經理,和劉尚都控制住,不然他們手機聯繫或者是明天上班時一問,就全部都露餡了”。

陳如是沒有猶豫,直接拿出手機,吩咐助理做好了所有的工作。

林唐向後一靠,深深的出了口氣,這件事情總算是有了眉目。

第二天一早,陳如是就聯合警察去將二十六號倉庫一鍋端了,本來這些人還連連喊冤,結果警方以李達爲突破口,一下就得知了他們的整個犯案經過。

這些年隨着陳如是公司的擴大,這些人的胃口也越來越大,原本想着在總公司做了一個管理層,既清閒賺得又多,卻沒想到陳如是並不是養閒人的人,即使是一直跟着她發家的人。


但即使是這樣,陳如是也儘自己的能力給了他們最好的工作和薪酬,可這些人卻並不滿意,一直對陳如是的安排頗有怨言。

後來他們偶然發現了這個漏洞,他們倉庫的貨有時會直接發快遞給網上購買的客戶,所以根本就沒有人能夠發現真假,於是他們抓住這個機會,購買了高仿皮包。

每次有調貨單下來,就把真包換成假包,這高仿一個頂多七八百,這還是買了好的,真貨一倒手,一下就能賺一萬多,幾人嚐到了甜頭,膽子也越來越大,開始只是零散的掉幾個包,後來就是每個都換。

幾人還在通往倉庫的一個路口安裝了隱藏的監控探頭,以防止總公司突然來檢查,所以林唐下午來二十六號倉庫檢查的時候,幾人早早就等在了門口,也就是劉尚經不住女朋友鬧騰,將一個包給了女朋友,露出了馬腳,不然他們很難發現這個貓膩。 有了突破口,警方很快就掌握了整個事件的關鍵性證據,併發布了通報,陳如是公司的嫌疑徹底的洗清了,原來在網上各種辱罵陳如是公司的各類噴子也都紛紛不見了蹤影。

危急度過了,林唐便跟陳如是辭了職,陳如是很捨不得林唐離開,便勸說林唐,就算再公司掛個職也行啊,就像她一樣,不需要每天到公司來報道,林唐笑着搖了搖頭,他覺得這個不是他要的生活。

他也並不想一直在陳如是的庇護下,便推脫了,想了想,又說道,“如是姐,本來我不想跟你說的,怕是自己多心,但我覺得這次事件這麼大,不像是就幾個倉庫的管理員就可以做成的,怕是身後還有高人啊”。

這一層陳如是倒是沒有想到,皺了皺眉頭,問道,“你爲什麼會這樣想,我看到警方給的線索,一環扣一環,非常的清晰啊”。

“可是這些人已經在二十六號倉庫幹了有快十年了吧,這件事早不發生晚不發生,偏偏這個時候發生,說沒有什麼事情刺激了他們,我不信,而且這次假包雖然多,但並不是所有的消費者都有辨別假包的能力”。

“一下子這麼多人出來爆料,還在網上造成了這麼大的影響力,我想一定是有人在後面推波助瀾的,事情一發出,那麼多網上的營銷號都在轉發,裝的好像義正言辭的樣子,其實我看都是被收買的”。

林唐說的不無道理,之前陳如是沒有想到這一塊,現在細想,確實有些蹊蹺,“那我請警方繼續調查可以嗎?”陳如是問道。

林唐搖了搖頭,說道,“這人做事這麼謹慎,一定不會留下證據的,現在讓警方繼續查,只會打草驚蛇,我說這個就是要給你提個醒,背後一定有人在針對你,你要注意些”。

陳如是點了點頭,說道,“謝謝你,我會注意的”。

“對了,還有那個保安,叫李達的,他沒有參與這件事情,我看是個老實人,警方已經把他放出來了,這件事也多虧了他,現在二十六號倉庫就剩他一個人了,我覺得你用這個人還是信得過的”,林唐沒有忘記還有李達這個老實人,跟陳如是推薦了他。

這件事情的關鍵人物,陳如是當然沒有忘記,李達一出派出所,陳如是就派人去接了。

林唐回去想了想,跟雅潔要了李達母親的住院地址,雖然林唐已經不是林總了,但雅潔還是很尊敬他,一接到電話就去打聽了,沒多久,就將醫院的地址給林唐發了過來。

拿到地址,林唐翻了翻自己的存摺,這段時間沒怎麼花錢,陸陸續續存了有十幾萬了,林唐裝上錢,去了醫院。

在門口買了些水果提上,林唐想着這些錢雖然不夠李達母親的手術錢,但至少也能應急了,林唐說不清楚自己爲什麼要這樣做,他感覺現在的李達好像就是他以前的一個縮影,幫他好像就是在幫以前的自己。

而且現在林唐已經強大了,他覺得幫這些人好像就是自己應該做的,是必須的。

林唐到了護士站,打聽到了李達母親的病房,走了進去,這病房裏一共住了三人,都是心臟病,一個已經做了手術,還有一個,跟李達母親的情況一樣,還在湊錢。

裏面的病人在睡覺,林唐輕手輕腳的走了進去,正好李達母親醒了,李達跟林唐差不多大,他的母親跟林唐母親應該歲數也差不多,可看起來卻十分的蒼老,白髮蒼蒼,林唐看着心酸不已。

李達母親並不認識林唐,以爲是其他病人的親人來探望,卻見林唐一直朝自己走來,奇怪的問道,“小夥子,你找誰啊”?

林唐笑着說道,“伯母您好,我是李達的同事,是來看您的”。

一聽林唐是李達的領導,李達母親連忙坐了起來,連聲說道,“使我們李達的同事啊,您快請坐,真不好意思啊,我其實不是什麼大病,還勞煩你們來看我,真是麻煩了”。

“阿姨您別客氣,我們都是同事,本來就是應該了,我們公司聽說了您的病情,也瞭解您的家境情況,湊了一些錢,這都是我們的心意,您收下吧”。

林唐拿出了口袋裏的卡,擔心李達母親不收,急忙塞給她,卻看到李達母親,楞了一下,說道,“您跟上午來的那個姑娘不是一起的嗎,她也說是李達公司的,已經把錢帶來了啊”。

林唐楞了一下,手來沒來得及收回,就看到李達母親向後指了指,說道,“哎,就是這個姑娘,小夥子你看”。林唐沒來得及想太多,回過頭一看,門口站着的竟然是陳如是。

兩人看到對方,都愣住了,一邊的李達吃驚的說道,“林總,您怎麼來了?”

李達母親一聽,連忙說道,“這位也是領導啊,真是不好意思了,我看您這麼年輕,沒想到這麼厲害,你們都坐,都坐”。

林唐稀裏糊塗的坐了下來,才反映過來,問道,“如是姐,你怎麼也在這裏”?

異界星際日常 ,陳如是翻了個白眼,說道,“這句話應該我來問你吧,這是我的員工,現在是我的倉庫經理,你都不在我們公司工作了,你來這裏幹什麼啊”?

一連串話問的林唐啞口無言,笑了笑,說道,“就算我不在公司了,李達也曾經是我的下屬啊,來看看他的母親也不爲過吧”。

兩人在病房呆了一會,李達母親要休息了,兩人就走了,李達將兩人送到了門口去,千恩萬謝的送走了林唐和陳如是。

兩人並肩走着,林唐先打破了沉默,說道,“如是姐,我沒有告訴你李達母親生病的事情啊,你怎麼比我來的還早”。

陳如是笑了笑,說道,“不是你向我推薦了李達做新的倉庫經理嗎?我一回到公司就去找他,結果他不在家,反而在醫院,我稍微一問就問出了他母親做手術缺錢的事情了”。

“於是就直接來給他送錢了,我現在算是明白了啊,這倉庫經理太重要了,這次要不是李達,我的公司都要垮了”。

林唐瞪着眼睛說道,“如是姐,你記錯了吧,怎麼把我的功勞都忘記了”。

陳如是眨了眨眼睛,說道,“對啊,我就是忘記了,你跟你推薦了李達,說這個人老實,現在我又幫了他這麼大的忙,以後我就是讓他上刀山下火海他也不會推辭了吧”。

“哎”,林唐嘆了口氣,說道,“可真是無奸不商啊”。

陳如是氣得跳腳,追打着林唐,林唐連忙跑了起來,兩人好像還年輕的小情侶一樣,在草地上追趕着。

事情澄清後,陳如是公司的股價迅速的回升了,薛靈芸雖然前期買了陳如是公司一些股份,但還是不多,造不成什麼大的影響,見這件事這麼快的解決了,薛靈芸不知道是林唐的功勞。

以爲是陳如是親自出馬查出來的,雖然兩人在感情上有過節,但薛靈芸打心眼裏是佩服陳如是的,便將這些股份做人情還給了陳如是,兩人算是握手言和了。

陳如是雖然嘴上在懟林唐,但心裏對林唐還是很感激的,便問道,“林唐,你這次幫我這麼大一個忙,怎麼樣,想要什麼感激啊,什麼都可以哦~”陳如是中林唐眨眨眼睛。

林唐完全無視了陳如是的暗示,也知道她就是嘴上功夫,想了想,說道,“如是姐你很會做飯吧,那你就給我做一頓飯好了”,林唐還是很想念在桃花源裏陳如是做的飯菜的,正好最近閒了下來,便想起了這件事情。

沒想到林唐竟然提了這樣一個要求,陳如是頓了頓,猶豫了一下,說道,“姐請你去外邊吃不好嗎,吃什麼都行,西餐中餐越南菜還是法國菜,多貴的都可以,你幹嘛非要吃我做的嘛” “外邊做的能跟如是姐你做的一樣嗎,一點心意都沒有啊”,林唐瞥了下嘴,說道,“你到底有沒有誠意啊”。

“有啊”,陳如是連忙反駁道,“我這不是怕我做的不好吃,虧待了你嘛”。

“你怎麼會做的不好吃啊”,林唐笑着說道,“我相信你,如是姐”。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