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然,這種可怕的能力不是沒有任何限制的。

0

無論是單純吞噬基因和生物能量,還是儲存記憶和技能都有一個尺度,超過這個標尺會造成生物能量逸散、思維混亂和偽裝能力衝突等負面效果,所以不能隨便肆無忌憚的使用。

並且在實驗過程中,羅森發現吞噬能力只能吞噬吸收有機物,無機物目前不在吸收範圍內。

像是之前吞噬的那兩名黑色守望士兵,他只收掉了對方的生物組織和有機物構成的人工產品等,不久之後卻在自己體內發現了殘餘的無線電對講機。

如果有需要,羅森感覺甚至可以將它完整的保留下來,儲存在體內一輩子,雖然現在看來它的作用非常有限。

如此堪稱恐怖的能力集合於一體,這便是羅森研究之後眼中所呈現的的黑光病毒。

並且令人感到可怕的是這只是現在的它,並不是未來的它,甚至不是一天之後的它。

羅森能感覺到,每分每秒,黑光病毒都在從浩如煙海的基因代碼中不停的選取著最優秀最有用的某一部分,用來補充完善自己,永不停息的進行着進化。

每天在發生著改變,他在不斷變得強大,也越來越變得不像是一個正常「人類」。

「但這不正是生物的最高追求嗎?」

電視屏幕暗去,昏暗的房間里,帶着金絲眼鏡的臉龐上,露出了一抹意味深長的神秘笑容。

「而且現在的它還很弱,遠遠稱不上什麼強大,要不要說是永恆。」

羅森從椅子上站起身來,似乎用這一句話結束了自己的思索。

喃喃自語中,他推門而出,隨着陽光射進這片昏暗中的那一刻,無數黑紅血絲蔓延而出,包裹住身體,它們轉化成衣物,皮膚,面容,最終,將醫生偽裝成了另一個人。

幾分鐘后,天空中太陽剛剛升起不久。

從一個俊秀亞裔變成一位普通白人青年的羅森插着衣兜漫步在曼哈頓的大街上。

一路走來,映入眼帘的幾乎全部是觸目驚心的荒涼景象。

按照新聞透露的消息來看,病毒現在已經感染了曼哈頓島數條街區,小部分處於封鎖狀態。

此時他所處的位置是自由區,除此之外還有軍方控制區域和感染區。

從安全程度來說,軍方控制區安全系數最高,那裏遍佈營地,基本生活着一些顯貴,沒有什麼病毒感染體。

接下來就是自由區,以前是當地赫赫有名的貧民區。病毒爆發以來,一些無處可去的少數普通人和遊盪在此地的感染體成為了這裏為數不多的居民。

最後是讓人聞風喪膽的感染區,那裏是病毒感染體大量存在的區域,成千上萬的感染體遍佈每一條大街小巷。

從目前的時間推斷,羅森估計此世界的主角亞歷克斯墨瑟與黑色守望多次發生了多次衝突,一身能力恐怕也在多次的獵殺中得到了迅速增強,才會讓黑色守望將自己誤認為是對方。

「不過這個時間段,伊麗莎白·格林估計還沒有逃出來……」

羅森表面看上去漫無目的,實則卻是在思考着這個讓他還不太確定的問題。

曼哈度的感染有兩次,一次是因為主角墨瑟在車站泄露了病毒,當時就導致了許多市民被感染。

第二次是墨瑟為了追查真相不小心釋放了身為母體的伊麗莎白·格林,真正造成了曼哈頓疫情的大規模暴發。

而且從某種程度而言,無論是對於這個世界,還是對於主角,乃至對於他自身而言伊麗莎白·格林都是重中之重。

根據已知的信息,如果將黑光病毒感染者分類,那麼現在大體上可以分為三類。

其中在幾十年前那場希望鎮病毒實驗中,唯一倖存下來的伊麗莎白·格林算是單獨一類。

她的身份特殊,正如黑色守望對她的稱呼一樣,「母體」這個詞代表了一切含義。

伊麗莎白·格林沒有像主角一樣產生各種異變,增強戰鬥能力。但是卻可以控制病毒感染傳播,即使是建築等無機物都可以令其變成生產感染者大軍的母巢。

作為眾多感染者的「母親」,她更是具有通過感染者之間的心靈鏈接使自己或者是高級的感染者控制、追蹤比自己低級的感染者的能力。

對於控制能力,羅森倒是不怕,因為他估計自己和墨瑟一樣,屬於數量微乎其微的黑光原形體,具有獨立意識和完整進化能力的第二類感染者,母體無法影響他們。

要知道「病毒」在人類的認知里可不是什麼好東西,事實上也確實如此。

普通生物接觸到黑光病毒基本上都變成了毫無意識,只知道吞噬血肉的第三類行屍,戰鬥力也只比普通人強上一倍左右。

即便有一部分戰鬥力驚人的獵手和大量的黑光怪物,但那也是黑光病毒自發變異誕生的生物,已經和生物感染者扯不上關係了。

走在街道上的羅森明白,作為擁有強悍進化能力的黑光病毒原形體,想要以最快的速度變得更加強大,就必須不斷吸收各種具有強力基因的生物。

比起已經對他不起什麼太大作用的人類,那些戰鬥力驚人,能力在進化中能力變得千奇百怪的黑光生物無疑是最好的選擇。

「看來這註定要我不做人了。」

雖然是一句聽上去有些無奈的話,但是羅森的語氣沒有絲毫變化。

蓄力,雙腳踏出,便隨着地面上瞬間出現的塌陷,他的身影幾個跳躍間消失在自由區的街道上。在座的都是聰明人。

簡單計算,就知道李欽農場的價值。

年收入超過兩千萬,而新的合作眼看就要促成。

而在此之前呢?

瑞提亞的男朋友,平凡無奇的華人,更多是將他看成是瑞提亞的附庸。

也不知道當年的文學聯盟女神,怎麼會看上這種人。

但如今,答案似乎

《不會現在沒人玩QQ農場了吧》【200】浪漫故事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

第290章

李蕊陽判斷,甜甜被吊在水池上空。

水池裏,有巨大的鐵釘板,鋼釘根根長達十公分。

池邊有血色足跡,不屬於頭套男子。

不見宋三喜,不見甜甜。

赤果的男子,衣物被人換走了。

但,沒有換下來的衣物。

李正剛得到消息,有些發懵:「怎麼回事?宋三喜和甜甜呢?」

「不清楚啊!爸,接下來呢?」

「打宋三喜電話。打不通就以此為中心,四面搜索!」

「好!」

李蕊陽當場就撥打宋三喜的手機。

可,宋三喜跳水池救女,手機進水。

現在,手機已經廢了。

2010年的手機,防水的確做的不好。

就是現在,防水也是個難題。

無法接通!

李蕊陽心裏緊張起來,感覺問題嚴重了。

馬上以倉庫為中心,拉網式大搜索。

悄悄的進行,不要過於驚動,任何蛛絲馬跡都不要放過。

白忙活的事情,父女倆還做的上心得很。

畢竟,宋三喜不可與往日而語,還是李老爺子的救命恩人。

而在中海殯儀館。

徐家富的屍體已經停冰棺里了。

靈堂,擺設起來。

徐家有錢,當然是最好的九五至尊堂。

一切佈置,豪華得不行。

深夜,徐家守夜的一個個都困了。

徐正龍的叔伯弟兄姐妹,還是挺多的。

但,其父的財產,是他繼承的,沒毛病。

凌晨一點的時候,大家昏昏欲睡,人困馬乏的。

徐正龍叫妹妹看着點,他回公司有點事。

實際上,連四個保鏢也不跟着他。

他,正式開上他爸的那台勞斯萊斯幻影。

訂製的,元旦節才拿到,1200萬。

直接把車,停在綠意·中海一個高端樓盤的地下車庫。

然後,打開綁匪集團給接收顯示屏,準備享受一下對宋三喜的復仇。

一千萬,直播看虐打宋三喜,再看亂槍打死。

這,讓徐正龍無限的期待。

水池底下設置釘板,也是他的要求。

說打斷他手腳之前,非得讓這孫子跳冰水池子裏,嘗一嘗被冷的滋味兒,嘗一下鋼釘扎穿腳底板的感覺。

結果

徐正龍萬萬沒想到,宋三喜的操作太彪悍了。

爆發了速度、力量和勇氣,踩着釘板,硬生生把女兒平安救出。

就在周文兵亂槍打死兩個綁匪后,周文兵都來不及現身時,徐正龍就關了顯示器。

臉色驚變,心跳加速,恐懼無比,嚇出一身冷汗。

他腦子也轉的快,趕緊的,開車飆出停車場。

接收顯示器在十分鐘后,被砸碎,用蛇皮袋裝着,填上卵石,丟到了河裏。

復仇行動失敗!

徐正龍,氣吐血。

兩個男的,冷酷殘忍的樣子,還是掛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