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然,要在相熟的情況下,喬在水的話才會多。

0

現今她倆都穿著短袖T恤和休閑九分褲,配上船鞋,乾淨利索又不失時尚,飽滿的上圍欲撐裂T恤,九分褲將修長滾圓的腿襯托得更加有看頭。

雙喬走在鄉村道路上,便如是兩位模特來拍寫真。

方琳是白襯衫黑西褲,渾身上下泛著幹練的職業味道。

秦飄穿的是運動褲和格子襯衫,她穿什麼,曼妙的身材都能漾出迷人的性感。

「好啊。叫上班長吧。」羅陽應道。

「佳欣,快下來。」秦飄喊道。

剛才喬悠思說的話,洪佳欣聽到了。

「我不去了,你們去吧。」洪佳欣說道。

留洪佳欣一個人在家,羅陽不放心。

張靜本來要到秦飄家吃早餐的,可是她沒來。

待會要是來了,那她會跟洪佳欣相處。

已知張靜不是普通人,羅陽不得不防著她。

只因還無法弄清楚她是敵是友,才不好意思表明態度。

等拿到張靜的身份證,便可追查她的真實身份。

不過,身份證也有假的。

羅陽還得通過朱莉找關係去查一下,就能確認身份證的真假。

「我上去叫她。」羅陽說道。

於是其他美人在屋外等著,羅陽上二樓。

洪佳欣在房間里看書。

見羅陽進來了,她便將手中的語文課本丟向他。

羅陽輕易接在手裡,笑道:「班長,別亂丟東西,養成壞習慣不好。」

先前的氣還沒消,洪佳欣又抓起枕頭丟向羅陽。

床上兩個枕頭,一個是洪佳欣的,一個是蘇雲的。

洪佳欣將兩個枕頭都擲了過來,羅陽接住,笑道:「班長,你完了,敢丟蘇老師的枕頭,我今晚告訴蘇老師。」

見羅陽死皮賴臉的,洪佳欣氣極而笑。

「你再不出去,姐要揍你!」洪佳欣噙著笑,嬌嗔道。

「班長,走啰,出去散散心。回來我教你學語文。」羅陽大言不慚道。

須知,他是公認的學渣。

作為學霸,聽了學渣的話,洪佳欣哭笑不得。

「你敢再說教姐學語文,姐跟你拚了!」洪佳欣鞋子也沒穿,撲向羅陽。

「班長,你別小看我,等到中段考,我讓你瞧瞧我的厲害。」羅陽一面閃避,一面說道。

洪佳欣氣的格格而笑。

她實在是不相信羅陽能超越她。

不過,近來她知道羅陽的記憶力確實很好。

自從在《神農經》山水畫裡面吃了神奇的果子,羅陽就有了超級記憶力。

一目十行,過目不忘,這都是小菜一碟。

文科考試,能否拿高分,由記憶力好壞決定。

理科是否能考優等成績,羅陽還不敢說,但文科,他有信心拿高分。

至尊劍皇 見洪佳欣難得笑的這麼開心,羅陽也欣慰。

自從爸媽不知所蹤之後,洪佳欣便少了平時那份活潑,不易見到她的笑。

「班長,走啰。」羅陽將枕頭和課本放到床上。

「不去。」洪佳欣躺到床上。

見羅陽走近,洪佳欣拿腳去踹他。

羅陽三下五除二,便將洪佳欣打橫抱起來了。

「放姐下來!」洪佳欣掙扎著。

「班長,師父叫你去,你敢不去?」羅陽笑道。

她確實是他的徒弟。

「姐還是你的班長。」洪佳欣含笑道。

說話間,羅陽已抱著洪佳欣出了房間。

「我還沒穿鞋子。」洪佳欣嚷道。

於是羅陽只得又抱她進房。

「班長,你好美。」

羅陽目光射在洪佳欣那綻放了的蓓蕾上,讚不絕口。

這話洪佳欣很受用。

不過當她瞥見羅陽兩眼直勾勾地盯著她的胸脯時,俏臉刷地紅了。

只因欣賞那兩座未開發過的雪山的丰姿,羅陽抱著洪佳欣走著走著,都忘記走到床邊了。

一不小心,腳便踢在床上,人便仆了下去。

二人都掉在床上,洪佳欣在下,羅陽在上,下巴正好枕在她的上圍處。

「你幹什麼?!」洪佳欣回過神來,揮舞著小粉拳使勁打羅陽。

「班長,我不是故意的。」

羅陽雙手抱頭,伏在洪佳欣的嬌軀上。

起先洪佳欣只顧著打羅陽,並沒有意識到他的臉面在那兒滾來滾去的。

洪佳欣猛打了一陣,便開始大口大口呼吸。

運動了,身子便也熱了。

羅陽傾聽著洪佳欣那小鹿也似的小心肝在怦怦地劇跳,聞著她的體香,便如是在溫柔鄉里了,雖被打了好幾拳,倒也覺得值了。

忽然之間,洪佳欣停手不打了,羅陽登覺好奇。

微微抬起頭,從兩座雪山之間的山谷望過去,只見洪佳欣也昂起了頭,正滿臉通紅地怒目而視。

「班長,你怎麼了?」

羅陽齜了齜牙,一副欠揍的樣子。

「姐要殺了你!」

洪佳欣爆發了,下死力捶打羅陽。

一見不妙,羅陽連忙從她的身子上爬起,笑著溜出了房間。

洪佳欣從後面追殺過來,一時報仇心急,明知追不上羅陽了。

彼時羅陽已下了好幾級樓梯,縱使二人步伐速度差不多,洪佳欣也難以追上羅陽。

何況羅陽下樓梯的腳步比她要快。

眼見讓他得逞逃了,洪佳欣也顧不了那麼多,嬌叱一聲,「姐跟你拚了!」

羅陽一面往下溜,一面轉頭看洪佳欣。

不看還好,這一看嚇出一身冷汗。

只見洪佳欣直接跳了下來,她若撲中羅陽,還有一個反彈之力,不然,她直接掉在樓梯級上,絕對要受傷。

在那電光石火一瞬間,羅陽陡地轉過身來,收腹提氣扎馬。

當洪佳欣撲過來時,羅陽緊緊地接住了她。

由於先前沒有做準備,只是臨時作出的接抱動作,被洪佳欣撞了一下,人也往後跌。

幸好是差不多下到樓梯間了,羅陽便順勢雙腳一蹬,二人一起撞向牆壁。

砰聲響,羅陽脊背重重撞在牆壁上,但胸膛也感受到兩團彈性的溫柔在急劇壓過來。

享受與疼痛並存。

逆天神醫 雙腳踏在樓梯間的水泥板上后,羅陽連忙問道:「班長,沒受傷吧?」

原先洪佳欣怒氣沖沖的,一聽他這麼體貼關心人,心裡的氣便立時消了大半。

(本章完) 敗了!

在那無數道目光的注視之下,兩人交手了十個回合,玄冥這個武靈八段的強者,僅次於武靈九段之人,徹徹底底的敗在了秦昊的手中!

葉輕眉復活傳 穩定下來的玄冥已不在說什麼狠話或者說什麼其他話,狼狽的回到了玄王朝所在的位置,一言不發,他已經猜到秦昊手下留情了,若還不知趣秦昊進入到小世界可能真的會殺了他,就像當初斬殺了雷動那般。

這一剎那,濃郁的震撼之色,一絲絲的攀爬上所有人的面龐,就算三大王朝之人臉上已出現了凝重的神色,顯然秦昊已發生了質的變化。畢竟誰都未曾想到這種結局,誰都認為秦昊不會是玄冥的對手,但是現實卻給了他們一個大大的耳光,尤其是玄王朝那些原本驕傲,對秦昊不屑一顧之人,面龐上面的笑容,徹底的凝固了下來,此刻看上去非常的滑稽,好笑,如同小丑一般在聚會廳之上,讓他們恨不得馬上離開這裡。

寂靜般的聚會廳,最後在石阿歸的帶領之下猛然之間爆發出了驚天般的鼓掌之聲,所有人看向了那一道矗立在天空之上的年輕身影的目光,已是沒有了最開始的散漫,有的僅僅是對強者的敬畏和同等對手的同等目光。

畢竟在聚會廳之中,可是有一些真正有眼力見的人,先前的交手,他們都非常的明白,前面秦昊可都是一直在放手,躲避,完全沒有任何的動手,而唯一真正的動手,便是最後一招,徹底打敗了玄冥。

那一招,此刻所有人都相信,如果秦昊在最開始使用的話,那玄冥恐怕剛飛到空中還沒有站穩便是狼狽的敗退。

秦昊一直個御了怎麼久,在最後才一招解決了玄冥,就如秦昊所說的那般不想和他結怨,已經給他足夠的面子了,希望他能夠識趣,如若不然,下一次必定斬殺他,當然還有一個原因便是,這個活動可是石阿勝提議的,玄冥作為第一個人,若是很快便將他解決掉了,石阿勝已會丟掉不少面子,這樣做已算給足了石阿勝一些面子,雖然秦昊是站在石阿歸那邊的。

想到此處,一些人將秦昊當成莽夫之人,都不由的點了點頭,多了幾分凝重。

「秦大哥贏了!」

一瞬間大周王朝,大都數全部沸騰了起來,開始驚叫,非常的興奮,好似是他們戰勝了玄冥一般,大周王朝此刻完全和玄王朝的壓抑完全相反,他們非常的興奮,高興,玄王朝可是比他們強一等的王朝,但是最終之人卻敗給了他們,面子已經足夠了。

「哈哈,大周王朝,恭喜啊,你們大周王朝這一次可是真出了人才,揚眉吐氣了」

在大周王朝所有人興奮的時候,一些和大周王朝同等王朝勢力之人,開始巴結大周王朝,堆滿了諂媚的笑著說道。

雲逸看見了這一幕非常輕鬆,而且不失禮節輕鬆應付了過去。

「很強」

蒼雲學院第一人,東吳擎天已給秦昊定了一個標籤,對於秦昊的輕視收起了很多,但是對於秦昊能夠帶領胡文靜他們那一隊依然非常的不爽,畢竟很多人都知曉東吳擎天正在追求胡文靜,但是她對於東吳擎天不感冒,使得東吳擎天感覺非常的無力,他在蒼雲學院是神一般的存在,但是在外面整個東荒之中,名氣可是不高,很多人都是不知曉他的名號。

「大王子,我可算獲勝了?」

重生之激蕩年華 秦昊轉過頭看向了石阿勝笑著詢問道。

「當然」

石阿勝聽見了秦昊的話,看著秦昊俊秀的臉蛋上面帶著溫和的笑容,報以微笑的說道。

「嗯」 洪佳欣這麼撲撞過來,最受傷的是羅陽。塵?緣?文√學←網

幸好他體內有真氣,體質又異於常人,雖是重撞了牆壁,有些疼痛,卻也沒有大礙。

聽到那砰的巨響,洪佳欣還道羅陽受傷了。

可是他卻關心她,並沒有在乎自己是否受傷,單憑這一點,她就很滿意。

「姐沒事。」洪佳欣嬌聲道。

她輕嘟著紅唇,眼眸里噙著歉疚和羞澀交織成的神色。

「沒事就好。」

「你敢!」

剛剛才溫柔了兩秒鐘,一見羅陽的嘴巴緩緩湊過來,洪佳欣又立刻恢復了女漢子的本色。

「班長,我沒有啊。」羅陽訕笑道。

二人四目交投,自有一抹不能用言語來表達的柔情相互交流。

剛才那一聲巨響,屋外的4位美人也聽到了。

也不知是什麼事,她們急急趕回來。

走進屋裡,便見到羅陽抱著洪佳欣,二人含情脈脈地對視。

4位美人相視一笑。

羅陽和洪佳欣見到有人在下面看著,便連忙分開了。

「牛仔,佳欣,大家在等你們。」秦飄笑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