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然,如果新人可以從頭打到尾,一直打到城市中央的公民大廳,順利繳納1萬晶圓獲取死亡者城堡的身份證,那就不用交一分錢保護費了。

0

十萬晶圓是一筆巨大的收入,很少人可以經得起誘惑。

五個中年男子站了出來,擋在了楊嘯前面的大街上。

「喂,臭小子,你知不知道這裡是什麼地方?這是死亡者城堡,你這麼囂張,一點都不遵守規矩,你是想找死嗎?」

「現在交錢,10萬晶圓,否則,再往下,等到飛劍三爺來了,你就算交了十萬,也保不住你的命。」

「識相點,別逞強,在死亡者城堡,我們有一百種方法讓你生不如死。」

楊嘯站住,愣了一下,問道,

「按照你們的規則,我現在給你們十萬晶圓,後面等著收保護費的人,我是不是也要給十萬晶圓?」

「不用,只要你這一關交了十萬,後面仍然只需要100晶圓就可以了。」

「原來如此。」

楊嘯一邊說著,一邊點點頭,然後抬頭掃了三人一眼,問道,

「你們五人不怕死嗎?」

這五個人是生死兄弟,都是帝級高級境界,每天組隊在發財大道收取保護費。

死亡者城堡還有一個奇怪的規定,報名參加發財大道收保護費的時候,要註明你是一個人,還是組團。

一般情況下,組團收保護費的成功率要高很多。

五人聽了楊嘯的問話,先是一愣,隨即怒吼道,

「狂妄!」

五道殺氣對著楊嘯破空而來。

楊嘯一聲低喝,雙拳在身前猛然打出五拳,每一拳打出,都猶如一發炮彈破空而出。

虛空中瞬間出現了五個長長的空洞,直接指向五人。

那五人還沒有來得及變換方位,便感覺身體一痛,各自的胸口破了一個拳頭大小的洞口,貫穿後背。

五人不可置信地看著楊嘯,滿眼都是驚恐。

整個發財大道一片死寂。

五人的身體在站立了片刻之後,撲通一聲倒下。

青石地板的街道被五人的鮮血染紅。

楊嘯淡淡一笑,繼續向前走去。

炫酷冷公主與邪魅霸王子 「嗡!」

一聲刺耳的嗡鳴聲響起,一把十米長的巨劍從遠處破空而來,發出刺目的光芒,飛向楊嘯。

發財大道的眾人立即爆發出雷鳴般的吼聲。

「飛劍老三來了。」

「三爺來了。」

「這小子慘了,殺死他。」 「鐺!」

一道強烈的金鳴交響過後,賀翎往後退了半步,刀片的殘刃從他身側劃過

華雄整個人如遭重擊,連連後退的同時面色驚駭,那飛過賀翎身側的殘刃正是自己手中的刀刃

「太強了!」

明明都是紅品,自己的武器也還是個藍品,卻被賀翎拿著一把無品的破馬刀給砍斷了刀刃,而且恐怖的力量讓自己都難以應付

「卧槽,厲害啊!」

觀戰的眾人雖然觀察不到他們倆的狀態,但是能夠通過誰退後的步數多,誰的武器殘缺了來判斷兩人之中誰更強一些,如此一看,肯定是賀翎更強悍一些,華雄憑藉戰馬的衝刺,都沒能打過賀翎,還被其砍斷了武器,太菜了

「可惡,你是用了什麼秘法,這力量已經遠遠超越紅品所能容納的勇武了!」

妻約已到,老闆請續簽 華雄看看周圍人一片嘲笑的眼神,緊皺眉頭,面色不悅的問道。

「喲,你知道的還不少,秘法都知道了,俺用的大力秘法,怎麼樣,厲害不?」

賀翎冷笑一聲,實則有些驚訝華雄對紅品品階勇武力量的範圍把控竟然這麼嚴格,一般武將還真不知道這些規則範圍,畢竟他們沒有屬性表,只有玩家才有

隨口開了個大力秘法的玩笑,沒想到華雄居然認真了,一臉嚴肅的點點頭,看著賀翎:

「怪不得你如此厲害,原來是秘法幫助你,華某曉得了,那你也要準備好秘法的反噬!」

「反噬?」

賀翎斂去笑容,兩眼微眯,難不成真有秘法?自己玩了這麼久竟然不知道!

「哼!」

華雄冷哼一聲,眼中驚芒乍現,一道微弱的流光出現在他的武器上,隨後那武器就被複原了,殘刃明明都飛出去了,結果竟然再生了一樣,又長出來了!

不等眾人驚訝,華雄再次迎風斬來,只是這次用的力氣明顯要小了許多

「斷刃重生?」

賀翎有些驚訝,這也太詭異了吧,斷掉的兵器都能重新生長出來,你以為你是人肉……開掛了吧?

沒想到自己這個一直都被稱為開掛的玩家,竟然有天會懷疑別人開掛

當下華雄已經揮舞著大刀衝過來,賀翎也不懈怠,再次迎著他的大刀,一擊而中!

「咔嚓!」

又斷了!

這次華雄的用力小了許多,似乎想要跟自己多周旋一會,這倒是可以,自己剛好想要了解一下他口中的秘法到底是什麼,而且戰鬥時間越長,自己的勇武就越高,他是翻不了盤的

「不錯,力量的確很大,但是你的秘法持續不了多久,到時候秘法時間一過,就是你的死期!」

華雄一刀失利,迅速失馬後退,馬兒也不要了,還陰惻惻的笑道,根據他了解的秘法,這種東西一經施展,就要速戰速決,否則秘法持續時間一過,就會陷入虛弱期,這是秘法的通病,自己只要一直周旋,不下死手,始終留下一個餘地去周旋,然後一旦發現他的虛弱期來了,直接將其斬殺!

這個賀翎顯然是沒有什麼戰鬥經驗的,用了秘法,還敢浪費時間,只防守?

怕是在享受那些觀眾們的歡呼聲,畢竟還有些年幼,等到持續時間快到的時候,可能就是他的反攻之時了,自己只要扛過他的反攻,便可以反殺他!

那就再來!

華雄再次沖了上來,刀斷後撤,再生刀刃,

再沖!

刀斷,再後撤

再沖!

如此反覆了幾次之後,華雄都有些累了,可賀翎還是精神十足

「算了,我對你沒興趣了!」

賀翎搖搖頭,從始至終,也就他的斷刀復原的技術厲害一些,其他的太菜了,自己沒工夫陪他這麼枯燥的玩下去,當下左右歪歪頭,提著馬刀緩緩朝他走了過去

「怎麼,持續時間要結束了?」

華雄聞言不怒反笑,像是得逞了一樣的笑容看的賀翎都有些自我懷疑,是不是自己小看他了,或者說是自己有啥疏漏的地方?

「嗖!」

平淡無奇的馬刀一揚,頓時掀起一陣凌厲的刀氣,劃開氣浪,直接撲向了華雄

「覺醒吧!」

華雄知道這一擊的厲害,絲毫不鬆懈,一臉神秘的雙眼緊閉后,默默喊了句覺醒吧,然後再次睜開眼,一股強勢的氣浪憑空出現在其周身盤旋不散,面對賀翎詭異一笑,兩眼發出金色的光芒,竟然轉化成了金瞳!

「砰!」

那凌厲的刀氣撞在了護著他周身的氣旋之上,只留下一絲缺口后,便消失了

「哈哈哈,你這最強一擊,也不過如此,竟然連我的覺醒防禦都打不透!」

華雄見狀,得意一笑,抬頭看向賀翎之時,面色大變,一臉驚駭的看著那從頭頂砍下,避無可避的一斬!

「噗!」

鮮紅的血液飆射而出,血淋淋的兩團馬賽克被一刀斬開,切骨斷金如同家常便飯,賀翎也沒想到這個華雄竟然這麼不抗造,一刀就把他給劈成兩半了

擦去流淌在馬刀之上的血跡,這才蹲下身來,在他身上摸索,之前他說了秘法,還說了覺醒,那就表示他多少都了解一些,一定有啥相關的東西

「這是?」

賀翎摸來摸去,總算摸到了什麼東西,不知道是被血液沾染上了,還是它原本就是這麼空,像是心臟一樣,蹦蹦跳跳的在自己手中顫抖,好像裡面有意識,傳達出來了恐懼

也不知道是什麼玩意,先收到空間戒指中

再仔細摸了摸,也沒啥東西了,就一個武魂還有一個像是紙皮一樣的物什

上面寫著….英文!?

怎麼會有英文….

賀翎眉頭微皺,眼下不是研究這玩意的時候,先把潘鳳的武魂拿回來再說吧,這個華雄實在是有些詭異,得好好查查才行

「賀翎,你長點良心吧,竟然翻拿死者遺物!良心何在!?」

汜水關中有玩家不斷罵道

「你們有良心,有良心的把我們將士的頭顱挑起來宣戰!?」

諸侯一方的玩家也不甘示弱,幫賀翎回罵道。

賀翎直接無視了他們的嘴炮殺,上前撿起了潘鳳的武魂,檢查了一下,沒有問題,當下看向了那些辱罵自己的汜水關玩家,既然守將都被殺了,那自己也不客氣了!

只見賀翎大手一揮,聲沉氣雄的爆喝一聲:

「大唐器械何在!?」 一道光芒刺向楊嘯。

楊嘯感覺內心一寒,暗贊一聲,

「好強的殺氣!」

雙手往前一撐,一道藍色的防禦光幕在身前展開。

「嗡!」

那道凌厲的光芒擊在楊嘯的防禦光幕上,發出了刺耳的嗡鳴聲。

半空中一個中年男子翻身飄落,一把十米長的巨劍懸浮在他的身前。

楊嘯看了一眼,估計此人就是眾人所謂的飛劍老三了。

那中年男子內心一震,驚訝無比,看著楊嘯。

他沒有想到,自己的長劍居然無法刺破楊嘯的防禦光幕,他可是半隻腳踏入了皇級境界的超級強者。

兩人對望一眼,飛劍老三冷冷地說道,

「來者何人?」

「烏恆族,楊嘯。」

楊嘯當然不會說自己是來自巫星的人,而是說自己來自矮星烏恆族,烏恆族是矮星十大種族之一,在矮星無人不知。

飛劍老三看著楊嘯,獰笑一聲,

「不管你來自哪個族,既然來到了死亡者城堡,就要遵守這裡的規矩,不交保護費是不行的,按照這裡的規矩,你現在至少要交10萬晶圓保護費,

這樣吧,我給你打個折,你交五萬晶圓,就算你通過了死亡大街,如何?」

進入死亡者城堡的這條大街,有人稱之為發財大街,也有人稱為死亡者大街。

因為交保護費的問題,每天都有大大小小的戰鬥發生,每天都有人死在這裡。

飛劍老三給楊嘯突然降低了一半的保護費,周圍的人都是一驚。

「三爺,怎麼能夠降低了,十萬啊!」

「三爺,不要放過他,好不容有這麼個肥豬。」

「三爺威武,殺了他。」

……

飛劍老三掃了眾人一眼,冷冷地吼道,

「老子行事,還要聽你們的安排?有種的你們自己上來找人收保護費啊!」

眾人一片沉默。

飛劍老三是大家公認的,在死亡者城堡發財大街眾多收保護費的人之中,戰力最高的一位。

很多時候,大家搞不定的新人,都會請飛劍老三出面。

飛劍老三也從來沒有讓人失望過,幾乎每次都能成功打敗對方,要麼乖乖交保護費,要麼死。

死亡者城堡有自己的城主和專門的侍衛組織,除了在入城門口收取100晶圓的進城費之外,並不會參與發財發財大街收取保護費。

像飛劍老三這些人,都是死亡者城堡的普通公民,不屬於城主統治階層。

在發財大街收保護費,是他們賴以生存的職業,他們偶爾也會出城,在外面獵殺妖獸,或者去搶劫野外別的人。

飛劍老三之所以主動向楊嘯提出減少一半的保護費,不是他善良,而是他已經通過剛才的接觸,意識到楊嘯的戰力強大,兩人真要絕對起來,他沒有把握一定可以戰勝楊嘯。

與其冒險和楊嘯決鬥,還不如少收點保護費,大家都有台階下。

飛劍老三一直認為,要在死亡者城堡長久活下去,能力只是一部分因素,運氣和變通是另外兩個重要因素。

不過,楊嘯似乎並不打算妥協,冷冷地說道,

「五萬的保護費我也交不起。」

「……」

什麼意思?你這是耍賴,一分錢不交就想通過這條死亡大道?

飛劍老三當即臉色一變,

「從來沒有人可以不交保護費,能夠安全走到公民大廳。」

「是嗎?我想試試。」

楊嘯傲然地看著飛劍老三,淡淡一笑,向前跨出一步。

飛劍老三一咬牙,狠狠地說道,

「不識抬舉!」

話未落音,身前懸浮的十米長劍頓時光芒大作,一陣嗡鳴,對著楊嘯直接刺了過去。

楊嘯能夠感覺到,巨劍激發出來的殺氣比剛才更加強大,而且,帶著凜冽的寒意。

長劍刺破虛空,周圍的空間陡然下降,大街上瞬間籠罩著一層寒冰。

圍觀的人紛紛後退。

有人叫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