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怪物學院六隻小怪物(算上冰臉男葉堅有七個),也就只有蕭紫羅安分守己,不會惹是生非或者無緣無故就消失不見,她闖出來的明天全部都是見得了光的。

0

蕭家最高天賦的女神童,十歲達到五級巔峰陣法師,十一歲布置出六級聚靈陣,與誰誰誰一戰中一指瞬間布置陣法把誰誰誰困住,又或者什麼修為通過了什麼考驗。

活生生就是一個家族培養出來的超級天才,不斷的在造勢。

不過也多虧如此韓靜兒和白夜才能一下子就找到蕭紫羅。

「我是修鍊者,不會生病的,病毒沒進來就死了。」

韓靜兒坐在床榻上吸收靈石修鍊。

「還有會產生失眠等現象造成神經衰弱或記憶力減退。加大晚年誘發老年痴呆症的風險呢。」

「我體內還有一個大蜘蛛,腦袋就有八個,老人痴獃了還有替換的腦袋。」

「你。。熬夜還會掉頭髮啊,你想想,你一頭漂亮的頭髮一點一點的掉光,變的稀疏,嘖嘖嘖,多難看。」

「我可以用蜘蛛絲代替我的頭髮,要長就長,要短就短,想變紅色就紅色,黑色就黑色,白色,藍色,黃色都行。」

韓靜兒就是一副油鹽不進的樣子,繼續在冥想。

「嘻嘻,那你知道不知道還會不孕不育?」

!!?

韓靜兒身體顫抖了一下,蕭紫羅立刻露出了邪惡的微笑。

「嘖嘖嘖,大灰狼可真厲害啊,把脾氣最爆的韓家千金給收了。靜兒,大灰狼都帶人殺進韓家了,聽說你們還訂婚了哈,你們到哪一步了?有沒有那啥啊。」

韓靜兒徹底坐不住了,冥想被打斷,臉頰都紅起來。

「哎呀哎呀,不會吧,已經到那一步了!!」

「才。。才沒有,最多就是親吻而已。」

「唉,大灰狼也真沒用,到嘴的肥肉都已經咬到嘴了,居然還不吞下去了。一看你的身材就不行,誘惑不了她。」

蕭紫羅還故意挺直了搖擺,抖了兩抖。

真正的36D,身體晃兩晃都能聽到海浪波濤的聲音,見過蕭紫羅的人都會想到童顏巨*四個字。

「你。。你這頭母豬!」

「你才是只豬(蜘蛛)!聽說經常揉會變大耶,要不要。。我幫你?!」

蕭紫羅像極了一個痴漢,一個餓虎撲食就往韓靜兒的床榻撲去,兩人立刻嘻哈打鬧了起來。

叮鈴~~!

!?

「他們觸動了陣法! 爸爸去哪兒了 他M的,凌晨三點多才來,要死也不知道死早一點。」

「別鬧了,我們也過去把,要是出什麼幺蛾子就麻煩了。」

韓靜兒推開蕭紫羅,就要準備出門。

「喂,靜兒~」

「?快點啊你,你的陣法再強也不一定能長時間鎖住這麼多人。」

「不是,你是不是要整理一下衣服再出門?你這樣子不太好啊~」

!?

因為剛才的打鬧,韓靜兒衣衫不整,露出一片春光。

咚!!!

韓靜兒對著蕭紫羅的小腹就是一拳,以前小的時候蕭紫羅打鬧韓靜兒都是這樣子制服她的。

「啊~~就是這酸爽~~」

——————————————

韓靜兒和蕭紫羅速度很快,特別是有蕭紫羅這個天才陣法大師在,舉手投足就布置了一個個的傳送陣,本來兩人還在比較遠的住宅區,沒幾下就來到了CBD(中央商務區)。

韓靜兒打開層層大門后就看到十幾個身穿黑衣服的人好像著了魔一樣圍著水晶柱打轉,而且眼神迷離好像失了魂一般,一步一步的轉圈。

「你的陣法還挺強啊,這裡有幾個修為六級的,都被你的陣法困住了。」

「那當然,畢竟本小姐可是千年難遇的超級陣法天才啊,區區幾個小毛賊而已,手到擒來。不過說真的,你給的那本陣法圖集是真的牛逼啊。不愧是先民時代的陣法集大成,早知道虛空之地有這麼好的好處,我打死都去一趟。」

白夜和韓靜兒當初在虛空之地不但從天懼魔帝手中得到了魔帝一部分的私藏,還連帶著靈族的所有東西都搬回來了,整一個水晶宮都在啊。

雖然很多秘籍,書籍其實已經沒有用了,因為時代變遷,天道轉換,修鍊方法不一樣或者某些修鍊必備的材料已經消失,使得很大一部分的東西都已經作廢。

但是陣法這種東西是永遠不會變的,就算天道變了,沒了靈氣不是還有其他能量嗎,電能也行啊。只是方法或許要變一變而已。半年多前白夜等人從虛空之地回來就去找小夥伴,可惜眼鏡,冰臉男和趙絡韻都沒找到人,連下落都沒了。

只有蕭紫羅還能找到,就把先民的陣法集大成的一本陣法圖集給了她。

蕭紫羅來學園星也正是她閉關修鍊了半年有點小成就按耐不住出來玩耍想試試到底有多強。

蕭紫羅走過去,看著這十幾個人傻瓜一樣,對自己的成果十分滿意。

「紫羅,解除了。」

「好。」

啪!蕭紫羅一個響指,這十幾個人一愣,紛紛蘇醒了。

「現在我問你們答,你們是哪個勢力的人,目的是什麼。」韓靜兒問道。

!?

這時候這些人才發現韓靜兒和蕭紫羅兩人堵在了門口,也意識到他們可能是踢到鐵板了。

「仆小姐,,其實我們沒有惡意,只是早上的時候不小心遺漏了一些東西回來拿而已,不想打攪到仆小姐,所以不請自來。」

「哦?故意留下傳送陣法節點這叫不小心?」

咻!

一道隱晦的攻擊從最後面的角落射來,是一枚銀針,本來就漆黑的環境,加上銀針的細小完全防不勝防。

糊塗俏家女 狂少的一紙新娘 韓靜兒頭一側輕鬆的躲開了銀針。

「啊!!」

在角落發出攻擊的位置突然一聲慘叫響起,其中一個黑衣人直接就被韓靜兒殺死了。

「我沒什麼耐性。」

!!

「其實我們只是想爭取多點時間研究而已,仆小姐不知道對我是否還有印象,我是傲創研究院的人,我們只是見到未知的東西太狂熱而已,並沒有惡意,往仆小姐大人有大量放我們一條生路。」

「看來是沒釣到大魚。算了,明天看誰來收屍就知道是哪個勢力的了。」

!!!

「啊啊啊!!」

慘叫聲,血濺得到處都是,地蛛矛從地面穿上,直接把這些人做成了人串。

「黃康,明天早上開門的時候把地方清理乾淨,這些人吊起來看誰來收屍。」 此時正處於清晨時分,武鬥場上已經站滿了人群。

而且,武鬥場中弟子陸陸續續趕來,人群越聚越多,眾多弟子幾乎鋪滿了整個廣場。

除了雜役弟子不允許參加,其餘弟子聞訊而來,還是雜役弟子在宗內沒有任何全力,他們本來就是宗門的奴僕,就連在正道宗門也不例外。

驀然間!

喧鬧的廣場上,陡然安靜了下來,空氣凝固了起來。

下一刻!

緊接著,議論聲再次轟然炸裂,大有止不住的勢頭。

「快看,宗主和長老他們來了。」

「你們看宗主竟然走在後面,對前面那人畢恭畢敬的。」

「沒錯,那應該就是化血宗長老,沒想到他竟然親自前來觀看武鬥。」

廣場上弟子們摩拳擦掌,都準備大幹一場,在化血宗長老面前表現一番。

若是能被這位長老看重,進入化血宗還不是輕而易舉的事情么。

季川抬眸掃了一眼廣場上的弟子們,就能夠知道他們的想法。

因為,他們迫不及待的表情出賣了他們。

「呵。」

看著這群弟子,季川冷笑一聲,沒有自知之明的人真是太多了,也太可怕了。

旁邊的宋遠洛詫異的看了一眼季川,不明白他這一聲冷笑什麼意思。

不過,這並不能妨礙到宋遠洛,笑著道:「季兄,這次準備上去露一手嗎,好歹是個機會。」

說實話,他與季川的第一次見面,還是準備搶奪他身上的養氣丹,如今恐怕早已被他服用了。

其實,他與季川無冤無仇,不過人生在世,總有一些不得已而為之的事情。

在此之前,他倒是從沒有見過季川出手過,想來也只是個外門弟子,也沒什麼過人之處。

說這句話也是想看看季川的身手如何,好估量季川這個人的價值。

「到時再看吧。」

季川隨口應了一句,沒有與宋遠洛說什麼真話。

正當季川與宋遠洛閑聊時,一陣比剛才更大的喧鬧聲此起彼伏,在廣場中轟然炸裂。

就連季川都被驚得連忙抬起頭,抬起修長的雙眸,向武鬥台的座位上望去。

因為這場轟動,皆由此處引起。

「卧槽,這老頭這麼牛逼……我以前怎麼不知道。」

「是啊,以前見到他也沒覺得這老頭多牛啊。」

「我一直以為他只是個普通人。」

此話一出,周圍一片寂靜,所有人像是看傻子一樣看著他。

看守護藏經閣的人,你跟我說是普通人,怕不是在逗我?

說話之人,也覺得有些不多,連忙閉嘴,誰怕被上面之人聽到,遭受無妄之災。

「殷老果然不是一般人!」

此種情形,在季川看來卻是再正常不過,畢竟他親眼看過殷老出手。

雖然他不能確定殷老到底處於什麼境界,但其威視讓人不容忽視。

而此時武鬥台上,觀眾席上坐著宗門長老、宗主,還有化血宗的長老。

其他一些年輕人站在化血宗長老後面,這些人恐怕就是化血宗年青一代的弟子。

此時,這些年輕人正面帶不屑的看著廣場上的諸多弟子。

當然,這些人確實有不屑的資格,在玉虛觀的壓迫下還能茁壯成長,可見這些人沒有一個是虛有其表,都是年輕一輩的強者。

言歸正傳,

此時,武鬥台觀眾席上,所有人轟的一下全都站了起來,臉上掛著諂媚的笑容。

上前幾步,微微躬著腰,特別是化血宗那名長老,隨後齊聲喊道:「見過殷前輩。」

這一聲『殷前輩』叫的底下弟子一愣一愣的,即使化血宗的弟子們也一頭霧水。

不過,既然自家長老都躬身行禮了,他們也不能幹站著,遂上前幾步躬身行了一禮。

「殷老前輩,早就聽聞您在這通天魔宗中修行,晚輩沒能前去拜見,還請贖罪。」

別看化血宗長老在通天魔宗一眾長老、宗主面前耀武揚威,但在殷老面前比老鼠還乖。

其實,這次化血宗來這裡挑選弟子的目的之一,便是拜見這位殷老,就算不能被殷老看重,結一個善緣也是好的。

這位『殷老』在魔門中地位可是高的嚇人,只是一直不知這位老前輩在這裡幹什麼。

有傳聞,他當年力抗正道,受了很重的傷勢,估計現在應該是在養傷。

「行了,我只是隨便過來看看,你們比你們的,不用管我。」

對於這種情況,早已見怪不怪了,隨便的擺了擺手,自顧自的找了個椅子坐下了。

這些人中最緊張的要屬通天魔宗宗主龐重了,他只知道面前的老者姓殷,功力比他深厚,也沒想太多,只當是一名散修。

如今看來顯然不是這樣,這明顯是一尊大神,虧得他之前一直安排殷老乾這干那的。

此時想想,就應該供著才對,沒看到就連化血宗的長老都如此恭敬嗎?

龐重此時想死的心都有了,擦了擦額頭上的冷汗,下定決心,以後一定要像供大爺一樣供著這位前輩。

「好了,龐宗主準備準備武鬥,馬上開始吧。」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