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天晚上在錢老爺子的兒子進入冷藏窖不久,門外就走過來一個人,通過視頻畫面辨認,這個人不是別人,正是錢老爺子第二任妻子的司機。他在門口左右轉了一會兒,來到了門邊不遠處堆放著的木箱旁。這種木箱都是在船上卸下來的,不僅堅固而且質地很緊實。他推了幾下,根本沒有一點晃動,便走出了畫面。觀看視頻的錢老爺子緊鎖的眉頭還沒等舒張開,只見這個人又回來了,但不是走路過來的,而是開著一輛黑色的轎車。下車后他在後備箱中拿出了一段繩子,一端綁在木箱框,上一端系在了車尾,之後快速回到車裡,伴隨著一陣轟鳴聲,車子飛出了畫面,隨後幾秒整堆木箱崩塌,把門堵了個嚴實。錢老爺子看到這,再也無法控制自己的情緒,一掌拍在了鍵盤上,人向後仰去,深深的摔在了椅子上,周圍人馬上圍了上來,擔心老董事長一時激動,身體在出現什麼問題。老人深吸了幾口氣,極力的平復了一下自己的情緒,過了一會兒臉色漸漸有了好轉,嘆息著通知大家,準備下午召開股東大會,自己想安靜一下,叫其他人都退了出去。在這個廠,他這個妻子並沒有幾個心腹,除了那幾個在身邊照顧她的人員,整個集團的高層,她根本不熟識,也沒有相互之間的信任和默契,即使她娘家有些背景,如果錢老爺子不在了,她又不能和他的兒子一心把企業搞好,就憑現在的她自己一個人怎麼可能駕馭得了這麼大一個集團。想到這,不禁又嘆息了一聲,也深深的在心裡對其感到失望,如果兩個人中只能選一個來繼承企業未來的命運,那這個人無疑是和錢老爺子一起創業的兒子,他雖說算不上多優秀,但多年的辛勞,集團上下還是很認可的,把企業交給他也不會出現什麼大的問題……老人慢慢閉上眼睛不在思索。

0

這天下午的股東大會決定了企業以後十幾年的命運,錢老爺子在會上決定了將企業的管理權交給還在醫院但已經蘇醒了的兒子,其他股東持股份額不變,自己持有的股份50%轉給兒子,這樣加上他原本持有的股份,就無疑的成為公司的第一大股東,剩下的50%轉給妻子及女兒,但條件是她們只能享用股份帶來的利益,並不能行使股份在公司所具有的股東權力,更不能參與公司的一切重大事項的決議和日常管理。這也就相當於說她們只能定期在公司拿到一些分紅,除此之外其餘公司的一切與她們再無關係,會議結束當天晚上錢老爺子的第二任妻子就帶著女兒回了娘家,不久后兒子出院也順利的接管了公司。

61繼承者——甲011(5)

幾年後身體硬朗的錢老爺子突發疾病過世了,沒有遭受到太大的痛苦。他的兒子,也就是男孩的父親,獨自操辦了葬禮,而老人的第二任妻子和他們的女兒一直未露面,好好的一家人竟弄得有如仇敵。隨後在男孩父親的主持下,公司穩步向前,雖說沒有什麼大的變革,但以穩居這個地區本行業的頭把交椅。男孩也日漸長大,變成了一個十幾歲的半大小夥子,事情正在看似一天天逐漸往好的方向發展,但不幸卻突然再次降臨。

一天男孩的父親在去公司的路上不幸遭遇了車禍,這一次並沒有前兩次那麼走運,人當場被撞死了,沒來得及送往醫院搶救。在母子倆剛剛得到消息,整個人都如夢遊般大腦還處於一片空白時,就接到了公司要召開董事會的通知。第二天他們無奈的去到了公司,但迎接他們的並不是安慰,而是精心設計的奪權。在會上他們看到了多年未見的婆婆,也就是錢老的第二任妻子,而更讓他們吃驚的是她竟然坐在了懂事長的位置上。之後會議的安排就是一堆需要簽署的文件。原來在錢老爺子的遺囑中,雖然說明了將公司交給了男孩的父親,不許他的妻子女兒過問公司事宜,但男孩父親去世突然,並未事先對公司有什麼安排,他母親出生於一般家庭,從未有過相關經驗,而男孩還未成年,不具有接管公司的能力。並且在他父親死後原來持有的股份,在未有安排的情況下,平分給了他和他的母親,這樣在事先取得了女兒股份的錢老的第二任妻子就成為了實際上的公司第一大股東。她還通過了董事會的聘請回來管理公司,也就是說有了這個聘書,即使她一點股份都沒有也可以回來管理公司。母子倆沒想到,只一天,公司的一切就都發生了改變。其實在這些半輩子都從商海中打拚的股東面前,對於利弊的取捨,一分鐘就能有答案,這些不是單純的他們所能理解的。

母子倆完全無法面對這一切,更讓男孩母親絕望的是,以其對「婆婆」的了解,她是不可能讓自己的兒子活到成年有機會回到公司的,而自己也沒有那個能力保護他,在無盡的痛苦中就發生了郭三日之前看到的情景。男孩事先也毫不知情,這時和郭三日一樣,獃獃的聽他母親講完了一切,用力捏碎了手中的藥丸。他原本就沒打算吃,現在更不會去吃了,雖然還是個孩子,但他眼中的堅毅,任何人都可以看得出。面對這樣的情形郭三日真的認為自己應該說點什麼,但自己那簡單的社會關係和人際交往,又能給母子二人什麼幫助呢。腦子裡讓他唯一感到充足的,就是平時沒事時在雜書上看到的各種歷史故事,但那都是死板的,又有什麼用處呢……,突然間郭三日好像想起了前幾天剛剛研究的一個歷史事件,因為其中人物的心理很值得分析,所以郭三日反反覆復看了好幾遍,至今記憶猶深。如果面對一個自殺者,你不能幫他解決實際問題,那是不是能給予最大的幫助,就是心理上的輔導。這倒是郭三日應付的來的,尤其通過案例對其進行開導,他還是比較擅長。這與日常應酬不同,有其一定的方法規律,所以一個心理大師在生活中可能是一個沉默寡言的人,但當其面對特定對象時就變得口吐蓮花,滔滔不絕了,郭三日應該就屬於這種。想到這一個完整的故事從郭三日口中流出,呈現在了母子二人面前。

62繼承者——甲011(6)

劉恆,即漢文帝「文景之治」的開創者,大漢朝第五位皇帝,如算上始祖太上皇,他則為漢朝的第六代皇帝。但他實為漢高祖劉邦的兒子,並且繼位時還很年輕,這樣的怪事就要從漢高祖劉邦死後說起。

高祖劉邦於公元前195年去世,文帝公元前180年繼位,這之間共產生了四位「臨時皇帝」,而劉恆能最終坐穩江山,其實具有很大的偶然性,其中最需要感謝的就是幾乎將他劉氏家族趕盡殺絕的呂雉,也算是其「後母」,這初聽上去有些奇怪,但細加分析后確實如此。

呂后嗜殺成性,她對上一代功臣和對反對她統治的人向來不容情,可劉恆卻偏偏活了下來。呂后善妒和兇狠,朝中死在她手下的人不計其數,但大概因劉恆和他的母親薄氏與她同樣孤兒寡母,不為劉邦重視,再加薄氏一向低調安分,兩人竟一直平安無事。直到劉邦死去,太子繼位,日子看起來原本可以就會這樣下去。可是呂后不願意接受這種「平凡」。 真的喜歡你 ,但並非和她同族,為了讓自己家族擁有更高的地位,自己擁有更大的權力,她竟逼死了自己的親兒子。並虐待死了戚夫人,毒死劉如意,餓死趙王,她殺人要讓人受盡折磨,臣服於己,有著極其病態的心理,說她喜歡殺人,不如說她更喜歡看到別人臣服。

到後來呂氏一族倒台,大臣們在一起選下一個皇帝時他們好像被呂后的兇殘嚇破了膽,對皇帝首選要求,就是母族勢力如何,脾氣是否殘暴,這樣一來劉恆就幾乎完美。母親薄氏的娘家根本沒有什麼勢力,薄氏本人平時又一向低調謙和,教出的兒子聽說也不兇狠,這聽上去簡直太合適了,大臣們選了他,不擔心太後作亂,也不擔心自己以後被欺負,於是被呂后嚇壞了的大臣們力推劉恆為帝。

剛得知消息時,劉恆還不相信,他召集謀士們商量,大家意見不一,他去請教母親,可薄氏不懂政治,最後無奈之下向天卜告,結果簽文大吉暗示他能成為漢朝一代明君,於是劉恆終於決定進京。

然而面對迎接他的大臣們,劉恆居然推遲他們獻上的玉璽,性格這樣寬厚謙遜,大臣們更加放心,認為他們做了一個非常正確的決定,幾番謙讓后,劉恆終於成為了皇帝。而這時的漢朝並非是一個爛攤子,呂后的為人和人品先不做評價,但客觀的說卻有一定能力,可算是一個不錯的當權者,她執政十五年中減負稅,嚴明律法,刺激經濟發展,留給劉恆的是一個朝氣蓬勃的漢朝。

故事講完了,郭三日看著母子二人相攙上車走遠,他不知道自己能幫到他們多少,但他相信這對母子已經有了面對生活的信心,而這信心並不是來源於他郭三日。

結語:

天之大於無,非以實為大,天以無稱其極;然一物以其行無其果,可行否?言必可行,本無果可言,何言其果;果乃行之一,行之必有果,行之道磊磊,則無其他; 63擴建——乙001

天氣一天天的轉涼了,郭三日他們墓園卻在這時決定對園區進行擴建,沿東北角向外拓建一個新園,按順序應該是乙號園了。這個通知劉總是通過電話告訴郭三日的。工程組以經過實地考察,他們決定在現在已建好的園區外圍,沿著其不規則的圓形院牆再建一條土路,以便於施工。這樣就不會打擾到以安放好的逝者,如果沒有特殊需求的話,他們一般就不需要在走正門穿過園區,郭三日的日常工作也就不會被干擾太多。

郭三日看著園區新的規劃效果圖,感覺還真有些意思。如不往外擴建,他們這看上去已經是一個很完整的墓園了,雖然它的使用面積佔比很小,遠看的話像是被一大圈綠化植被包圍著的小島,但功能非常完善,不以大小而論的話已經是一個相當成熟的園區。但這個最新規劃出來后,以建好的甲號園就真的成為了甲號園,而不能再代表整個園區了。甲乙兩個園如兩個不規則的球體貼在一起合二為一,如建好后兩個園區大小也很相近,看不出分成主次。

漸進秋季,一般來說其他公司的工程項目都已處在收尾停工階段,即使有沒完工的通常也要等來年春季了在繼續開工。而他們墓園卻偏偏趕在這時開工也是有些原因的,好在工程量並不是很大,整體上的可行性不存在大的問題。一個園區,看上去雖然佔地廣闊,但如果地形合適,需要人工修建的地方其實並不多,尤其像郭三日他們這種已經在運營的,方方面面都很完善了,主體工程完全可以在年底之前完成,來年進行完線路的布置和園內地綠化就可以投入正常使用。而且按這種模式,只要地形合適,手續合法,理論上是可以「無限」向外擴張,到最後就有可能超出其實際意義。正是如此,在土地性質和擴建審批上,國家做了嚴格的控制,有時甚至詳細嚴密的讓人感到繁瑣。因此公司雖然前期規劃時在這圈了很大一片地,但各種擴建審批卻遲遲不通過,最終也只建起來了甲號園。這片乙號園的許可手續也是最近才剛剛到手,所以才迫不及待的馬上進行開工建設。

其實按郭三日的理解,如果再能正常判斷的情況下,就是市裡真的一下給批了十個園,他估計劉老闆要是沒受到什麼刺激,也不會傻到真的馬上修建十個園區出來。人這種生物是不太可靠,在一些特殊情況下,確實常常會做出一些匪夷所思的事來,使事情進入一個惡性的循環。好在他們這個行業,總體來說人的理智好像一直表現的很好,畢竟是靠自然規律吃飯的,而且一切顯現的又是那麼直觀和短暫,所以世界上應該永遠不會出現因人異想天開,而過度修建的無用墓園……。

伴著機械進場的轟鳴聲,郭三日從沉思中清醒了過來,將規劃效果圖放到桌上,起身到園區里巡視去了。

64擴建——乙001(2)

工程緊鑼密鼓的進行著,這幾天的進度很快,工地的整體搭建早已完成,主體的修建也步入了正軌,看上去一切順利。只是在立外圍牆時經過了一段濕地,土質太疏鬆不大好下樁,當誤了一些時間,其他都是按計劃進行的。按此推算,完全可以在年底前完工。郭三日也習慣了,時不時的有大型建築車輛在門前經過。除了晚上要去乙園那邊看一圈外,工作上倒也沒有什麼大的影響和變化。

這天晚上再去工地那邊查看完往回走的路上,郭三日突然聽到了一聲巨響,有一道微弱的白光一閃而過,雖然時間很短,但在這漆黑的墓園裡卻分外明顯。郭三日可以確定這白光是從那聲響處發出的。難道是工地上出了什麼事情?但看方向和從聲音的距離上來判斷,應該是在園區內啊。郭三日疑惑的朝那邊快速走去,等他到時那裡已經圍了一圈人,都是乙園那邊工地上的工作人員。

這麼晚了,原本白天累了一天都打算早點休息的,可剛到床上就突然被這聲巨響驚醒,幾個膽大好奇的披著衣服趕了過來。因為發生的地點在墓區的邊上,離他們這工地兒比較近,所以就早一步到了,現在看到郭三日過來,大家紛紛給他讓道,畢竟別人對這園區還不了解,對這種情況也不知道如何處理。

郭三日穿過人群,來到了發生巨響的地方一看,一個墓位上的大理石擋板,不知什麼原因飛了起來,落在了離墓穴幾米外的水泥地面上,估計剛剛的巨響和白光就是它發出的。這樣的事情郭三日也是第一次碰到,一時也不知道如何處理,於是直接給劉總去了一個電話,在響幾聲后劉總接聽了電話。郭三日把事情大體說了一遍,並告訴劉總目前還沒有通知家屬,是由他還是公司其他人轉告一下。劉總馬上回到先不要通告家屬,這種棺木一類物品移動的事情,在國外就發生過很多次,幹了多年這個行業的劉總對其有一定了解。這麼一類事情,不一定是人為破壞,很可能是其自發形成的,如讓一些沒有接處過的人知道了,很可能以訛傳訛,讓事情變得沒法控制,到時對墓園,甚至社會都會有很大的影響。劉總這思考問題的高度,時不時幾句話,就能讓人頓生敬畏。郭三日點頭稱是,可這現場已經圍了大量乙號園工地上的工人,他們可是這謠言的最好傳播者。劉總思索了一會兒,告訴郭三日,就說這墓位前幾天安放時沒有安放好,早晚濕氣大,從坡上滑落了下來,至於那道白光,估計看到的人不會很多,若提起就說是大理石擋板和水泥地面打出的火花。這種事情只要你給出理由,不管再難接受,大家慢慢都會信的。掛了電話,郭三日來到乙號園工地這邊,召集各工頭、負責人,將劉總的話說了一遍,並組織當時在現場的人開了一個會,對他們進行說明后,讓他們不要在外面亂傳,到時耽誤了工作影響了工期,誰亂說的誰負這個責任。工地上都是一些憑力氣幹活養家的人,掙點兒錢不容易,聽這麼一說都閉口不言,沒有了的異意。可事情卻沒有因此而平靜下來,過了幾天奇異的事情又再次發生了。

65擴建——乙001(3)

這一天郭三日如往常一樣巡邏回來,走到一轉彎處,他下意識的停了下來,朝前幾天發生巨響那方向看了一眼,沒感覺到什麼異常,就在準備轉身回去之際,一聲巨大的石板撞擊聲突然傳來,接著是一道白光閃過,和幾天前的情形一模一樣。郭三日毫不猶豫的往那邊跑去,趕到時,早已圍了很多人,分開人群后看到了和那天一樣的場面,大理石擋板飛出了的數米落在了不遠處的水泥地面上,其他東西一動未動。郭三日也沒有多問,馬上給劉總去個電話彙報了情況。這一回劉總也有些吃驚,這才幾天啊,又發生了這種事情,也太頻繁了,莫非真的是有人在搗鬼?還是自己這次匆忙開工修建乙號園有什麼欠考慮的地方沒處理周全,不管怎麼說也不能不過去看看了。這種事情如果一直這樣發生下去,他這墓園是不用幹了,那他還在外面瞎忙活什麼啊。想到這,他告訴郭三日,還像上次那樣和大家解釋,讓人群先散了,自己馬上過去。掛了電話后,郭三日將人群散開,叫兩個工頭在這結伴看護現場,自己則回到大門口,等待著劉總過來。

大概也就不到一個小時的光景,劉總的車就開了過來,郭三日馬上迎了出去,待劉總車停穩后,司機打開車門從上面下來的除了劉總外還有一個中年男子。這人穿著長相很特殊,個子不高,有些偏瘦,一身中山裝,長發齊肩,可能是因為天黑看不真切的原因,雙眼總給人感覺是微閉著的。見到郭三日走了過來,劉總給他們做了介紹,原來這人是位國學大師,劉總這墓園整體的選址就是他幫看的,在遇見了什麼事情時也總愛先問問他的意見,這次出了這種怪事,自然要請他來幫忙。

幾個人一路上話也不多,匆匆向發生怪事的墓位趕去。當到了現場見只有兩個看護的工頭時,劉總對郭三日的辦事能力很是滿意。幾個人站在外圍,那個和劉總一起來的中年人獨自走到了墓位前轉了幾圈,又站定在心裡默念了一會後緩步走了回來,對劉總說,並非有什麼邪物作祟,如果不是人為的,那必然也是上天通過這種方式想提醒你們什麼。這倒把劉總他們給難住了,提醒他們什麼?難道是和這園區的擴建有關,但也沒有發現什麼不對的端倪啊,那還有什麼呢?那中年人見他們一時也想不出頭緒,就建議先回去看看監控是不是有人為破壞的可能。臨走時那個中年人又在現場進行了必要的布置,在墓位周圍一米左右的地方撒上了一層白灰,又在上面鋪了一層小米,完成了這些后在兜里掏出了個小包,取出了一些類似香灰一樣的東西,將之塗抹在安放好的大理石擋板的四周縫隙處,做好了這一切,他們回到了監控室中,調看了視頻。墓位所在的位置並沒有監控,但幾條必經的道路口上都安裝了攝像頭,仔細查看了后,和他們預想的一樣,沒有發現什麼可疑的人。正常人想想也就知道,誰會大半夜的跑到墓園來開這種玩笑,即使是說和死者有仇,偷偷的把骨灰拿走不是更有效,何必搞出這麼大動靜驚動旁人。想到這劉總也隨口問了一句,這新墓位里放的是什麼人,沒想到他這無心的一問,還真問出了問題的關鍵。

66擴建——乙001(4)

這個墓位住的是什麼人?郭三日還真就有些印象,因為這個逝者年紀很小,也就和他歲數相仿,所以那天在送別時,逝者的母親在見到郭三日後和他講了很多關於逝者生前的事。臨走時還送了他一本逝者生前最愛的書,書名叫《神學大全》,說著郭三日將一本厚厚的書遞給了劉總。可能由於書名的原因,那個同車過來的中年人也一起走了過來。劉總接過書,看到上面寫了一個人名「托納」,打趣到:「哎呦,還是個皇親貴族啊」,托姓是由滿族的姓氏簡化而來的,所以劉總說是皇親還真有這個可能。一起來的那個中年人則更關心郭三日對逝者都知道什麼,雙眼詢問的看著郭三日。劉總也有些好奇,抬頭看向了他。郭三日略微回想了一下,便把那天了解的情況大概和他們說了一遍。

原來逝者是一個在圈兒內還頗有名氣的宗教哲學家。雖然年輕,但已出了幾本譯作和學術專著,據他母親說,他能活到這麼大已經是個奇迹。他剛出生不久,和他一起出生的妹妹就在一個雨天遭到雷擊不幸去世。當時整個房間都起了火,但他卻奇迹般的活了下來,並且一點傷都沒受,只是長大后性格有些安靜,平時很少說話。家人朋友都笑稱他為「啞人」,但這樣一個人寫的字跡卻非常狂草,甚至不熟悉的人看到后,會感到有些可怕,很難想象是出自他的手。並且他對宗教有著濃厚興趣,有一段時間甚至堅持要到寺院里去生活,在家中幾個哥哥的阻撓下才將他找了回來。並在隨後的日子裡通過朋友給他介紹了好幾個女朋友,有一次他的一個哥哥將一個有些放蕩的女孩帶回家,企圖讓她引誘他這個弟弟就範,但絲毫沒有效果,他這個弟弟彷彿只對宗教和哲學打得起精神,其他別的一點引不起興趣。他家在當地也算有名望,如果出了一個出家的弟弟,不止對他的哥哥們,對整個家族來說都無法接受,原本是不會任由他這樣做下去的,但在不久后發生的一件事情,改變了他們一家的想法。

一天醫院把他們定期的體檢報告郵到了家裡,托納的卻被單獨的標註了出來,醫生並在事後特地打電話讓他到醫院做個檢查。不久后複查結果出來了,他得了一種很罕見的病,叫托馬斯症。一種骨關節發生的囊腫性病變,嚴重時全身會非常痛苦,甚至癱瘓。家人在得知這個消息后,也就不再阻止他做什麼了,隨後幾年這個病似乎對他影響不大,他一心沉浸在他的研究中,那幾本譯作和專著也是在這幾年裡創作完成的,他對宗教依然出奇的痴迷,他認為世界上的一切都是有其意義的,並且有其直接原因,這樣的一些觀點也得到了學術界認可,很多學者做出響應並繼續對其作著加深擴展研究。可在這時,托納的病情卻突然加重,整個人無法下床,在煎熬了七天後,悄然離世,如經歷了一場生命的歷練。

郭三日將了解到的情況講完后,天空已漸漸泛白,折騰了一宿大家也都累了,好在沒有什麼奇異的事情再發生,可能是那中年人弄的東西真的起了效果,就在大家的心剛剛放下時,一聲巨響傳來打破了一切平靜。

67擴建——乙001(5)

郭三日領著劉總他們快步的來到發生巨響的那個墓位,偌大的大理石擋板,又一次被拋到了不遠處的水泥地面上,而且這一次竟被摔成了兩半。可能是因為需要更大的力量才能將其拋出,也可能是因為多次被搬回產生了積怨,看到這場景劉總也有些慌了。這回擋板都碎為兩半,也不大可能再對家屬隱瞞一切,但通過郭三日對其家屬的描述上來看,這方面應該不用過於擔心,以他家屬的見識應該是可以進行溝通的,但即便如此,這樣的事情也不可能就讓其一直這樣發生下去假裝看不見啊,別的不說,再有幾回估計工地兒的工人就都被嚇跑了,到時乙號園的工期也無法按時交工,方方面面的加一起,他這墓園還真是開到頭了。

這個行業就是如此,不管幹得多大,如果老天爺不給飯吃也就一兩年的事,財源如水來就會如水去,想到這些,你說劉總他可能不著急嘛。但讓人不解的是,和他一起來的那個中年人到是出奇的平靜,好像比來時更有了幾分把握。他看了看劉總寬解道:「不用過分擔心,我說過這不是凶事,不會給你帶來厄運,發生這樣事情,一定是想給我們什麼啟示。」劉總聽中年人這麼說,到安心了幾分,但話雖如此,也還是要想一個辦法才是。中年人將趕來的幾個工頭叫了過來,詢問這段時間是否有什麼其他怪事?幾個工頭想了想,紛紛搖頭表示沒有發現什麼奇怪的事發生,就在這時,突然有一個工頭好像想起了什麼大叫了一聲道:「剛開工建圍牆時,東邊有一段圍牆總是倒,但由於那是一片濕地,土質疏鬆,大家當時也就沒太在意,現在想來會不會是那裡有什麼問題」,中年人聽后馬上讓他帶路趕了過去,大家紛紛在後跟隨。

原來東邊圍牆外面是一片蘆葦濕地,他們這個墓園依山傍水建在一個山腳下的平坦地帶,山上的雨水順著山體低洼處流到這裡,就形成了幾十處大大小小的水窪,漫地的野草和蘆葦將其連成了一大片濕地。眾人來到這時,正趕上旭日初生,開闊的視野,泛紅的草地,讓人們不禁為眼前的美景所驚艷。如果不是大家都有著心事,這道真適合駐足看一下日出,但眼下誰還有這個心情呢。那中年人在牆邊走了幾趟,除了幾條排水溝外,並沒有什麼其他的發現,而這幾條排水溝,在方位上也沒有什麼太大的問題,即使有個別不妥的,也絕沒有那麼大的影響。不由得中年人向圍牆外看了幾眼,讓人在圍牆上豁了一個洞,專了出去,就在他走了沒幾步后,草地里一陣騷動,飛出了一隻大鳥,很多人都不認識,郭三日和劉總兩個人覺得,應該是一種隨季節性遷移的鷺類飛禽。中年人又往前走了一段距離,抬手拾起了一塊小石頭,向草叢深處的葦塘扔去。隨著一聲清脆的入水聲,上千隻候鳥騰空飛起,如條飄動的彩色絲帶,融化在朝陽中。中年人轉身走了回來,到了圍牆內指著那片蘆葦濕地道:「這一片是園區的用地嗎?」,劉總看了看忙回道:「是的,這一片因為有水,所以今年不能開工,等明年開春旱季的時候就擴進來一半。」中年人搖頭道:「這片地不能動,這是一片水澤之地,如這群山的眼睛,動了會出問題。」劉總聽完略思索后忙點頭稱是,又問到這怪事是否和這有關。那中年人點頭感覺應該八九不離十是因此而起。

如到來年開春,面對枯萎的草根和皸裂的土地,誰會想到這裡會有這麼富澤的濕地景象,到時如若真的大錯築成,想改是否還有機會呢?劉總想到這不禁後背冷汗直流,干這行的人除了賺錢,還是講些道義的。他馬上讓人將這幾條排水道移走,並在這一側加高加固牆體,對這片草地不再進行任何開發,留作整個園區的綠化帶。這個比例也是在有關文件中明文規定的,劉總這個決定從幾方面整體來看,都是種最優的選擇。

天色慢慢變亮了,公司的人通知了托納的家屬過來一起重新選購了新的大理石擋板,對於這件事以劉總對托納家屬認知水平的判斷,完全沒有必要對其進行隱瞞,就把前後的事情實話實說了,和預期的一樣,他的家人雖然對托納這麼看重這片草地感到很驚訝,但表示完全可以理解。隨後一起對托納的墓位進行了打掃,在東側圍牆加高時,劉總還特意讓人買回了幾掛鞭炮,在牆內和托納墓前放了一通,以表自己的敬意。安那個中年人的意思其實這樣做完全沒有必要,但劉總這心意是可貴的,就沒有在說什麼。事情到此也算完滿的解決了,人們都散去后,郭三日回到了自己的小屋,想著園區那邊竟有那麼大一片濕地,心中就有一種溫暖。

此後,哪個墓位也在未發生什麼讓人感到驚悚的事,到是時不時的有些彩虹一類的景象在其上空出現,為墓園增加了一抹亮色……

結語:

人類的進步標準——對內心的認識,對物質的認識,對規律的把握;

68養女——乙002

這天中午郭三日吃過晌飯,正在無聊的翻著閑書,卻被一陣汽車的鳴笛聲打斷。他無奈的走了出來,看著門前停放著一輛麵包車,車身噴著殯儀館的字樣,在車旁邊站著個穿短袖襯衫的小胖子,依靠著車門好像並不急於進來,於是郭三日漫步過去問明了情況。

這還真就是不遠處市殯儀館的車,今天上午殯儀館里來了一對外國夫婦,他們一家三口是來中國旅行的,但不幸的是小女孩突發疾病不治離世。她母親幾度暈厥,在丈夫的攙扶下才勉強來到了殯儀館,送女兒最後一程。但在親眼看見女兒遺體推入火化爐的剎那,還是無法接受這強烈的打擊,再次昏迷了過去。男人已經失去了女兒,再也無法承受失去妻子的痛苦,在把這裡託付給陪同人員后,將妻子送到了醫院。殯儀館的工作人員在處理了相關事宜后,決定將其送往兒郭三日的墓園,一是這對外籍夫婦已表示過要將女兒葬在她自己的故鄉;再者中國習俗,雖有在殯儀館存放一段時間,擇好日子后再下葬墓園的傳統,但國外的習俗可能不同,他們也不可能在中國待這麼久,所以不如早做安排的好。其實這裡面還有一個外人不知的原因,這小女孩的遺體火化后出現了一些讓人意想不到的狀況。遺留物並非如以往那樣全部是灰白色的物質,而是在一堆灰燼中有一顆結晶物,肉眼看上去有些像鑽石一類的礦物質,但具體成分無法作出判斷,總不能將人家的遺體送去化驗室去做化驗啊,更何況小女孩已經是外國國籍,弄出事情不好收拾,左右思量后決定,還是直接將其送往墓園比較穩妥。這種情況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所以就直接拉到了郭三日這,沒有按特殊事件備案上報,因此事情也沒有造成什麼影響,只有少數幾個人知道,其中就包括這個開車送過來的小胖子。可能是出於內心的不安和好意,小胖子在臨走時還是提醒了郭三日查看一下,看看有什麼需處理的自己調整一下。

郭三日禮貌的送走了小胖子后,回到了自己的監控室,回想著剛剛小胖子講的話,總感覺有幾分好奇,什麼叫「需處理的」?送來的只有一個骨灰盒,又需要「查看」什麼呢?難道火化后還需要他進行什麼進步的處理,這不是扯淡嘛,幾千度的溫度遺體投入后也就只剩下骨灰了,難道……。想到這郭三日突然好奇地盯著骨灰盒,仔細端詳起來,莫非這裡面真的有什麼不尋常的東西,不禁又搖了搖頭,一定是自己想多了,怎麼可能有這種事情,別說是一個小女孩,任何活物放進去,也都煉化了,怎麼可能還有其他東西。但又反覆琢磨著小胖子臨走前,說話時兩隻眼睛緊緊盯著骨灰盒的種種細節,內心不僅又升起了一些疑惑,幾經思量后,郭三日還是決定先打開看看,畢竟東西是要放在墓園的,出於對各方的考慮,他也有必要認真進行檢查一下。

69養女——乙002(2)

郭三日找來了一塊紅布,將之墊在了盒子底下,把門窗關好並燒了幾柱香,將上次從海島上帶回來的護身符取出了兩塊,一塊放入兜里,一塊壓在了紅布下,雙手合十在心裡於逝者溝通了一番后,慢慢的打開了盒子。待郭三日看清了后,不禁也為之一驚,不大的盒子中間竟然有一顆碩大的鑽石,至少看上去是一顆鑽石。一個小女孩的遺體中,如何會焚燒出這樣的東西,雖然仍充滿好奇,但至少安心了不少,看樣子這應該不大會對人造成什麼不好的影響。

正在此時,門前來了輛商務車,至上面下來了一對外國夫婦。郭三日心想這一定就是小女孩父母了,逐將屋子收拾一下迎了出去。在隨行翻譯的介紹下,如郭三日想的一樣,這正是剛剛在醫院經全力搶救下才蘇醒過來的女孩母親,旁邊的則是她的丈夫。原本醫院是不同意她離開的,但在得知,自己在女兒火化時昏倒了沒能夠在場陪伴,如果這墓園下葬時再不能及時趕過去陪女兒最後一程,那她一生恐怕都不會原諒自己了。院方也考慮到墓園這邊相對安靜,對人的情緒也沒有太大的刺激,也就勉強同意了,但臨走時還是給開了很多起到鎮定作用的藥物,囑咐了很多,母女親情常人都是可以理解的嘛。

郭三日在查看了相關手續后,將他們帶進了墓園。夫妻倆以事先知道了女兒骨灰早由殯儀館的工作人員帶了過來,便要取回親自捧去墓位。郭三日一時臉上倒有幾分難色,要知道骨灰中有「鑽石」這種事,其實也不大好說出口的,尤其是眼下雙方都不了解,語言還不太方便溝通的情況下,更要慎重些。郭三日思索再三,決定這件事還是少一些人知道為好,便找了一個借口,讓那位隨行的翻譯,在外面稍等一下,自己帶著這對夫婦進了監控室。在不大的屋內,郭三日找了個地方,讓兩人先坐好,隨後給他們倒了兩杯水,猶豫著站起身打了一個鎮定的手勢,雙手手心向下輕輕的壓了一壓。夫妻倆也感覺到郭三日似乎有什麼事情要告訴他們,但隨行的翻譯又被阻擋在了外面,兩人彼此面面相覷。過了一會兒,郭三日將小女孩的骨灰盒放在了夫妻倆面前的桌子上,慢慢的打開來。兩人原本為郭三日的舉動感到很驚訝,張大了嘴,拿水杯的手僵在了半空中,但當看到裡面的鑽石時,兩人一起捂住了嘴,杯子也隨之掉在了地上,好在是那種紙制的,並未發出多大聲響。過一會兒,那男子才用英語問道:「這是我的女兒?」,郭三日一看他會說英語,自己雖然不是很擅長,但雙方卻至少可以勉強交流了,便將自己了解的大致情況和他們說了一遍。

70養女——乙002(3)

按郭三日的理解,這必定是一個聰明善良的小姑娘,而這鑽石應該是在火化時因一些特殊原因,由其體內的碳元素精鍊而成。他突然想起了那位服用不明藥物而死的老院長,不知道在火化時是否是出現大量的結晶體。這對外國夫婦似乎也很認同郭三日的想法,認為這確實應該是女兒身上的物質凝結而成的。

一年多前她與自己的丈夫就是在這裡遇見了這個眼睛如星星般的女孩。當時的她還只是一個剛出生幾個月的嬰兒,他們與孩子一見如故,當下便決定領養她。要知道在他們國家領養一個外國孤兒是件很複雜的事情,有很多的手續需要辦理,多次的往返於兩國后,才最終把手續辦妥了,順利的將孩子接回家。沒想到如今他們的女兒真的在回到自己的故鄉時變成了一顆「星星」,說到這,兩人又淚不成聲。郭三日嘗試著進行安慰,但無奈礙於語言的限制作用有限。比如他反覆聽見他們說什麼「這是巨大的損失」,這在他的理解只有一些偉大的人去世時才會這麼形容,難道這個小女孩是一個偉大的科學家……,這根本就不大可能啊。另外這對夫婦對他的語言表達也充滿疑問,比如當他安慰他們時說:「你們含辛茹苦省吃儉用的將孩子養這麼大,發生這樣的事一定很傷心,但凡事要往前看……」,這對夫婦就會反問他什麼是含辛茹苦,為什麼要省吃儉用?郭三日到被問的一頭霧水,也不知道怎麼來回答。經過了幾分鐘的初步溝通,郭三日唯一能確定的就是他們雙方說的都是帶各自口音的英語,除此之外沒有任何有意義的交流。郭三日覺得在這種雙方文化上存在巨大差異的情況下,自己還是別再說一些自以為是安慰的話去添亂了。不如就讓這對夫婦先坐著,穩定一下,隨便聊一些自己熟識的感受。於是就開口說道:「每個國家都會非常看重孩子,在我們國家把他們比喻成花朵,未來和希望,所以我很理解你們,但也還是要保重自己的身體」。沒想到的是,這一次兩個人竟然完全聽懂了他在說什麼,並很認同。在他們國家由於各種原因,人口比例上已經嚴重失調,進入到了嚴重的老齡化社會,60歲以上的老人已經佔到了總人口的1/4,每一個孩子對他們來說都是社會向前推動的重要力量,不管他的興趣是什麼,都會得到充分的空間施展,最大可能的實現他們各自的夢想,同時這也必定在某個領域推動著社會進步。郭三日對他們的話也非常贊同,也理解了他們所說的「巨大的損失」代表的是什麼意思,又閑聊了幾句,兩個人怕陪同的翻譯在外面等得過久,便扶著椅子站了起來,與郭三日一同走了出去。在監控室的過道處郭三日無意間碰到了上衣兜里的木質護身符,便掏出一個遞給夫妻倆告訴其是高僧贈予的禮物,可以送給他們的女兒一個,另外他們女兒結成的鑽石是否需要取出,還是一起下葬?按中國的文化來講,這種結晶體是一種非常吉祥的物品,是可以取出來好好保留的。夫妻兩個人交流了一下,認為女兒結成了這麼美麗的寶石,一定不願意深埋地下,而是希望能被更多的人看見。於是三個人打理好后重新蓋上了盒子,將護身符放在了的旁邊,出來與翻譯一起向園區里走去。

事後郭三日聽殯儀館的朋友說,這對夫婦臨走時又去了一趟他們那,並要取了小女孩火化當天的全部數據。因為不是什麼重要的東西,領導就同意給他們了,但大家都感覺好奇,就讓他問問郭三日是否知道什麼其他原因,還是他們國家那邊有什麼特殊風俗……。郭三日心想,要想知道他們自己人就能弄明白,既然沒弄明白,那他這自然也什麼都不知道了,簡單回復幾句,便匆匆掛了電話。

多年後,郭三日聽說國外有一種能將人屍骨中的碳元素凝結成鑽石的技術,但與火化好像是完全不同,進行的條件很苛刻,要價也很高。不知道這於當年小女孩父親帶回的數據有沒有關。這時的他才發現他們彼此間似乎一無所知。

結語:

人功能的分類——一推動,二供養,三毀壞;

71紫光——乙003

這一段園區里的一切都正常無事,新建的乙號園也已建好了大半。晚上再查看完后郭三日就會早些上床休息。

這天他剛剛躺在床上,隨手拿起一本書翻看著,突然一道奇異的紫色光線,刺破了寧靜的天空。郭三日心裡一驚,猜想是不是園區里又發生了什麼事情,忙起身來到窗前向外張望。一個十多米長,看上去由許多發光球組成的「巨龍」,從天空西南方向向東北方向飛過。隨後傳來一陣「嘩啦嘩啦」物體掉落的聲音,監控室里的音響也伴隨著發出了一陣刺耳的轟鳴,接著就是幾聲巨響……一切來得太過突然,郭三日整個人一下子被驚呆了,傻傻的站在窗前。待回到床上后,又輾轉反側了一宿,沒怎麼合眼。

第二天一早郭三日就迫不及待的打開了電視,看看有沒有什麼關於昨天晚上的報道。看了半個多小時,連一個相關的字都沒聽到,郭三日無奈的把電視關了,到是在網上查看到幾個不知道是誰發的帖子,從清晰效果上看也是臨時用手機拍攝的,而且地點可能是在市區,由於燈光和建築物遮擋等原因反倒沒有郭三日昨晚自己目擊時看得清楚。但幾張照片還是引來了大量的點擊並快速向上竄到了首頁頭條。雖然沒看見自己想看到的,可至少證明了昨天晚上的事不是自己眼花或者夢遊,而是真實發生的。眼前的一切讓他更感奇怪,既然是真實發生的事,一早上的新聞怎麼連一句話都沒有提及,難道一宿了官方還沒準備好進行調查,還是壓根兒就沒有發現?這應該都不大可能啊,一時郭三日自己也想不明白,整天都魂不守舍的來回思考著這件事的一些細節,幾乎沒邁出過監控室的大門。要不是幾個工人過來找他有事,他連午飯和晚飯都忘了吃。郭三日趁機問了幾個人昨天晚上是否睡得安穩,幾個工人都以為是因為前一段的事,只是再確認一下,關心的順帶問問他們,也就沒在意,一口同聲的回答,「安穩,這幾天工期趕得太緊,大家上床就睡著,沒有什麼事情發生」。郭三日心中暗暗琢磨,昨天晚上那件事看到的人可能也不太多,要不是劃過了整個市區,估計網上那幾張照片都發不出來,整件事就無聲的過去了。又閑聊了幾句后工人們就走了,郭三日一個人在空蕩蕩的屋裡來迴轉著。到了晚上,心不在焉的在園區里看了幾圈,就回到了監控室,又一次打開了電視,看看有沒有什麼報道出來。這一次沒有讓他失望,而且報道中還播放了一段視頻資料,是這件物體在快速下落時拍攝的。一個前頭是亮的,帶著一條很寬很長尾巴的發光物體,從空中墜落,併發出了飛機螺旋槳一樣的嗚嗚聲,非常響亮。事後有關部門組織了搜索,在一農戶家中找到了掉落的物體,這個物體看上去像是一種金屬,而且並不完整,應該只是一塊碎片。當時飛落的金屬片砸在了這家院兒里的一棵樹上,並把樹底下停放的自行車的車把砸彎了,車的大梁也有些變形,除此之外沒有其他的什麼痕迹。畫面中工作人員戴著手套直接將其撿起,專家在最後也對其做出了解釋,稱這塊金屬碎片是火箭發射時掉落下來的組件,這種砸到居民家的情況,發生的概率很低,大家不用過於為此擔心……。

事情看上去好像報道的很完整,但郭三日卻總感覺有些不對勁,他當晚看到的情形完全沒有在報道中提及,另外也沒有對金屬碎片的成分和功能做出進一步具體的說明,這一切都有點太不合常理了。

72紫光——乙003(2)

郭三日陷入了深深的困惑,關於這件事上他感覺不可能再通過新聞報道獲得什麼有用的信息了,不如自己查閱一下古籍,看看歷史上有沒有更多相關的記載。在經歷了這麼多事後郭三日認識到,一件事情往往時間隔得越久反而看得更清楚,在事情發生的當下常常因為各種干擾,普通人很難知道事實真相。

在郭三日這不大的房間里,唯一算的上富足的,就是四周書架上擺滿的書。這其中的絕大部分來源於郭三日用那算不上豐厚的積蓄購買的,還有一少部分是人們「投其所好」送給他的。現在的書有時候對於人們來說已經成為了一種負擔,如雞肋一樣,不知道如何處置,這時認識郭三日的人就會想起他,尤其是他那如獲至寶,真心誠意的感謝,讓大多數人很受用。就這樣日積月累,很多稀奇古怪莫名其妙的書,就都彙集到了郭三日這,而且他還常常用得上,並未讓其荒廢。就如今天他在本關於古代天象記載的書上,發現了大量關於天空中閃光物體的記述,而且其中不乏古今名人,如家喻戶曉的宋代詩人蘇東坡就有過一次和郭三日相近的經歷,並為此創作了一首詩,詩文是這樣描述的:

我家江水初發源,宦遊直送江入海。

聞道潮頭一丈高,天寒尚有沙痕在。

中冷南畔石盤陀,古來出沒隨濤波。

試登絕頂望鄉國,江南江北青山多。

羈愁畏晚尋歸楫,山僧苦留看落日。

微風萬頃靴紋細,斷霞半空魚尾赤。

是時江月初生魄,二更月落天深黑。

江心似有炬火明,飛焰照山棲烏驚。

悵然歸卧心莫識,非鬼非人竟何物。


江山如此不歸山,江神見怪警我頑。

我謝江神豈得已,有田不歸如江水。

可見在沒有飛機之前的古代天空中,就出現過這種奇異的光,而且還非個例,這樣的事情,幾乎在各朝各代的史書上,都有詳細的記載。只可惜沒有一本專門記錄此事的專著,郭三日內心正為此惆悵,無心的拿起了一本名為《夢憶》的古裝書。這本書他從來沒注意過,也忘了什麼時候放到自己書架上的,作者的名字頗為古怪「冘守活」,冘這個姓真是太少見了。郭三日好奇的翻開了書皮兒,只見上面記錄著古代歷朝歷代有關自然科學,工藝技術及社會歷史現象的綜合性筆記,與他以往看的書有很大不同,全書條目眾多,涉及天文,數學,物理,化學,生物等各個門類,其中竟有一章專門用來講述古代天空出現的各種奇異現象,上面對時間地點和整個事件細節的描述非常詳實。

73紫光——乙003(3)

公元前11世紀,河南孟津,周武王遇紫光

武王與黃河渡口盟誓,后渡之,有火自上覆於下,至於王屋,流為烏,其色赤,其聲魄。

公元334年,湖北武昌,東晉大臣庾亮於城中遇紫光

庾亮一次出巡武昌,夜見城內有數炬火。從城上出,如大車狀,白布幔覆,與火俱出城,東北行至江乃滅。


公元354年,甘肅武威,涼王張祚於宮中遇紫光

張祚家族世代稱王於西北涼州,張祚自立為帝,都城在姑臧,稱帝當晚,天有光如車蓋,聲若雷霆,震動城邑,車蓋形狀如大傘,橫視上銳下平。

公元1056年,江蘇揚州,北宋文人孫覺在湖邊見紫光

有一珠,甚大,天晦多見。初出於天長縣陂澤中,後轉入甓社湖,又后乃在新開湖中,凡十餘處,居民行人常常見之。余友人書齋在湖上,一夜忽見其珠,甚近。初微開其房,光自吻中出。如橫一金線。俄頃忽張殼,其大如半席,殼中白光如銀,珠大如拳,爛然不可正視。十餘裡間林木皆有影,如初日所照;遠處但見天赤如野火;倏然遠去,其行如飛;浮於波中,杳杳如日。古有明月之珠,此珠色不類月,熒熒有芒焰,殆類日光。

公元1070年,江蘇鎮江,蘇東坡與金山寺見紫光

蘇東坡因反對即任宰相王安石進行的變法,備受排擠,被下放杭州做通判,途經江蘇鎮江金山寺,夜見天中有光焰。非鬼非人,詩興大發,做《游金山寺》一首,留於後人。

公元1595年,甘肅泗縣,騰中百姓見紫光

萬曆二十三年九月癸巳夜,永寧有火光,形如屋人,損於西北。永昌,鎮番,寧遠所見同。


公元1892年,南京朱雀橋上,畫家吳有如見紫光

九月二十八日晚間八點鐘時,金陵城南隅忽見火球一團,自西而東、形如巨卵,色紅而無光,飄蕩半空,其行甚緩。維時浮雲蔽空,天氣昏暗,舉頭仰視,甚覺分明。立朱雀橋上,翹首支足者不下數百人。約一炊許,漸遠漸滅。有謂流星過境者,然星之馳也,瞬息即杳,此球自近而遠,自有而無,甚屬濡滯,則非星馳可知;有謂為兒童放天燈者,是夜風向北吹,此球轉向東去,則非天燈又可知,眾口紛紜,窮於推測。有一叟雲,是物初起時微覺有聲,非靜聽不覺也,系由南門外騰越而來者,嘻,異矣!逐作其畫,將此文字,提於畫上。


……

郭三日放下書時,天已泛白。驚異書中所記事之詳細,種類之龐雜。單隻「紫光」一向所記之事即以如此之多,更為可貴的是,從記錄的嚴謹上看絕非道聽途說,條條都可見其用心考證方才落筆,極為可信,可見那晚他所見之事自古已有之,並不像電視上報道的那樣簡單。

74紫光——乙003(4)

郭三日正在思索之際,大門口駛來了一輛計程車,從上面下來一位戴著眼鏡的男人。郭三日忙走了過去,見來人手中捧著一個半米左右的薄片包裹,心中不免有些疑惑,等問明白以後郭三日更加為難了。原來這人的父親,早在幾年前就安葬在這,可他今天過來時匆忙,忘記了帶證書。郭三日左右思索了一陣,覺得還是讓人先進來,待詳細核實后再說。

兩人一起來到了監控室。「您怎麼稱呼啊?身上總應該有能證明自己的證件」,郭三日這人不愛為難人,只要能有個說服自己的理由,他也不想讓人家白白跑一趟。來人摸了摸兜,掏出了張身份證遞了過來。郭三日拿到手裡一看,不免有些吃驚,這個人叫「冘守行」,這個姓本不多,他竟一天遇見了兩次,名字好像也很相近,就問到:「冘守行?那你可認識冘守活?」。郭三日問完后自己也沒抱多大希望,名字相近的人太多了,哪能互相之間都認識。可沒想到,來人聽后,到是比他還驚訝,甚至有些激動的詢問郭三日是如何知道這個名字的,莫非與其相識。郭三日也不相瞞。回身將昨夜自己看的那本書取了出來,遞給了他。這人接過後,如獲至寶,左右撫摸著,單隻這愛書如命的一點,就讓郭三日對其產生了許多好感,其實他不知道這背後實則有著更大的原因。

原來這冘守活,就是來人的父親。他叫冘守行,父親叫冘守活,聽上去多半感到奇怪,一般也不會聯想到是父子關係,各中原因,外人不知。他家世代已冘守二字為名,後面到可以各自自行添加一字或兩字,至於為什麼,他也不清楚,只是世代都如此,就這麼傳承下來了。為了讓郭三日相信這人又從包中取出了一本書放到桌子上,書名也為《夢憶》,只是稍厚一些。郭三日好奇的翻了一下,前面大部分和自己這本相同,但後面卻又多了些新的內容,全是近幾年科技發展和天空異象等方方面面的記載。看過一會兒,郭三日又好奇的翻到封面看了一眼,書名確實一模一樣但作者只寫了冘守行一人,這種做法真是太奇怪了,即使合著也要標明他父親的名字啊,一本書對一個作者來說是何等重要。在他不解的看向這人時,冘守行卻像剛剛做了一個重大的決定一樣,開了口:「你喜歡這本書嘛?」郭三日心想這還用說嘛,看了一宿,到現在眼都沒合呢。冘守行看了看他的表情,心中也有了答案,接著道:「這也可能是一種緣分,既然你有先父的書,今日又遇見了我,就把這件事說於你聽,到也不是不可的」。郭三日被他這鄭重的語調,怪異的言辭,弄得有些不知所措,但在靜靜的聽他講過之後,倒也不覺得其行為有什麼過分了,這還真是一本不能失傳的寶書,至少對他們家來說,確實如此。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