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初姑爺將他帶到老夫身邊,說他聰明伶俐,讀書有天分,老夫還不敢相信。後來老夫和姑爺一起考察了他的功課,這才知道這麼多年,他一直在隱藏自己的真實水平。

0

這件事情,老夫一直瞞著,是因為老夫怕影響孩子們考學。原本老夫就打算好了,等他們考完了,就公布此事。

如今你們都知道了事情的原委,該生氣的,該高興的,都先放一邊。老夫還有一件事情和你們說。」

古氏好奇地問道:「老侯爺還有什麼事瞞著我們?」

老侯爺呵呵一笑,顯得有些興奮。「老夫打算替沐紹聘娶宋家安樂為妻,你們覺著怎麼樣?」

「和宋家結親,這件事情很好啊。」

古氏頓時笑了起來,「不過老身一開始的打算,是讓沐文娶宋安樂。」

「那不成!」老侯爺連忙擺手,「沐文沒有功名在身,姑爺無論如何都不會答應。」

古氏微蹙眉頭,「可是沐文是嫡子。」

「嫡子也不成。」老侯爺直接否定。

古氏看著蔣沐紹,「沐紹雖然有了功名,可是他畢竟是庶出,姑爺會答應嗎?」

「放心吧,這門婚事老夫有七成的把握。等晚上姑爺回來后,老夫就向他提親。」

「我不同意!」方氏突然大叫起來,「沐紹已經考取了秀才功名,憑什麼還能娶宋家的大姑娘。什麼好事都被沐紹佔盡了,我家沐元什麼都沒有,這不公平。」 古氏和老侯爺都被方氏的胡攪蠻纏給氣笑了。

就連蔣沐紹也沒忍住,嘴角抽了抽,心道方氏真蠢。

蔣沐元覺得很丟臉,偷偷拉拉方氏的衣袖,「娘,你不要再說了。四弟憑自己的本事考上秀才功名,娶安樂表妹也是理所當然。」

方氏怒吼蔣沐元,「你給我閉嘴!」

「你才閉嘴!」老侯爺眼一瞪,厲聲呵斥一聲,方氏瞬間慫了。

老侯爺怒道:「這件事情老夫已經絕對了。誰敢啰嗦一句,老夫對她不客氣。」

說完,還順便瞪了古氏一眼,警告古氏不準亂來。

古氏翻了個白眼,不管宋安樂最終是嫁給蔣沐文還是嫁給蔣沐紹,反正都是侯府碗里的肉,她也就無所謂了。

晚上,老侯爺借著蔣沐紹考上秀才這件喜事,請宋子期喝酒。

宋子期欣然應允。

老侯爺和宋子期喝酒,蔣沐紹則擔當了小廝的重擔,負責斟酒、

在酒席上,老侯爺提出侯府和宋家結親,將宋安樂嫁給蔣沐紹,讓宋子期務必考慮。

怕宋子期一口拒絕,老侯爺還拉著蔣沐紹,一個勁的誇獎他,說他會讀書有出息。

同時老侯爺還對宋子期承諾,只要蔣沐紹考中了舉人,依靠侯府的資源和人脈,無論如何蔣沐紹都能得到一官半職。如果能考上進士,只要蔣沐紹腦子不犯病,前途絕對沒問題。

宋子期先是含笑不語。等老侯爺說完了,他才表態,表示這門婚事他需要考慮幾天。

老侯爺點點頭,「婚姻大事,是該仔細考慮。」

「岳丈大人放心,沐紹是個聰明孩子,小婿的很喜歡他,只要繼續用功讀書,將來肯定能有出息。」宋子期模稜兩可地說道。

老侯爺聽到這話,卻笑了起來。

他從宋子期的話裡面,感覺到宋子期有微微的鬆動。這門婚事十有八九能做成。

老侯爺哈哈大笑一番,又和宋子期閑聊了兩句,這才將宋子期送出花廳。

宋子期喝了不少酒,有些微醺,不過人還是很清醒的。

他看時辰還早,於是乾脆讓下人將宋安然宋安樂叫到外院客房說話。

宋安然心知肚明,宋子期是為了宋安樂的婚事,才會叫她們到外院說話。

宋安樂同樣也明白這一點。自從得知蔣沐紹考取了秀才,順利回到侯府,宋安樂的心就一直沒有平靜下來。

宋安樂的臉頰微微泛紅,手心在冒虛汗。來到外院客房,差點緊張到走不動路。還是宋安然拉著她,她才沒有出醜。

兩姐妹進入書房的時候,宋子期正在喝解酒茶、

宋子期示意宋安然,宋安樂坐下說話。然後開門見山地說道:「今晚在酒席上,老侯爺向我提親,想為蔣沐紹聘娶安樂為妻。安樂,婚姻大事關係你的終身,我想先聽聽你的想法。」

宋安樂低著頭,一臉羞澀,小聲地說道:「一切全憑父親做主!」

宋子期盯著宋安樂,觀察了幾眼,然後問道,「如此說來,你不反對這門婚事?」

這個時候,宋安然偷偷戳了下宋安樂,讓宋安樂大膽說話。 宋安樂有些不自在,有些害羞,有些怯弱,不過最終她還是抬起頭來,直視宋子期的目光,大著膽子說道:「女兒不反對這門婚事。不過要是父親覺著這門婚事不合適的話,那就拒絕侯府吧。」

最後一句話,對宋安樂來說特別的艱難。

宋安然頓時就弄不懂宋安樂的想法,她不能理解,宋安樂那麼想嫁給蔣沐紹,為什麼還要說出拒絕侯府的話。

宋子期面無表情地問宋安樂,「我要是拒絕了侯府的提親,你不會傷心嗎?」

無人察覺,宋安樂的手微微顫抖了一下。可是她依舊說道:「女兒不傷心。」

宋安然偷偷翻了個白眼,宋安樂分明是口是心非。

宋子期面無表情地說道:「如果你對侯府這門婚事不滿意的話,正好為父這裡還有一門婚事供你選擇。

前兩天,為父遇到韓太太,韓太太對當初退親一事感到很後悔,如今她又有了和宋家結親的想法。安樂,你如果不喜歡侯府這門婚事,那為父就替你定下韓術這門婚事,好不好?」

宋安樂的臉色驀地變得蒼白起來,她獃獃地望著宋子期,滿是慌張,不知所措。

宋安樂想不明白,為什麼事情會變成這個樣子。她明明只是很隨意的回答了一個問題啊,她那樣回答只是想表現得矜持一點,恭敬一點。

宋安樂朝宋安然求救。希望宋安然能幫她解圍。

宋安然撇頭,裝作沒看到宋安樂的求救。

宋安然已經看明白了,宋子期這麼做,分明是想逼宋安樂主動爭取。

宋安樂的性格,有時候真的讓人很無語。她不是沒主見,也不是耳根子軟。

她其實很有想法,只是做人太喜歡裝逼,太喜歡在人前表現得溫柔賢惠,矜持克制,所以時間一長,也就習慣了口是心非。

眼看宋安樂都要嫁出去了,她這性格要是不改一改,真不知道她會將婚姻生活過成什麼樣子。

宋子期見宋安樂不說話,於是說道:「既然你不說話,那我就當你同意韓家的婚事。明兒我先拒絕侯府的提親,然後派人給韓家傳話,讓韓太太派媒人上門提親。」

宋安樂焦急無措,臉色蒼白,一點血色都沒有。她張了張嘴,卻一句話都沒說出來。

宋子期暗暗皺眉,問道:「安樂,你是有話要說嗎?莫非你不想嫁給韓術,想要嫁給蔣沐紹。」

「我……」

宋安樂終於開口說話了。一旁的宋安然頓時鬆了一口氣。之前她都快被宋安樂急死了。

宋安樂張張嘴,鼓足了勇氣,猶猶豫豫地說道:「韓家太勢利,女兒認為不應該和韓家結親。」

「照你的意思,侯府也很勢利,我們宋家也不該和侯府結親。」宋子期嚴肅著一張臉說道。

宋安樂連連搖頭,只要開了口,後面的事情就簡單多了。

宋安樂大聲說道:「那不一樣。侯府勢利,也僅限大太太。蔣沐紹本人並不勢利,而且他也是庶出,女兒覺著嫁給他會比嫁給韓術更好。」

宋子期板著臉,點點頭,「原來你想嫁給蔣沐紹。既然如此,為什麼一開始不說清楚? 安樂,我知道你想在人前表現得溫柔矜持,讓別人誇你懂事知禮。可是我是你父親,你卻用對待外人的態度來敷衍我,你像話嗎?

婚姻大事,關係到你的終身,這個時候你該有一說一,將自己的想法如實的告訴我。而不是嘴上一套,心裡一套。

如果剛才你不開口說想要嫁給蔣沐紹,你知道會發生什麼事嗎?明兒一早,我就會拒絕侯府的提親,然後另外替你定下一門親事。有可能是韓家,也有可能是其他你不認識的人。

幸好,最後你還是開口說話,說你想嫁給蔣沐紹。如此,我便成全你。等過兩日,我就答應侯府的提親。今年年底替你們辦婚事。

你先別高興得太早。安樂,這些年我沒怎麼管你,沒想到你卻變得又虛榮又糊塗。

虛榮不是錯,但是過分虛榮,以至於損害到自己的利益,那就是錯,而且還是大錯特錯。

你要記住,你是宋家的長女,宋家長女就該有宋家的底氣和霸氣。你要明白,什麼時候該虛偽,什麼時候該坦誠。多用用自己的腦子去想問題,別太在意外人的看法。」

宋安樂臉色變幻,一會紅,一會紫,一會白。

她低下頭,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她覺著好難過,還沒面子。

宋子期冷哼一聲,「才幾句重話,你就受不了。等你嫁到侯府,大太太天天刁難你,你又該怎麼辦?大太太說話可比為父直接多了,到時候劈頭蓋臉的罵你,你要怎麼辦?難道尋死嗎?」

「女兒只是一時間接受不了。沒想到在父親的心目中,女兒竟然是一個又蠢又愚又虛榮的人。」宋安樂是真傷心,眼淚開始在眼眶裡打轉,隨時都有可能哭出來。

宋子期盯著宋安樂,一臉恨鐵不成鋼的表情,「你想做個賢惠人,做個溫柔知禮的人。可是這世上誰會在意你是不是溫柔,是不是賢惠?

為父不會在意,宋家從上到下也沒人會在意。外人只想看你的笑話。

至於侯府,他們看重你,不是因為你溫柔賢惠,而是因為你是我的女兒,是宋家的長女,有一大筆嫁妝。包括韓家,吳家,全都如此。

世人所宣揚的溫柔賢惠,全都是做給外人看的。自己關起門來過日子,自然是怎麼舒服怎麼過。對於這一點,安然就比你想得更明白。

等你嫁給了蔣沐紹,如果你天天委屈自己,只為了讓蔣沐紹高興,讓侯府上下高興,那這門親事不結也罷。

因為你天天委屈,為父就會天天不高興。宋家的長女,生來就該恣意瀟洒,而不是做個受氣包小媳婦。

將來,你要是敢做受氣包小媳婦,那為父有的是辦法讓你和蔣沐紹一輩子不痛快,讓你後悔嫁給蔣沐紹。」

這番話對於宋安樂,實在是太狠了。

宋安樂偷偷抹起眼淚,心裡頭有些不是滋味,同時也給自己敲響了警鐘。很顯然並不是所有人都喜歡溫柔賢惠的女子。

而且做侯府的孫媳婦,溫柔賢惠的處事風格,只會是自討苦吃。

宋安樂擦乾眼淚,「父親的話,女兒會謹記在心。女兒以後會時刻提醒自己,不能丟了宋家的臉面。」

宋子期點點頭,「你能聽進去,我很高興。你是我的閨女,所以我才會掏心掏肺地對你說這番話。希望將來你能和蔣沐紹好好過日子,不要年紀輕輕的就成了怨婦。」

宋安樂臉色漲紅,「女兒不是怨婦。」

「將來的事情誰也說不準。總之,你要爭氣,該爭就爭,該搶就搶。多像安然學習。像安然這樣的性子,無論嫁給誰都不會吃虧。」

宋安樂朝宋安然看去。宋安然沖她微微一笑。

宋安然很贊同宋子期的話,可以說她和宋子期的想法完全一致。

婚姻如果需要一方委曲求全,才能維持下去,那麼這樣的婚姻就該早點結束。

對於宋安樂,就該對她時時敲響警鐘。因為她一旦鬆懈下來,就會回到原先的狀態,做個虛偽的溫柔賢惠的人。

世間長了,就算一開始是假溫柔假賢惠,最終也會變成習慣,變成真溫柔真賢惠。

宋子期又敲打了宋安樂兩句,然後揮手,讓兩姐妹退下。

三天後,宋子期回復老侯爺,宋家願意和侯府結親,願意將宋安樂許配給蔣沐紹。

老侯爺和古氏異常歡喜,不顧方氏有些難看的臉色,趕緊交換了庚帖,將兩家的婚事定了下來。

如此,宋安樂和蔣沐紹便成了未婚夫妻。 宋子期和顏宓見面的具體情況,宋安然不得而知。

她只知道,自那以後,宋子期看她的眼神有些不同。像是在她身上找尋什麼特別的東西。

宋安然好幾次張嘴要問,結果每次她一開口,宋子期就打斷她的話,將話題轉移到別的地方。

宋安然不由想到,肯定是顏宓在宋子期面前說了一些欠揍的話,才會造成這個後果。

火爆毒妃:君少,萌寶一送一 宋安然認為有必要和顏宓好好談一談,於是宋安然讓白一帶話,讓顏宓想辦法來見她。

結果顏宓完全無視了宋安然,絲毫不理會宋安然的見面請求。

宋安然這個氣啊!前幾天還說喜歡自己,想要娶自己。結果一轉眼就變了一副模樣。宋安然差點都要懷疑,當初顏宓所說的一切,是不是在演戲,是不是在戲弄她。

宋安然強忍著找宋子期追問真相的慾望,乾脆將顏宓拋到腦後,專心替宋安樂置辦嫁妝。

上次宋安樂和韓術定親,宋安然已經有過置辦嫁妝的經驗,這一次比起上一次自然從容多了。

方氏好奇宋家到底會為宋安樂準備多少嫁妝,於是時不時的派人來探聽一下。

宋安然對方氏的人,一點都不客氣。想上門喝茶,沒問題。想探聽嫁妝,全都給本姑娘滾出去。 總統閣下誘嬌妻 自己不肯滾出去的,全都打出去。

方氏唬了一跳,宋安然還真是半點都不客氣。

方氏猶猶豫豫的,借口關心蔣菲兒的嫁妝,跑到荔香院拉著宋安然的手,說個不停。

宋安然掙脫開方氏的手,含笑不語的聽著方氏的嘮叨。

方氏見宋安然不上鉤,關於宋安樂的嫁妝,宋安然是半句話都不提,頓時就感覺氣悶得很。

方氏乾脆開門見山地問道:「安然啊,安樂的嫁妝都是你在幫著準備吧?」

宋安然抿唇一笑,「大舅母說的沒錯,是我在替大姐姐準備嫁妝。」

「靠你一個人會不會忙不過來?要不要我派人幫你?」方氏一臉好心幫忙的樣子。

宋安然笑著搖頭:「多謝大舅母的好意。我還忙得過來,暫時不需要外人幫忙。」

什麼外人,內人,分得這麼清,是怕侯府佔了宋家的便宜嗎?

方氏在心裏面暗暗吐槽,面上依然還笑著。

「那你給安樂準備了多少嫁妝?」

問得還真直接。

宋安然挑眉一笑,「等定下婚期后,我們宋家會將安樂姐姐的嫁妝單子抄一份給侯府。到時候大舅母就知道了。」

「現在不能告訴我嗎?」方氏眼巴巴地看著宋安然。

宋安然搖頭,「現在告訴大舅母,那多沒意思。大舅母別著急,反正我家大姐姐肯定會帶著嫁妝嫁到侯府。」

方氏訕訕然,宋安然還真是油鹽不進,軟硬不吃。這死丫頭,不知道是吃什麼長大的,年紀不大,心眼比誰都多。就跟個妖孽似的。

宋安然暗自冷哼一聲,就方氏這種水準,還能做侯府的當家太太,只能說方氏很幸運,攤上古氏這位親姨媽做婆婆。

要是方氏嫁到沒有親戚關係的人家,就方氏這言行舉止,早就被惡毒婆婆折磨得腿肚子哆嗦。 方氏無功而返,宋安然繼續忙著宋家內務。

喜春從外面進來,「啟稟姑娘,吳國公府送禮來了。」

我曾爲你粉身碎骨 宋安然微蹙眉頭,不年不節的,吳國公府為什麼會送禮上門?莫非容秀還沒死心,已經說動了吳國公府所有人嗎?

宋安然沉住氣,對喜春說道:「讓送禮的人進來。」

喜春面有難色,「啟稟姑娘,來送禮的人是吳國公府世子,容玉。他說讓姑娘去大門口收禮。」

宋安然挑眉一笑,「送禮送得這麼霸道的,還真是少見。既然他不肯進侯府的大門,那就讓他將禮物帶回去。我們宋家受不起容家的禮物。」

「容玉說了,如果姑娘不去收禮的話,他就將禮物丟在大門口,讓所有人看笑話。」

豈有此理!欺人太甚。

宋安然想說,本姑娘就是不去收禮,要丟隨便丟,反正損失的也不是宋家。

可是轉念又一想,宋家沒必要和吳國公府鬧到翻臉的地步。多一個朋友總比多一個仇人要強。

在沒有切實的利益衝突之前,還是應該對吳國公府的人客客氣氣的。等將來翻了臉,也有理由指責是吳國公府挑起了兩家的矛盾。

宋安然用各種理由說服了自己,然後就帶著丫鬟僕婦們前往侯府大門收禮。

侯府的門房們都圍在大門口,假裝當差,實則是在好奇吳國公府世子,容玉。

容玉自幼就去了西北,在西北長大。回到京城后,又深居簡出,極少在人前露面。

容玉作為四大國公府之一的世子,即便很少露面,大家對他還是充滿了好奇。畢竟他的身份擺在那裡,想讓人不注意他都難。

宋安然一副端莊優雅的姿態走出侯府大門。

只見容玉站在大門前的台階上,背對著侯府。他的前面是一排的家丁小廝,每個小廝手上都捧著禮物,只等交給宋家。

宋安然嫣然一笑,「這位就是吳國公府世子,容大公子吧。」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