畢竟仙女還從來沒有吃過凡間的食物,而且仙女也不需要吃這些食物,也能活。

0

但是仙女聞到這樣的香,也有些意動了。

是的,仙女自從被楚凡拐下凡間的那一刻起,就動了一些凡心,雖然現在還是一塵不染的仙女,雖然還沒有吃過人間的伙食,但卻已經動了凡心。

這就夠了。

如此一來,仙女再也忍不住心裏的意動,再也不忍不住心裏的好奇。

隨即仙女就端起酒杯,就小小的喝了一口,剛喝一口的時候,覺得有些辣味,還有些嗆人的感覺。

但是這酒的香味也一下子讓她覺得十分的享受。

沒錯,就是享受。

仙女又小小地喝了一口,覺得非常不錯,於是又看了楚凡一眼。

而楚凡還是一杯又一杯的喝。

而事實上楚凡現在只要不想喝醉,就完全可以不醉,哪怕是喝了一千杯,哪怕是喝了一萬杯,他都不可能會喝醉的。

是呀,連地府的閻王都被他喝倒下了,連地獄的十王都被喝趴下了,楚凡依然沒有喝醉,因此,他是無論如何也喝不醉的。

而且,楚凡對於這些酒的感覺也非常好,覺得這酒不僅香,而且醇,確實不錯,於是又一連喝了幾杯。

很快地,兩瓶白酒就被楚凡一個人喝完了。

仙女見酒喝完了,她的手中還有一小杯,並沒有喝,於是說道:“公子,我這裏還有半杯,你喝了吧。”

楚凡當即笑了笑,說道:“酒喝完了可以再叫,酒店的酒有的是。”

楚凡的話音剛落,一個服務員馬上搬來一箱酒,這個服務員看到楚凡喝酒就象喝水一樣,於是就搬來了一箱。

源賦世界 楚凡隨即打開了箱子,又拿出一瓶。

楚凡這次先給仙女倒了一杯,又給自己倒了一杯。

那些食客們現在都坐在各自的桌子上看楚凡和仙女喝酒。

楚凡喝了一杯,又喝了一杯,他看到仙女終於喝上酒了,又笑了笑,然後說道:“神仙姐姐,怎麼樣,這酒好喝嗎?”

仙女點了點頭,又喝了一口。

那些服務員有好幾個都站在楚凡這一桌子的邊上,他們聽到楚凡叫仙女爲神仙姐姐,覺得這個稱呼非常合適,他們雖然不知道仙女是從天上下來的,但他們也認爲仙女完全可以配得上神仙姐姐的稱號。

楚凡又和仙女喝了幾杯,感覺非常的不錯,於是又一連喝了好幾杯。

楚凡又開始吃肉,先吃了一個雞腿,仙女聞到肉香,剛開始的時候還皺了一下眉頭,但她看到楚凡吃得很香的樣子,也忍不住吃了一口雞肉,感覺味道很鮮美。

楚凡又說道:“神仙小姐姐,怎麼樣,好不好吃。”

仙女只是笑了笑,並沒有回答,但她這樣子就和回答了差不多。

仙女又吃了一口,接着又吃了一口肉。

楚凡也有好些天沒有好好地吃飯了,他先是從天上拐了一個仙女到美國,又在美國玩了半天,又到太平洋的海底玩了一天,又進入了海底的宮殿,還吃了很多的寶貝,然後又上了天,然後又給王母娘娘獻歌,王母娘娘對他的印象非常之好,連觀音菩薩也十分欣賞他。

但楚凡又拐了一個仙女下凡,而且還是直接到了南海,現在剛纔登陸,馬上就和仙女一起開房了。

現在開好了房間,於是又一起出來吃飯。

楚凡和仙女兩人有吃有喝,不時地說上幾句話,吃得非常的愜意。

楚凡就是這樣,基本上可以十天半個月不吃東西,但要真吃起來,就會吃很多,就會喝很多酒。

而這次也是這樣,楚凡喝了一瓶又一瓶,仙女的樣子比較文明,她只是一小口一小口的喝酒,喝的並不多,吃的也不是很多。

而楚凡就不是這樣了,他喝了一瓶又喝一瓶,很快喝完了一大箱,於是又高聲呼喚服務員,讓她們再上好酒,讓她們再上好菜。

服務員很快就上了一桌好菜,但酒卻只拿了一瓶,並沒有拿一箱。

楚凡見狀,於是說道:“再拿一箱白酒。”

可是那幾個服務員都沒有動,她們看到楚凡一連喝了一箱白酒,生怕他醉死了。

楚凡見她們站着都沒有動,於是,說道:“快拿酒,怕我沒錢是吧,放心,喝酒的錢還是有的。”

楚凡說完,隨即拿出一疊鈔票放在桌子上,足有好幾萬。

這些服務人員看到楚凡隨身帶着這麼多現金,也覺得有些奇怪,但他放了好幾萬鈔票在桌子上,還是有些打眼的。

幾個食客看到楚凡的樣子就象一個暴發戶一樣,一下子拿出七八萬鈔票放在桌子上,只爲喝酒,也是覺得非常的有趣。 楚凡才不管這些人怎麼想,他將錢放在桌子上,然後說道:“再拿兩箱來。”

那些服務員只得再去搬酒,而且還驚動了酒店的高管,的確,楚凡和仙女這一桌子的動靜想要不引人注目都難。

現在,好多人都在圍觀楚凡和仙女喝酒,楚凡也介意,他也不管別人圍觀,多少人圍觀都沒有關係。

楚凡照樣喝酒,照樣喝得很快,喝了一杯,又喝一杯。

仙女還是那是那麼文明,還是一副淑女的模樣,小口小口的喝酒,小口小口的吃肉。

楚凡很快又吃完了一桌子菜,又喝了好幾瓶,這一箱酒又快喝完了。

楚凡又讓服務人員上菜,又讓服務人員上酒。

現在楚凡和仙女兩人已經成爲了所有人的目光注視對象,不管是男人還是女人,還是酒店的服務人員,還是吃飯的食客,現在他們都是十分的好奇。

當然了,這也不奇怪,畢竟楚凡吃肉喝酒的姿勢也太嚇人了。

是呀,象他這麼吃的還真的沒有誰了。

且不說楚凡一連喝了兩箱酒,單是他吃了一桌子菜又吃了一桌子菜,這就十分讓人震驚了。

要知道這麼多的菜都有十多個人的量,而楚凡一下子吃了這麼多,怎麼能夠裝得下呢?

是呀,別人都想不明白,楚凡的肚子爲何可以裝得下這麼多的食物,因此,現在這些觀看的人都覺得十分的震驚,十分的不可思議,都在心裏大聲地喊着兩個字:妖孽。

沒錯,在這些人看來,楚凡確實太妖孽了,一個人吃了那麼多的肉不說,還喝了這麼多的酒,太不可思議了。

可是楚凡喝酒並沒有停止,一直都在喝,一直將兩箱白酒完全喝掉才罷了。

這還是楚凡不想再喝,如果要喝,就是再來十箱八箱的,完全沒有問題,就是再上十桌八桌菜,他都能吃了。

楚凡喝好吃足之後,於是對仙女說道:“神仙姐姐,我們回房休息吧。”

仙女也點了點頭,接着和楚凡一起往房間走去。

那些圍觀的人看到楚凡和仙女回到房間後,都是羨慕不已,特別是一些男的,他們都恨不得他們能夠代替楚凡,能夠與仙女一起回房。

不過,楚凡當然不會要別人進去他的房間,楚凡和仙女一起回到房間後,馬上兩人又互相看了一眼,接着又相視一笑。

楚凡又說道:“神仙姐姐,怎麼樣,凡間好玩嗎?”

好玩,真的很好玩的。“仙女說道。

“這還是一個開始,還有更好玩的。”楚凡看着仙女說道。

仙女看到楚凡的眼睛有一種光,不由得笑了笑,又靠近了楚凡一些。

楚凡又說道:“神仙姐姐,你先睡覺吧。”

仙女很聽話地上牀睡覺了。

楚凡看到仙女睡覺後,又走到窗前,向窗外看了看,又將窗簾拉上了。

突然楚凡又聽到外面好象有人的聲音,於是仔細聽了聽,不由得笑了笑。

楚凡的聽覺非常的靈,雖然外面的人動靜很小,但他還是聽到了動靜,還聽到了有人說話的聲音,而且他還聽了一個清楚。

原來這些人都是來聽楚凡和仙女的動靜,他們以爲楚凡和仙女進房之後,就要做運動,於是都到窗戶的另外一個房間去偷聽,想偷偷的看。

這些人都是服務人員,他們對這些房間比較熟悉。

楚凡突然說道:“你們隔那麼遠怎麼能聽得到,怎麼能看得着呢,要聽就進來聽,要來看就來看吧。”

那幾個偷聽的傢伙聽到楚凡的說話,連忙跑了,一下子跑出多遠,一個人跑得太快了些,不小心摔了一跤,摔倒在地上輕輕地叫痛。

楚凡對那些人的動靜瞭如指掌,他雖然沒用神識,只憑感覺就感覺到了。

要是楚凡用神識功法,這個酒店的每一個房間他都可以看得一清二楚,不管這些房間的人在做什麼運動,還是沒有做運動,只是睡覺,他都能看得很清楚。

不過,楚凡並沒有用神識功法,並沒有去看其他房間的動靜,他也沒有偷窺的偏好。

楚凡又在一張椅子上坐下了,他聽到仙女睡在牀上翻了一個身,接着又聽到仙女打起了輕微的呼擼。

楚凡又笑了笑,沒想到仙女睡覺還是這麼可愛,接着楚凡又開始運轉靈異功法,又深深地吸了一口氣。

楚凡突然覺得他現在馬上就要突破了。

是的,自從他在海底的宮殿吃了那些寶貝後,就一直想要突破,但楚凡一直都沒有突破,剛纔又喝了一些酒,還喝了好幾箱,又有了突破的感覺。

但楚凡還是沒有突破,他覺得現在還不是突破的最佳的時候,還是到地府去突破第五重,那纔是最好的。

楚凡決定先帶這個仙女玩上半年,半年之後,送仙女回到天庭,接着又帶一個仙女去地府,接着又和閻王大哥喝上幾杯,然後開始突破第五重靈異功。

楚凡又來到窗前,又拉開了窗簾,隨即有一股清新的空氣飄了進來。

龍隱者 楚凡吸了一口空氣,又在房間走了走,覺得丹田中一陣鬧騰,於是,又坐在牀前開始運轉靈異功法,又運行了幾個周天。

楚凡突然覺得兩朵花又動了一下,丹田又是一陣跳動,這樣子楚凡還是第一次發覺,不由得愣了一下,於是楚凡又內視了一下丹田,突然發現了一樣東西。

楚凡看到這東西,不由得又是一陣驚喜,原來他在布達拉宮的時候就吸了不少聖靈氣,那時候只是感覺到力量的強大,而現在卻看到凡田中又出現了一朵花,而且這朵花還有一陣陣的聖靈氣環繞。

楚凡看到這朵花通身呈白色,一塵不染的,十分聖潔,不由得很是喜歡。

楚凡又用意念動了一下,那朵聖靈花也搖動了一下,似乎在迴應。

楚凡又笑了笑,現在那朵聖靈花就在藍蓮花和太陽花的中間,三朵花呈現出一種三角形狀。

楚凡看到三朵花的樣子,突然心裏一動,他知道這三朵花的形狀代表了一個圖形。

對於這個圖形楚凡前世就見識過,而且還是在一個聖地見到的。

而現在這個圖形由三朵花組成,出現在他的丹田中,楚凡馬上就感覺到了一股神聖的氣息。 楚凡站在窗前修煉了一個晚上,並沒有睡覺,但精神還是十分的好。

仙女睡了一個晚上,接連做了好幾個夢,夢見這個夢見那個,非常的舒服。

的確,仙女還是第一次在凡間睡覺,這種感覺還是奇妙的。

是呀,仙女在天庭睡覺從來沒有做過夢,也不知道夢是什麼。

而現在,楚凡已經從修煉的狀態中醒來,感覺全身充滿了力量,覺得只要一隻氣就能突破到靈異功第五重,而且還可以連續突破,一直突破到第九重的靈異功,但是楚凡並沒有突破,他覺得現在還不是突破的時候。

於是,楚凡又收了功,剛轉過身來,就看到仙女已經起牀,一臉紅撲撲的,看來昨晚上的確是做了一個歡喜的夢。

楚凡又笑了笑,說道:“神仙姐姐,我們這就去玩罷。”

“好呀,我們去哪裏玩呢。”仙女現在還有些興奮的樣子,看來她昨晚上做的夢有點高興,有點這個那個了。

楚凡又笑了笑,說道:“我們去坐火車吧。”

“好呀,公子,火車好玩嗎?”

楚凡又看了看仙女,又說道:“坐火車還是很好玩的,你是要坐慢的還是快的火車。”

“我要坐慢的車。”仙女說道。

楚凡又笑了一下,他也是沒有想到,仙女竟然喜歡坐慢車,不過如此也好,坐坐慢車也不錯,一站又一站的慢慢坐。

楚凡於是帶着仙女來到一個火車站,這個火車站比較小,就是一個小小的站臺,楚凡買了兩張火車票就帶仙女上了一輛火車。

這列車開得很慢,一連開了好幾天也沒有開出多少路程。

不過,仙女卻很高興,楚凡也覺得不錯,慢慢的坐火車也很有意思的。

楚凡和仙女坐了火車後,又去坐輪船,又坐了幾天輪船,仙女也很高興。

楚凡又帶仙女去從馬車,這些馬車只是在一個地方坐到一個地方,也就是坐了兩三公里。

仙女還是覺得很好,覺得很好玩。

於是楚凡又帶仙女去坐飛機,會飛機的時候,仙女覺得還是比較好玩,比起在天庭踩着雲朵飛行還要過癮。

楚凡帶着仙女坐了飛機,又坐了輪船,又坐了火車,又去坐班車,從一個城市坐到另一個城市。

楚凡和仙女坐班車坐了幾天幾夜,覺得也挺好玩,還一直坐到了深圳。

楚凡和仙女坐車到深圳,又玩了一天,楚凡又說道:“神仙姐姐,我們去香港玩吧。”

仙女又說好,她現在不管楚凡說去哪裏玩,她都答應,白天到處玩,晚上就去酒店開房。

楚凡和仙女玩得十分開心,兩人每天形影不離,楚凡又和仙女來到香港,又在香港玩了兩三天,覺得不怎麼好玩,於是楚凡又和仙女坐了一隻大輪船出海。

這隻輪船是一隻大貨船,他們悄悄地跟着這隻大貨船去了馬來西亞,又在馬來玩了一個星期,接着又去新加坡玩。

楚凡和仙女這麼玩了一圈,已經過去了五個月,再有一個月就要回到天庭了,要不然王母娘娘肯定會發現。

如果被王母娘娘發現仙女來到凡間,那肯定會頗多責罰,說不定還要暴打一頓。

因此,楚凡決定再帶仙女玩一個月就上天。

仙女和楚凡每日玩,每天晚上開房睡覺,覺得十分開心,楚凡也很高興,仙女也很快樂。

楚凡和仙女又坐船去葡萄牙,經過索馬里的時候,又碰到許多海盜,這些海盜都拿着槍,將楚凡和仙女一船的人都扣押了起來,又搶了一船的貨。

不過,楚凡當天晚上就和仙女一起坐小金豬飛走了。

那些海盜看到一隻小金豬突然帶着兩個人飛了起來,都覺得十分的好奇,竟忘記了開槍。

等到海盜們開槍射擊的時候,楚凡和仙女已經飛出了很遠。楚凡又和仙女一起上了一隻大輪船,一直坐船到葡萄牙,又在歐洲玩了半個月,去巴黎法了一天半,在柏林玩了半天,覺得不好玩,於是,楚凡說道:“神仙姐姐,現在還有半個月,我們去哪裏玩呢。”

仙女想了想,說道:“去哪玩無所謂,只要玩得開心就好。”

楚凡覺得仙女說的有道理,於是說道:“我們去埃及玩兩天吧。



於是,楚凡又和仙女去了埃及,還在晚上爬上了金字塔的最頂層,看着星星看着月亮,在金字塔的頂上過了一夜,覺得還不錯。

他們在埃及玩了幾天,還剩下幾天,於是又去耶路撒冷玩了幾天,他們中東玩了三天兩夜,也覺得不好玩,於是又去非洲玩了幾天。

楚凡和仙女在一個月黑風高的晚上坐在非洲的一條鐵路上,看着火車從身邊跑過,突然仙女就拿出了大炮,突然一炮打響了,馬上打通了一條通道。

這條通道就是通往天庭的路,楚凡和仙女於是進了通道,又在通道中走了半天,終於到了天上。

楚凡還是將仙女裝進了靈儲戒指,接着拿出王母娘娘的令牌,楚凡拿着令牌來到南天門的時候,那些天兵見是楚凡,不由得很高興。

的確,楚凡也是仙界的老朋友了,每次來都要去王母娘娘那裏,每次來都要唱上幾首歌,仙界的仙人現在基本上都認識楚凡了。

楚凡到了南天門,天兵天將很是歡迎,一點也沒有阻攔。

楚凡從南天門到了天庭,又腳踩雲朵,又唱了一首愛的奉獻,一隻母天馬趕緊跑了過來。

這隻天馬現在已經被楚凡馴服了,每次只要楚凡上天,每次楚凡唱愛的奉獻,天馬都會及時出現,楚凡馬上騎了天馬,於是來到一個偏僻的地方,將仙女放了出來。

仙女回到天庭後,馬上去報到,好在人間一年,天上只有一天,雖然仙女和楚凡在人間玩了半年,玩了半個世界,但在天上還只是半天而已。

因此,仙女回來後,並沒有其他的仙女問什麼,的確,半天的時間而已。

楚凡又騎着天馬在天庭逛來逛去。

天馬馱着楚凡在天庭到處飛馳。

天庭的地盤可是大得很,縱橫幾千萬公里,雖然天馬跑得很快,但想要跑完天庭至少也要跑上十年八載的。 楚凡騎着天馬在天庭玩了一天又一天,一連玩了十天。

楚凡又讓天馬騎到仙宮。

楚凡在仙宮門口下了馬,又揮了揮手,天馬當即自己去玩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