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手肘戳了下文秀:「秀秀,看喇叭。」

0

文秀將網頁最小化看遊戲,愣了下,笑了:「這姑娘也想買銀兩啊。」

「肯定的啊,不然幹嘛刷喇叭罵秒銀兩的人,也就是你。」

翻了個白眼,文秀不理她,也買了個喇叭回復:「我秒的,不能。#摳鼻」

林酥氣的一個倒仰,差點沒摔下去。

折騰了半天終於用老媽的身份證註冊好也綁好了銀行卡,結果點開每一單銀兩都提示已被鎖定,沒有銀兩點修她整個人都暴躁的不行。

她私聊這個叫秀兒姐姐的人:「姐姐,你就給我留點吧,我真的缺錢點修啊!#可憐」

【秀兒姐姐】:「給你留了我幫會升級資金就不夠了啊。#摳鼻」

【酥九】:「姐姐姐姐,求求你了,給我留點點嘛,我不要多了,三單好不好啊?」

文秀想了想,轉頭跟余淺商量:「淺淺,咱幫不可能全是群里人,要收其他人的吧?」

「肯定啊,不收其他人誰跑商誰跑那些雜七雜八任務啊,這些大佬誰像做這些的事兒的人。」幫會的事余淺已經跟女媧他們商量好了。

群里人多,肯定的不可能在一個幫,每個幫上限150人,乾脆就一百人是群里的,剩下五十個位置給商人給其他玩家。

如果有人想去別人幫里呆著也可以,不強求在這幾個幫呆。

如今六界幫會的50個位置給了落桉桉六個,還剩44個,預留四組商人位置,也還有20個位置。

「這個酥九,收嗎?」文秀問她。

「誰?」

「酥九。」指了指屏幕上的對話,回答。

「剛刷喇叭那個?」

「對。」

「收吧,一來就要花錢,看樣子也是個要做大神的。」余淺無所謂,只要人品沒問題,收誰都行。

「嗯。」

【秀兒姐姐】:「給你留幾單也不是不可以,你來我幫會。」

【酥九】:「?????」

林酥有點懵,進幫什麼鬼,不是在說銀兩嗎?

【秀兒姐姐】:「反正你也是要進幫會的,來我幫會,銀兩給你留五單。」

【酥九】:「你們幫會是啥?」

林酥猶豫了一下,想先了解下這個幫會是什麼樣的。好歹也是個玩了多年遊戲的,做為一個氪金玩家,她可不想去個不入流的幫會。

【秀兒姐姐】:「六界,全區第一個二級幫會,也會是第一個五級幫會。」

【秀兒姐姐】:「重點是,我幫里個個都是大佬。#摳鼻」

【酥九】:「……」

林酥無語,還個個大佬呢,一個區能有幾個大神?總不可能全在她幫里吧?

待半年後,林酥想到今天她的想法,恨不得給自己兩巴掌。

她本以為按自己氪金的程度,在這個區能坐穩全區前十,萬萬沒想到,排行榜都上不去。

不,應該說,她連全區前一百都進不去。

他大爺的,這個區前一百不是六界幫會的就是他們友幫的。

當然,這是后話。

現在的林酥,為了五單銀兩賣了身,答應了文秀的要求,進了六界。

進幫看到幫會成員名字那一刻,林酥覺得自己進了邪教。 幫會【酥九】:「……你們這名字……我是進了邪教吧?」

林酥越看越覺得自己不該進幫,這都什麼鬼名字,真以為自己是神仙呢?

幫會【女媧大尊】:「小姑娘,我勸你好好說話,其他人可沒我這麼好脾氣。」

也是巧合,所有人都在努力跑任務,幫會頻道被任務進度刷屏的時候,女媧抽空歇了下,不然林酥的話還真沒人看到。

女媧也沒說錯,這群大佬中脾氣最好的還真就是女媧了。

其他人,哪個不是屍山血海里歷練出來的?

幾萬年前仙界和魔界成天打架,六界都被牽連其中,伏羲為了護住女媧和人界,也沒少動手。

在這種環境下活下來的神仙妖魔,脾氣又怎麼會好的起來。

女媧有種預感,有這些不安分的在,這個遊戲,這個區,安靜不下來。

而女媧的預感也成了真,《倩女幽魂》火了多少年,雲中歌就熱鬧了多少年。

幫會【酥九】:「……」

莫名的,林酥覺得自己有些背脊發涼,發了個省略號也遁了。

轉而再次打開雲舟交易平台,銀兩交易頁,依舊每一單都處於被預定狀態。

是的,一單不剩,全被預定。

林酥覺得自己腦子裡又跟弦「崩」的斷掉了,要不是想到天太熱出門麻煩,手裡捏著的滑鼠已經被她扔了。

【酥九】:「說好的給我留五單呢?!」

不扔滑鼠不代表不生氣,她選擇了找秀兒姐姐。

【酥九】:「#咒罵,你全預定了我買啥?你答應了給我留五單的!」

【秀兒姐姐】:「嗯?落桉桉沒找你?」

林酥懵了一下,誰?

從拍情景喜劇開始 【秀兒姐姐】:「落桉桉,我們幫的固定商人,我給她說了接下來的菜分你五單,比平台比例高百分之十。」

林酥更懵了,趕緊扒拉了一下閃個不停地小手手。

一個一個點出對話又叉掉,叉掉好幾個人的私聊她才看到落桉桉的消息。

【落桉桉】:「Hi?秀秀說你要五單菜?」

落桉桉的消息是十分鐘前發過來的,也就是說,在她腹誹幫會是邪教的時候,文秀已經安排好了她的銀兩問題。

林酥有些不好意思的回復:「對不起啊,私聊的人太多我一直沒點開,現在才看到。」

戰國謀妃 【落桉桉】:「沒事,現在平台比例是一百塊三十三萬銀兩,比他們高百分之十就是三十六萬三千。」

【落桉桉】:「我現在有兩單,先給你,另外三單給我一晚上時間明天給你可以嗎?」

平台的比例都能接受,又怎麼不會接受比平台高的呢?況且秀兒姐姐說這個落桉桉是幫會的固定商人,想必信譽方面是沒啥問題的。

林酥的算盤打的噼啪響。

之前還覺得自己進的幫會是邪教,現在看來也不是嘛。

落桉桉的交易習慣是先貨后錢,報了銀行卡號后,就讓酥九準備了幾個小東西去易市擺攤。

兩百到賬,落桉桉又將擺攤的道具還給了酥九。

【落桉桉】:「你也是幫會一員,一起幫著跑幫會任務吧,很多活動都要幫會滿級人也多了才開的起來。」

走之前,落桉桉給酥九發了個消息,全是提醒吧。

她看出來余淺是真的想把幫會發現好的,也看出來幫里這些奇怪名字的人都是幫主的親友。

如今幫會發展初期,她們這些外人能多做點貢獻,也算幫會元老,以後管理對他們也不會太差。 一天下來,除了落桉桉和酥九,余淺他們沒有再收其他外人進幫,只帶著人專心跑幫會任務。

晚上,余淺四人都下線了,其他人卻都還在線跑任務。

他們直接捏了個訣,讓滑鼠自己重複動作,自己卻去了小洞天繼續給余淺和其他幼崽上課。

精衛他們哭喪個臉,好不容易有了新的娛樂方式,卻被強制關了電腦上課,能開心才怪。

余淺倒覺得無所謂,反正她也要睡覺休息的,進不進小洞天對她來說都一樣。

如果能儘早完成課業,她可能會更高興。

自從進入自創風格階段,余淺的課程已經卡住了。

如今老師們能教的已經教了,她什麼時候能自成一體,什麼時候就能出師。

各位老師也已經把更多的精力放到了幼崽們身上,甚至他們還想著入周景琛的夢,也教教他。

可惜這個想法被九天玄女制止了。

在周景琛通過考驗前,誰都不準透露一點點六界的信息。

……

清早六點。

余淺結束了一晚的練習,正準備出去,小洞天里來了位大人物。

天道。

玉冠束髮,黑袍白膚,唇紅齒白。

盛世美顏的天道冷著個臉降臨小洞天,一身氣勢壓的眾神喘不過氣。

唯獨余淺,呼吸如常。

明顯的感覺到了天道的偏心。

余淺按著女媧教的禮儀,規矩的給天道行禮問好。

對於余淺的態度,天道也很滿意,冷臉笑成了一朵花:「丫頭不必多禮,小老兒我就是來看看你。」

小老兒三個字讓低頭行禮的余淺嘴角抽了下,天道這娃娃臉哪老了,按前世那些追星狗的說法,天道明顯就是小鮮肉的長相。

「手機給我。」天道隨手從空間掏了個沙發出來坐下。

余淺愣了愣,才取出果7。

天道拿著手機點點點,不知道在做什麼,余淺好奇,但也不敢湊上去看。

「行了,有事你可以直接問我,不用找這些笨蛋了。」將手機還給余淺,天道又將沙發收回,一閃身不見了。

待天道威壓徹底在小洞天消失,余淺才敢打開手機看看這個大佬做了什麼。

看到企鵝屏幕那一瞬,余淺沉默了。

會話欄第一個就是天道,而會話,全是余淺的賬號給他私發的紅包。

數了一下,四十四個紅包。

不用再點開錢包,余淺就能猜到自己錢包格子已經空了。

她想過天道拿她手機會做的所有事,比如清理好友比如加什麼功能。萬萬沒想到,天道居然是用余淺賬號加自己好友,還將格子里所有食物都發給了他自己。

【天道】:「讓文秀給兩個群的人都配一個你們那的手機,企鵝賬號,雲博賬號還有TB賬號。」

還在沉默中,天道又發來了消息。

兩個群,人手一部手機,還有各種賬號。余淺覺得,不僅遊戲,網路也要熱鬧起來了。

天道爸爸的吩咐,即使預感再不好,也得乖乖做啊。

余淺當即出了小洞天,到文秀房間找她去商量了。

文秀也是真的厲害,不知道她和周景琛說了啥,下午手機和各種賬號都到手了。

同時,余淺也補貨完成。

將所有東西第一份都發給了天道,待他點過頭,她才又將其他打包上傳到群文件。讓他們下載這些自己名字的那一部分。

零食,發給天道后,剩下的也不多,乾脆的都發了手氣紅包。

余淺有些絕望。

多了天道這位吃貨,原本的零食存貨又不夠了。也幸好現在TB已經有很多賣零食的店了,不然余淺估計也供應不上兩個群的零食需求。 接下來的幾天,余淺和楚月月都窩在家裡玩遊戲沒有出門。

為了方便,楚月月乾脆的搬來了余淺家,和她一起住。

周景琛和文秀也想陪著她玩,可惜得工作。

周景琛長的好看,又會打扮,之前陪余淺去電玩城玩的時候被人拍了照片傳到網上,火了。

還運氣特別好的被一個導演看上了。

導演姓許,叫許光榮。

許導接到個劇本,一個高智商團伙偷絕世珠寶的故事。

其他幾個主角都有了人選,唯獨一個角色,許導一直猶豫不決,直到在網上看到周景琛的照片,帶著人在省城這邊蹲了好幾天才蹲到他。

這個角色,在劇本中算三番。

設定是個家境優越、智商超高的編程天才兼貴公子,在主角們每一次作案時,這個人都隱在背後,提供技術層面的支持,以及,指揮。設定中身高188這個條件就已經刷下了一大片候選人,長相還得耍狠賣萌不違和,又刷下了一片人。

剩下的人,許導又看不上他們的演技。所以,這個劇本就這麼拖了下來。

本想著實在找不到人就把角色刪了,總好過隨便找個人演砸了牌子。

蹲到周景琛,看到本人第一眼,許導就有種就是這個人的感覺。

待知道他本身就是編程方面的人才后,更是拍板決定這個角色就是他了。

可惜得是,周景琛對演戲沒多大興趣,當時就拒絕了。

許導也不死心,纏了好久,不知怎麼的,查到了文秀那裡,又去找文秀幫忙說情了。

文秀也很無語啊,工作室簽了一堆新人,個個都還沒推出去,老闆先要出道了。

文秀拉著周景琛談了一次,他就答應了拍戲的事。余淺好奇的問過他兩談了什麼,可兩人都不告訴他。

於是,文秀的工作室,除了網紅余淺和新人,又添了一位成員,大股東周景琛。

忙於看劇本和表演學習,遊戲賬號就交給了余淺。

二十天後,遊戲封印已經開到了89,幫會順順利利升級到五級。

而一中,也開學了。

近20天沒見到周景琛,看到門口接自己去學校的人時,余淺還以為自己看錯了。

魔鬼訓練之下,周景琛的氣質發生了很大改變。若說之前的周景琛還有些受前世影響無法掩藏偶爾漏出來的陰鬱,現在的周景琛則學會了隱藏情緒。

看起來,就是個溫柔開朗的少年。

「看來,教你表演的老師挺厲害的。」余淺的話沒頭沒尾,周景琛卻明白她在說什麼。

輕輕揉了揉她頭髮:「放心吧,我會努力讓自己變得更好的。」

接過她的書包,想牽著她走去學校,卻被躲過了。

「不能早戀。」余淺瞪了他一眼,反手將手背在身後。

「行吧,不牽手。」周景琛笑了笑,不介意她躲著自己。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