瓶壁上再次發出一聲沉悶的聲音。

0

經過一段時間摸索,他總算摸出一些門道,這掌法除了元氣之外,更多的是心境。

魔氣倒沒什麼,佛氣要求他的心境跟施展的佛氣完全合一的時候,才能發揮出作用。

雖然時靈時不靈,但是至少他已經摸到一點竅門,接下來,他要做的就是徹底學會運用。

「這是我第一次創造出神通,起個什麼名字好呢?」

葉雄本來想起個牛逼的名字,但是這門通神畢竟剛開始創造,能不能創造成為一門系統厲害的神通,還是未知數,所以不敢太託大。

「這是由佛氣跟魔氣相融合在一起才發揮出來的作用,就叫《佛魔掌》好了。」

簡單,好記。

神通名字不重要,最重要的是厲害。

突然學會的第一式,葉雄決定叫佛魔出海。

這一招起源於地球上的古武功名字雙龍出海,這樣也比較好記。

接下來,葉雄不斷地修鍊第一式,佛魔出海。

雖然只是簡單的一式,但是對於他來說,練了千萬遍依然沒辦法完全學會,依然時靈時不靈。

葉雄雖然精通佛門功法與魔宗功法,但是兩種功法還是沒辦法完合一,以前都是各自為戰,只有兩種法相的才能融合,組成忿怒聖體法相。

法相歸法相,招式歸招式,這是兩個完全不同的概念。

修鍊無歲月,眨眼之間,半年時間就過去了。

其間,葉雄喊過四姑娘,她也沒有叫自己,現在葉雄就連身在何處都不知道。

這天,葉雄正在修鍊,突然一道光流從瓶口落下來,正是四姑娘。

見她進來,葉雄掃了她一眼,臉上沒有絲毫的表情。

對方無緣無故把自己困住這個鳥不拉屎的地方,他能不氣嗎?

四姑娘似乎也知道他對自己意外很大,淡淡地說道:「我知道你對我意見很大,但我這是為了你好,你殺戮心太重,為了你的前途著想,修鍊佛心非常重要。」

「你認識我多久了?」葉雄突然問。

他的話很淡,已經沒有了開始那種憤怒,變得平淡得多。

如果不是她把自己關在這裡,自己還創造出《佛魔掌》,所以,從本質上講,他還應該謝謝她。

「你什麼意思?」

「你認識我的時候不長,怎麼知道我殺戮心重?」葉雄繼續問。

「這還用說嗎,你在朝聖大典上,都殺了多少人了。」四姑娘道。

「在朝聖大典上,我殺那五名光明神殿的弟子,是因為他們要將我抓走,你也明白,被他們抓走,會有什麼下場,換在是你,你會不反抗嗎?」葉雄嚴肅地說道。

「段正安呢,你殺他又怎麼說?」

「我們之間早就結怨,如果我的實力在他之下,你覺得他會放過我嗎?」葉雄反問。

四姑娘沒想到他語氣這麼重,咄咄逼人,如果論理,她未必有,但是師尊讓她這麼做,她就必須做到。

她度化他,更多的是遵從師命。

「這一年來,我去道門辦件事情,所以一直都沒空,從現在開始,我跟你一起個修鍊佛心。」

四姑娘不想跟他在這話題上扯太多,換了個話題之後,從身上拿了個蒲團,放到旁邊的地上,盤坐上去,閉上眼睛,開始修鍊起來。

佛門功法,修心是一個非常重要的組成部份,必不可少。

葉雄懶得理會她,走到一邊繼續修鍊佛魔出海。

佛氣魔手,融合,出擊,一掌掌拍出。

十遍,百遍,千遍,萬遍。

開始的時候,四姑娘覺得他這動作很傻,甚至以為他在裝,故意引起自己的注意,但是漸漸的,她覺得有些不對勁,她隱隱從對方這簡單一掌之中,看到了天道法則,隨著他的修鍊,這一簡單的一招越來越強大,甚至連瓶壁都被震動了。

「你這是什麼掌法?」終於,她忍不住好奇問。

「關你屁事。」葉雄回了一句。

四姑娘討了個沒趣,知道他心裡恨自己,也不再說話。

度化人她不是第一次做,以前也遇到窮凶極惡的魔頭,開始對自己恨之入骨,恨不得殺之,最後還不是散掉魔功,重新修鍊佛門功法,放入屠刀,遁入空門,還非常感覺自己呢!

煉化扈氣,一年時間遠遠不夠,隨著時間越來越長,他會明白自己的良苦用心的。

四姑娘盤座下來,開始念誦起來。

「無論是過去現在還是未來,只要弟子曾引因緣眾生有一絲心動,弟子都至心懺悔。」

「無論是過去現在還是未來,只要弟子曾引眾生生一絲不高興,一絲嗔恨,一絲不滿,弟子都至心懺悔。」

「無論是過去現在還是未來,只要弟子曾起一絲嫉妒,殺戮,弟子都至心懺悔。」

「無論是過去現在還是未來,只要弟子曾起……」

一遍遍如同天籟一般的佛誦從四姑娘嘴裡吐出,那麼動聽,那麼虔誠,直透心扉。

那嗓子就彷彿被天使吻過一樣,太清脆太好聽了。

葉雄本來對她心存不滿,聽了她一遍遍的佛誦之後,心裡一不滿一點點消失。

這個女人不但修為極高,容貌絕色,就連嗓子都這麼好聽。

有這麼一副好嗓子,不去當傳銷導師,太可惜了。

一不小心虧成首富 看著她那漂亮得不像話的臉孔,葉雄眼睛里突然露出一絲狡黠之色。

他收起崩著的臉,上前認真地說道:「四姑娘,我有一些關於佛心的事情不太了解,還請四姑娘解一下惑。」

四姑娘沒想到他會主動跟自己說話,語氣也客氣,當下睜開道:「但說無妨,只能我會的,都會傳授與你。」

「我心裡喜歡上了一個女人,她讓我心煩意亂,無法修鍊,我該怎麼辦?」

葉雄一本正經地看著她漂亮的臉,嚴肅地問道。

(本章完) 四姑娘沒有感覺出來葉雄聲音之中的調戲,認真地回道:「當一段感情弄得自己心煩意亂不知所措的時候,就是要適當拉遠彼此之間的距離,讓自己變清醒,給自己安靜下來的時間和空間,理順自己。 名門老公壞壞愛 隨著時間慢慢過去,你會漸漸發現,曾經讓自己心煩意亂,無法靜心的事情,根本就不算什麼。」

「聽你的話,好像過來人似的,四姑娘,你曾經經歷過嗎?」葉雄好奇怪地問道。

四姑娘說這話的時候,表情雖然淡定,但是聲音之中,飽滿著別樣的情緒,不像是為了解惑而照本宣科,反而更像是自己親身經歷的事情。

「我都五千歲,以我的資色,你覺得會沒經歷過愛情嗎?」四姑娘反問。

這話夠狂,但是有狂的資本。

以她的資色,只要看過她的男人,都會喜歡。

一生的修鍊之中,肯定會碰到,讓她覺得也很優秀的男人,經歷過愛情。

「那你們之間……現在怎麼樣了?」葉雄好奇地問。

聽到這裡,四姑娘臉上露出黯淡之色,回道:「他已經殞落了。」

「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葉雄歉意地說道。

「都過去這麼長時間,我就早看透了,這有什麼的。」四姑娘輕鬆地說道。

葉雄本來還想繼續問,由此,他就可以從對方的回應之中,還有她經歷的事情之中,看出她是怎麼樣的一個人,從而怎麼跟她相處。

以自己的實力已經無法離開這裡,那麼,就只能使用感情計。

如果她看在兩人交情的份上,說不定會放自己出去。

「我的女人算算時間,有可能已經來到真仙界,真仙界的實力,跟邊遠星域的實力相差太多,我真擔心她會出什麼意外,她外貌不比你差,肯定會有不少人看上她。」葉雄擔心地說道。

「她修鍊的,是什麼功法?」

「道門功法。」

「那她去的應該是道觀,你放心,道觀比起魔宗好得多,不會無緣無故就殺人的。」

「魔宗有好人,道觀也有壞人,我能不擔心嗎?」葉雄眼角偷看了她一眼,擔心地說道:「四姑娘,你真要把我困在這裡一百年嗎?」

「困多少年,不是我說了算的,而要看你的領悟,只要你放下殺戮之心,我就會放你出去。」四姑娘回道。

「恐怕,你的目的不是在度化我,而是另有目的吧?」葉雄突然說道。

四姑娘愣了一下,目光看著他,發現他目光咄咄逼人的看著自己。

「剛才還好好的,現在目光中又充滿了殺戮了。」四姑娘嚴肅道。

「是佛聖讓你困住我的吧?」葉雄繼續問。

「你還是好好靜一靜,聽佛誦將自己的扈氣磨掉吧!」四姑娘閉上眼睛,天籟般的聲音響了起來。

她這模樣,分明就是在躲避。

葉雄繞著她轉了一圈,慢慢說道:「我跟大道寺無怨無仇,你為什麼要度化我?這個世界上需要度化的人多得是,有窮凶極惡的,有善惡分明,有跟你們大道寺有淵源的,我對於你們大道寺來說不過就是一個過客,你不惜萬里迢迢過來找我,說懷著佛心要將我度化,憑什麼?」

「你心裡很清楚,一個能將佛門功法修鍊得如此至純境界的人,會是大奸大惡之人嗎?」

「就算度化,需要度化一百年嗎,你們這是變相囚禁。」

「佛門常說,這世界上是有因果的,沒有原因,就沒有結果,你們這樣做,肯定是有目的。」

「讓我猜一猜……佛聖讓你囚禁我,是想在囚禁我之時,調查我的身份,如果確認我的身份不是神將轉世,就收我為徒弟,那樣可以得到一個極頂的修鍊天才,又不會得罪光明神殿。如果查出來我是神將轉世,你們又想怎麼樣?把我交給光明神殿?」

葉雄的聲音不大,但是吐字清晰,鏗鏘用力。

只是四姑娘依然盤坐著,嘴裡依然念誦著佛音,似乎沒聽到他說的話一樣。

「不敢開口是不是,告訴你們,我這輩子就不屑的就是錦上添花。錦上添花誰不會,我統治邊遠星域的時候,那些人個個過拍馬屁,我一腳將他們踢飛,那些雪中送炭的人,我一個都沒忘記。」

「佛聖又怎麼樣,他看中我,想我當他的弟子,沒門。」

說著,他本來已經壓住的脾氣,又爆發了。

扔下這句話,葉雄直接走到瓶壁旁邊,雙手叉胸在生悶氣。

「你好好安靜一下,等你平靜下來,我再進來。」

四姑娘說完,身影啾的一聲,從瓶口離開,不見蹤影。

……

出去之後,四姑娘馬上布了一面水鏡。

片刻之後,水鏡那邊就出現一名白髮飄飄,仙風佛氣的老者。

「師尊。」四姑娘作揖。

「怎麼樣,他的扈氣消磨一些沒有?」佛聖問。

四姑娘搖了搖頭,說道:「不但沒有,反而更暴躁了。」

「不急,像他這種絕世天才,傲氣都很重,短時間之內肯定受不了的,越是天才,脾氣越大,傲氣越盛,隨著時間過去,慢慢就會變好的。」佛聖說道。

四姑娘猶豫了一下,問道:「師尊,弟子有一事不明。」

「你請。」

「為什麼要選擇他?」

左岸深刻,右岸清歌 以前,佛聖的弟子每度化一個人,都會說明原因,畢竟度化一個人,需要付出的實在太大了,有些弟子花費了幾十年時間,都未必能成功度化一個人。但是這一次,佛聖讓她度化葉雄之前,並沒有說明原因。

出於信任,四姑娘沒有說什麼,但是現在葉雄聲音咄咄逼人,心有怨念,如果不把他這怨念解決掉,根本就沒有辦法度化他。

若要度人,先要度已,自己都無法讓對方信服,怎麼度化對方。

「這話是他問的吧?」佛聖問。

四姑娘點了點頭,道:「他很執著,智慧很高,想要度化他,很難。」

佛聖嘆了口氣,半晌才說道:「是我想得不周,沒有說清楚,葉雄是顆好苗子,天姿卓絕,但是扈性太強,我本意是讓你先度化他。我已經向你大師兄交待了,如果查明對方的身份不是神將轉世,他就會成為我的第十名弟……」

四姑娘整個人愣住了。

師尊說得話跟葉雄猜測的,一絲不差。

這傢伙,是怎麼猜到的?

「師尊,恐怕你要失望了。」四姑娘道。

Ps:書友們,我是黃楓雨天,推薦一款免費App,支持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四姑娘將葉雄跟自己說的話,說了一遍。

聽到他的話之後,佛聖的眉頭皺了起來。

「他真的這麼說?」

「他就是這麼說,說絕對不加入大道寺,成為你的弟子。」

「大道寺是佛門第一寺,不知道有多少佛門弟子,打破腦袋都想進來,我收他,那是看得起他。即然他不願意,那就隨他吧,我就看看在光明神殿的追捕之下,他還能怎麼活。」聽到四姑娘的話,佛聖很不高興。

「師尊,要不我再跟他說說,也許他只是一時氣話。」四姑娘道。

「你看著辦吧,能度化就度化,不行就讓他走吧!」

佛聖說完,手指一點,面前的水鏡就消失了。

四姑娘看了眼手中的瓶子,想進去,但是現在葉雄在氣頭上,決定先掠他幾天,等他的氣緩下來再說。

……

真仙界在仙界的中心,邊遠星域的修士實力一旦到達化神中期,就難以再進一步,必須通仙使手中的通關令,來到真仙界,才能再進一步。

真仙界分為六道,每一道的功法不同,功法屬性,決定來到修真界哪一道。

道觀地域,傳送台。

隨著傳送台一陣五彩光芒閃爍,平台上,突然出現一名身材婀娜的女子。

一頭雪發,五官精美,氣質如……

除了那冷漠的態度之外,無論從任何方面,都能看出這是一個漂亮得不像話的女人。

修真一道,能修鍊到化神期的修士極少,女性,還是漂亮的,那就更少了。

一直守候在傳送台旁邊,幾十名門派的弟子徹底被吸引,產生了片刻的失神。

下一刻,一名胖胖的弟子首先反應過來,連忙跑過去,說道:「姑娘,我們是雲霧山莊的,在道觀屬於十分有名的門派,加入我們,你絕對不會吃虧的……」

話還沒說完,又一個人插了過來,是名高瘦的漢子,說道:「姑娘,我們是逍遙宮的,在道觀名聲最好,加入我們,可以讓你快速融入道觀,這是我們逍遙宮的令牌。」

「姑娘,我們是烈火谷的,請問姑娘修的是火屬性功法嗎?」

……

幽冥身邊,瞬間就圍了不少人,想說服她加入他們的門派。

對於這些人,幽冥沒有絲毫的理會。

這些人就像是地球上,那些在車站拉客的人,專門坑人,跟他們回去,不會有好下場。

「對不起,請讓一讓。」幽冥大步穿過人群,沒有理會他們。

外面還有很多攤口,上面都寫著各門各派,都在招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