環望四周,卻沒有半點變化,但那感覺卻實實在在的印在心中。

0

並不假!

「奇怪。」林風神色微變。

這座大陣說不盡的古怪,然自己卻完全看不懂。

彷彿蘊藏著極大秘密。

微微沉吟。仍找不到那呼喚感覺,林風旋即搖了搖頭,再是沉浸入修鍊中。烀!烀!重生之火沸騰,眼下道之領悟自己是觸碰到邊緣,所欠缺的僅僅只是最後那一層薄膜!

嘩!光芒璀璨。

重生之火沸騰綻亮,林風猛一握拳。

腦海中,第二次出現那高亢嘹亮的啼鳴聲,模糊的火焰影子出現在腦海之中,令的心之震然。

是什麼?

並非鳳凰!

林風面色頓變,卻是根本來不及反應。


隨著重生之火的綻亮,連帶鳳凰命盤中陽命星盤亦是星光璀璨。雖非自己感悟找到那條路,但不管過程如何,結局卻是一樣,自己如今踏上那條聖者之道,是無爭的事實。重生之火的星辰完美綻亮,相比吞噬之火——

毫不遜色。

起碼,兩者在品質上是相等的。

哪怕吞噬之火威力再強,能吞噬其它火焰,卻吞噬不了重生之火。

「怦!怦!怦!」熟悉的心跳聲劇烈,林風輕抿嘴唇,腦海中依然映忖著剛才那模糊的火焰影子,心中說不盡的熟悉,冥冥中自己彷彿曾接觸過,那呼喚似乎正是從這火焰影子中傳出。

是什麼?

林風眉頭皺起,疑惑不解。


此時——

「嘩!」光芒璨亮,引動空間劇變。

林風微怔,倏地轉過頭站起身,目光所見不遠處一道熟悉身影輕然踏步而來。

正是許久未見的千戀皇!

她,回來了。

仍是星域級巔峰。

林風雙眸微變,不用問也知道,千戀皇所進入的並非擁有『雀王之道』。

第一次失敗。


但……

能和雀王之道相提並論,這個半獨立空間自有其獨到之處。

說不定失之東隅,卻收之桑榆。

「怎麼樣?」林風微笑道。

千戀皇傾然一笑,笑容中帶著分清新,瞬時雙手揚起,一道光芒疾飛而來。林風眼眸輕閃,微感驚訝,入目的是一張薄薄類似羊皮的紙張。不知用什麼材料製成,右手抓過。

「喔?」林風眯了眯眼,精光閃動。

薄薄的一層紙張,印刻著各種看不懂的文字,旁邊還有不少繪製的圖案。

雖然自己完全看不懂,但看那『圖案』。卻有種莫名的熟悉感覺。

那好像是……

「煉器?」林風一怔。

再是從頭往下仔細看來,幾個圖案所顯示的,似乎正是煉器的手法和步驟。雖不敢完全肯定,但十之**不會有錯。抬起頭,林風訝然的望著千戀皇,帶著許多疑問。

「應該是某種煉器法則……」

「又或是秘技。」

千戀皇輕道,「我雖不懂上面的文字,亦對煉器並不精通,但也有一些了解。」

很博學。

林風知道千戀皇的聰穎。出身名門,卻沒想她連煉器都有涉及。

確實無愧為天才之名。

「可惜看不懂這些文字。」林風搖搖頭,「單憑几幅圖案,難以破解其中秘密。」

「這文字我也從未見過,很古怪。」千戀皇秀眉微蹙,望著這紙張,徐徐道,「不過這東西肯定很珍貴。能和『雀王之道』相提並論,決非普通的煉器之法。」

林風輕『嗯』了聲。點點頭。

放置在雀王獄最深層,最大半獨立空間之中。

其價值可想而知。

「那我不客氣了。」林風微微一笑,知千戀皇意思。

對於煉器之物她要也沒用,儘管自己眼下看不懂這些奇怪文字,但不代表日後沒機會。

這東西,很寶貴。

「不過這文字…我好像在哪見過?」林風眼眸微微閃動。瞬間一亮,「對了,這文字和光點上浮動的那些蝌蚪文字很相似,無論構造還是形體,都應該是同等類的存在。」

心之恍然。林風越感驚奇。

這莫名的文字,奇怪的大陣,離奇的呼喚……

越來越多的秘密。

「林風你的確厲害。」千戀皇微微一笑,「我先行一步,取得其中寶物運氣也算不錯,最後也機緣巧合很快找到出路,卻不想還是比你慢了一拍出來。」

語氣中,帶著微微佩服之感。

這段時間的相處、合作,千戀皇早已對林風心服口服。

深得其心。

「不,我並沒有進去。」林風徐徐搖頭。

「嗯?」千戀皇一怔,美眸輕訝,「為什麼?」

林風望著周圍白光閃動,輕道,「在你進入后,這些半獨立空間…又變化了。」瞬時間,分身再一次閃現,林風眼中光芒輕動,既是千戀皇回來,便可將謎底解開。

看一看,空間壁壘的變幻到底是暫時,還是……

永久!

「轟!」林風再一次轟破陣之力。

臉上的表情極是凝重,雙眸緊盯著空間壁壘,牢牢鎖定。

期待著結果變化,但……

事與願違。

「真的變了。」林風輕喃。

「呼!~」長吐出一口濁氣,林風握了握拳,感到無奈。

最壞的結果。

空間壁壘的變化,是永久性的!

如今所有的空間壁壘,風車烙印已是由一個變成兩個,包括千戀皇所進入過的那個空間壁壘,如今都需要二十四根火焰羽毛。進入條件瞬間加倍,難度大幅度跨升。

「可以告訴我發生了什麼嗎?」千戀皇輕聲道。

從林風的表情,她看的出來……

並非好消息。

空間變化!

千戀皇神色變的凝重。

事情,很嚴重。

原本八成的幾率,幾乎可以說穩操勝券,但如今卻一夜間打回原型。二十四根火焰羽毛的進入條件,意味著只剩下僅僅四次機會,何等的稀少,尋找到『雀王之道』的幾率,只剩不到50%!

怎麼辦?

四目對視,眉頭均是深鎖。

難道,真的要靠運氣搏一搏?

無論是千戀皇還是林風,都不是一個喜歡『運氣』的人,但除此之外,似乎……

再無選擇。

「唉。」輕嘆一聲,林風感到一分無奈。

沒想到事情兜兜轉轉,竟又回到起點,沒有半點辦法。

唯一的收穫是自己收穫了那張類似羊皮的煉器紙張,想一想,也未嘗不是件好事。尤其是那張煉器紙張上的圖案,更是讓自己有種心動感覺,相當奇特,腦海中浮現出那紙張,倏地——

等等!

林風眼眸詫然間一亮。

…(未完待續。。) 那紙張上的文字!

自己並不認識的一種奇形文字。

不止在紙張上刻有,在這大陣一萬零八個光點中同樣存有!只是相比起紙張上的大小,光點上印刻的文字顯的極為渺小,哪怕最大如紐扣般的光點,上方的文字亦是細微極致。

「想到什麼了?」千戀皇美眸微閃。

猶豫了一下,林風點頭道,「僅僅只是一個念頭。」

「說來聽聽。」千戀皇微笑道。

一人技短,二人技長。

更何況如今彼此是為同伴,自當守望相助。

此次雀王獄的冒險,彼此生死與共,早已建立了深厚友情。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