瑪麗和妞的身後,突然傳來一個粗獷的男人的聲音。“別趴了,都給老子站起來,丟下槍!老老實實呆着。不然老子把你們扔到大海餵魚!”

0

兩側的竹林突然冒出5個身材彪悍的軍人,手持自動步槍朝他們抵近,用黑洞洞的槍口指着她們兩個。

妞瞠目結舌的看着這些軍人,只得乖乖地丟下手中的槍支。

瑪麗和妞離別墅太遠了,在這裏說話,發生激烈的爭吵,居然沒有發現周圍的敵人。

這不,上當了。幾個穿迷彩服背戰術背囊的軍人把她們兩個圍得嚴嚴實實,像看珍稀動物一樣看着她們。

當敵人冒出來的時候,妞就知道壞事了。她們中了埋伏,中了誰的埋伏呢?不知道。

在圓頂山這個偏僻的地方,有誰會來呢?妞想不明白。不可能是T國的軍警,因爲T國的軍警不知道她們在這個地方。

更不會是中國特種兵,因爲這些軍人穿的服裝不是妞熟悉的。那麼只有一種可能,是黑蜂。

黑蜂不是受傷了嗎?怎麼會過來?

妞想來想去,想不明白。

瑪麗和妞面面相覷,聳了聳肩,露出無聲的苦笑。這個時候瑪麗還在開玩笑:“真是倒黴透頂,我們的事情還沒結束,半路又殺來一夥人!”

“是嗎?老子最喜歡你這樣的女人!”

一個高大健壯的男人走到跟前,伸出手,捏住瑪麗的臉蛋,色-眯-眯的調侃:“坯子不錯,不知道在牀上會不會叫,我喜歡**的女-人!” 739 刀疤突然顯身

??739:刀疤突然顯身

這個男人的臉上塗着紅藍綠的僞裝油彩。他的手掌像蒲扇一樣大,捏在瑪麗嬌美的臉蛋上,絲毫不憐香惜玉,幾乎把瑪麗的臉捏碎了。

這些突然而來的軍人,個個是大塊頭,無論是胳膊還是雙腿,都很粗壯。他們手裏拿着自動步槍,自動步槍的戰術導軌上安裝着琳琅滿目的戰術組件。防彈背心,夜視儀,單兵電臺,水壺手雷匕首手槍,身後還有揹包。瑪麗一看就知道這是訓練有素的特種兵。

事實上剛纔跟唐小米說話的時候,瑪麗已經知道中了敵人的埋伏。周圍傳出奇怪的聲響,動作很快,再想做出反應已經遲了,只好裝出配合的樣子,才能保全性命。

瑪麗知道跟這些人抗爭沒有一個好結果。

能在這種情況下接近她的軍人,那是絕頂的高手,高手中的高手,既然能接近她,就能幹掉她。這也是瑪麗不反抗的主要原因。

反抗又有什麼好結果呢?

唯一的辦法是穩住敵人,再尋找脫身的辦法。

瑪麗已經把全部希望寄託在約翰和墨本那幫僱傭兵身上,在這麼近的距離,說不定他們就發現了。

只是可惜,過幾分鐘,周圍還沒傳來約翰他們的腳步聲。

瑪麗叫苦不迭,後悔不該把唐小米帶到這個地方來。

爲了避嫌,她才把唐小米帶到別墅前面800米遠的地方。這個地方偏僻,翠竹林立,風景不錯,是談話的最佳地點。

誰知中了陌生人的埋伏。

這些陌生人到底是什麼人?他們一衝上來,就控制住兩個女人。

這兩個女人可是貌美如花的女人,可他們根本沒有顧忌她們是漂亮女人,下手依然很重。

瑪麗揚起頭,任憑那個男人捏住她的臉蛋。

她的眼神看都不看那個人一眼。

“哈哈哈哈!”

那個男人開懷大笑,笑得喘不氣來!

砰的一聲!瑪麗揚起長腿,對準那個男人的襠部就是一腳。

男人閃電般的一閃,避開了!

瑪麗發出尖銳的叫聲:“刀疤,你這個狗孃養的!你居然敢調戲老孃,老孃絕不會就此罷休!”

瑪麗說到做到,一個凌空飛撲,滾到三米遠的地方撿起烏黑的小手槍,朝剛纔那個男子開槍射擊。

啪啪啪!

隨着三聲清脆的槍聲,男子在空中騰起,摔在地上做了一個連串的翻滾動作,躲過了瑪麗發射的子彈。

“夠了狗了,都是自己人!!”

那個金髮碧眼叫馬克的歐洲人站出來,朝瑪麗呼喊。

“是自己人嗎?真是自己人嗎?”

“是的是的!”

刀疤站在遠處哈哈大笑。

瑪麗早已經氣得滿臉通紅,還想持槍射擊,但看見旁邊的僱傭兵虎視眈眈,因而只好收起手槍。

妞站在一旁津津有味的看着。

這的的確確是一場好戲。

刀疤居然來到這裏,登門拜訪瑪麗。

刀疤身邊的8個壯漢裝備精良,從他們老練的動作與表情可以看出,他們都是兇狠的隊伍。

www ¤тt kan ¤¢ Ο

難道是黑蜂的小隊?

對!

一定是!

妞在心裏爲自己的判斷打了100分。

這就是自己恨之入骨的黑蜂小隊。她做夢都想消滅的敵人。

現在敵人站在她跟前,妞相反找不到敵人的感覺。

理由是什麼?

第一,他們對自己沒惡意。

第二,這支小隊由刀疤帶領。

第三,這肯定不是黑蜂最精銳的小隊。最厲害的小隊又怎麼會被刀疤帶領呢?

別墅那邊的阿藍小隊聽見這邊有槍聲響,早已經散開了,他們正凶猛的撲來。從外圍,從四面八方撲來。

“不許動不許動!”

“蹲下,舉起手來!”

隨着一聲聲粗礦的吼聲,八九個僱傭兵從竹林裏冒出來,將黑洞洞的槍口對準刀疤和他的兄弟。

刀疤手下的僱傭兵都是赫赫有名的高手,在僱傭兵的世界裏相當有名。而約翰和墨本也見過這些人。

所以,當發現同樣是僱傭兵時,約翰和墨本立即提醒大家放下槍,不能用槍口對準自己的同行。

這些僱傭兵雖然來自不同的國家,但他們中間有的人在同一支部隊服役,因而彼此之間非常熟悉。遇到這樣的事情,情不自禁的哈哈大笑,也沒把剛纔的誤會當一回事。

瑪麗對刀疤的造訪猝不及防。

瑪麗對刀疤的仇視,很多僱傭兵記憶猶新,比如馬可。

瑪麗根本沒想到,自己想要殺死的人居然有這麼大的膽子找上門來。她心裏微微不快。用惡狠狠的語氣對刀疤說道:“算你狠,竟敢來到我這裏?”

刀疤冷笑一聲答:“你想威脅我,是嗎?”

刀疤突然抓住瑪麗的手,戳向自己的胸脯,獰笑道:“我喜歡你這樣的風格,刁蠻任性,潑辣歹毒!”

衆人聽後,又鬨然大笑。

瑪麗的臉紅得像熟透的蘋果,胸-脯微微的發抖。

她咆哮道:“刀疤,你要記住,我一定不會放過你!”

“是嗎?”

“一定!”

兩個人怒目相對,誰也不放過誰。

刀疤抓住瑪麗的手愈發用力了,瑪麗頓時感覺一陣劇痛襲來。

妞對瑪麗的窘迫看的明明白白。她衝了過去,推了刀疤一下,喊道:“放開,放開!你們這羣臭流氓!”

刀疤的僱傭兵大隊笑的更厲害了。

倒是阿藍小隊的僱傭兵們沒有笑,臉色嚴肅的很厲害。他們是想保護唐小米。

刀疤突然看見周嫺,手一鬆,放開了瑪麗。

“你怎麼在這裏?”

鳳煞之狼嘯天下 周嫺反問道:“我怎麼不能在這裏?”

“你不是海德小姐的私人祕書嗎?你走了,瑪麗怎麼辦?”

“你是誰啊?管這麼多幹嘛?我是你的什麼人啊?神經病!”

“哎喲!”刀疤拍拍自己的後腦勺,裝出一副生氣的樣子。

朕一定娶了個假皇后 瑪麗解脫了,拉住周嫺的手往別墅方向走。“別理他們,他們是一羣瘋子!”

刀疤帶的僱傭兵組成一道人牆,擋在兩個女人的前面。無論兩個女人從那邊走,都被一羣男人擋住後退的道路。

周嫺氣急敗壞的從約翰的手中奪過自動步槍。用閃電的速度戳住一個僱傭兵的胸膛。

咔嗤一聲送子彈上膛了! 740:刀疤的祕密

“你要是再這樣,姑奶奶打你一個大窟窿!”妞咆哮道。

女人生起氣相當可怕。

那個被槍頂住的僱傭兵本來想閃開,又怕別人譏笑,於是斗膽說:“那麼你來吧?”

周嫺舉起槍,往上一擡。自動步槍便響了。

噠噠噠!

AK—47在周嫺的手中蹦跳着,唱着歡樂的歌。在那個僱傭兵的肩膀上、腦袋邊打出三發實彈。

那個僱傭兵一下子傻了,呆呆地站立在原地,一動不動。

衆人見狀,笑得更喘不過氣來。

僱傭兵們看見這個女人不好惹,連忙閃開。

周嫺一手牽着瑪麗,一手舉起槍,雄糾糾氣昂昂朝別墅那邊走去。

刀疤的到來,讓事情一團糟。本來瑪麗想試試周嫺,看看她在境內是如何表現的。

幹他們這一行,得時時刻刻保持警惕。所以就算周嫺成功完成了任務,瑪麗也是半信半疑。

刀疤的到來,更像沸騰的油鍋注入一盆開水,砰的一聲霧水沖天,簡直快到臨爆點。

刀疤跟瑪麗的關係是十分緊張的。從瑪麗對刀疤的態度可以看出,瑪麗對刀疤懷恨在心。迫於當前的局勢,瑪麗選擇了忍讓。

不過周嫺還是看出來了,瑪麗懷疑刀疤。但刀疤不以爲然。

刀疤目前的情況比想象中還要好,他帶着8個訓練有素、裝備精良,武裝到牙齒的僱傭兵。他是怎麼做的?周嫺不清楚。不過從刀疤的霸道的外表來看,他受到黑蜂的器重。不然,是不會帶來這樣一支兇猛的力量。

刀疤將如何使用這支力量,周嫺心裏砰砰砰的直跳。她有些擔心,又有些期待。

作爲中**隊的一員,期望早點勝利。早點回到部隊中去。但同時又擔心,倉促行動,又會網漏一面,會有人逃出去。

所以,周嫺沉穩的應對着,跟刀疤配合默契,彼此之間演了一場戲,連狡猾的瑪麗都沒看出來。

不過瑪麗還是懷疑她是怎麼跟刀疤認識的。

周嫺和瑪麗回到別墅之後,瑪麗問她:“你怎麼認識刀疤?”

周嫺驚詫地望着瑪麗,望着這個美豔的女人。她簡直像一條毒蛇,比想象中還要無情,還要狠毒。剛剛幫了她一個忙,她說翻臉就翻臉。

翻臉的次數不只這一次。比如她幫瑪麗去了境內,幫助瑪麗殺死了夏威風。儘管夏威風還活着,但在僱傭兵的世界,已經是一具死屍。相信阿藍醒來會告訴瑪麗,夏威風已經被周嫺擊斃。

除了幫瑪麗去境內。周嫺還幫僱傭兵們保全了阿藍的性命。對於這一切,瑪麗視而不見,說翻臉就翻臉。作爲在正常環境長大的周嫺,自然對瑪麗的這種無情相當驚奇。

周嫺在想,這樣的女人到底是什麼物體做成的呢?沒有人情味,沒有感情,甚至連人與人之間的信任都沒有。

那麼問題就來了!

妞不可避免的想到瑪麗跟我結過婚的那段歷史。

天降萌寶:總裁爹地放肆寵 妞說,這樣歹毒的女人,冷冰冰的女人,怎麼會一次又一次的在你面前表現的那麼多情?她真的愛你嗎?

我無言以對!

妞是怎麼回答瑪麗的提問呢?

妞答:“我認識刀疤不很正常嗎?刀疤曾經跟海德小姐當過貼身保鏢,我是海德小姐的祕書。經常遇見,不熟悉那纔是白癡。就像我跟你認識一樣,你不也是當了海德小姐的保鏢嗎?認識刀疤,那是我的運氣,我覺得他很酷,認識你是我的不幸,你讓我的生活過得一團糟!”

瑪麗氣得渾身發抖,本想再次斥責。但刀疤和約翰他們都進來了。當着這麼多人的面,訓斥自己得力的部下,面子過不去。於是打發周嫺執行第二個任務。

瑪麗把周嫺領到二樓,急切地說:“去那邊吧?按照我給你的名單,幹掉他們。然後–你在那邊領頭。 環球探索生涯 我會通過電臺跟你聯繫!”

“電臺?聯繫?”

“是!威風總部有我們的電臺,如果有任務,我會把任務通知給你。現在你所做的,就是離開!”

“現在去境內,是嗎?”

“是!”

“這麼急?能不能明天走!”

“不能!”

“瑪麗,你不要太欺人太甚了,我剛剛回來,剛剛脫險,你就叫我離開,你什麼意思? 大道朝天 總得讓我喘幾口氣吧?”

“你可以去那邊休息,現在沒有人約束你了!”

“我一個人?”

“一個人!”

“你相信我嗎?你不擔心?”

“哈哈!”瑪麗仰頭大笑,說道:“我有什麼不相信的?我既然把那麼重要的任務交給你,我還有什麼不相信你的?難道我的話還沒說明白,你一個人去境內!”

“好吧?我現在就出發!”

周嫺跟瑪麗談完話,就匆匆離開了。

本來想跟刀疤悄悄交流兩句,但是瑪麗已經下到一樓來了,始終在她身邊站着,找不到合適的機會,沒辦法,周嫺只得離開圓頂山。朝北方的中國走去。

周嫺後來才知道,瑪麗一直懷疑刀疤和她有勾結。

瑪麗其實知道唐小米是刀疤推薦到海德那邊的。當然在這之前發生了很多事,瑪麗並不清楚。瑪麗執意認爲,刀疤跟周嫺是一夥的。因爲天下沒有這麼多巧合的事情。

最令周嫺震驚的是,瑪麗既然知道他們兩個跟中**方有聯繫,爲什麼還這麼信任他們呢?

周嫺迷惑不解。

周嫺離開圓頂山後,迅速朝凹子山做了彙報。向郎朗說明情況。

當郎朗跟我說起周嫺回國的事情時,剛開始我吃了一驚,得知情況後,我又高興極了。這意味着周嫺暫時安全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