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瑟琳娜,瑟琳娜,你快出來,振兒回來了!”瓊斯大聲往屋內喊道。

0

“嘭嗆~~”屋內傳出打爛餐具的聲音。

一個身上披着圍裙的高貴少婦從屋內跑出來,一頭金黃色的秀盤在頭上,風韻猶存,一霎那之間就認出了蕭羽。

撲通!

連忙緊緊地抱住蕭羽,雙手不斷地拍打着蕭羽的後背,“羽兒,三年多了,你終於回來了!”

“是啊,母親,十年了,孩兒不孝!”

蕭羽哭了,十年來蕭羽不是沒有思念父母,只是將那深切的思念之情化作修煉的動力!

沒有真正的實力根本不能保護自己的親人,不能讓他們過上安穩的日子!

“瑟琳娜,不要哭了,回去做一頓大餐吧,振兒回來我們要好好地慶祝!”瓊斯大笑道。

……

夜,布萊恩特山,山腰的院落羣中。

魔法燈的光芒從一些縫隙之中投射出去,在石鋪路上,留下一些斑點光芒。

“羽兒這些年來苦了你了。” 總裁毒愛小小妻 ,很是心疼地說道。

蕭羽一吃完飯就和他的父母說了這些年來都去做了些什麼,一切都是毫無保留的全部告訴給他們知道。

包括蕭羽最重要的祕密——擁有神器‘無界’乃至於那虛無縹緲的‘神’的存在。

包括在聖龍學院求學,驚險的學院大賽,像謎一樣的魔獸森林之行,還有最後的截殺等等,都一一告訴他的父母。

十年過去了,瓊斯還只是一個八級巔峯的武者,可見九級可不是那麼容易晉升的,要不是蕭羽的一霎那頓悟,根本沒有可能如此容易就晉升九級!

聽完蕭羽所說的一切,瓊斯和瑟琳娜臉上都佈滿了擔憂。

“瓊斯叔叔,瑟琳娜阿姨,你們也不需要那麼畏懼,大不了我們進去無界大陸就是了。”看見兩老如此擔憂,艾麗絲也是忍不住開口安慰道。

“對,父親,那尼古拉斯凱奇呢?”蕭羽問道,當初蕭羽和黑蛖在魔獸森林時就讓尼古拉斯凱奇回來通知瓊斯和瑟琳娜,

只是到現在還沒有見到他的人影。

“哦?尼古拉斯凱奇?他來這裏兩天就走了,說有要事辦。”瓊斯說道。

“他應該是趕回魔獸森林了,只是我已經回來了。”蕭羽心中暗道。

這一頓飯,蕭羽一家人都吃了很久,到半夜,才散場。

“艾麗絲,你還是先回去你母親那邊吧,她就一個人住,挺孤獨的。”蕭羽考慮了一下說道。

這幾天,艾麗絲都是在無界大陸,雖然有瑪麗相伴,不過,也是挺悶的。


有機會出來,又是回到家族,艾麗絲當然想纏着蕭羽,只是想到家中孤獨的母親,艾麗絲也是心中很是不忍,貝齒輕咬嘴脣,不捨道:“那……那我們明天一早見吧。”

“嗯,回去吧,你母親還不知道你畢業回來了。”蕭羽連道。

艾麗絲走後,蕭羽就消失在房間內,進入了無界大陸。

無界大陸,小湖許願樹旁邊,黑蛖正盤坐在一顆大樹底下。由於之前消耗精神力太多,遭到的反噬也是嚴重,差不多十個小時了,黑蛖還是緊閉雙目,全神冥想着。

“瑪麗,黑蛖還沒有醒來?”蕭羽輕步走進房間,問道。

瑪麗搖搖頭,眼眸中隱約透露出一絲的擔憂,說道:“已經十個小時了,黑蛖平時可沒有冥想如此之長!”

黑蛖平時很少冥想,就算是冥想也不會過兩個小時,黑蛖的基本功夠紮實,冥想的方式也很多,效率自然高,到現在爲止還沒有醒過來,怕是精神力透支太過離譜罷了!

“這次是累了他!”蕭羽心中想着,“你不用太擔心,他只是精神力遭到反噬,不會有事的,明天就可能會醒過來。”蕭羽安慰道。

……

從無界大陸出來後,蕭羽在自己的房間內冥想着,這樣過去了一晚。

第二天,一早,艾麗絲就過來拍門了。

蕭羽也是早就醒來了,正在院裏一絲不苟地演練着最普通的劍法!

橫劈,直刺,反劈,都是最普通最普通的劍法!

瓊斯在一邊看着,蕭羽演練的劍法都是他教導蕭羽,昨晚蕭羽已經告訴瓊斯和瑟琳娜,他已經是聖階強者。他們也是很是驚訝,要是蕭羽變身了,他們會更加驚訝!

一邊看着的蕭羽練劍,瓊斯不斷地時而點頭,蕭羽手執着血色巨劍做出的劍法很是流暢,每一劍都劃出一道渾然天成的完美軌跡,時而快,時而緩,時而清晰,時而模糊,漂浮不斷……

“呼~~”

收劍!

蕭羽轉頭看到瓊斯和艾麗絲都在一旁看着他,蕭羽不好意思地摸摸頭。

“吃早飯了,你們都進來吧。”瑟琳娜微笑地走出來叫道。

“哇,很久沒有吃過瑟琳娜阿姨的南瓜餡餅了!”艾麗絲高呼一聲,率先走進屋內。

“走吧,羽兒。”瓊斯微笑道。 幾年了,蕭羽從來沒有感覺到過竟然有如此舒服的一天。整天不是跟父母,就是和艾麗絲聊一下家常,甚至幫母親做一下飯。

“我一定要保護他們。”蕭羽看着如此和睦的家庭,心中暗自想道。

“蕭羽,在想什麼呢?”艾麗絲嘴裏還含着一塊南瓜餡餅,雙手扣着蕭羽的腰問道。

蕭羽微微一笑,“沒有,只是想起小時候,你也是這樣貪吃。”

“啊,我哪有貪吃?”艾麗絲賭氣小嘴,假裝氣惱道。

“呵呵~~~”

突然,一個身披藍色戰鎧的高大壯漢走進蕭羽的院落。

“大人,三長老請你去一下大廳!”高大壯漢昂說道。

“嗯?這麼快就叫我去?”蕭羽心中暗想,旋即微笑道:“你帶路吧。

蕭羽可不知道大廳在哪裏。

一路過去,從布萊恩特山山腰,一直到山巔,繞過不少曲折的彎路,不是一些族人都跟身穿藍色戰鎧的高大壯漢打招呼,對蕭羽都是指指點點,顯然對蕭羽很不熟悉。

許久,一座宏偉,好似一把利劍倒插在山巔之上的大殿呈現在蕭羽的眼中。

這是蕭羽的第三次來了,幾年前前,蕭羽已經來過兩次。

一次就是洗禮的時候,還有一次就是昏迷一個月之後。

因爲雷神之盾的保護下,山巔之上並沒有勁風吹過,不過就算有,以蕭羽的實力也是沒有任何影響的!

“三長老,蕭羽大人到了。”壯漢走到一棟大門前大聲喊道。

“進來吧。”一陣和睦的聲音從屋內傳出。

“吱吱。”大門被推開。

突然,幾股氣息猛然鎖定蕭羽!

“嗯?”蕭羽額頭微皺,無端端地被人氣息鎖定,那感覺很不好受。

幾股氣息都是聖階強者,其中一個夾雜着一絲的妒忌和憤怒的情緒。

蕭羽大步走進大殿,大殿面積很大十幾人都坐在一旁。

一隻嫡女出牆來 ,看見蕭羽走進來,對蕭羽笑了笑,點點頭。

蕭羽也微笑迎着,人家對你禮貌,你至少也要禮貌。


“家族實力果然強勁,單單就是聖階強者有十三人,而且聖階巔峯強者就有九人。”蕭羽心中很是驚訝。

“蕭羽已經到了,現在就開始商議吧!”大殿之中坐在最中間的,身披深藍戰袍,眼神如鷹一般的銳利,舉手間有一股不凡的威嚴的冷臉男子朗聲說道。那人正是布萊恩特家族最強者——佈雷斯。

衆人都沒有異議,這時,一個身穿淡藍長袍,揹着一把長刀的中年男子走到中間,環顧一週,對着坐在中間的冷臉男子,朗聲道:“大長老,根據我剛纔的勘查,蕭羽並沒有達到聖階,他沒有資格進來大廳!”

“對,他明明正是九級巔峯的傢伙!”馬上就有人隨聲附和應道。

只是亞斯坦,圖里亞夫,賽勒特,還有穆圖努臉上掛有微笑。

蕭羽不禁苦笑,他是聖階強者不錯,只是要變身才是聖階強者,現在沒有變身,只是一個九級巔峯而已!

佈雷斯臉上依然冷峻,彷彿什麼事都無法讓他動容!

“蕭羽,你就展示一下你的實力吧!”佈雷斯冷聲說道,言語中透露着無比的強硬,彷彿不容他人拒絕!

蕭羽什麼時候受過如此的對待,只是他是家族中的最強者,長期都是這樣的語氣,不過,蕭羽可不買他的帳。

“展現實力?”蕭羽嗤笑道,“就怕嚇壞某些大人!”蕭羽忍不住諷刺!

就要你命令我,你叫我變身,我偏不變!

要是換了蕭羽接受黑暗傳承之前就有可能按佈雷斯的去做,只是現在,蕭羽的心性已經有點受黑暗傳承的影響!

“哼!不知好歹的東西!”剛纔駁斥蕭羽的正是現任的布萊恩特家族族長——奧玖瑪,幾年前他就是聖階中級強者,這幾年還是聖階中級,並沒有進階!可見階位之間的晉升是有多難!

“轟!”

奧玖瑪的氣勢急劇飆升,拿出揹着的長刀,對着蕭羽就是一刀!

“哼!你找死!”蕭羽大怒,大殿之下,身爲族長竟然一言不合就拔刀傷人!

“吼!”


蕭羽直接變身,一股極爲龐大的黑暗氣息瀰漫整個大殿!

“吼!”數萬仗的黑暗神龍冷冷地怒視着急的奧玖瑪,天賦神通——寂滅!

整個大殿陷入一片黑暗,回到混沌未開的最初!

急竄殺而來的奧玖瑪也是陷入黑暗寂靜之中!

龍尾化作一竄黑色流光,擊落奧玖瑪的胸膛上!

“蓬!”

奧玖瑪胸骨盡碎,不過仍然好沒有從黑暗中醒過來!

蕭羽疾一躍,抓住奧玖瑪的脖子!

此時,黑暗盡去,大殿也恢復的光明,只是大殿中的強者都驚呆了!

奧玖瑪的眼睛也在一瞬間恢復光明!

一股痛如骨髓的劇痛從胸口中傳出來,脖子就像被一把含有巨力的鐵鉗鉗住,頓時感覺一陣窒息!

幾道鮮血從兩個鼻孔和嘴角滲出,“蕭羽,你!”奧玖瑪悲痛欲絕,又恐又怒,死死地盯着蕭羽!

此時,蕭羽已經變身了,一股莫大的黑暗氣息如光波那般輻射整個大殿!衆人心中皆是一顛!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