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要做的就是保密工作了”

0

“一定保密”

“對,不能透露了”

正事說完了,大家開始喝茶。


幾個人以茶代酒,碰在一起,沈滄海說道:“感謝各位提供的資金支持,爲我們的第一次合作喝……一口!”

幾個人哈哈笑了。

衆人的茶杯碰在一起,也爲以後的合作打下了良好的基礎。

這家茶社的確不錯,古樸典雅,前世張元一的一大愛好就是品茶,看來以後這倒是一個好去處。

沈滄海和王偉亞以及陳忠毅先行走了,留下張元一、姚小萌、洪昇、沈莉莉、徐曉峯等幾個小輩喝茶聊天。

“洪哥,想不到你還是富二代啊,不知道你家是做什麼的啊?”

“富二代,我這也叫富二代啊?”

“我擦……這還不叫富二代叫什麼,你丫夠低調啊”

“在京城,咱可真算不上什麼大富大貴之家,皇城根天子腳下,大富大貴之人多了。我爸是蓋房子的,在京城三環那有兩個樓盤在建”

“京城……房地產,還三環,還兩個樓盤?”尼瑪,這要是再有幾年,那也是接近百億級別的地產商了吧,你這是謙虛節奏嗎,不知道過分謙虛就是驕傲嗎?

週末的時光過的很快,又到了週一開盤的日子。

大盤今天的表現還不錯,張元一藉機把川海教育的股價穩在6元,並且把自己130萬的原始股套現,川海水產的戰役即將打響,得準備資金了。

一切都在祕密地進行。

當天下午川海水產公告,明日起股票復牌。

市場上一片譁然,提前復牌?這是找到資金了?看剛搞並沒有什麼實質性進展啊?

丁榮坐在辦公椅上,吸着煙,皺着眉頭,這是怎麼回事?……去碰碰運氣,就這麼辦!丁榮心裏打定主意。

當祕書告訴沈滄海說榮華基金丁榮來訪的時候,沈滄海也不知道丁榮葫蘆裏賣的是什麼藥。

他來了?川海水產剛出事的時候,多次登門求見都沒見到啊,現在怎麼來了?沈滄海思量着。

“請他進來吧”沈滄海對祕書說。

“沈總!”丁榮一進門就哈哈一笑。

“這不是丁總嗎,今天什麼風把你吹過來了?真是大駕光臨啊,前段時間我多次去榮華基金登門拜訪,可都沒能見上你啊”

沈滄海的話語,儘管說的很客氣,但也在表示着不滿。

“哪裏,哪裏,前段時間太忙了,出差去了,俗務纏身哪,真沒辦法。”丁榮打着哈哈。

丁榮前段時間並沒出差,他的意圖很明顯,就是要出貨,所以不想和沈滄海見面,所以每次沈滄海去,都被丁榮授意祕書擋了回來。

“那麼今天丁總來我這,有什麼事?”沈滄海讓祕書泡好茶,兩個人面前一人一杯,然後問道。

“今天我來呢,第一呢,表示下歉意,我回來也聽我祕書說了,你去那麼多次,我都不在,讓你吃了閉門羹”

“第二呢,我剛纔看公告了,我想用實際行動支援下沈總你啊”

聽丁榮這麼說,沈滄海心裏倒是一暖,不過,他很清楚,這傢伙肯定又所圖。

沈滄海笑道:“丁總,您太客氣了,不過你這個支援怎麼個支援法?”

丁榮喝了一口茶,放下茶杯,說:

“沈總,咱們就開門見山,明人不說暗話,這段時間川海水產的危機大家都看在眼裏,因爲你的公告裏並沒有什麼實質性進展,如果復牌之後我們基金選擇清倉的話,你的川海水產大概率面臨幾個跌停的可能啊,沈總,再有幾個跌停就到你質押平倉線了吧”

“所以,我想和沈總你談談合作的問題。”

“哦,合作?怎麼個合作?”沈滄海拿出煙,給丁榮發了一根,自己也點上,吸了一口,饒有興趣地問道。

“你在川海教育還有2.7%的股份,5000多萬的資金,如果你願意轉讓給我,我們榮華基金保證明天減倉川海水產之後就不再減倉,你看如何?這個合作方式滿意吧!”

“原來想着我在川海教育上的股份呢”沈滄海不由地心裏好笑。

當然要是放在之前,因爲形勢所逼,說不定沈滄海就答應了,但是現在……

沈滄海沉思了一會,笑着說道:“這個條件呢,還可以……”

“那沈總你是答應了?我立即找人草擬合同,咱們簽字”丁榮沒想到沈滄海這麼容易就答應了條件,應該是真的資金緊張啊,心理暗暗高興。


————————————————————————————–

即將上架,歡迎各位讀者大大在17K小說網註冊,收藏,希望各位大大支持正版《超級散戶》,歡迎訂閱!南帝拜謝。

————————————————————– “……丁總”沈滄海頓了頓,說:“我是很想和你合作,不然我前段時間也不可能跑你榮華基金那麼多次,不過川海教育的股份呢,我都當成嫁妝全部轉讓給我女兒了啊”

“現在我也做不了主啊”

“那你可以和你女兒商量商量嘛”丁榮有點不甘心。

“既然已經當成嫁妝了,就不用商量了”

“沈總,你現在資金這麼緊張,我提出的合作方案是互利共贏的哦,你這麼回覆,是在開玩笑嗎?”

丁榮明顯不悅,他沒想到沈滄海會這麼說,剛纔心裏剛有的那麼一點興奮熄滅了,冷冷地說道。

“丁總,你覺得我現在像在開玩笑嗎?”沈滄海也是一臉認真。

“難道沈總在其他地方籌借到足夠的資金了嗎?這麼有信心?”

“有沒有籌到,這就不是你丁總該擔心的了”

“你以爲你提前復牌,造成可能有利好的假象,股民就不砸盤了?現在我倒是非常期待川海水產開盤之後會有幾個跌停呢”

兩個人的談話不歡而散。

第二天,川海水產復牌。

因爲公告裏並沒有實質性利好,一開盤散戶就開始紛紛出逃,而丁榮也毫不猶豫地直接大單封死跌停。

讓丁榮有點意外的是,並沒有出現大資金搶籌情況,如果沈滄海準備好了,應該要接盤啊?

他有點奇怪,總感覺哪兒不對勁,但又說不出來。

週三,川海水產又是一個跌停,整個上午盤面上的賣單積累的越來越多,跌停板上累積了5億左右的資金賣單。

看來李家昨天還沒出完貨,今天這是要全清了,丁榮心裏想着,不由得嘴角泛着冷笑。

不過,在下午2點以後,盤面出現點變化,開始出現大資金進場掃貨。

張元一看着盤面,心想這大概是王師兄、陳總、洪昇他們的資金進來了吧。

具體怎麼掃貨,王偉亞和陳忠毅洪昇也在事前達成了一個協議。

“就這麼一點資金還想自救?呵呵”丁榮看這盤面上涌入的一億不到的資金嘲笑道。

沒想到,在尾盤又涌入了將近1億的資金。

丁榮的臉色變了變,但並不覺得這些資金會影響大局。

“明天再來一個跌停,你就知道痛了,到時你沈滄海求着把川海教育的股票給我,我都不稀罕你的”丁榮冷笑着。

毫無懸念的,週四川海水產依然跌停。

很多散戶絕望了,看來是要跌跌無期了啊,賣了!

儘管今天壓盤上加上散戶的單子還不如昨天,但很多散戶並沒有注意到。

整個上午川海水產死死地趴在跌停價。

不過,下午兩點剛過,突然封跌停的一個億大單被瞬間幾秒鐘吃掉。

“嗯?”丁榮吃了一驚。

“昨天軟件顯示沈滄海買進了多少資金啊?”丁榮問道。


“大概兩個億這樣,加上剛纔的就3個億了”丁川看着軟件說道。

“把我們剩下的倉位全部跌停價賣出,製造市場恐慌!”

昨天丁榮被吃掉了五千萬的貨,散戶加上李家的貨被吃了將近1.5億。

操盤手一陣動作之後,川海水產的股價又被牢牢的釘在跌停價上,而且封單越來越多!

另一邊,王偉亞、陳忠毅洪昇他們也在不斷計算着丁榮的倉位,他們怕自己吃的太猛,丁榮就不拋了。

顯然,他們的擔心是多餘的。 朱胎之異能雙魂

“快看,又有兩個億的拋盤,又多了一個億!”

徐曉峯出去打了個電話,去通知自己的父親把剩下的三分之二資金買進。

張元一也打開交易賬戶,買進!1500萬,成交。

“差不多了,準備吃貨!”王偉亞給陳忠毅打了一個電話。

“萌姐,我們現在就吃嗎?”洪昇兩眼放光,兩手扶在桌面上。

“再等下,看看跟風的散戶,一會一起吃掉。”作爲操盤手,姚小萌首先想到怎麼使利潤最大化。

臨近收盤十分鐘,隨着王偉亞最後的電話通知,大家一起動作起來。

瞬間,大單瘋狂涌入買進!

接近4.5億的壓盤在十分鐘內被一掃而光!

而且王偉亞還利用資金優勢,把股價拉昇了將近3%!

“不可能!”丁榮看着川海水產的盤面,臉都綠了!

他已經在和操盤手談笑風生,準備慶祝打壓成功!沒想到尾盤這麼大的變故發生。

停盤了。


“誰會出這麼多資金幫一個出了這麼大利空的上市公司?一定有什麼內幕,查,給我查!”丁榮的語氣有點氣急敗壞。

“不用查了,丁總,川海水產出公告了”一個操盤手指着電腦盤面上川海水產的最新消息說道。

“什麼公告!”丁榮迅速打開盤面川海水產的最新消息。

“川海水產:本公司在海域發現巨大鱈魚羣,完全彌補了上次海洋洋流給本公司造成的重大損失。”

側妃有喜 你們都特麼是一羣飯桶!這麼大的消息,沒有聽到一點風聲!你們都給滾出去”

丁榮已經接近暴走的邊緣,這是他從業這麼多年,最大的一次判斷失誤!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