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玄機傘還處於半沉睡狀態,需要主人將其溫養至狀態最佳,雙方纔能開始認主儀式,之後唐牧北便可以將其作爲本命武器。

0

修煉至天色大亮,他纔將玄機傘收起來走出臥室。

厲鬼們倒班休息去了,大廳裏換了另一批吃喝玩樂的。

昨天晚上用畫的假冥幣來住店的薛婆婆此時卻笑容滿面坐在沙發上戴着老花鏡,一針一線極其認真的在繡花。

看到他,薛婆婆笑眯眯打招呼,“牧店主,早啊!”

“早!”唐牧北好奇看了一眼旁邊的桃娘。

桃娘幫忙纏着綵線笑道:“薛婆婆一起牀就開始忙活,非要打掃衛生給大家做早餐。我好不容易拽住了,它看見我做女紅的材料,就想再繡一雙虎頭鞋,所以我就給它裁了一雙。”

“這個丫頭呀,什麼都不讓我幹!”薛婆婆笑眯眯道:“可別小看我喲,雖然老婆子我七十六了,還什麼都能幹呢!

那會兒我就說我自己能做飯能自己住,結果孩子們非得讓我去家裏住。其實在哪都一樣,白天他們該上班的上班去、該上學的上學走了,還是就我自己在家呆着。

昨天晚上我拿來住店的錢,那就是我自己掙得!

雖說老了掙不了很多,可有點是一點。

多多少少還是能給孩子們減輕點負擔的。

我幺兒要結婚啦,最近忙顧不上來接我。

等他接我的時候啊,差多少得一點不少的給你們補上!

我兒子丫頭們都不缺錢花,拆遷給了不少呢。

這年頭,掙點錢都不容易。

開店也難呀,你看你這裏住了那麼多人,一天天也忙的團團轉呢。辛苦錢難賺,可不能左打折右打折沒了利潤……”

唐牧北一聽,急忙打斷它的話,“薛婆婆,你說的掙錢是在哪掙的?”

“我那張一百塊的整錢啊?那是遇到好心人咯!”薛婆婆笑得臉上像開了花,“就在我家門口呀。那天有個小夥子看見我了,問我想不想掙點零花錢?我當然樂意呀!

然後他就把我帶到一個特別好看的地方!

哎呀呀,我活了這一把年紀都沒有見過那麼好看的花!火紅火紅的一整片看不到頭,像個花海一樣。就是刺多了點,不過我上年紀了手上繭子厚着呢,不怕扎!

我幫小夥子摘了一天的花,他給了我一百塊錢!”

薛婆婆講得可開心了。

唐牧北和桃娘對視了一眼,得,這特喵不知道打哪來的缺德玩意兒騙老太太採了一天彼岸花!

最後特碼還給假錢糊弄迷糊的老太太。

這缺德玩意兒!

“桃娘,你派人出去查查,到底誰這麼坑。”唐牧北傳音入密道:“到時候把那傢伙帶到俱樂部裏來,我看李豐良可能有點寂寞了。”

“放心吧牧店主,今天晚上我就讓人去查。”桃娘憤恨地點頭應下。

迷糊的老太太還高興呢,那彼岸花采摘的時候哪是刺扎的啊?

明明是像腐蝕一般火燒的疼!

採一朵花能頂上十枚彼岸花的種子,老太太不嫌疼摘了一天,賺死那缺德傢伙了!

薛婆婆還美滋滋的自言自語着,“我幺兒都三十多歲的人嘍,天天的說自己還小不想結婚。我就怕哪天等我死了都見不到幺兒媳婦兒!不過現在好了,終於要成家啦!

我得抓緊時間給他家娃兒做雙虎頭鞋。

趁着我還能看得見,慢慢做。

他哥哥姐姐們都沒這麼多事兒,早早的就結婚生娃了。

孩子們都是我一手帶的,前兩年一到冬天我還給他們做棉衣呢,就是孩子們不大樂意穿了。這兩年眼花手抖,做的活兒少多了……”

“薛婆婆,你還記得什麼時候遇到那個讓你幫忙採花的小夥子嗎?他長什麼樣?”桃娘柔聲細語想打探點消息出來。

老太太被問得一臉茫然,擡頭看着天花板愣了好一會兒。

然後它突然臉上又掛滿了笑容看着桃娘,“我幺兒要結婚啦!到時候你們都去喝喜酒呀!”

桃娘:……

唐牧北:……

看來老太太腦子真的被迷藥迷糊塗了,隔一段時間就會“重啓”一次。

這可如何是好啊!

唐牧北心裏鬱悶着,該怎麼幫老太太滿足心願早點送它踏上輪迴呢?

若一直在俱樂部這麼呆着,食宿費用雖不是問題,可它意識不到自己是鬼,萬一哪個白天突然就走出俱樂部保護範圍了呢?

“叮叮咚叮咚……”正吃着五穀幫忙帶回來的早餐思索着,唐牧北的手機突然響了。

是店主版那個。

他拿出來一看居然還是個陌生號。

“喂,牧店主嗎?哦哦,我們是厲鬼庭院安裝工呀!”電話剛接通,那邊就傳來安裝工人絡腮鬍子熟悉的大笑聲,“官網後臺出問題啦,沒法給您發消息通知快遞到達,所以只能打電話。這會兒大廳裏有地方不?我們這次要安裝的厲鬼庭院可是比較多的。”

新一批厲鬼庭院到了!

唐牧北心中一喜,清夢鬼匠工作效率真高啊!

這下,俱樂部裏的厲鬼們可不用老是三班倒休息了,大家的住宿環境終於能得到改善。

雙方在電話中確定了發貨次數和位置,唐牧北趕忙清空大廳。

不多時,只見光華閃過,大廳中多出來一個三米立方的大木箱子。

“無瞳,快叫上幾個壯實點的幫忙把箱子挪個地方,一會兒還有快遞呢。”唐牧北招呼幾隻厲鬼過來搭把手,一起把大木箱子擡到一旁。

兩分鐘後,再次光華四溢又是一個同樣規模的木箱子出現;

衆厲鬼又幫着唐牧北挪開。

幾次之後,唐牧北終於鬆了口氣。

滿屋子堆得都是大木箱,看的薛婆婆直髮愣,過了好一會兒才問嚶年,“牧店主怎麼恁厲害?連魔術都會變?”

“那必須的,牧店主還會大變活人呢!不信您瞧着。”嚶年笑嘻嘻指着大廳空地。

果然,傳送陣浮現,那兩位大家熟悉的安裝工華麗登場! 眼看着真的出現倆大活人,薛婆婆目瞪口呆。

過了好一會兒它纔想起鼓掌來,笑眯眯讚歎道:“牧店主大變活人變得真好!那倆人剛纔在哪藏着呢呀?我怎麼一點都沒看出來呢?”

“牧店主,咱們又見面啦!光是這一個月,我倆就往店裏跑了好幾次啊!”絡腮鬍子搖晃着手裏的扳子打招呼。

另外一位瘦弱些的安裝工依然只是笑,也不怎麼說話。

倆人傳送過來就開始忙活,邊拆箱子絡腮鬍子邊笑道:“牧店主啊,這次要安裝的厲鬼俱樂部二號院庭院可是夠多的!

都是清夢鬼匠親自監督加班加點製作出來的。

這次二號院的排場很大哩,除了取自故宮的太和殿、中和殿、保和殿、乾清宮、坤寧宮系列以外;還有金字塔、空中花園、帝國大廈、阿拉伯塔酒店等等各個著名建築。

您治下的厲鬼可享福咯!”

果然,拆開那些大小木箱子,唐牧北就親眼看到新的厲鬼庭院。

與上一批簡直如出一轍。

如此一來,自己二層樓的厲鬼客棧風格倒是很統一。

這倆安裝工人來的頻繁,早就與俱樂部裏的厲鬼們熟識,因此說說笑笑忙活着倒也不無聊。

唐牧北抽空上去看了一眼,清夢鬼匠的厲鬼俱樂部二號院總體設計就是大氣。

怎麼說呢,可能是知道自己這裏厲鬼居住擁擠吧,所以庭院全都是外表小巧內容超大。

比如說,他就看到一個很熟悉的庭院,只要是米國大片肯定出鏡率老高了,甚至還隨時被人炸飛的——白.宮。

保守估計,光是這一個庭院住上二三十個厲鬼,壓根就不是事兒!

更何況還有故宮系列呢。

倆工人馬不停蹄一直安裝到臨近中午,二層厲鬼客棧從稀疏的幾根金鍊子變成了半個屋子的金色鏈條,上面綴滿了大小統一的小庭院,視覺效果還真不錯。

“牧店主,這一批二號院您就能自己規定價格啦,用我幫忙批量設定嗎?”絡腮鬍子擦擦額頭上的汗水,笑嘻嘻問道。

唐牧北自然應下,“那就麻煩師傅了,價格的話跟第一批一樣吧。畢竟我治下的厲鬼們手頭都還不寬鬆,便宜點它們都能來住。”

絡腮鬍子嘖嘖稱讚,“我倆安裝厲鬼庭院少說也不下千套了,牧店主您這不漲價還是頭一份!別的店主都是在原價格上翻五番起步,既然您這麼說,我可就批量設定了。”

“二位安裝師傅,我們牧店主備好了酒菜,這都忙活一上午了給你們洗洗乏。”宿陽伯見安裝工作完畢,便上來邀請。

以往特別喜歡留下吃飯的絡腮鬍子卻是連忙擺手,“今天真沒空,還有好個地兒需要跑,改天吧有空我倆一定再來叨擾。”

收拾好工具箱,倆安裝工人腳踩傳送陣趕場子去了。

薛婆婆連連鼓掌,逮誰跟誰說牧店主魔術變得好。

而唐牧北則大概看了看這一批厲鬼庭院。

當他看到空中花園超漂亮的廣場時,瞬間閃過一個念頭。

“桃娘,你那個迷香對厲鬼管用嗎?”唐牧北急切詢問道。

桃娘正跟冬苓商議晚上搬到哪裏去呢,聽他這麼問,自信的一甩頭髮,“必須管用!”

“那我有個計劃你看可行不可行?”唐牧北在桃娘耳邊低語片刻。

它邊聽邊點頭,末了悄聲回道:“那得等明天才能實施計劃。一來得讓江遠舟幫忙去小鬼市採買些道具;

二來我們也得準備一下,大家挑選出合適人選怎麼也得排練一遍。還得編的圓滑些,否則怕是老太太不會輕易上當。”

“好,這事全權交給你和冬苓,抓緊時間!”唐牧北對桃娘辦事能力很放心。

交由它們去做以後,他就去了三樓通靈當鋪繼續開張營業。

時間很快到了夜裏兩點鐘,唐牧北一口氣完成三件小交易,將得來的戰利品祭祀以後回到俱樂部。

“牧店主,薛婆婆睡覺去啦!臨睡前,我跟它說明天一早有車來接它去參加小兒子的婚禮,薛婆婆可開心了!”冬苓一把拽過來唐牧北,快人快語道:“您趕緊挑挑演員吧,這羣戲精快打起來了!”

果然,大廳裏好幾個鬼一言不合掐起來了。

向來不和的嚶瞳組合最近異常團結,它倆背靠着背打得最激烈。

“都停手停手!幹什麼呢?”見狀唐牧北立即制止了戰況。

碎嘴被摘了下巴,動作熟練安裝上以後不滿道:“桃娘跟冬苓套了一天的話,總算打聽清楚老太太家裏的情況了。我跟老太太小兒子身量相當,憑什麼不讓我演主角?”

“嚶,身量相當的多得是,哪就輪到你了!”嚶年第一個就不服氣,“想做演員,最起碼要做到形象定位準確才行。不是給了你一個服務員的劇本嘛,我覺得挺適合你的。”

它一番話激起千層浪,有贊同的有反對的,俱樂部頓時鬧哄哄的。

唐牧北抽抽嘴角,特喵的這羣戲精,從來不肯放過任何一個刷存在感水字數的機會。

“都別吵吵了!”他再次喝止動口不動手的厲鬼們,“這還不好解決?把身量相當的鬼都分到同一個角色組裏,然後大家抓鬮。誰抓到誰來演!”

一直躲在一邊抱着瓜子看熱鬧的宿陽伯老神在在道:“此話有理!都趕緊的吧,總共沒幾個小時了,你們還得看劇本呢。”

唐牧北抽空瞄了一眼劇本,難怪宿陽伯如此淡定。

特喵的它還是總導演兼證婚人哩!

道具支持是碎嘴和江遠舟;

化妝技術自然還是桃娘……

鬧哄哄的定了角色,俱樂部中的厲鬼們都開始抱着自己的臺詞本認真翻看。

得到老太太大兒子角色的無瞳,甚至還跑去找宿陽伯改動幾處臺詞,順便給自己加了兩場戲。美名其曰:爲了更好的表演效果!

此次大型室內表演情景劇,動用了俱樂部四分之三的厲鬼做演員。

其他厲鬼們也沒閒着,佈置場景、道具,幫忙打燈光、客串,一個個也都忙碌着呢。

到頭來,唐牧北發現就特喵自己一個是看熱鬧的!

就連陣靈小白薇,都因爲身份特殊得到個全程拍攝的差事。

南風有信 畢竟像它這樣能隨心所欲倒掛在任何一個角落,確保任何細節不會遺漏的,還真就獨一份。

早上七點整。

戴着眼鏡的五穀臨時客串場記,一打板——第一屆厲鬼俱樂部大型室內情景劇,正式開演!

感謝書友吃新芹菜打賞,謝謝支持! “薛婆婆,早餐吃着還合胃口嗎?”桃娘拿着一身新衣服,滿面笑容走進房間裏。

屋裏瀰漫着它特製的迷藥香味。

“早飯特別好吃!”薛婆婆笑眯眯讚歎道:“牧店主這店裏薰得香,好聞着哩!桃姑娘,你拿的這是什麼呀?”

桃娘將趕製出來的嶄新衣服鞋襪放下,“今天可是大喜的日子,我們沒什麼好準備的,就一起幫您老做了身新衣服,試試看合適不合適?”

被感動的薛婆婆擦擦眼角,“你們這羣孩子都真好!謝謝,謝謝你們啦!”

換上嶄新的衣服鞋襪,老太太精精神神跟着桃娘走出房間。

抓鬮得了個“司機”角色的碎嘴特別敬業。

儘管它的道具只是個破舊的手推車。

但在碎嘴手中,卻散發出一股勞斯萊斯的高貴氣質。

“薛婆婆上車吧,咱們直接去婚禮現場!”桃娘攙扶着它坐上“車”。

碎嘴特別貼心的在手推車上放了個小馬紮。

道具簡陋了點,但在中了迷香的薛婆婆眼中,這卻是一輛非常豪華的汽車。

“老太太,坐穩了咱們就開車啦!”碎嘴給自己加了句臺詞。

然後開始認真拉車。

主場地就在不遠處的空中花園庭院,自然連二樓都不用出。碎嘴穩穩當當拉着車在二樓不停亂轉。

薛婆婆樂呵呵看着“窗外”變換的“街景”。

坐在一旁的桃娘則專心致志製造幻象。

一切都很順利。

“好久沒出來轉轉啦,這市裏面真好看!”薛婆婆好奇打量着,“司機師傅,你開車技術真好。這街上人來人往的,咋也不見紅綠燈呢?”

專心扮演司機的碎嘴當即一怔,特喵的穿幫了!

對啊,我怎麼沒想到!

開車肯定得遇到紅綠燈啊,明明能再給自己加點戲的!擦!白白錯過了。

“因爲要帶您去參加婚禮,我擔心堵車所以繞了近路,一路暢通無阻沒紅綠燈。”碎嘴心裏懊惱着,嘴上卻是找藉口補救。

薛婆婆笑得更開心了,“司機師傅辛苦啦!我就是心急着呢,我兒子今天終於要結婚了,等了盼了這麼多年,我心裏邊都樂開花啦!”

穿越之寵妃難當 “恭喜恭喜!老太太今天大喜!”碎嘴忙接道。

之後它就看到場記的提示牌,示意馬上到達目的地。

碎嘴不敢耽誤,一拐彎就把車停在了庭院前。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