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淑妮還從沒見過這這種事情,頓時輕叫一聲,有些害怕地問道:“楊大哥,你~~你不會將他打死了吧?”

0

“放心吧,他還沒死,只是暈了過去。”說完走過去,運轉功法輕輕地一掌拍在了吳長春的腦袋上,直接破壞了他的腦神經。

“楊大哥,你這是幹什麼?”

楊天龍微微一笑:“他醒來後就會成爲一個傻子,再也無法害人了。”

“啊~~楊大哥,這樣做是不是有些過了?”王淑妮眉頭輕蹙,有些責怪地看着楊天龍。

“唉~~淑妮,你還是太善良了,你可知道他害了多少良家婦女,今天如果不是我,我的這個朋友也將慘遭毒手了。”楊天龍輕輕地拍了拍王淑妮的肩膀說道。

“噢。”王淑妮點了點頭,這時才認真地打量起躺在牀上的女孩,才見第一眼,王淑妮頓時有種惺惺相惜的感覺,或許是因爲對方有着不輸於她的氣質,才使得她對眼前的女孩有種莫名的好感。但是不知怎的,同時她的心裏又有種酸酸的感覺。

“楊大哥,她~~她真的只是你的朋友嗎?”王淑妮看着要楊天龍的眼睛,認真地問道。

楊天龍聞言一愣,點了點頭。對於夏詩涵是怎樣的感覺,其實他也說不清,但是對她有好感這是可以肯定的,或許是因爲她的美麗,也可能是因爲她好強與不屈的性格。

“噢,我們快走吧。”

楊天龍將夏詩涵背在身上,頓時身形一顫。由於是夏天,雖然陸華市不是很炎熱,但是天氣溫度還是比較高,所以夏詩涵穿的衣服很少 ,胸前的那兩團柔軟壓在了楊天龍身上,酥酥的,軟軟的,讓人情不自禁的心境盪漾,熱血澎湃。

未完待續,求收藏,求貴賓票……戰神在此感激不盡。 楊天龍打開門,躺在地上的那兩個大漢竟然不見了。楊天龍對於自己的身手還是很瞭解的,除非剛纔有人救走了那兩人。

“淑妮,我們快走,有麻煩了。”

王淑妮聽了楊天龍的話,看了看地上,點了點頭。可是兩人剛走了幾步,這時前方一陣陣腳步聲響起,馬上人羣涌動,擠滿了整個過道。

“就是他們,快把他們幾個抓起來。”

看着這羣手拿棍棒的人,王淑妮的臉色一下子變得蒼白起來。她還從沒有見過這等仗勢,瞬間被這氣勢嚇到了。

“淑妮,別怕,跟在我後面,不過四五十人而已。”楊天龍看着王淑妮害怕的樣子,輕輕地捏了捏她的小手,微微一笑。

“嗯。”王淑妮緩緩地轉過頭,看着楊天龍那鼓勵地眼神,蒼白的臉上勉強的擠出來一絲笑容。

看着已經距離不足兩米的小混混,楊天龍咧嘴一笑,看了看已經睡得十分安詳的夏詩涵,心裏感覺像是被一種叫做幸福的東西填得滿滿的。

“戰鬥開始了。”說完,楊天龍縱身一躍,衝入人羣,如狼似虎,眼前的這羣小綿羊頓時悲哀了,“哎喲”叫娘叫媽的痛叫聲不絕於耳,真是好不悽慘,才短短一分鐘,這四五十人全都躺在了地上,橫七豎八的,那悽慘的**聲叫得人心裏直發毛。

王淑妮瞪大了眼睛,看着眼前剛還氣焰囂張的小混混全都躺在地上哭爹喊娘了,一張性感迷人的小嘴頓時張成了O字型。

“淑妮~~快走。”

“啊!哦。”楊天龍連聲叫喚,王淑妮才反應過來,連忙跟上楊天龍的腳步。

出得包間的那扇門,大廳的人已經沒有幾個了,楊天龍知道肯定是剛纔進來了這麼多人,這些人一見情況不對,連忙走了,免得禍及魚池。

上車後,王淑妮連忙發動車子。車子還沒行走一里的路程,就看見前方警車及救護車都來了。王淑妮繼續開着車,但此時心裏已經七上八下了。

一個小時後,車子終於到家了,王淑妮重重的舒了一口氣。進得家門,已經是晚上十點了。此時王媽還在看電視等着他們,見到王淑妮回來,連忙打了個招呼。

“楊大哥,將她送到我的房間吧。”

“嗯。”楊天龍揹着夏詩涵向樓上走去。

“王媽,我爸媽回家了嗎?”王淑妮輕聲問道。

“還沒,老爺和夫人說今晚有事就不會來了。”

“噢。”王淑妮輕輕地點了點頭,她知道父母工作很忙,時常的不能回家。但是今天不知怎的,聽了王媽的話,心裏沒由來的一陣氣悶,那感覺越來越重,很不踏實,好像有人出事了一樣,搖了搖頭,心想今天肯定是受刺激過多了。

王淑妮走進自己的臥室,見到楊天龍正在細心地爲夏詩涵擦拭額頭,眼神裏透漏出一陣陣溫柔。王淑妮心裏感覺有點兒不舒服,好像自己深愛的東西被奪走了一般。

楊天龍感受到了有人在身後,轉過頭一看是王淑妮:“淑妮,怎麼了,今天不舒服嗎?”

楊天龍見她沒有說話,就這樣癡癡地望着自己,心裏沒由來的一疼,走過去將王淑妮拉進自己的懷抱,柔聲安慰道:“淑妮,沒事了,有我在你身邊,不管以後的風風雨雨,我都常伴在你身邊,不管是天崩地裂,還是海枯石爛,你永遠都是我……摯愛的那個人。”

楊天龍本想說你永遠都是我的唯一的,但是不知怎的,心裏沒由來的一突,於是改口了。

“嗯。”王淑妮剛剛鬱悶的心結一下子被楊天龍的溫情細語給灌溉了,內心被幸福填得滿滿的,甜蜜的淚水打溼了楊天龍的單肩。楊天龍一陣苦笑,難怪書上說女人是水做的,這下就是有力的見證。

“楊大哥,你早點休息吧,我來照顧她。”王淑妮溫聲說道。

楊天龍看了看睡得安詳的夏詩涵,輕輕地點了點頭。

……

一座深山之中,一位老者雙眸突然睜開,頓時一股狂暴的氣息席捲四周,接着傳來一陣陣縹緲的聲音:“派人到世俗界查看,吳長春的靈魂玉片有了裂痕,看看是誰做的。”

……

次日,天才矇矇亮,楊天龍沉浸在修煉中有所感應,睜開眼睛,這時就傳來了一陣陣敲門聲。從腳步上看,楊天龍知道是王媽,於是下牀打開了房門。

王媽說了幾句,原來是幾個警察來找他的。楊天龍知道昨晚的事情暴露了,肯定是讓他去做口供。

楊天龍走下樓一見,有兩個男警察正等着他,兩人知道這裏是市長的房子,所以對楊天龍表現得很禮貌。

兩人向楊天龍交代了幾句,要他去錄一下口供。楊天龍點了點頭,向王媽交代了幾句就上了警車。

看到警察局幾個大字,楊天龍笑了笑,這是第一次來這種地方,心裏有一種難以言表的情緒。他有種預感,以後說不定自己會是這警察局的常客。

“請坐吧,我們想了解一下昨晚的情況。”說話的是一個女警,此時正在低着頭寫着什麼。

楊天龍走進去,打量了一眼四周,空蕩蕩的,只有兩張椅子,中間一張大桌子。看來這是專門審問犯人的地方。楊天龍啞然的笑了笑,最後聚焦到說話的那位女警,正好那位女警也擡起頭看向他。

楊天龍一愣,心想,這不是上次市中心看見的那位女警嗎,真是英氣勃發,俏麗動人,一身警服將眼前的這位大美女的玲瓏之姿盡皆顯露無餘。而那位女警也開始打量起楊天龍來,見到楊天龍陽光帥氣,器宇軒昂,最重要的是看向自己的眼神中沒有一絲雜質,只有欣賞和似曾相識之感。

“楊先生你好,請坐吧,我叫周玉欣,刑警隊的大隊長。聽說你是這次高考的狀元。”周玉欣看着楊天龍有些欣賞的微笑道。

楊天龍一愣,沒想到這位刑警隊大隊長竟然問這樣的問題,點了點頭。

“嗯,不錯,小弟弟不錯哦,繼續保持。”周玉欣說完開始正色道:“好了,這次請你來是想問一問關於昨晚新苑酒吧裏的事情。”

楊天龍聽到她叫自己小弟弟差點一口氣沒接上來,尼瑪,這是啥稱呼啊,我咋成了小弟弟了,剛不是還楊先生的嗎?再說我弟弟小嗎? 總裁請深愛

“那個,周隊長,你後你還是叫我楊天龍得了。有什麼問題你問吧?”楊天龍擦了擦汗道。

“呵呵~~好。”周玉欣也笑了笑,不知怎的,她感覺楊天龍身上有種莫名的吸引力,讓人想去貼近,想去探知。

周玉欣問了幾個問題,楊天龍如實回答了,不過對於吳長春成植物人的事情,楊天龍表示不知情。不過對於楊天龍一個人打倒四五十人的事情,周玉欣聽着都驚呆了,一雙亮閃閃的眸子不斷的往楊天龍身上逛,好像要將他看透一般。不過綜合昨晚那些混混的描述又不得不相信這是事實。楊天龍只是出於自衛而出手的,所以問完話後就可以走了。


出了警察局,周玉欣給了楊天龍一張名片,這一幕頓時讓全警署的人大跌眼鏡,傳說中的鐵血警花竟然對這位錄口供的少年這麼好,一時間全都有些羨慕嫉妒恨了。不過想到楊天龍是陸華市市長女兒的男朋友,這一切也都有些釋然了。 楊天龍走出警察局,攔了一輛出租車準備回王淑妮那兒。車子行了兩分鐘左右,楊天龍望着窗外,突然一道黑影閃過,楊天龍轉頭一看,卻什麼也沒有看到。

“奇怪……”楊天龍望着窗外瞧了又瞧,暗自嘀咕道。此時他的心裏隱隱有些不舒服,想了想剛纔那黑影離去的方向,正是警局的方向。楊天龍心裏一驚:“不會這麼巧吧!難道剛纔的那道黑影也是修煉者。”


殊不知,那道黑影正是找他的,而且剛纔那道黑影就是震天幫的長老孫虎。孫虎爲了早點兒抓到殺害秦連展的兇手,隔天就從總部出發來到陸華市。

憑藉楊天龍現今的實力原本是沒有可能察覺到先天強者的身影的,但是他身體裏面有一股雙修之氣,而他所不知道的是那一股雙修之氣正是產生質變的先天之氣。雙修之氣在後天修煉者的內息中是最爲強大的真氣,這也是爲什麼那些修煉邪功的人進步最爲快速的原因,只是邪功之所以爲邪,就是因爲邪功是以犧牲他人成就自己的功法,而雙修功法則是利己利人,而且雙修之氣還一個極大的好處就是質變。當雙修之氣達到一定的量之後,就能夠自動的轉化爲先天之氣。先天之氣強大異常,不但能滋養身體,還能夠開發身體潛能,感悟天地,掌握天地規則,運用天地之力,施展神通。


“嘭!”

一聲巨響,警察局的大門像一根折斷了的樹枝一樣,應聲落地。正在路上行走的人心中一驚,轉頭一看警察局的大門,身心巨震,只見一個身穿黑衣的人正緩緩地收起右腳,而那扇警察局的大門竟然已經變成幾快了。

“什麼人?”

聽到響聲,周玉欣帶着幾個警察迅速趕到。看着已經七零八落的大門,望着眼前的黑衣人,心裏泛起了滔天巨浪。

孫虎散開靈識,一眼掃過整個警局,滿臉不屑地望着這羣警察,道:“哼,一羣跳樑小醜。”說完不管這些人的目光,直接朝着內部走去。

“別動,再往前我就開槍了!”周玉欣立刻平下心來,怒目而視,厲聲喝道。

孫虎淡淡地望了周宇欣一眼,嘴角露出一絲不屑地笑容,繼續朝着警察局內部而去。

“嘭!”子彈急速穿出,比利箭快十倍的速度朝着孫虎射去。可是當子彈離孫虎一米的距離處停了下來,再也無法寸進。

“不知死活。”孫虎左手擡起,輕輕一扶,那顆子彈比原來快三倍的速度朝着周玉欣激射而去。

“嗯~~”嚶嚀一聲。這一下,在場的人都無法淡定了。槍聲響起,可是受傷的人卻是周玉欣。這是誰都無法接受的,周玉欣捂着手上的手臂,鮮血已經浸透了警服。

“隊長!你這混蛋,你竟敢襲警,開槍!”

“別!”周玉欣連忙阻止,可是還是慢了一步。接二連三的槍聲響了起來。

“呵呵~~”孫虎看着這些警察,輕蔑地笑道:“螻蟻也敢在老夫面前放肆,今天就給你們一個教訓,有些人是不能得罪的,去!”

孫虎音落,哀嚎遍野,周玉欣他們全都倒在了地上,身上都穿了一個洞,流血不止。

孫虎繼續向前走着,頓了頓,轉過頭望着周玉欣他們說道:“我給你們十分鐘時間,叫他出來,我到要看看是誰這麼大膽,竟敢殺我兄弟,哼!”說完繼續朝着警察局內部而去。

“他媽的,真是一個怪物加超級大變態,竟然連子彈都不怕,周隊長,怎麼辦?”

周玉欣輕蹙着眉頭,胸口起伏不定,顯然也是十分的震驚,捂着傷口說道:“我根本就不知道他說的‘他’是誰,”頓了頓,接着道:“先叫救護車!”

“是。那要不要請求上面支援?”

周玉欣想了想,道:“還是不要了,就連槍支彈藥都對他沒有用處,來了只會徒增傷亡。”

太平間。

“你是誰,這是警察局太平間,不是你該來的地方!”一位驗屍的醫生見到全身包裹着黑衣的孫虎走進了太平間,皺了皺眉,不悅的說道。

孫虎冷淡的看了他一眼,接着掃了一眼太平間,頓時怒吼道:“你們這些該死的畜生,竟然連我兄弟的遺體都不放過,不可饒恕,啊~~”

只見孫虎雙手一吸,接着一具已經開膛破肚的屍體飛到了他的手上,“兄弟,你放心,等我找到殺你的仇人,一定會親手手刃於他。”接着轉頭望着已經嚇得目瞪口呆的醫生,說道:“你可以去死了。”隨手一揮,那個醫生就像是斷了線的風箏一樣,“嘭!”一聲脆響,整個人已經鑲嵌到了牆體裏面。

孫虎將秦連展的屍體放進屍袋裏面,背在肩上。一聲怒吼,震動了整個大樓,停屍間的一道玻璃牆瞬間成了碎片,整個太平間像是經歷了一次世界大戰一樣。孫虎大手一揮,一條氣刃如死神鐮刀一樣,劃破長空,“嘭!”又是一聲巨響,通往外面的厚厚的牆體打出了一個大洞。

周玉欣他們此時已經目瞪口呆了,望着前方佈滿煙塵的大洞,不可思議的看着這一切,這是超級****來襲了嗎?

煙塵漸漸散落,一道黑色的身影慢慢地走了出來,纖塵不染,他就如天雲,如高山,是那麼的仰不可望。

“還有三分鐘時間!”黑衣人孫虎冷淡的說道。

此時救護車停在外面,不過周玉欣通知他們不要進來。要是那些救護人員此時進來,很難想象會發生什麼樣的事情,說不定全都會丟了性命也說不定。

周玉欣聽到黑衣人的話,定了定神,勉強平復了激烈跳動的心,她知道此時一定不能激怒於他,否則這裏的人都有危險了,於是小心翼翼的問道:“那個……前輩,我們不知道你說的那個‘他’是誰。”

“嗯~~”孫虎雙目一凝,漫天的威壓橫掃過來。

“噗!”周玉欣他們都不由得噴出口血,面色蒼白,冷汗涔涔,剛站起的身子瞬間都倒下了,躺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氣,好像隨時都會接不到下一口氣一樣。

孫虎似乎有所顧忌,並不想傷這麼多性命,於是撤了身上的威壓,問道:“既然你們不知道‘他’是誰,那你們可知殺我兄弟的人是誰?”

周玉欣竭盡全力撐起身子坐在地上,無力的問道:“前輩,請問您的兄弟是?”

孫虎怒聲說道:“哼!前幾天的事情你們難道不記得了嗎?”

周玉欣想了想,說道:“前幾天辦案我們確實是帶回了一個人,不過他不是我們的人殺死的,我們去的時候,他已經死了,而且死得很奇怪……”

孫虎注意着周玉欣的神情變化,確認沒有說謊,說道:“好,今天我就放過你們,如果你們膽敢包藏兇手,我一定會回來收割你們的狗命,你們好自爲之,哼!”說完黑衣人孫虎縱身一躍,瞬間就不見蹤影了。

求收藏,求打賞,各種求……大家的鼓勵是我的動力! 坐在車上的楊天龍想了又想,決定還是去一趟警察局,於是要出租車司機調頭去警察局。黑衣人孫虎剛走,楊天龍就到了警察局。才下車,就見到警察局外面擁擠了許多人,還有兩張救護車停在外面。


楊天龍撥開人羣,見到周玉欣他們被那些救護人員攙扶着,一個個都臉色蒼白無比,顯得極爲虛弱。有的手臂上受了傷,有的腿上受了傷,不過都沒有性命危險。地上警察局的大門變成了幾塊,而且楊天龍還發現前方不遠處的大樓竟然出現了一個大洞,這樣的大洞,除非火箭炮那樣有殺傷力的武器才能造成如此大的破壞,看到這樣破敗的景象,楊天龍都有些不淡定了,難道這警察局遭遇****襲擊了,還是……難道真是……

楊天龍想到這些,搖了搖頭,走上前,攙扶住周玉欣的另一隻手說道:“周隊長,這是怎麼回事啊?”

周玉欣咬了咬牙,勉強的擡起頭一看,見到竟然是楊天龍,面帶苦澀的笑道:“你怎來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