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天龍,是當地出了名的大人物,也是王哥的叔叔,身份背景可是不得了,黑白兩道通吃。

0

豪哥與王哥,說到底,也就是富家子弟罷了,自己不見得有多大的本事,但是王天龍可不一樣,道上混的,沒有不認識這號人物的,就算是一些富商高官,遇上這個人,也得要給幾分面子,他若是想讓豪哥這個場子幹不下去,那明天這酒吧立馬就要關門。

“有話好好說,小王……我跟你是自己人,自然會站在你這邊。”豪哥連忙開口說道。

王哥冷冷一笑,說道:“那現在,我在你這裏,捱了這小子的打,這事情,你看怎麼解決?”

將臣此時突然大笑起來,說道:“有錢了不起?既然在這場子裏頭鬧了事情,我也一樣可以賠償……不過……這傢伙得罪了我……今天我也要一個交代。”

“你……”

豪哥看了將臣一眼,見是個陌生面孔,一時之間,也放心許多,說道:“這位朋友,聽你口音,不像是當地人?”

“不是,我前些日子才從西歐回來,這地方,剛來……”將臣淡淡地說道。

豪哥一聽,頓時冷冷一笑,目光之中,精光一閃而過。

有些事情,不見得是錢可以擺得平的。

將臣就算有錢,王哥一樣也有錢,但是王哥的身份背景,卻是將臣沒有的。

“小王,我與你那麼多年交情,這事情,我站你這邊,場子的事情,我們以後再談……這人既然得罪了你,那怎麼處置,你自己看着辦。”豪哥開口說道。

“好。”

王哥聽罷,一笑,似是十分得意。

此時,酒吧外頭,突然傳來了一陣鬨鬧的聲音。

衆人心中一驚,急忙看了過去。

只看見一羣人,一下子衝入了酒吧當中。

“誰?是誰那麼大膽子,敢在這裏,得罪我們王家人……”

幾名手持棍棒的混混,凶神惡煞的叫嚷着,氣焰十分囂張。

只看見一名中年男子,在一位金髮藍眼睛的老外陪同之下,突然走入了酒吧當中。

看到這名中年男子,豪哥頓時臉色難堪至極,如同嘴巴里頭含了一隻死蒼蠅。

這名中年男子,便是王哥的叔叔王天龍,一個在此地黑白通吃的人物。

自己的侄子被欺負,作爲叔叔的,當然要親自出馬,若非如此,像這樣的人物,恐怕平日裏頭,豪哥連見上一面的機會都沒有。

酒吧外頭,不斷涌入了大量手持武器的混混,約摸有三、四十人,一下子就將酒吧裏頭都站滿了。

“砰”的一聲,酒吧門被保安關上。

這種事情,當然是要私底下解決。

“叔叔……叔叔……你可來了……”王哥整個臉上露出了委屈的神色,連忙叫道:“我剛纔被這王八蛋揍了……好幾個人都不是對手……”

話一說完,用手朝着將臣一指。

欣欣此時此刻,已經嚇得不敢說話。

來了這麼多人物,哪裏有她一個酒吧妹說話的份?

一時之間,頓時臉色一暗,擔憂地看了將臣三人一眼。

看來今天,這三人,恐怕是要被王哥的人,揍成豬頭。

王天龍面色冷峻,不怒自威,說道:“真是好大的膽子……連我的侄子都敢欺負,看來……今天是想躺着出去吧?”

話一說完,朝着將臣看了過去。

將臣淡淡一笑,神色自若,彷彿根本沒將王天龍的話放在心上一般。

“王叔,王叔……這種小事情,怎麼勞煩您大駕光臨?吩咐下去,讓我們小的來做便好了……”豪哥一改之前的模樣,媚笑連連,彎腰曲躬,急忙湊到了王天龍的身旁。

王天龍冷冷“哼”了一聲,往那裏一站,環手而立。

頓時,幾名手持刀滾的小青年,冷冷笑着,準備朝着將臣走來。

一時之間,所有的人,心中一提,氣氛似是緊張到窒息。

王哥等人,臉上卻是已經開始露出了得意的神色。 顧遠寒此時此刻,眉眼卻是微微一眯,看着將臣。

這些惡徒,顯然讓將臣來收拾再好不過,不過他心中也擔心,將臣萬一發起怒來,大開殺戒,到時候他生怕自己攔不住。

將臣淡淡一笑,卻是撇了顧遠寒一眼,似是知曉他心中的想法,微微頷首。

幾名手持刀棍的小青年,陰冷的笑着,邁步走上前來。

“小子,你此時此刻,若是跪下來,跟王哥磕頭認錯,王哥若是大發慈悲,興許可以放你一馬。”

“如若不然……今日,恐怕你手腳都要沒了……”

將臣淡淡一笑,說道:“你們若是跪下來,給我磕頭認錯,興許我也會大發慈悲,放你們一馬。”

王哥臉色一下子陰沉下來,怒道:“死到臨頭,還敢嘴硬,給我砍他……”

話音落下,幾名小青年大喝一聲,揮舞着手中的刀棍,直朝將臣砍了過來。

將臣整個人驟然一動,速度卻是快得令人髮指,只見他手心一探,一名小青年手中的刀還未砍到他的面前,一下子便已經被他抓住了手臂。

那名小青年似是臉色一變,還未反應過來,只聽見“咔擦”一聲。

緊接着,殺豬一般的嚎叫聲響起,“砰”的一下,那名小青年被將臣一腳踹出,一下子砸在不遠處的卡座上,整個人摔了個人仰馬翻。

另外幾名小青年此時已經殺到。

面對這些來勢洶洶的狂徒,將臣卻是絲毫不慌張。

笑話,這天底下,能讓他慌張的人,恐怕已經不多了,要是此時此刻圍着他的是一羣道士,興許他心裏頭還有些忌憚,生怕裏頭有大成修煉者在,可如今……只是一羣流氓罷了。

幾把刀棍劈下,將臣身形微微一閃。

“乒乓”一通亂響,小青年們手中的刀棍劈了個空,砍在大理石材質做成的桌子上,險些將這些桌子都要生生劈碎。

在場的那些妙齡女子,一個個捂住耳朵,驚叫連連,身子都縮成一團。

欣欣整個人也倒吸了一口涼氣。

將臣即便是練家子又能如何?在場可是有數十名手持器械的混混,亂拳都足以打死老師傅,更別說是將臣了。

一時之間,欣欣心中一寒,整個人如墜入冰窖一般。

可衆人只感覺眼前一花,一個黑影,一下子閃到了幾名小青年的面前,“咣噹”一聲。

只看見將臣一下子擒住一名小青年的手臂,順勢將他手中的刀,朝着另外幾名小青年揮去。

“啊……”

“你大爺的……”

血光一濺。

衆人已經驚住了。

兩名小青年閃躲不及,瞬間被劃破手臂,鮮血一下子噴涌而出。

被將臣擒住手臂那名小青年,只感覺自己的身子,像是不聽自己驅使一般,頓時整個人臉色如死灰一般,驚悚至極。

“嘿嘿!”

將臣咧嘴一笑,那張面容看上去似是乖巧可愛、人畜無害一般,還未等那名小青年恍過神來,“砰”的一拳就砸在了那名小青年的面門之上。

小青年捂住面孔,驚叫倒地。

衆人再一看,只看見那名小青年的臉上,已經出現了一個巨大的黑眼圈。

王哥臉色一變,急忙對着王天龍說道:“叔叔,這小子是個練家子,馬虎不得……剛纔我和好幾個兄弟,都被他打趴下了……”

“噢?”王天龍冷冷“哼”了一聲,目光凌厲地盯着將臣。

不需要王哥說,他也已經看出來了。

王天龍混跡江湖那麼久,什麼大風大浪沒見過?有本事的人,他也能在晨都抓出一大把來。

即便眼前的將臣,有三分本事,但對於他來說,也完全不足爲懼。

沒幾下功夫,將臣已經將那幾名不長眼的小青年打倒在地,依舊輕輕鬆鬆,彷彿不耗費吹灰之力。

在場衆人,一時之間,都微微一怔。

“是個高手!”

此時,跟在王天龍身旁的那名金髮藍眼睛的老外,用着半生不熟的中文,開口說道。

“噢?”王天龍冷冷一笑,看了老外一眼,說道:“查理,你覺得這個人,你需要多長時間,能將他收拾?”

那名被喚作“查理”的老外,臉上露出了一絲陰冷的笑意,帶着殺氣,看向將臣,說道:“不出三分鐘。”

“三分鐘?”

他話音一落,將臣整個人瞪大了眼睛,也朝着這名老外看去。

“老子就這麼容易對付?”

將臣似是有些不服氣,道了一句。

“小子,你有幾分本事,不過……還嫩……”

查理邁步走出,朝着將臣搖了搖頭,大拇指朝下,比劃了一下。

將臣白眼一翻,說道:“你牛逼……”

他堂堂一代殭屍王,就算再不濟,也從來沒被人這麼看不起過,如今……一個老外,竟然還敢瞧不起他?

將臣心中暗想,若不是有顧遠寒這個牛鼻子在這裏,今天在場的這些人,老子魂魄都給你打散咯!

王天龍冷冷一笑,說道:“好,那這個人,交給查理你來對付。”

查理點了點頭,看着將臣,說道:“你叫什麼名字?”

“將臣。”

查理搖了搖頭,嘆了口氣,說道:“沒聽過,不認識。”

將臣咧嘴一笑,說道:“不認識沒關係,很快你就認識了。”

話音落下,驟然出手。

查理一陣小跑衝上去,整個人速度如閃電一般。

“呼”的一下,一陣風聲掠過,拳勢打出,似是氣勁十足。

將臣整個人眉頭一皺,似是感應到什麼,只感覺眼前的這個查理,速度似是超過了普通人。

不過,想歸想,他卻是沒有半分遲疑,雙手一架。

“啪”的一聲,查理的拳勢如重錘一般擊打過來,將臣卻是完全不痛不癢。

查理只感覺自己的拳頭,像是砸在銅牆鐵壁上一樣,竟然撼動不了分毫。

王天龍等人此時冷眼觀看,臉上卻是露出了陣陣笑意。

王哥整個人瞪大了眼睛,說道:“看不出來,叔叔你的身邊,竟然有個那麼厲害的保鏢。”

“不是保鏢。”王天龍緩緩地說道。

“不是保鏢?”王哥疑惑了一下,說道:“那是什麼?”

“合作伙伴。”王天龍說道。 王哥一怔,自己叔叔啥時候業務這麼廣泛了?還跟外國人合作?

王天龍淡淡地看了他一眼,笑道:“最近晨都的風向變了,跟你說,你也不會知道。”

“風向?”王哥一驚,說道:“這麼說來,莫非叔叔已經找了新的靠山?”

王天龍只是神祕一笑,卻是什麼都沒有說。

此時此刻,將臣和查理,已經打壞了七、八張桌子。

這酒吧裏頭的桌子,都是大理石製作的實心桌,十分厚重,照理說,就算是拿錘子砸,也沒有那麼快打爛,但將臣和查理動起手來,卻是絲毫不留情。

豪哥看得心中一陣肉疼,整個酒吧被這兩人完全弄得一片狼藉。

將臣這王八羔子,似是在玩鬧一般,也不還手,查理揮拳打來,他就閃躲。

“轟”

又一張桌子,被查理一拳打得粉碎。

顧遠寒和後卿,此時此刻,眼睛卻都微微一眯,似是看出什麼倪端來。

“你看這人……是不是有些奇怪?”

顧遠寒沉聲說道。

後卿微微點了點頭,說道:“是有些不尋常,看他不像是普通人。”

“難不成?”

顧遠寒說到這裏,與後卿四目相對,兩人眼神之中,光芒一閃。

吸血鬼?

一種生物,突然在他們的腦海之中浮現。

還未等他們回過神來,卻見身在戰局之中的將臣突然咧嘴一笑,眸子裏頭,精光閃過,說道:“我知道你是什麼東西了?”

“混賬……”

查理怒喝一聲,絲毫不管不顧,再次衝了上來。

“砰”的一聲。

一股力量,從將臣的身軀之中發散而出,剎那之間,似是波濤洶涌一般,一下子將查理籠罩住。

只見酒吧裏頭,似是莫名颳起一陣陰風,把將臣的髮絲都繚亂起來。

查理的拳頭,剛到將臣的身前,頓時整個人就如同被禁錮住一般。

“這……你……”查理倒吸了一口涼氣,面色一變,瞠目結舌,似是不敢相信一般,擡頭朝着將臣看去。

將臣的眸子之中,殷紅色的光芒,一閃而過。

剎那之間,查理整個人身軀一顫,如見厲鬼一般。

“以下犯上!誅……”

將臣冷冷說着,面容如覆冰霜一般。

只看見他一手探出,直朝查理的天靈蓋而去。

查理整個人,眼神之中,露出了驚懼的神色。

他竭盡全力,想要發出嘶吼,想要掙扎,卻是感受到自己的身軀,完全不能動彈。

寡言會長請息怒 這一刻,他幾欲發狂,簡直不敢相信。

眼前的這個陌生人,剛纔眸子裏頭閃過的殷紅血光,只有他們吸血鬼一族,才能發出。

莫非?

莫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