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五默默的上過香,看著遺像上麗薩那年輕的臉龐,輕輕的嘆了口氣,轉身走到齊秀娟的面前!

0

齊秀娟在那聲嘆息中回過神,她看著站在面前的王五,微微的彎了下腰,給來客回了一禮!

「希望梁夫人節哀!」說著,鞠了一躬,輕輕的將手裡的字條悄悄地塞給了齊秀娟!

齊秀娟一楞,但很快回過神,她淡淡道:「謝謝!」 Boss不好惹:萌妻小祕書 說著,就不動神色地將王五給的字條握在了手心!

王五見目的達到,也不逗留,說了聲「節哀」,就轉身離去了!

王五在靈堂里的表現立即被彙報給了梁賢:「王先生就是祭拜了下小姐,然後和夫人說了聲節哀就離開了!」

「有沒有什麼可疑的地方?」梁賢問道。

「沒有!」手下答道。

「好,知道了,你下去吧!」梁賢揮揮手!

梁景軒無奈道:「爸,您能不能少一點控制,在這個家裡,還有什麼是你不知道的?」

梁賢冷笑道:「我就不知道你什麼時候多了個私生子,瞞得我好緊啊,看來你是我小看你了!」

梁景軒立即大聲道:「不是的,爸,我就一次控制不住,才有了天佑,其他的都沒有!」

「算了,我也懶得管你,你看好天佑,一是保護他的安全,二是盯緊了,讓他好好學習該學的東西,這是我最不滿意的地方,二十歲了,有些東西開始學已經太遲了!」

「是,爸爸,我知道了!」梁景軒乖乖道。

又是深夜,靈堂里已經一個下人都沒有了,齊秀娟走到女兒的靈位前,坐下默默的給女兒燒紙,然後輕輕的打開了手裡的紙條,只見上面寫道:「梁景銳,梁賢的侄子,兩人有仇,可以利用,而且梁景銳已經來了M國,地址是:XXX。」

齊秀娟冷笑了一聲,將紙條扔進了火盆,淡淡道:「女兒,這個家裡沒有一個好東西,不過,為了給你報仇,媽可以利用一切,哪怕是仇人!」

FC臨時據點,梁景銳和喬語驚訝的看著眼前的女人,問道:「你是?」

「各位好,我是齊女士的私人助手,我叫雨琪,這是我們夫人的信,她讓我務必交到一個叫梁景銳的人手裡!」

「拿來吧!」梁景銳說道。

這個女子立即就將手裡的信交給了梁景銳!

梁景銳看完信,神色之間閃過一絲詫異,他抬頭道:「你先回去,我們先考慮一下,等有了結果再回復!」

「好的,那我後天再來,可以嗎?」雨琪說完,就恭敬地退了出去!

蒂娜立即叫人將她送了出去!

梁景銳將信交給喬語,喬語看完,又遞給了蒂娜!

等兩人看完,梁景銳問道:「你們有什麼看法?」

「這倒是一個不錯的辦法,可是這個王五到底可信嗎?」蒂娜問道。

喬語倒是感嘆道:「好一個王五,我們一直被他牽著鼻子走,可是又不得不按他安排的做,真是一個人物!」

「哼,只是一個狡詐的人罷了,比梁賢好不到哪裡去?」

蒂娜捂著嘴偷偷的笑了笑,梁總裁這是吃醋了!

她輕輕的咳了咳,問道:「那我們要不要按照他說的做?」

梁景銳咬牙道:「這本來就是我們的計劃,只不過現在想到一起了!」

「那,你的意思是?」喬語問道。

「和齊秀娟裡應外合,王五搭橋,我們就會會這個梁賢!」

「好!」

後天,那個叫雨琪的女子又來了,梁景銳遞給她一封信,道:「請將這個交給你家夫人!」

「是!」雨琪答應一聲,沒有耽擱,直接轉身離開!

梁氏莊園里,齊秀娟在自己的房間里聽著雨琪的彙報,淡淡道:「知道了,把東西放下就出去吧! 都市天蛇 記住,如果這些事被第三人知道,你長在上學的弟弟和醫院裡的母親可就再也沒有依靠了!」

雨琪一顫,立即道:「夫人放心,我不會的!」

「出去吧!」

雨琪立即恭敬地退了下去!

房間里,齊秀娟打開信封,就看到了一個優盤!

奇怪地將優盤接在電腦上,她沒有想到,她看到的是這樣痛心的一幕:

麗薩中槍倒地,可是梁賢下意識的動作不是抱著麗薩查看傷勢,而是將麗薩擋在了自己身前,這個動作很隱蔽,也許在外人的眼裡,梁賢是在查看麗薩的傷勢,但是作為一個母親,一個失去自己女兒的母親,她一眼就看出了梁賢的真實動作!

「梁賢,你這個老東西,欺壓了我一輩子,現在竟然拿我女兒擋子彈,我一定會讓你死五葬身之地!」

齊秀娟恨恨的捶了下桌子,眼中劃過一絲傷痛和毀天滅地的恨意!

出了莊園的雨琪離開后,卻沒有回去,而是直接一轉身,來到了王五的地方!

「五哥,我已經辦妥了,齊秀娟和梁景銳已經搭上線了!」雨琪恭敬地道。

「很好,下去領賞吧!」王五得意道。 「你回來了?」

陳菲德看著蕭閻雲一臉陰沉的走進來,忍不住往後面的方向瞄了一眼!

「人呢?」像是不清楚一樣,陳菲德又補了一句:「陳宇說你見到人了!是她嗎?」

拐婚36計 蕭閻雲有些煩躁的將手中的西裝丟在了一旁的沙發上,有些悲傷的看著這個充滿了回憶的地方!

「見到了!是也不是……」

說著,蕭閻雲眼神有些複雜的看著陳菲德,糾結了一陣才發狠一樣說到:「我剛才看到她罵人了!特凶的那種,感覺有點像是……像是一個……怎麼說了,跟以前的她完全不一樣!」

「所以呢?」陳菲德毫不在意的看著蕭閻雲,有些欣慰的說到:「這人總算是回來了,變得不一樣又怎麼了?」

再說了,之前陳宇也描述了一次她的狀況,陳菲德就忍不住想:如果不是陳宇失憶了,說不定那個時候就會忍不住衝出去,將她給拉到自己的身邊!

那才是真正的夏熏溪,是那個將情緒外放的小女人!

「不……你不明白!」

蕭閻雲不由的扒拉了一下自己的頭髮,焦慮的在房間裡面走來走去!卻沒有一點辦法!

陳菲德倒是願意看到他煩惱,這段時間夏熏溪不在的時候,他可是每天都要在自己的耳邊複述一下以前他們在一起的事迹!

不能怪他太小氣!有這樣的一個男人,每天在自己的情敵面前說那個女人是多麼多麼的愛他,說自己是怎樣怎樣配不上她!心裡的隔應該有多深!

偏偏他每一次都是一臉很受傷的樣子,讓陳菲德特別無奈!想要發火卻沒有辦法!

總不能在他那麼慘的時候,還雪上加霜不是!他也做不出來這麼不厚道的事情!

陳菲德心情不錯的吩咐阿姨準備晚餐,然後旁若無人的開始慢條斯理的享用了起來!

看著像是的陀螺一樣原地轉了幾圈的蕭閻雲猛的在自己面前坐定,有些不安的說到:「之前就沒有多大的信心她能愛我多久,如今她改變了性格,你覺得我還有希望將人搶回來嗎?」

陳菲德頗為優雅的端起一旁的紅酒輕輕的抿了一口,然後才在蕭閻雲迷茫求助的眼神中無奈的說到:「我又不沒有見過她現在怎樣了?你叫我如何回答你!說說吧,你到底看到了什麼!」

於是沒有主心骨的蕭閻雲一五一十的將路上他讓司機攔車的事情講了出來!

看著陳菲德紅著臉罵自己神經病的時候,也像是無事人一樣!

這一年的時間,他想著夏熏溪可能遭受的待遇,想著以後兩人見面的場景,心中的那根弦一直綳著,可不是快要瘋了嗎?

誰知道以為可以看到陳菲德皺眉的樣子,卻不想他竟然露出一臉享受的回憶的表情,看的他特想將眼前這人給扔出去!

「潑辣啊……嘿……倒是跟以前一模一樣!」

「什麼意思?」蕭閻雲有些不敢置信的看著陳菲德,每當這種時候,他就特別很自己為什麼沒有早一點認識她!

陳菲德淡定的放下手中的刀叉,有些輕聲的詢問到:「你覺得她一開始就是那樣總是一臉高貴做事沉穩而且還極度能忍的樣子嗎?」

「其實有些時候我倒是挺感謝夏墨寒他的,如果不是他將夏熏溪送出國,可能她會一輩子活在自己編織的謊言中,我也就看不到她最真實的一面!」

以前的她啊,在國外的時候還是很跳脫的!做什麼事情可能是知道沒有人會管她,都是按照心底深處最直接的想法去做!根本就不會思考!

永遠都是身體快過大腦!

偏偏這樣的她讓人無奈又無力的時候,卻想將人給護在身後,好好的保護!

說著,陳菲德看著自己一雙已經沒有知覺的腿,幽幽的嘆了一口氣!

「我現在已經是沒有希望也沒有資格跟她在一起了,所以……蕭閻雲,我會幫你將人搶回來的!」

嘭的一聲,蕭閻雲滿是怒氣的一拳砸在陳菲德面前的桌子上,震得上面的刀叉都跳了起來,然後重重的跌下,發出幾聲脆響!

「她是我的,最好收起你那些歪心思!還有……我蕭閻雲不需要人幫忙,不管她變成什麼樣子,她都是我蕭閻雲這一輩子最愛的女人,是我孩子的母親,我會親自將她帶回來的!」

陳菲德淡淡的看著滿面凶光的蕭閻雲,嘴角微微的勾起一抹微笑!帶著幾分促狹!

「你確定你可以……你要知道現在的她可是跟以前完全不一樣的!」

「那又怎麼樣!」

蕭閻雲冷漠的看著眼前的陳菲德,突然勾起一抹自信的微笑!

「謝謝你的提醒,但是有一點你可能忘記了,就算是她隱藏了自己的性格,可是我才是她最愛的人,她對我的愛是真的,不管她變成樣子,她的心只有一個!」

所以有些時候陳菲德在想自己是不是應該離開這裡,而不是替她守著自己男人!這個男人精起來像是鬼一樣!

是!是!她是真心愛你的!不管是怎樣的她!

突然,陳菲德壞壞的一笑,看著眼前警惕意味十足的蕭閻雲,淺聲問到:「知道第一眼她看中你了什麼嗎?」

「臉!」

「哎喲!還挺有自知之明的啊!」

「滾!」

蕭閻雲也有些鬱悶,他也不想如此俗套的好不好,可是他能怎麼辦!第一眼看上的,可不就只有這一張臉嗎?

原本以為陳菲德會無趣的回自己的房間干自己的事情,就像是以前一樣,自己刺激他狠了,他就直接不理自個兒!

可是今天不一樣!

他就那樣淡淡的靠在輪椅上,有些無奈的看著他說到:「有些時候我也會很當時那個將你的事情做成短視頻發到她電腦上的傢伙!」

「什麼意思?」

「什麼意思?」陳菲德好笑的看著蕭閻雲說到:「你該不會以為她是在酒會上的第一眼就看中了你吧?不不不……她是在那場酒會上看到你演的一個角色的視屏,才從此深陷其中的!」

「什麼意思?」

「意思就是……她第一眼喜歡的是你在電視熒幕上那驀然回顧的淺淺一笑!」 「是,五哥,可是五哥,您當初為什麼不讓我去傳遞紙條呢?非要自己去!」 豪寵小萌妻:買個老婆回家愛 雨琪奇怪道。

「我總要去確定一下,看看她的仇恨到底值不值得我為她冒險?」

「原來如此,五哥,那既然沒事了,我就先下去了!」

王五點點頭,又道:「對了,我已經將你弟弟和母親轉到Z國了,你就放心吧!」

雨琪立即欣喜的道:「謝謝您,五哥!」

「去吧,好好做事!」王五淡淡道。

雨琪立即恭敬的退了下去!

房間里,只剩王五一人,他獨自坐在夕陽里,輕輕的嘆口氣:「小波,你再等等,爸爸馬上就給你報仇!」

FC臨時據點,梁景銳和喬語看著手裡的資料,商量道:「這次一定要一擊即中,再不能留下後患!」

「嗯,家裡孩子還等著呢!」喬語也是想寶貝們了!

「那就速戰速決!」梁景銳立即道。

「蒂娜,你去通知下面的人,注意接應,小語,你和我一起進莊園,準備營救顧棣!」

梁景銳看了看手錶,沉聲道:「晚上就出發!」

梁賢莊園里,梁賢一家人正坐在一起吃飯,看大家吃的差不錯了,梁賢放下餐具,擦了擦嘴,看著兒媳婦道:「秀娟,我從華國帶回來一個人,他的手裡有一項專利,可以讓你的公司更上一層樓,現在我們把這項技術拿到手,你將公司交給景軒打理,到時候我們強強聯手,一定會成為M國的頂級家族!」

齊秀娟聞言,眼裡閃過一絲冷意,抬起頭時卻消失無蹤了,只見她優雅的放下餐具,淡淡道:「爸,這個公司本來是留給麗薩的,現在麗薩不在了,我準備把它交給我的侄兒打理,畢竟這也是齊家的產業!」

梁賢不悅的沉下了臉,梁景軒立即拉住老婆的手,勸道:「秀娟,你就聽爸的吧,我們又不會害你,現在這項技術可以讓公司更好,你為什麼去答應呢?」

齊秀娟冷笑道:「讓公司更好?更好瞭然后就併入梁氏,沒有我們齊氏的份了,是吧?」

「你,你怎麼能這麼說?現在麗薩不在了,你占著公司有什麼用,還不如交給我打理!」

「呵,交給你打理,告訴你,梁景軒,我就是把公司送人了,我也不會交給你的,給你不就是給了那個小雜種?」

「啪~」梁賢一巴掌拍在桌子上,怒道:「你進了梁家的門,就是梁家的人,你的公司也是梁家的,以前看在麗薩的面子上讓你繼續經營著,這已經是我們梁家通情達理了,現在麗薩不在了,你還守著它幹什麼?該你的,梁家一點都不會少的,你還擔心什麼?」

「麗薩,麗薩,你們也知道麗薩不在了,可是,有誰真正的替她想過?你們,你們簡直是畜生!」

「啪~」梁景軒一巴掌打在老婆的臉上,一輩子沒有這麼硬氣過的梁景軒還下意識地懼怕了一下,可是看著支持自己的父親,立即挺直了腰身,怒道:「你回房間好好反省,沒有我的允許不準出來!」

齊秀娟冷笑了一聲,轉身就走,臨走時不經意的看了看幾乎快喝光的湯,眼中劃過一絲得意,直接上樓回房間了!

梁景軒看著還在生氣的父親,安慰道:「爸爸,您息怒,我回去再勸勸她,讓她一定交出齊氏!」

「嗯,你去吧!」梁賢揮揮手,然後疲憊的閉了閉眼,從頭至尾都當隱形人的梁天佑和自己的母親都沉默著,一聲不啃,只是那臉上有著怎麼都掩飾不了的笑意!

齊秀娟回到房間,獨自一人坐著,過了一會,有人敲門,齊秀娟淡淡道:「進來!」

門打開,是雨琪,只見她輕輕走到齊秀娟的身邊,低聲道:「夫人,您剛才有點衝動了!」

閃婚總裁很懼內 「衝動?哼,過了今晚,他們都沒命了,我還不趕緊趁他們臨死前發泄發泄?要知道,我這口氣已經憋了幾十年了!」齊秀娟冷冷道,然後回頭,看著她,問道,「都準備好了?」

「是的,一切準備就緒!」雨琪彙報道。

「很好,那我們就靜靜的等待吧!」

梁家餐廳的一幕梁景銳和喬語是不知道,因為這個時候,天才剛黑,他們正在等待最佳的潛入時間!

喬語看著沉默的梁景銳,問道:「景銳,我們有幾成的把握?」

「我也不知道,說實話,我對王五不太信任,對梁賢也不敢小瞧,這兩個因素加起來,我們的勝算其實不高,雖然有齊秀娟做內應!」

喬語點點頭,嘆了口氣,道:「要不我們再從長計議一下?」

梁景銳搖搖頭:「已經來不及了,現在是箭在弦上,不得不發,即使給我們再多的時間,我們也依然不會增加勝算,倒不如趁現在梁賢不知道我們已經來了的機會,趁機救出顧棣,先回國!」

喬語和蒂娜點點頭,梁景銳看看時間,起身道:「小語,我們走!」

說著,起身疾步離開房間,喬語和蒂娜趕緊跟上!

此時正是深夜凌晨三點,正是人睡意最濃,最鬆懈的時候,梁氏莊園里即使有守夜的人也大都昏昏欲睡,放鬆了警惕!

梁景銳和喬語蒂娜走到門外,看著眼前高科技的大門,喬語對蒂娜點了點頭,蒂娜立即上前,拿出微型電腦一陣操作,不一會兒,就聽大門那裡輕輕的傳來一聲咔擦聲,門鎖打開了!

三人無聲的閃進大門,從昏睡的守衛身邊悄悄走過!

在來的時候,梁景銳已經將齊秀娟拿來的地圖記在了大腦里,現在再和眼前的一切進行了印證,他迅速的指了一個方向,三人就立即向著那裡潛過去。

那裡是專門給客人留宿的客房!

梁景銳帶著喬語和蒂娜接近了這片區域,就在馬上要到地方的時候,梁景銳突然停下了腳步,立即道:「不對!」

「怎麼了?」喬語問道。

「一切未免也太順利了!」梁景銳冷靜道。

「哈哈哈,果然有點本事,沒想到真的被你們走到了這裡!」梁賢大笑著走了過來,一瞬間,燈光大作,將這裡照的像白晝一樣!

「果然是你,我的好侄兒!」梁賢得意的看著對面的年輕人,對喬語和蒂娜看都不看一眼!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