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武又陷入了沉默,似乎是在考慮。

0

張謙也沒有打擾他。

等了一會之後,玄武說話了:“既然如此,我便可以認爲你是刑天的擔保人了。”

“額…行吧。”張謙說。

“其實,之前我收到了來自天界的訊息。”玄武說道,“你們去了蓬萊仙島和地府,還捉拿了天蓬元帥,對吧?”

“額…對。”張謙的心又懸了起來。

玄武說道:“你在幫助刑天尋回他魂魄,所以天界特地告知我了這些事,並且讓我守好刑天的氣魄。”

重生之異世情 張謙不言語了,他在等接下來玄武的話。

然而玄武接下來的話讓他鬆了一口氣:“當初我們四聖獸生於世界四極,助大神女媧補天之後就繼續留守在了四極,並且遵照了約定守護人間的安寧,所以我們守護的只是人間的安寧,天界和地府發生的事情,我們一概不管,蓬萊仙島雖然也位於人間,但是仙人出了什麼事我們也不會過問。”

張謙一陣猛點頭:“嗯嗯,這樣就對了,站好自己的崗位這纔是正確的!”

“所以既然我們選擇了你作爲繼承者,而且你又願意爲刑天作擔保,那我可以把刑天的氣魄送給你。”

張謙喜出望外:“真的!謝謝玄武大佬!”

“你先別忙感謝我。”玄武說,“一旦以後出現了什麼不可預料的事情,我們四聖獸會親自出面解決掉刑天,還有你。”

張謙一驚。

“是的,你沒有聽錯。”玄武繼續說道,“我們不但會收回我們的力量,而且還會讓你魂飛魄散,你可要記住了。”

張謙心裏這個滋味啊……媽.的,居然把自己給搭進去了!

看來以後真得好好看着點刑天了,萬一他搞出點事,自己也得跟着玩兒完!

玄武說道:“那麼,我現在…”

他剛說了這幾個字,一個人就衝了進來:“玄武,真的是你!”

張謙一聽心說壞事,刑天怎麼進來了!

玄武不說話了。

張謙回頭一瞧,果然,刑天帶着一臉的憤怒,蹬蹬蹬的走了過來:“玄武,我與你無冤無仇,你爲什麼要一直鎮壓我的氣魄!”

“我靠!你進來幹什麼啊!”張謙趕緊拉着他就要把他弄出去。

“我怎麼不能進來?”刑天氣道,“我必須得進來!這是我的魂魄!”

“我知道這是你的魂魄,但是我這邊事情已經辦妥了!”張謙說,“玄武大佬剛纔已經鬆口了打算把氣魄拿出來了,你進來搞什麼!”

“他會有這麼好心?”刑天瞪着眼。

“你閉嘴吧!趕緊出去!”張謙說。

“不用了。”玄武的聲音響了起來,張謙和刑天都是一頓。

張謙這心懸了起來,玄武不會改變主意了吧!

“刑天,正好你進來了,那我也就再說一遍。”玄武說,“我已經答應不再鎮壓你的氣魄,把你的氣魄還給你,但是以後如若你敢在人間興風作浪,爲非作歹,那麼我們四聖獸會親自出面解決你。”

“哼!”刑天冷哼一聲,“你以爲我是什麼人?是那種喜歡爲非作歹的人?我告訴你,在沒人招惹我的情況下,我也懶得和別人打架!”

我成了領主流放者 “這樣最好,”玄武繼續說道,“一旦你違反了我說的話,那麼不但你會被我們打散魂魄,張謙也會和你受到同樣的懲罰,因爲他替你做了擔保,他說你不會在人間掀起風浪。”

“什麼?”刑天一愣,看着張謙:“你替我做了擔保?”

“咱倆這算是拴在一根繩上的螞蚱了。”張謙說,“你以後老實點吧。”

刑天用力的拍了一下張謙的肩膀:“老子沒看錯你!以後咱們就是生死兄弟了!”

“是,是生死兄弟了,”張謙心說這都同生共死了還不是生死兄弟是什麼,“你別害我就行。”

“那不能!”刑天斬釘截鐵的說。

“既然如此,那你們就走吧。”說完,之前放玄武甲的那個石桌上出現了一個白色的光球,刑天渾身一震,一擡手,光球就飛到了他的身上。

鬼夫大人太生勐 還沒等他好好的感受一下,張謙就一把抓住他的胳膊:“謝謝玄武大佬,我們就不多打擾了。”

拉着刑天飛出泉歸山,刑天這才攥緊了拳頭低頭看着身邊盤旋飛舞的三魂六魄。

“終於只差最後一魄了!”刑天哈哈狂笑了起來。 張謙也是打心眼裏高興。

這出來纔多久,刑天的魂魄就已經收集的只差最後一個力魄了,而且估計這最後一個用不了多久也就能搞到手了。

只要再把這個搞到手,刑天就可以以神化形,恢復全部實力了。

而且現在他的腦袋也找到了,所以他的實力會得到極大幅度的恢復,遠比他之前預想的還要強!

然而緊接着問題就來了,最後一個力魄在哪他們根本就不知道。

刑天爽了一會,收起了魂魄,問張謙:“我的力魄在哪?”

張謙白眼一翻:“我哪兒知道。”

“你去問問玄武啊,”刑天說,“他們四聖獸不是自詡守護整個世界嗎,那麼這個世界上有什麼東西,我的力魄在哪,他們應該知道吧?”

“我不去。”張謙心說今天這事差點和玄武鬧得翻臉,而且還把自己也搭進去了,現在去豈不是討人嫌?

“那你去問問別的聖獸啊,朱雀白虎青龍,都行啊。”刑天說。

張謙心說你這臉皮可真厚啊,你這把我當成什麼了,你的手下嗎?

“不去。”張謙說,“爲這點事就去找四聖獸?還不至於吧。”

“怎麼不至於啊。”

刑天還要說話,張謙適時打斷了他,說道:“咱們先自己找找,看看有沒有什麼消息線索,實在不行的話再說。”

刑天翻了個白眼,張謙已經轉身離開了。

雖然張謙他們解決了那幾個村子裏的殭屍,但是殭屍的源頭他們還沒解決,於是他們又返回了s市。

回到了s市道協,他們才發現這裏已經亂成一鍋粥了。

“幾位首長,你們可算回來了!”道協會長見到了張謙他們回來立刻迎了上來。

“怎麼了?”張謙問。

“那幾個村子被殭屍襲擊,其中一個村子的村民幾乎全都被殭屍殺害了!”

“這件事我們知道,”張謙說,“很遺憾我們去的有點晚,不過我們幫助另一個村子消滅了入侵的殭屍。”

“那首長,你們有沒有順便解決那些被殭屍殺害的村民?”會長問。

被殭屍幹掉,也會感染屍毒變成殭屍,這種常識張謙肯定知道,於是說道:“解決了啊,我們當時放了一把大火,把他們全都燒乾淨了。”

會長臉上的表情突然變得有些古怪。

“怎麼了?”張謙問。

“首長,我知道我必須得相信你的話,但是”會長一邊說着一邊摸出了一份文件,“根據剛纔道協成員傳達回來的消息,那個村子裏被殭屍殺害的村民全都變成了殭屍,不但襲擊了鄰村,而且還開始往周邊地區移動了。”

“什麼?”張謙愣了。

那些屍體他真的處理掉了,而且還是運用了朱雀之力,加持在了三才神火訣上一把火燒掉的,怎麼可能還能屍變?

我靠這完全不符合邏輯啊!

“事實確實是這樣。”會長帶着明顯的懷疑的目光看着張謙,這種目光讓張謙有些不爽。

“我就不信了,我這就去看看!”張謙說。

“首長,它們已經往周邊地區移動了,我們正在調集人手圍堵它們,只不過這些殭屍非常奇特,不但能白天行動,而且根據彙報來的資料顯示,它們的移動速度還很快,攻擊力也很強。”

“那它們現在主要往哪個方向前進?”張謙問。

庶女撩夫日常 “它們目前分成了三波,其中往市區這邊移動的數量最多,大約有七八個。”會長說,“我們這邊最厲害的符術師已經去堵截了。”

張謙要過來了地圖,記在了腦子裏,隨後擡起頭看着會長說:“你放心,這事我肯定給你解決了!”

說完他帶着刑天他們就出了門。

這個道協會長雖然表面上沒說什麼,態度也看不出來和之前有什麼明顯的變化,但是張謙能感覺的出來,這會長分明是有點不信任他並且看不起他了。

這可不行。

“喂,我說。”離開道協之後,刑天說道,“咱們沒必要再在這裏耗時間了,這些區區的殭屍讓他們去解決就是了,咱們得多去別的地方轉轉,找找我的力魄。”

“你的力魄丟不了,”張謙說,“我可不能讓人看不起。”

“讓人看不起又怎麼樣?他和你的差距那麼大,他不瞭解你的實力,所以他不過是個愚昧的凡夫俗子罷了。你何必跟他一般見識?再不行回去一掌劈死他便是了!”

“你以爲我只是爲了證明我的實力嗎?”張謙翻了個白眼,“我可沒那麼閒。”

“那你要幹什麼?”

“殭屍白天能出來huo dong這並不稀奇,但是這些殭屍很特殊,在它們身上白天就和夜晚一樣,所以我現在很好奇,那個最開始襲擊村民讓村民死亡屍變的殭屍到底是個什麼傢伙。”

“能讓殭屍在白天如此瘋狂,這個始作俑者的實力肯定不弱。”張謙說,這種奇特的殭屍能ti gong的能量點肯定也少不了。

刑天頗有些無奈,但是既然張謙都這麼說了,那他也只能默默地跟着張謙去處理這些東西。

按照記憶裏地圖的指示,張謙首先找上了去往東邊的那一波殭屍。

說是一波,實際上只有三四隻罷了,他們好像是受到了什麼人的命令一樣,只是直勾勾的朝着它們的前方行進。

張謙他們一瞬間就解決了這些殭屍,第二波也是一樣。

到最後,他們才找上了那波數量最多的殭屍。

道協成員已經和這幫殭屍開戰了,只不過看起來這個所謂的符術師實力並不怎麼樣,他的符咒打在殭屍身上只能暫時擊退它們一小段距離,而且造成的傷害也很低。

張謙沒廢話,召喚出陰陽劍在一瞬間把它們切成了肉片。

把這些道協成員給嚇得,符術師更是驚得臉色煞白。

吸收了這些殭屍的魂魄,張謙他們也沒廢話,直接轉身飛走了。

同時,張謙派出了大量的鬼兵,開始四處查看周圍還有沒有殭屍存在。

在等消息的時候,他也沒閒着,緩緩地降落在了一處空地上,開始查看這些殭屍的記憶。

(本章完) ??他早就想查看這些殭屍的記憶了,只不過一直忙這忙那沒顧得上,現在白敬的問題解決了,他也總算有時間了。

最開始他見到的殭屍是李二富,所以他重點查看了這個李二富的記憶。

雖然變成了殭屍之後他的腦子就混沌了,但是在被張謙吸收之後,他的魂魄又會恢復到澄淨的狀態。

根據記憶,張謙看到,那是一天晚上,李二富去了村東頭一個朋友家喝酒,喝到了晚上十一點多,才醉醺醺的出門往家走。

走到村子靠近中央地帶的那口水井邊上的時候,他聽到了一聲重重的水花拍擊聲,好像是有什麼東西掉進水井裏了。

他第一反應就是大半夜的有人不小心掉進井裏了。

於是,原本醉醺醺的他立刻就醒了一些酒,趕緊邁着有些不穩的步伐走到井邊往下看。

這一看,他看到了人生中最恐怖的一幕。

暗淡的月光下,他看到了一張巨大、慘白、被水泡的完全浮腫,完全看不出本來樣子的恐怖的臉,卡在井的上半部分,正惡狠狠的瞪着它那兩個巨大的魚泡眼死死的看着他。

他當場嚇得尿了褲子!

酒全都醒了!

他一邊尖叫一邊在地上四肢並用的往後退,就在這個時候,他撞到了身後的一個人。

他以爲是有村民聽到了他的聲音出來查看情況了,趕緊回頭抱住這個人的大腿,指着井口:“井!井裏!有東西!有一個臉!那麼大的臉!”

這個人卻沒有迴應他。

他猛地呆住了,他這才感覺到自己抱住的這根大腿不但冰冷,而且很硬。

他慢慢的擡頭看了上去,又看到了更恐怖的一幕。

面前站着的這個人,臉是濃綠的顏色,還滴答着綠色的黏液,眼睛裏只有眼白,身上的衣服破破爛爛。

這次他直接被嚇暈了。

然後他就死了。

這就很顯然了,弄死他的應該就是後面出現的這個頂着一個原諒臉的殭屍。

“起名字高手。”系統說,“還原諒臉。”

“那臉那麼綠,不是原諒臉是什麼。”張謙說。

“所以我說你是起名字高手。”

張謙站起身:“先去看看那口井。”

刑天他們都是一愣:“什麼井?”

“跟我來。”張謙一揮手。

村裏,井邊。

雖然是從記憶裏看到的那一幕,不過那一幕回想起來確實有點驚悚,別說是李二富這個普通人了,就算是張謙這種身經百戰的,乍一看井裏卡着一張那麼醜的大臉也會心裏咯噔一下的。

張謙探頭看着水井,井裏一切正常,井水非常清澈,以張謙的目力甚至能清楚的看到井底的沙石但這只是表面上。

當他開啓了通靈眼,眼前的景象就不是這麼一回事了。

他首先看到了井水在頃刻之間變成了污濁的紅黑色,隨後從這些污水裏慢慢的飄出來了許多黑色的濃密的頭髮。

這一幕太噁心人了,在這一瞬間,沒有毛髮恐懼症的張謙都差點要吐了。

緊隨其後,一張巨大慘白浮腫的臉緩緩地從這些茂密的黑色頭髮裏鑽了出來,瞪着死魚眼看着張謙。

張謙心說你丫還想嚇我?他想要直接吸收這個大臉,但是卻發現吸不動。

“這口井是她的主戰場,”系統說,“對她有一定的保護能力。”

“這保護能力也太強了吧?”張謙鬱悶,“我居然都吸不動!”

“她現在和這口井已經算是一體的了,你再厲害你也吸不走井啊。”系統笑了,“先把她弄出來再說吧。”

張謙一點頭,猛地擡起右手,滋滋的電光開始在他手掌上閃爍,那張大臉一看這情況頓時一愣。

“出來!”張謙說,“否則勞資就要給你來一個特殊治療!”

大臉左右看了看,然後繼續瞪着眼看着張謙。

“別看了,這裏頭特麼沒別人就你!快出來!”

“你能看到我?”大臉問。

“廢話!”張謙說,“你出不出來,我告訴你,我這電療可不是雷霆薩滿那種小兒程度!”

“我憑什麼出去!”大臉說着,做出了一個異常兇惡的表情。

“靠,你還很硬氣是吧?”張謙說,“你應該知道,水是可以導電的吧?”

大臉似乎有些害怕:“你有事你就說,幹嘛非得讓人家出去啊?”

張謙懶得廢話,一揮手,驚雷掌推出,電光四射中,這個大臉被電的慘叫連連。

水真的能導電。

看到張謙還要繼續電,大臉受不了了,趕緊說:“行了行了!我出去我出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