狐狸在出謀劃策,但它的意見沒有得到採納不說,牛頭魔怪也沒給它好臉色。

0

這種情形之所以出現還是前次召喚帶來的影響。

上次召喚它們沒有成功,反而是稻荷神的狐狸門用它們作掩護成功了,這讓牛頭魔怪很是不滿,並認為自己的狐狸參謀是個叛徒。

所以,上面再次傳來指示的時候他根本沒有跟狐狸講,現在也不想透露:

「做好你的事情,不該問的不要問。」

把狐狸趕走,讓眾妖魔把百多人類全部趕往深坑,當看到時間到達時,牛頭魔怪帶著一眾妖魔進行了妖魔亂舞,並大聲呼喊起了鬼山的名字,而在呼喊的過程中,有妖魔不斷把深坑中的人類殺死,讓血液與哀嚎充斥在鳴奇神社的深坑內。

如此慘絕人寰的一幕令人髮指,卻讓妖魔們哈哈大笑,在那肆意的笑聲中,狐狸參謀瞬間明白髮生了什麼。

「這是?獻祭召喚儀式!」

「但不對啊,我們不像稻荷神擁有神殿,有信仰民眾,有神像這些東西作為錨點,她們只需一點小小的代價就能召喚幹部,我們想要召喚的話,八百人是最少的吧,現在才一百多?」

就在它疑惑的時候,眾多妖魔圍著的坑洞中,死亡的人類越來越多,,慢慢的,整個坑洞都被血肉所填滿。

隨著妖魔的呼喊,人類的血肉在特殊的儀軌下聚合成了一個肉團,上面有著無數扭曲哀嚎的人臉。

那些人臉僅僅看到就令人不寒而慄,好似能明白這些人影的痛苦與絕望。

實質的怨念與靈氣匯合后,甚至讓此地瀰漫出了黑氣。

可惜,死亡的他們,連轉換成怨靈的機會都沒有。

隨著眾多妖魔的呼喚來到最高點,那宛如血肉地獄的肉團很快裂開,一個乾枯的黑色木雕自其中爬了出來。

看到那乾枯木雕的剎那,現場所有人都跪了下來,包括牛頭魔怪,哪怕那木雕的實力也是巔峰妖魔。

「拜見少主。」

「嗯。」

乾枯的木雕聲音嘶啞,卻令在場所有人都不敢小看,而從名字就能聽到,這個妖怪極大可能是那位鬼山的血脈。

沒有過多理會周圍跪拜的妖魔,新出現的它深深嗅了一下坑洞里的血肉氣息,把現場的怨念與絕望全部吸入身體中,臉上露出了沉醉的神色。

「人類的絕望,真是令人懷念的味道。」

「少主,這是童男童女,專門為你準備的。」

想要討好自己少主的牛頭魔怪並沒有殺死所有綁過來的人類,還留了幾個,要給自家少主做點心。

為了不讓小孩的哭聲惹煩了少主,它讓一些利爪尖銳的妖魔,把那些孩童的舌頭撤掉。

吞吃人類,以血肉靈魂作為祭品食材,傾聽人類的哀嚎與痛苦,這才是真正的妖魔,也是亂世人類的悲慘。

靈氣復甦,不止擁有機遇,更蘊含無數的風險與危機。

「普通孩童對我無用了啊。」

如此說著,那位乾枯的木雕,仍然把小孩抓在手中,把他們的精氣神全部吸食乾淨。

「雖然無用,當作零食還算不錯,牛頭,你有心了。」

「一切為了少主,為了鬼山。」

「你很不錯,我會祈求父親給你試練,讓你有成為幹部的機會。」

「謝謝少主。」

聽到了承諾,牛頭魔怪欣喜的再次跪下。

作為老牌巔峰妖魔,它很明白乾部與普通妖魔的區別,那不是一點兩點屬性的提升,而是完全的天壤之別,是生命的進化。

只是,這變化大,進階也難,牛頭魔怪很明白,單憑自己,一輩子也進不了幹部的層次,所以,乾枯木雕的承諾才讓它如此欣喜。

看著激動的牛頭魔怪,那位乾枯的木雕露出了桀桀的笑容:

「好了,感激的話就不用說了,該辦正事了。」

「繼續召喚諸位幹部大人,讓咱們鬼山再次統領一地嗎?」

「不,去群馬縣高琦市,與我們鬼山同盟的另一位妖怪之王的幹部已經在那裡紮下根,正與人類一方戰鬥。我們要去支援,按照父親大人與墳君商議好的,等到戰鬥勝利,它的幹部在那裡紮下根,會給我們足夠的祭品作為報酬。」

「……是,少主。」

看了一下牛頭魔怪,感受到它話語中的停頓以及心中的不甘,乾枯的木雕桀桀笑了一下:「怎麼,你不願意!」

此話讓牛頭魔怪嚇了的直接跪在了地上:

「不,少主,我沒有那個意思,只是有些可惜那個和尚逃過了一劫。」

「和尚,哪個和尚?」

「讓我們失敗的那個可惡傢伙,上次召喚我們已經成功了一半,如果沒有那個武僧攪局,咱們早就有幹部下來了。」

此話總算讓這個乾枯的木雕提了一點興趣:

「竟然阻礙我們鬼山組,還真是膽大啊,你告訴過他,這是我們鬼山組的行動了嗎?」

「已經告訴了,但那個傢伙根本不知道我們鬼山組,還說無論是山神大人還是鬼山,他都不會放過。」

「桀桀桀桀……」

牛頭魔怪的回答讓那乾枯的木雕狂笑了起來,只是,笑著的它有著無盡的殺意與嘲諷。

「我們鬼山竟然被無視了,果然,隨著時間流逝,世上已經忘記了我們的威名,很好,就用他來作為我們鬼山歸來的宣告吧,牛頭,有那個和尚的血液跟頭髮嗎?」

「有,少主,這是他的血液。」

「明天夜晚我們出發去群馬縣,出發之前,先把那個和尚清理掉,他周圍親近的人,也全部殺光,我要讓世人明白,膽敢無視我鬼山的下場。」

「明天,將有一場狂歡。」

「吼!」

「少主萬歲!」

歡喜的怒吼在鳴奇神社內響起,乾枯的木雕為了揚名,牛頭魔怪則是為能報仇而興奮,普通妖魔則是欣喜能大吃一頓,它們都在狂呼。

而狂呼的它們,無論是牛頭魔怪,還是乾枯的木雕,亦或是普通妖魔,都沒有思考過一個問題。

它們,能否取勝!

…… 穆偉雄的家境雖然並不富裕,但他們日常吃穿不愁,沒有太大的花銷,也沒有額外負擔。

穆鐵柱雖然參加了高考,但他平時的學習成績很一般,考不上大學是大概率事件,十有八九他以後會跟著穆偉雄一起進山打獵,併兼任導遊,因此也無需為昂貴的大學學費發愁。

要是為了一點錢就賣掉這樣足以成為傳家寶的東西,那才是敗家呢!

蘇雲兼穆偉雄不說話,還以為他在考慮價錢,於是便說道:「老穆,這是我個人的需要,我給你一口價,一萬。你看怎麼樣?」

蘇雲前幾天和穆偉雄聊天時,特意問過他的收入。穆偉雄是獵人,打到獵物后不缺吃食,但賣錢卻賣不出多少。

一隻百十斤重的成年野豬,即便是抓了活的,鎮上收購野味的二道販子也只肯給出六、七百塊的價錢,要是死的價錢就更低了。

因此,蘇雲認為自己給出的這個價錢,已經算是不低了。

然而,穆偉雄神色怪異地看了看蘇雲,小聲說道:「蘇先生,前幾天韓組長(韓向忠)提起過這件事。他代表單位,表示願意出價十五萬,想要收購那根虎骨。我想給孩子留下點家當,所以就沒有賣。」

穆偉雄這話不假。韓向忠和楊天浩同蘇雲一樣,都看出穆鐵柱背著的那根虎妖肋骨品質不俗,已經屬於修鍊資源。

但見面時穆鐵柱已經突破到養氣期一層,韓向忠和楊天浩不知道他的底細,所以不便開口詢問虎骨的事情。

能夠踏上修鍊之路的人,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機緣。大家明知道這是虎妖的骨頭,但也默認是穆鐵柱所有。

因為,修士與普通人奉行的規則不同,每個修士得到的戰利品,或是機緣巧合之下得到的無主之物,都是歸於個人所有。

但要是換成穆偉雄這個普通人拿著虎骨,那就不一樣了。韓向忠他們完全可以將虎骨收歸政府所有。

修鍊界在交易時也是有比較嚴格的規矩:除非在交易場合,物主表示出交易意向,或是需求者願意拿出其它修鍊資源進行交換,否則不能主動提出用世俗界的財物來交易修鍊資源。

這是對弱者的一種保護,否則強者可以借勢隨意用世俗界財物從弱者手中交換修鍊資源,弱者又如何能夠修鍊和進階?

隨著調查的進行,韓向忠與穆偉雄也相互熟悉起來,才知道穆鐵柱並沒有師承,而是一個運氣非常好的散人。

雖然進入了養氣期,但穆鐵柱卻沒有功法,不會自行修鍊,因此他連散修都算不上,只能算是散人。

因此,韓向忠還真的向穆偉雄提出了收購虎骨的建議,當時楊天浩也在場,而蘇雲去收拾獵物了,所以不清楚。

韓向忠也是有一搭沒一搭的,他根據特勤組修士之間進行資源交易的行情,開出了十五萬收購那根虎骨的價格。

韓向忠起意收購這根虎骨,並不是出於他個人的需要,而是想替特勤組買下,等下次特勤組的內部交易會上再掛出來。

穆偉雄壯著膽子拒絕了之後,韓向忠也沒有在意,反而告誡穆偉雄一定要注意,這跟虎骨的藥性極強,今後在配藥或用於泡酒時,可千萬別按照普通虎骨的藥性來辦。

蘇雲聽了穆偉雄的話后,再聯想到剛才穆偉雄看向自己的眼神,臉都紅了。

蘇雲可沒有想到。他一心想要低階撿漏,唯恐其他人也注意到虎骨的事情,這幾天根本不會提及這方面的話題,

因此,他並不知道,韓向忠已經以特勤組的名義向穆偉雄開價了,並且還開出了一個相對的高階,這讓蘇雲很是尷尬。

不過,蘇雲還是做了些其它的備案,他看著坐在一邊的穆鐵柱,開口問道:「穆鐵柱,你想修鍊嗎?」

「修鍊?那是什麼,練武嗎?」穆鐵柱是個老實孩子,有些木訥地問道。

「練武?」蘇雲的臉上露出一絲不屑的表情,「有點類似吧。但修鍊要比修習武術強大太多了。一旦修鍊有成,你就是……嗯,超人一般的存在。」

蘇雲簡單糊弄了穆鐵柱幾句,然後轉頭對穆偉雄說道:「老穆,我們的情況你應當已經猜到了幾分,有些話不能明說。我看你家鐵柱還算有幾分天賦,所以才給他這個機會。」

穆偉雄驚喜地問道:「這孩子真的有天賦嗎?蘇先生,你這是想要收鐵柱做徒弟?」

蘇雲有些尷尬地擺了擺手,說道:「我來自江南省的煙雨湖蘇家,我們是家族而非宗派,講學院不講師徒的。

我看鐵柱也已經成年了,如果想修鍊的話,可以入贅到我家。我家與他年齡相仿的女孩有不少,總會有適合他的人。」

蘇雲在這裡隱瞞了一些真相,外人要想進入一個修鍊家族修鍊,除了賣身一樣的入贅之外,其實還有成為客卿和拜師兩個途徑。

穆鐵柱剛剛養氣期一層,雖然無師自通進入到了養氣期,證明他是具有一定修鍊天賦和運氣的,但要成為一個修鍊家族的客卿,那純屬扯談。

修鍊家族雖然與修鍊門派不同,是以血緣關係為紐帶,為核心。但只要條件合適,修鍊家族也願意招收一些優秀弟子,用來增強家族的實力。

只不過蘇家的家底單薄了一些,連自家弟子日常修鍊的資源供應都有些難以為繼,收外人為徒時就會更加謹慎。

蘇家的實力不是很強,現在家族中沒有築基期修士,也就無法通過完成華夏守衛者聯盟發布的任務中獲取資源。

但蘇家傳承至今時間已經不短了,多少還是有些底蘊的,兩名練氣期大修士,以及兩名養氣期巔峰修士,使蘇家的實力在華夏修鍊家族中排在中游。

剛進入養氣期七層不久的蘇雲,修為連家族前十名都排不進去,要想收外人為徒,現在的他可還是不夠資格。

因此,忽悠穆鐵柱為修鍊而加入蘇家,就成為了蘇雲準備的後手。

蘇雲在這一點上並沒有打算騙穆家父子。想讓穆鐵柱加入蘇家,並學習到蘇家的修鍊功法,別的方式恐怕行不通,但要是入贅蘇家,蘇雲倒是可以在私下運作一番。

。 玄天宗,外門主峰,比武場上!

面對公孫昊的質疑,韓飛不為所動,默默地將自己的龍首望向了比武場東南方向,一處擂台。

公孫昊隨著韓飛的目光望去。

卻見一位穿著紅色肚兜,長相可愛,手腳壯實的孩童,正在擂台上對陣一位兩米多高的胖子!

那胖子,少說也有四百多斤,手中一套重鎚,更是相當驚人!

這!

公孫昊雖然從未親眼見過自己的兒子,但是父子連心,公孫昊還是一眼便認出了那位身穿紅色肚兜,露著屁`股,後背的壯實孩童,就是自己的孩子!

眼看著自己的孩兒,出現在了宗門大比的擂台之上,公孫昊內心不由狂跳起來,臉上露出震驚、驕傲之色。

只是,激動之際,公孫昊又不免皺眉。

自家的孩兒,能夠在這麼小的時候,就站在宗門大比的擂台上,對於公孫昊來說,自然是一件十分值得興奮和驕傲的事情!

但是,今天他的對手是怎麼回事!

一位如山一樣的大胖子?

這不是欺負人嗎?

我兒,才剛剛滿月啊!

娘的!

望著擂台,公孫昊內心忍不住狂罵道,韓飛,你這條孽龍,你這傢伙不但坑我,還坑我兒子!

今天我兒但凡出現一點事,磕了碰了,老子跟你沒完!

……

公孫昊內心狂躁至極!

這邊,擂台上,身高將近2米,身形肥碩的胖子,望著自己面前穿著肚兜的小屁孩,臉上露出了疑惑之色。

胖子,體格看似驚人,但實際上,今年的他也就十六七歲,是個年輕的外門弟子!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