狄傑這個時候也很是得意,南宮烈現在是他們無極學院的隊員了,當著這麼多人的面為無極學院爭了很大的面子,這對於大比武也是十分有利的。

0

「那小子怎麼是跟狄傑他們一夥的,不是跟逍遙皓天一夥的嗎?」

「難道你們還不知道,現在不單單是聯盟學院,就連無極學院跟黃銅學院,都全部加入了逍遙神盟。放眼全城就屬逍遙神盟的勢力最為龐大了,聯盟學院的逍遙盟,估計站不住腳了。」

本部小說來自看書蛧 第596章險棋

「我還聽說,武家的武大小姐被逍遙皓天給打了,現在別說是出來見人,傷勢都未必能恢復過來。」


「大比武眼看就要開始了,我們無雙城跟他們東城就傷了兩個,剛才東城那小子在東城應該也是有頭有臉的人物,逍遙神盟這剛一成立,就直接給所有人來了個下馬威。」

「那我們還等什麼,趕緊下注,賭逍遙皓天他們幾個進入前十名吧。」

一時之間,全城的人都開始吹噓逍遙皓天他們幾個,在各城的年輕一代中,逍遙皓天,南宮烈,歐陽嵐,蘇白雪,這四個人,全部都成為了亮點,也都成為了焦點人物。

華家。

華京邙看著跪在自己身前的華戰天,沒想到,自己剛將這個孫子接回來,將收藏了多年的世界送給他,還是連華鐵山都不知道的世界,這剛一出門,就被人給奪走了。

「氣煞我也……」

華京邙一陣大怒,整個華家都震動了起來。

「爺爺息怒,這次的事情雖然是孫兒的責任,可那幾個傢伙也太不把我們華家,太不將爺爺您放在眼裡了。明知道我是華家的人,居然還敢對我動手,不但是打了孫兒我,還奪了孫兒的世界。」

華戰天是這個鬱悶,在外面多年,好不容易認祖歸宗了,沒想到,剛一來到無雙城,就被人給揍了。

「到底是什麼人,敢與我華家為敵?」

華戰天回來后,還沒有將對方的身份說出來,因為他要先添油加醋,將事情給化大,讓華京邙無比的憤怒,到時,華京邙就會將對方給徹底抹殺掉。

現在見華京邙已經氣成這樣了,華戰天也知道是時候將對方的身份說出來了。

「爺爺,奪我世界,打我的人叫逍遙皓天。」

華戰天其實也只知道逍遙皓天的名字,另外三個人,他不知道。

「什麼?」

華京邙頓時一驚,逍遙皓天,怎麼又是他!

「老夫不是警告過你,在這無雙城,誰都可以去招惹,哪怕是龍古武三家的人也不是問題,但唯獨那個逍遙皓天不能招惹嗎!」

華京邙也是只老狐狸,之前武不凡被逍遙皓天毀容,可武家卻是一點動靜都沒有,這說明了什麼,說明就連武家,都忌憚了逍遙皓天三分,在這樣的情況之下,自己華家,自然不好去招惹逍遙皓天,加上自己華家跟逍遙皓天也沒什麼過節,有過節的龍古武三家,根本就沒必要跟逍遙皓天交惡的。

「爺爺,不是我招惹他的,是他先來招惹我的。當時紫陽學院的人帶我熟習無雙城,剛好就碰到了逍遙皓天他們。我還非常好意的去跟逍遙皓天問好,可那傢伙也太過囂張了,居然一開口就問我有沒有世界。爺爺交代過我,世界的事情在大比武前是不能暴露的,所以我就說沒有,但他不相信,硬是對我動手,還下殺手,我在無奈之下,只能喚出世界保命,卻不料,逍遙皓天的人將我給鎮住了,我沒來的及融合,結果,結果就……」

華戰天說到這,是雙眼含淚,沒臉再往下說了。

砰。

華京邙將身邊的桌子給一掌拍碎,怒道:「好你個逍遙皓天,簡直是欺人太甚。」

「爺爺,那小子不把我放在眼裡也就算了,可我是報了您的大名的,但他卻說,卻說……」

「他說什麼?」



「他說爺爺您連,連個屁都不算,他根本就沒將您放在眼裡。如果不是看在華少鋒的面子上,他就一掌將孫兒我給劈死了。」

「少鋒?逍遙皓天什麼時候跟少鋒有交情了?」

華京邙微微吃驚,難道,華少鋒跟逍遙皓天之間,已經有所交際了嗎,如果真是這樣,那華少鋒的目的何在。

見華京邙的表情非常難看,華戰天心裡是那個得意。華家現在沒有了華雲龍,如果華少鋒再被逐出華家的話,那自己就一點障礙都沒有了,一個華鐵山,兩個兒子都被逐出華家,那華京邙自然是一點也不需要猶豫,將家主的位子傳給自己了。

這個華戰天吃了這麼大的虧,他自然也能學聰明一點,正好就借著逍遙皓天的事情,讓華京邙對華少鋒有所猜忌,最好是在大比武之前,在這兩天之內,將華少鋒給逐出華家才好。

「爺爺,逍遙皓天如此不給您面子,不將我們華家放在眼裡,二哥還跟他有來往,這是不是有點說不過去了!」

華京邙一手伸出,阻止住了華戰天,對身邊一個身穿僕人服的老頭說道:「管家,你馬上派人,給老夫盯住少鋒,看看他這段時間都在做什麼,有沒有加入逍遙皓天的逍遙神盟。」

管家點了點頭,直接離去。

「好了,你起來吧。丟了一個世界,保了性命,已經很不錯了。」

「爺爺,難道這件事就這樣算了嗎?」

「隱忍,你現在要學會隱忍,不能再出任何事了。」

「這……」


「戰天,這次爺爺將你接回來,自然是有著爺爺的打算。現在我們華家有變,華雲龍這個畜生也不知道躲到什麼地方去了,但既然他已經被逐出了華家,那就不會再是我們華家的人。至於少鋒,目前也不知道他暗地裡有沒有什麼動作,如果他真跟逍遙皓天有所交際的話,那爺爺也不需要有任何的猶豫了。」

華戰天一聽這話,心下立馬就興奮了起來。

失去了一個世界,如果能得到整個華家的話,今後還怕沒有聯盟嗎!

「是!請爺爺放心,孫兒一定會努力的,不會讓您失望的。」

華戰天退下之後,華京邙面對這華家列祖列宗的靈位,深深嘆了口氣,說道:「我華家,難道真要落的如此田地嗎!如果這次少鋒真是如此不爭氣,與外人為舞,那讓我怎麼放心我華家的將來。看樣子,是該做點什麼了!」

管家名叫華安,因為跟隨華京邙多年,雖為管家,但在華家的地位也不算底,可以說,除了華家的嫡系子孫之外,華安算得上是華家的一個人物了。

華戰天因為被南宮烈奪了聯盟,他現在想著的不僅僅是找逍遙皓天一夥報仇,同時還要借這個機會,將華少鋒給拉下馬,甚至是將逐出華家。

這個華戰天說實話,面對逍遙皓天那幾個人的時候是個傻b,但在面對其他的人或事時,還算是有點頭腦。畢竟是華京邙的孫子,又是華京邙親自下令給接回來的,如果是一個單純的傻b,那這些年下來,華京邙怎會不知道,也肯定早就放棄了他!可現在既然已經接回來了,那華戰天也並非是一無是處,有著他的優勢存在。

不過,正所謂謀事在人,成事在天,華戰天怎麼說都不是在華家長大的,對於華家的人,他一個也不認識,所謂得人心者得天下,華戰天連一個人也沒拉攏,現在就想著去找華少鋒的麻煩,這就顯的他太過高估他自己了。

華安在離開華家后,並沒有按照華京邙所說,去見識華少鋒,而是一轉身,就來到了離華家不遠處的一家別院,這裡,也正是當天華雲龍被逐出華家的地方,是華少鋒戴綠帽子的地方。

沒人會想到,華家的人,居然還會來到這別院,最危險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早就在別院內的華鐵山,自然是明白這個道理,於是,他就在此地等著華安的到來。

華安在進入別院后,將別院已經修好的大門給關了起來,面對華鐵山,華安很是尊重,向華鐵山行了一個重重的彎腰大禮,說道:「少家主,老家主那邊已經有所動靜了。」

華鐵山對華安招了招手,示意華安坐下,在這裡沒有外人,也沒必要做戲了。

「華安,這些年來你一直都在幫我做事,在這裡,鐵山要先說一聲多謝了。」

「少家主客氣了。既然當年老奴決定要幫少家主,那就沒去多想別的。只不過事情已經出乎了老奴的意料,沒想到,老家主居然將那個野種給接回來了。」

華鐵山深深嘆了口氣,聽華安這一說,很顯然,知道華戰天這個存在的,可不單單是華雲龍,華鐵山也一早就知道了。

「畢竟是我們華家的血脈,如果可以的話,讓他平平安安的老死也就算了。沒想到,父親居然會下此決心,居然將他給接了回來。

現在很明顯,父親那邊已經做了決定。

「華戰天今天在逍遙皓天手下吃了虧,就連老家族特意為他保藏的世界,也別逍遙皓天的人給奪走了。現在老家主十分震怒,可又不能這個時候去找逍遙皓天算賬華鐵山的臉色微變,說道:「小野種!這些年來我不動他,他剛一進入我華家就想誣陷少鋒。華安,現在雲龍已經被逐出了華家,他所的那些事情,估計是沒有挽回的餘地了,還當著全城人的面,將父親當年的醜事給說了出來,這可是連我都不敢做的事情。可以說,現在我就只有少鋒這麼一個兒子了,如果少鋒也出了事,那我華鐵山這一脈,也就到頭了。」

「少家主請放心,老奴自然會去提醒二少爺,不會讓他亂來的。」

「不!」

華鐵山像是早有了打算,說道:「現在很明顯,父親已經鐵了心要將華家傳給那個野種,在這一方面,我們估計是無力挽回了。」

「那少家主打算怎麼做?多年來的心血,不可能就如此被一個野種給奪過去?」

「自然不可能!我已經決定,走一步險棋。」

險棋?

華安有些納悶,現在已經到了華鐵山父子的為難之及,這個時候一個不小心,就將失去所有的一切!

可既然華鐵山已經拿定了注意,華安知道是改變不了的,既然自己已經跟了華鐵山,自然是聽命於華鐵山的命令去行事!

「少家主有什麼吩咐就儘管說吧,老奴一定按照少家主的吩咐去做。」

「華安,你在我們華家這麼多年,跟隨我父親多年,應該很清楚,只有我這一脈,繼承了家主之位,你才會有好日子過,如果讓那野種繼承了,那他定不會將你放在眼裡的,甚至,還有可能排除異己,將他不爽的人全部給殺掉,令的我華家大亂。」

「這點老奴自然清楚。」

「既然你知道,那以目前的情況來說,父親已經下定了決心,要將家主之位傳給那個野種了,我們,也就不能單靠華家方面。」

「少家主的意思是,要跟老家主……攤牌?」

「現在還不到攤牌的時候,可一但要攤牌,那就等於是直接向父親宣戰。我不想有那一天的到來,所以,我必須要讓父親在無奈之下,將家主之位徹底傳給我,那樣,我還是可以保證那個野種的性命的。」

「可如果老家主不同意呢?」

「不同意?沒有不同意的,只要我這步走好了,他不同意也要同意。」

「那少家主是想找什麼外援?是想跟武家他們合作?」

「不!龍古武三家,早已經跟我們華家成為死對頭了。」

「難道少家主要找的是……」

「沒錯!父親不是要你去見識少鋒嗎,那我們就將計就計。你這就回去,告訴我父親,就說少鋒已經加入了逍遙神盟。」

華安已經明白,華鐵山要找的外援不是別人,正是今天奪華戰天聯盟的逍遙皓天那一夥。

「老奴明白了,老奴這就回去,告訴老家主,就說二少爺已經加入了逍遙神盟。」

「我已經叫了少鋒過來,他那邊你就不用管了。」

「明白,那老奴就先告退了。」

在華安離開后,華少鋒趕到了別院。

其實華少鋒並不想來這個地方,一見到這別院,就會想起當天的事情,自己這段時間都在呆在學院修鍊,沒有回華家,更不敢跑到街上去,就是因為自己的那頂綠帽子。

進入別院后,華少鋒問道:「父親,您把我叫到這裡來,有什麼事嗎?」

「少鋒,你這幾天的修鍊成果如何?」

「還是跟以前一樣,沒什麼進展。」

「哎!也難為你了。你的資質沒有你大哥高,所以……」

「父親,您覺得,他華雲龍還有資格做我大哥嗎?」

的確,現在的華雲龍就是過街老鼠,而且還是連面都不敢露的老鼠。

華鐵山苦笑一聲,說道:「出了這樣的事情,我這個身為父親的也有責任,既然事情都已經發生了,那你就不要有太大的壓力,因為我們父子二人,正面臨著生死危機。」

「什麼!父親,出了什麼事了嗎?」

華鐵山也不隱瞞,直接說道:「你爺爺已經決定,將華家的家主之位,傳給華戰天那個野種了。」


華少鋒猛然一怔,他也是今天才聽說,爺爺華京邙將那個野種接了回來,卻不曾想,事情居然會發展的如此之快。

不過華少鋒並不是一個有野心的人,他以前也從沒想過要爭什麼華家之主的位子,就算華戰天被接了回來,他也毫不放在心上。

「父親,我對家主的位子從來就沒興趣,爺爺想傳給誰就傳給誰吧。」

「混蛋。」

華鐵山猛然一怒,雖然他早知道華少鋒是個什麼性格,但現在都什麼時候了,還說出這樣的話,這讓華鐵山還是心寒。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