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親,日後你不要去尋仇了。這個仇我以後會千倍百倍讓他們償還。”林楓告慰道。

0

林天德點點頭道:“既然你沒事,我便不去了,不然就算豁出去這條老命,我也要討回來一個公道。”

林楓的母親道:“楓兒,你這就要走了嗎?”

林楓點點頭道:“我要去孤月城,那裏是強者的地方,只要我去了那裏,就會變成真正的強者。到時候就能報仇雪恨。”

“楓兒,你不走行嗎?既然你相安無事,我們便算了,再也不和他們爭,我們過平凡的日子吧。”林楓的母親央求道。

林楓握住母親的雙手道:“母親,現在我不能露面,只要露面就會被林龍域殺害。我們和他們之間,不是我死就是他亡。你們不用擔心我,我一定會過得好好的。反而我唯一放心不下的就是你們。”

“要不我們一起搬離,去一個他們找不到地方吧。”林楓母親又道,她再也不想第二次經歷喪子之痛。

“傻婆娘,我們的孩子非一般人的。我們一生平庸,怎麼可以連累孩子一生呢”,林天德說了林楓母親幾句,然後朝林楓道:“孩子,你好好去吧。我只要不去找他們的麻煩,有家主庇護我們不會有事的。”

林楓和父母聊了許久,直到黎明要到來的時候趕緊離去。他潛入深山,開始自己的修行,開始走上讓自己變強之路。

只有變強才能改變一切,才能讓父母徹底高枕無憂。 林楓入青蠻山脈,準備殺兇獸取靈草修煉肉身。

和林青一戰之後,林楓發現同等境界,自己的真氣內勁強過他人,但是肉身強度偏弱。林楓首要做的事情就是提升肉身強度。

林楓走到一座山脈的山腰處,然後放棄體內真氣不用,揮動着拳頭擊打石山。

咚咚咚……

一拳拳打在石山之上發出震動聲響。每一拳下去,石山出現一個拳頭大小的坑。林楓忍住劇痛連續揮拳,兩個時辰過後,覺得拳頭的骨骼好像碎裂一般的劇痛,拳頭上的血肉好似爛開了。

又過去兩個時辰,林楓力氣耗盡。他停了下來,看着雙手。鮮血染紅了整個手掌,如同塗了一層紅色染料。

雙手已經疼到麻木,但是微微動一下變回鑽心一般的疼。林楓並不打算就這樣等待雙手自動恢復,然後長出強度更大的肉掌。

林楓拿出一個小水缸,水缸之內裝着滿滿的白色海鹽。林楓看着海鹽,然後猛吸一口氣,將雙手插入海鹽之內。

啊啊……

前所未有的劇痛瞬間傳遍全身,林楓忍不住慘叫起來。這是林天嘯教他修煉肉身的古法。

林楓的雙手在海鹽之內泡了半個時辰,這纔拿出來敷點藥草,等待雙手復原。林楓如此這般錘鍊雙手,十日過後,覺得雙手強大增強了很多,即便不施展內勁真氣,也可以徒手抓碎一塊岩石。

“果然有效,若是連同體內真氣一起施展呢?”

林楓看着身前的一塊巨石,揮動體內真氣,一雙肉掌握成拳頭朝巨石擊去。隨着砰一聲巨響,整個巨石被林楓擊得四分五裂,而他的手掌沒有半點損傷。

林楓不知的是,他每次受傷恢復的時候,體內的石珠發生了作用,吞吐混沌氣滋養他全身,讓他恢復,這才使得他的雙手發生巨大變化。也正是石珠的存在,讓林楓在林青的靈器威能下死裏逃生。

“我不能單純錘鍊雙手,真正的肉身強大是整個身軀。”

有了效果之後,林楓說幹就幹,對這個古法深信不疑。他直接脫掉衣裳,只留下下身的褲衩,然後猛吸一口氣,整個人朝石山撞去。

砰砰砰……

剛開始的時候,林楓撞擊在石山之上,只覺得頭腦震得發疼,全身的皮肉也破裂開來。

砰砰砰……

林楓忍住全身劇痛繼續撞擊,發現身體某些部位可以將石山撞成凹槽來。比如肩膀部位和臀部部位。

砰砰砰……

林楓撞擊了足足八個時辰。全身正面反面側面全部撞擊。遠遠看去,他如同一個血人,全身上下被鮮血染透,一些地方甚至露出了骨頭,慘不忍睹。

林楓一心變強,顧不得其他,心中只有一個念頭,吃了苦中苦才能做人上人。做別人做不到的事情,才能取得別人達不到的成功。

林楓力氣耗盡之後,將事先準備好的大水缸拿出,自己進入水缸之內。然後林楓猛吸幾口氣,將大量海鹽倒入水缸之內,將自己徹底淹沒。

這一次林楓沒有慘叫,不是不疼了,而是疼到無法呼吸,差點窒息而亡。林楓全身顫抖,有些部分已經抽經不受控制。

蜜愛甜妻,BOSS太危險 足足過去了一炷香時間,林楓才能吐出一口氣來。他的嘴脣不停顫抖,臉色蒼白得嚇人。

“果然常人無法忍受啊,太tm的疼了。”

回想起剛纔的恐怖劇痛,林楓仍然心有餘悸,全身起雞皮疙瘩。

一個時辰過後,林楓泡完了鹽浴,可是劇痛讓他耗盡了力氣,連起身的艱難。又過去了一炷香時間,林楓恢復了少許,這次扶着水缸起身。

林楓看向自己的身體,更加慘不忍睹。此時的鮮血在海鹽裏泡了太久,化作了血水,使得林楓身上的傷口如同潰膿一般令人作嘔。

“難怪這個古法沒有人嘗試,這簡直就是毀壞自己的身體。”

這一次重傷,林楓足足休息了五日才恢復。五日之後,他驚奇地發現自己突破了,境界達到了四重天。

“不僅境界突破,而且肉身變強了很多。”

林楓大喜過望,覺得受的苦都是值得的。 戀上你的劫 他此時非常自信,若是以現在的肉身強大,計算放棄真氣不用,單憑肉身力氣也可以擊敗林青。

“時間不等人,我可要抓緊,爭取在去孤月城之前多修煉幾回肉身。”

穿越之種田領主 林楓再次以身軀撞擊施展,這一次撞擊,竟然將石山撞出一個人形的凹槽來。

砰砰砰……

林楓如同和尚撞鐘,一次次發生響亮碰撞聲響。

吼……

此時,一聲吼叫從青蠻山脈深處傳來。這一聲吼叫如同晴天霹靂,直接進入了林楓心底,讓他毛骨悚然。

“怎麼回事?”

林楓停止下來,靜靜地朝四周看去,卻是都沒有發現。

忽然,林楓覺得大山在搖動,好像這一方的青蠻山脈也在搖動。然後他遠遠地看到了一個恐怖景象。

一個巨大黑影在青蠻山脈深處緩緩升起,黑影之上有毛髮,好像是一個兇獸的身軀。隨着巨大黑影越過了巨木,高過了山脈,林楓看到了一個兇獸的頭部。

那個兇獸塌鼻子,凸額頭,白頭青身。像一隻猿猴。

“天啊……”

林楓呆若木雞,震驚到了極點。這天底下竟然有和山嶽齊高的兇獸。一隻手臂如同巨木參天。

猿猴模樣的兇獸盡顯憤怒之色,大喝一聲:“何人擾我沉眠,滾。”

聲音如同天雷,傳遍了整個青蠻山脈。聲音入耳,林楓覺得自己的耳膜要撕裂了一般劇痛。要知道他離青蠻山脈深處有幾千裏之遠。

“對……對不起,我只是想錘鍊肉身,並非故意打擾。”

林楓對着遠處那個巨大凶獸膽怯道歉。傳聞兇獸若會說話便是通靈,其威力驚天。竟然通靈便可以溝通吧。林楓誠心認錯希望得到巨猿的原諒。不然它放個屁都能將自己崩死。

青蠻山脈深處,一個灰色身影沖天飛起,直到和巨猿齊高。他停滯在虛空之中,好似在和巨猿談論山脈。

“原來不是我驚醒這個恐怖存在。”

林楓擦拭額頭的冷汗。才發現全身都被冷汗浸溼了。

也不知道那個灰色身影和巨猿聊了什麼,然後巨猿身軀慢慢變小,然後埋沒于山脈之中。

“連巨猿都能收服,那個人強大到了什麼地步。可以停滯在虛空之中如履平地,他究竟達到了什麼境界?成仙了嗎?”

林楓對着青蠻山脈自語,瞬間覺得自己渺小得可憐。剛剛因爲可以徒手擊敗林青兒自信滿滿,現在又發現原來自己處於修者的最底層,最可憐的最底層的底層。

“原來人可以修煉到這麼強大,連家主也不知道吧。竟然他可以,我爲什麼不行呢?他也不是一出生就強大驚人,也是一步步修煉而成的。”

“我不奢望可以變成像他那麼強大逆天,但是我希望我可以在我活着的地方最強,不受任何人欺負,我說的話就是規矩,我說的公平就是世間的公平。”

林楓意志堅定,然後繼續開始撞山。以林天嘯教他的古法修行。

轉眼間二十五天過去,還有五天之後便是護衛妙妙前往孤月城的時候了。這五天還夠林楓繼續撞山一個輪迴。

女神的貼身侍衛 和尚撞鐘,啄木鳥啄木,都是常見現象。可是人以自身身軀撞山絕對是奇聞。也只有林楓幹得出來。

林楓不懂得更好的修煉方法,只能用這種粗暴簡單的方式。

最後一次撞山完畢,林楓疼得呲牙咧嘴,全身都是傷痕,鮮血染紅了身軀。林楓對此見怪不怪了。他正要鑽入自己的水缸之內的時候發現水缸不見了。

“水缸呢?”

林楓將所在的山洞找個遍,仍然沒有發現水缸。而身處的這個山洞並非天然形成,而是林楓日以繼夜撞出來的。

“誰偷了我的水缸?”

林楓忍不住喊叫。還不容易撞完山,若沒有海鹽浸泡,那豈不是白白疼了一場?林楓心有恨意,若是發現誰偷走他的水缸,他一定要好好教訓他。

怎麼教訓呢?抓他撞山好了。

“找不到水缸只能將海鹽撒在自己身上了,雖然效果差很多總好過白白撞了一遍山吧。”

林楓去找海鹽,卻發現海鹽竟然不見了。爲了修煉,他可是運來了大量海鹽,足足有十幾米袋啊,現在全部不見了。

“誰偷了我的海鹽,誰?”

林楓忍無可忍,有一股想打人的衝動。這是一股香味傳來,是一股唯美至極的肉香,好像就在身處的山洞下方傳來的。

(ps總想不要寫的那麼悲催,偶爾也樂樂,於是有了撞山這章過度,各位大大,有沒有樂樂的效果?求點評。) (下午還有一更)

林楓走到山洞下方的山腹,看見一人。

那人身着灰色長衫,身形有些消瘦。但是整個人精神煥發,雙眸炯炯有神,全身散發寧靜致遠的氣韻。最爲特別的便是他一頭短髮。在這個世間,留短髮的男人極爲少見。他的頭髮直直地豎立着,沒有一根是耷拉的,像一個刷子。更爲醒目的是他的鬍鬚,非常濃密,而且像一個隸書的“一”字。

而他的肩膀之上趴着一隻猴,那隻猴子有些孱弱,連眼睛也無力睜開。只能偶爾地睜開一點點看看世間。

看到這個人的相貌,林楓實在忍不住笑了。因爲這個相貌太熟悉不過,小學初中到高中的語文課本隨處可見。

“你笑什麼?”那人看着林楓認真道。

林楓如實道:“你的裝扮很搞笑很熟悉,如果是在我那個世界看到你,我一定認爲你這是在玩cosplay。”

“你是說我像魯先生?”那人又問。

聽到魯先生三個字,林楓徹底驚呆了。他目瞪口呆看着那人,過去了許久纔回過神來。他道:“你……你也穿越過來的?”

“那是一百年前的事情了吧,地球還好嗎?”那人淡淡問道。

異界遇到地球人,林楓做夢也想不到的事情,忍不住大喊一聲:“我靠。”

林楓正要說話,那人卻是擡手製止道:“別和我說那個世界的事情。我在這裏呆了百年已經成爲了此鄉人。”

林楓不解問道:“難道地球就沒有令你留戀的人和事嗎?百年之前,正好是舊民主主義革命時期。我看你也不是一般的人,難道你不懷念你的戰友?”

長衫男子神色不動,他道:“世間萬物,自有其規律。百年之前,我想回去可是回不去。百年之後,即便可以回到地球又如何?早已物是人非。活在當世,做該做的事情,想太多便是自尋煩惱。”

林楓聽到這句話之後立即問道:“你現在可以回到地球?對於我們這個世界而言,地球還存在嗎?”

長衫男子道:“宇宙很大,有很多界面和星域。地球是一處妙境。這百年來,隨着突然的時空錯亂,偶爾有一兩人從地球來到此處的例子並不是沒有。”

“除了你之外,我見過兩個人地球人。無一例外的死去。”長衫男子補充。

“爲什麼會死,怎麼死的?爲什麼會有時空錯亂?”林楓迫切問道。

“地球和此地有莫大關聯,這個等你境界達到一定級數便會知曉。地球人不適合修煉,特別無法適應這個世界的規則修煉。而你之所以可以修煉,因爲你身上有一顆來自地球的石珠。”

林楓豁然明瞭自己爲什麼一直苦修,卻是無法修煉到固本一重天境界了。原來自己的身體不符合這個世間的規則,不被天地認可。難怪自己用盡各種辦法,吃了萬般苦還是無法修煉,被林山等人欺負。

想到石珠,林楓立即警覺起來,他不由後退。這個石珠肯定是絕世寶物,不然怎麼可以抵擋這個世界的規則幫助自己修煉呢?

“你不用擔心。你體內的混沌珠雖然寶貴,但我不是師弟,沒有那麼崇拜荒。荒的東西,我不會強取。若是遇到師弟,以他對荒的盲目崇拜,應該會借來一觀。”

林楓聽到這些才放心下來。想想也是,如果眼前這人想要取走自己的石珠輕而易舉。林楓坐了下來問道:“前輩,請問荒又是誰?”

“荒天帝。”長衫男子淡淡道。

“荒天帝又是誰?”林楓有些不好意思問道,他自從穿越到這個世界,一直呆在青山鎮,處於修行者底端,對於修行界的東西知道的太少。

長衫男子沒有回答而是看向水缸。水缸之內正在煮着東西,散發着濃濃肉香。

“熟了。”

長衫男子這才露出了淡淡笑意,然後拿起勺子自顧吃了起來。

林楓這才意識到這個水缸是自己的,長衫男子屁股下面的鹽袋也是自己的。他忍不住道:“前輩,偷人東西不對吧。或者,讓我也吃點?”

肉味實在太香了,讓林楓覺得身心巨爽。

長衫男子很快將滿滿一水缸的美食吃個精光,連一滴湯汁也沒有給林楓留下。

“前輩,你太不厚道了吧。說什麼這個水缸也是我辛苦搬來的。”林楓不滿道。

長衫男子看看虛空,眉毛微微蹙了起來。他自語道:“時間真的很緊迫啊。”

“什麼時間緊迫?”林楓不解問道。

“你別說話。”

長衫男看了林楓一眼,林楓便覺得一股恐怖威壓覆蓋全身,讓自己無法動彈,連呼吸都萬分艱難。這就是絕世強者嗎?一個眼神就可以殺死自己。

林楓忽然想到了和巨猿談話的那個身影,難道說那個人就是眼前這個長衫男子?如果是他,那……太恐怖了。

“你現在的修行方式簡直就是自殘。由內而外的修煉肉身才是上上之選。如果不是靠着石珠滋養,你早就一頭撞死在山上了。這麼蠢的方法,也只有你想得出來。”

“可是很有效果啊,我提升了很多。”林楓不甘心道。

“別說話。”

長衫男子再次提醒,林楓立即捂住了嘴巴。都說強者脾氣古怪,說不定一個不爽一個唾沫殺死自己了。即便自己知道他是地球人也不敢再造次了。

“靠着靈藥提升境界也是不可取。修爲便如金字塔,根基有多深,決定了最終塔的高度。你如此拔苗助長,最終的修爲難以達到至強者境界。”

“固本境界,是修行的開頭,也是根基,最爲重要。我今日廢掉你修爲,讓你重新修煉。固本境界九重天,每一重天不可藉助靈藥或外力提升,要靠着自身修爲圓滿。”

“修煉真氣內勁不可取。這個世界以修煉元氣爲主。所以你一開始就走入了歧途。真氣豈能和元氣相比。以真氣修煉肉身,即便達到了極致也是不堪一擊。我傳你一道功法,你潛心修煉,引天地元氣鞏固根本。”

林楓仔細聽着,額頭大漢流不停。沒有想到自己被批評的體無完膚。而且眼前這個人初次和自己初次見面,也沒有替自己把脈,就知道自己的修煉方法。強者果然就是強大離譜。

“爲輔助固本,由內而外提升肉身強度。你可以藥浴。”

長衫男子說着一擡手之間,水缸下方的火熊熊燃燒,一股清水不知道來自何處,流入水缸之內。清水很快沸騰起來。

長衫男子拿出十幾個陶罐,揭開封印,將當中殷虹的液體倒入水缸之內。結果水缸之內的清水更加沸騰起來。

“這些是兇獸體內的真血。因爲境界太差,選的是低階兇獸。以兇獸真血沐浴己身,可以由內而外提升五臟六腑,奇經八脈以及肉身強度。”

“切忌不可引這些靈力修煉,那便又是重蹈覆轍。”

長衫男子一擡手,兩道微光從指間流出,瞬間進入林楓體內。

“我已經廢掉了你的修爲。你重頭再修。肉身強度跟本上,不可提升境界。另外,我封印了你體內石珠氣息,這樣可以保你周全。”

“前輩,什麼時候肉身強度纔是跟上境界了呢?要是我境界自己突破了怎麼辦?”林楓誠懇求教。

“單憑肉身力氣,一重天一隻手力氣達到一萬斤臂力。”

“九重天豈不是達到九萬斤臂力?”林楓難以置信。

“九萬斤臂力也只是一般的強者。真正的逆天強者要具備十萬斤臂力才能突破固本境界進入培元境界。”長衫男子認真道。

“好了,開始藥浴。”

長衫男子一擡手,一股力氣使然,將林楓掀起進入水缸之內。他身上的傷口還沒有好,此時浸泡在兇獸真血之中,頓時覺得排山倒海的劇痛襲來,強過海鹽浸泡數百倍。

林楓疼得發出一聲悶哼,一口氣也呼吸不出來,臉色通紅到了極點。過了許久之後,他終於可以呼吸,忍不住發出撕心裂肺的慘叫。

藥浴持續了很長時間,林楓全身紅通通,面色慘兮兮,滿臉都是淚。並非痛哭的淚,而是痛到極致不由自主的流淚。

從水缸之內起身,林楓發現自己身上的傷口全部好了,這效果實在驚人。而且他覺得全身充滿着巨大力氣。

長衫男子扔出一物,是一個一人高的黑色古鼎。他看向林楓道:“舉起它。”

“好。”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