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親來接電話了:“什……什麼事?是找我有事情嗎?”

0

榮子不知道說什麼好,就這樣慌慌張張地開始了。

“啊!哦……我想說的是……我以前沒有對您說過這些,但是還是說出來好些,所以給您打電話。爸爸,您在建築工地工作,非常辛苦,是您那麼賣命工作。我們才能溫飽的生活。爸爸,您還記不記得小時候帶我去公園玩?怎麼說好呢,我從來沒有說過什麼感謝您的話,所以我想好好地說聲謝謝您……還有我以前總愛跟你唱反調,所以我還想對您說聲對不起。”

雖然始終難以好好地說出來“謝謝”和“對不起”。但是榮子此刻的所思所想都全部吐露出來了。

父親會不會“啪”地一聲掛電話呢?

電話那頭一點動靜也沒有。

榮子正想着怎麼什麼聲音都沒有,是不是掛了?這時話筒傳來了母親的聲音。

“榮子!你和爸爸說了什麼?”

“怎麼了?”

“你爸爸哭得很厲害,是不是你說了什麼不該說的?”

話筒那邊,傳來了父親的哽咽聲。

榮子非常震驚!自己從來沒有聽過父親哭過一聲,他可是條硬漢子……可是現在卻真真切切地聽到了他的哽咽。自己僅僅在形式上表達的感謝,卻讓堅強的父親抽泣得說不出話。

聽到父親的哭聲,榮子的眼睛裏也溢出了淚水。父親愛我。比我愛他要多得多吧。 遊戲王之背後靈系統 他一定想和我親親熱熱地說好多家常話,我卻一直拒絕父親的愛。父親他一定很寂寞。

無論多麼艱辛的工作、什麼樣的苦難都能忍受的堅持的父親,現在卻泣不成聲。不能對女兒傳遞自己的愛,這種煎熬才最使人難受。

淚流滿面的榮子也開始嗚咽起來。

隔了一會兒,聽到媽媽的聲音。

“榮子,告訴我發生了什麼事?”

“媽媽。再讓爸爸聽電話好嗎?”

父親接了電話,或許因爲剛剛哭過,他的聲音好像都在發抖。

“榮子,對不起,我不是一個好爸爸。才讓你這麼討厭我……”話筒那邊再一次傳來父親的嗚咽。

“爸爸,對不起,是我不好。非常感謝您養育了我……”榮子的聲音也被嗚咽聲掩蓋了。

不一會兒,話筒的那一頭傳來母親的聲音。“父女兩到底怎麼了呢?等你平靜一點再告訴我好了,先掛了。”

掛斷電話之後,榮子失神地坐了一小會。她討厭父親已經長達20多年,一直不能原諒父親,一直認爲自己是受害者。僅僅看到父親令人討厭的一面,沒有看到其他方面。父親的愛、父親的脆弱、父親的笨拙……她通通視而不見。

父親他怎樣才能忍受這種難過,女兒讓父親如此心酸……一時間思緒如潮,對父親的感謝在心中激盪。

首先從形式上入手,真情實感就會隨之而來,她開始能夠理解矢口先生的話了。

還有一個多小時,優太就回家了。正這麼想着,電話響了。

是矢口先生打過來的。

“您還好吧?我是矢口。 我的戒指太逆天 現在我剛好空出來四十五分鐘,所以馬上給您電話。剛纔我有事先掛了,話只說了一半,所以我放不下心,再打來問問情況。”

“我已經給我爸爸打電話了。還好我打了這個電話,非常感謝你,遇到你真幸運。”

榮子簡單地說了一下和父親通話的內容。

“您這麼有勇氣,真讓人敬佩。”

“我一直認爲優太被欺負是我遇到的最大的麻煩,現在感覺到長年不肯原諒父親纔是最大的問題。優太的問題,讓我有機會和父親和解,真應該感謝優太帶給我的麻煩。”

“這是因爲兒子帶給您麻煩,才能讓您盡力捕捉產生這種麻煩的蛛絲馬跡。看來您已經能用比較正面的態度去看待這件事情了。有這麼一種‘必然法則’,如果掌握了必然法則。人們就可以看穿未來必然發生的事情。實際上,人生中所遇到的問題,是爲了讓人們注意到某件重要的事情。總之,所有的問題都不是偶然發生的。而是一種必然的產物。不管遇到什麼問題,我們都擁有解決它的能力,只要我們敢於向前,並相信‘愛’的力量,那麼終有一日我們會心懷感激地想,‘多虧發生了這件事,我才得以……’”

“確實是這樣。但是優太的事情究竟怎麼樣才能解決呢?想起來我還是擔心。”

“您覺得優太的事情還完全沒有得到解決,可也許事態已經朝着解決的方向邁了一大步。這是因爲你們血脈相通,心心相印。如果找到了根本原因,那麼結果可能已經產生變化。”

“真的能解決優太的問題嗎?”

“問題的解決依靠的是您自身的力量。現在我們來理順這件事。在優太的這件事上,您最難受的是小優太不肯對您敞開心扉。您曾經說過,爲人父母卻又對兒女無能爲力,再沒有什麼比這個更讓人感到可悲、感到心碎的了。您再也不想品嚐這種心酸滋味。”

“是的。兒子不願意告訴我他受欺負的事兒,雖然我想幫助他。但是他拒絕了我,我是真的無能爲力啊!我只能眼睜睜地看着孩子孤孤單單,卻什麼也做不了,作爲母親,再也沒有比這個更失敗的了。”

“我理解您的難過。我想您應該明白,在您承受這種難過時,有一個人也被同樣的心酸折磨着。”

“哦?誰呢……”

此時榮子的腦海裏浮現出父親的身影。是爸爸!他長年被這種難忍的心酸折磨着。女兒對自己緊鎖心扉,女兒拒絕和自己交流,爲人父母卻對兒女無能爲力……

和我的心酸一模一樣!爸爸他一直難過了20多年。眼淚靜悄悄地滑過榮子的臉頰。

“我懂了。我和父親因爲同樣的事情而承受同樣的痛苦,我終於明白父親爲什麼會泣不成聲了。”

“人生中所遇到的問題,是爲了讓我們注意到某件重要的事情。”

“我重新理解了父親的痛苦。多虧了優太,我纔能有機會理解他的痛苦。”

“無論是您的兒子還是父親。你們的內心深處是緊緊相連的。優太對您的態度,反射了您對父親的態度。若非如此,您很難注意到自己對父親的態度。”

“感謝我的小優太,我真想對他說‘多虧你讓媽媽注意到這麼重要的事情’。之前我心裏一直怪他,‘爲什麼什麼事都不跟媽媽說呢?’”

“現在您也能理解兒子的心情了吧?”

“是啊!當我還是個小孩子。最討厭我爸爸嘮叨,討厭他總是干涉我。現在想起來,他嘮叨不正是因爲他愛我嗎?可當時我卻覺得是負擔。優太的想法一定和當時的我是一樣的,我強加給他的愛成爲了他的負擔。”

“您小時候,希望自己有一個什麼樣的爸爸呢?”

“希望他信任我,希望他說‘我們家榮子真棒!’……啊,我確實不信任優太啊,我確實認爲‘沒有我,一個小孩子能成什麼事’。所以我總是追問他這個那個,教訓他……我一定會更加信任兒子的。”

“現在您理解了父親的痛苦和兒子的鬱悶,讓我們看看您丈夫的情況吧。還記得吧,早上您給我打電話的時候,我曾經說過‘由於心愛的兒子被別人責備而感到煩惱,這是因爲您沒有感謝某位應該感謝的人,相反卻一直在責怪那個人。’”

“記得。當時我還說出了我並不尊重我丈夫之類的話。”

“現在讓我們重新來過。您是怎麼看待自己丈夫的呢?”

“無論如何我都認爲他是‘沒有教養的人’、‘想法單純的人’。你看看我家優太被人欺負,我煩成這樣,他卻一點事也沒有似的,盲目樂觀。算我倒黴碰到了這樣一個人,我可不想和他商量。所以即使他提出什麼建議,我也不想聽……” 說到這裏,榮子猛然發現,自己對丈夫的態度和自己對父親的態度何其相似,於是她接着說,“就像我對爸爸所做的那樣。”

“正是這樣。女性對於父親的態度往往投影在她對丈夫的態度上。不過我從您話裏可以聽出,您丈夫很信任優太。”

“啊……真的是!我真應該好好向丈夫學習。優太很樂意和爸爸講心事,因爲優太得到了爸爸的信任,所以他也向爸爸敞開心扉。我真的是完全沒有看到丈夫的優點。” 第267章

「好,我知道了!那你多注意安全!」顧琰想了想說道,他也知道自己的實力,跟著九狸,也是會拖後腿的。

兩人商議好了以後,墨九狸和顧琰出了空間,顧琰直接來到了墨九狸院子外面的石桌前坐了下來,距離天黑還要一會兒的時間……

他乾脆拿出一些醫術,沒事隨意的翻看著……

墨蕭逸離開墨九狸的院子后,除了加強了墨族顧琰和墨九狸住處的安全問題,又召集了墨族的一些是墨辰雨心腹的長老們,告知鄭雪嫻醒來的事情……

這些長老都是支持墨辰雨父子的,同時也被墨辰雨的深情所打動,聽說鄭雪嫻醒來后,眾人都是無比的高興……

詢問之下才得知,鄭雪嫻醒來,也是自家少主的那個表妹治好的!之前她煉器引來雷劫,直接被豐老給帶走了,特別是他們親眼看到了身為墨族八品煉器師的豐老,竟然要拜那少女為師……

眾人心裡都猜測這墨九狸最少也是一名九品煉器師,甚至更高!現在又得知墨九狸治好了多年來一直沒人能治好的鄭雪嫻……

墨族的長老們齊齊在心裡感嘆了一句妖孽啊!

看看人家這天賦,再看看自家弟子,哪怕是他們的少主,在其表妹的比較下,也是十分遜色的吧……

而墨蕭逸也命人準備了宴席,一來慶祝自己的娘親醒來,二來為表妹墨九狸他們接風!眾位墨族的長老聞言,都紛紛表示要參加,實際上他們是想討好討好墨九狸……

墨蕭逸因為娘親醒來,心裡也高興,便直接讓人安排下去了!自然連住在墨族的客人天家祖孫倆也收到了邀請……

夜幕低垂,烏雲遮住了那一抹剛露出臉頰的彎月,直接給今夜披上了一層神秘的黑紗!墨九狸看著漆黑的天空,唇角微揚:「果然,這樣的天氣適合出門!」

「小靈兒,我們走!」墨九狸看著小靈兒道。

「好的,主人!」小靈兒打開靈台,直接帶著墨九狸坐了上去。

墨九狸看了眼顧琰道:「你多留意天家那兩隻!」

「放心吧九狸,我知道怎麼做!」顧琰點點道。

墨九狸點頭,一道紅光閃過,連顧琰都沒有看清楚,墨九狸和小靈兒便消失了!顧琰又坐回了石桌前,桌上有墨九狸給他留下的美酒靈果,還有一隻烤好的靈獸……

顧琰也餓了,直接吃了起來!剛吃一半,墨蕭逸就從外面走了進來道:「顧兄,你怎麼吃上了,我不是讓人通知你和表妹了嗎?難道他們沒告訴你們?」

「墨少主,不是沒告訴,是告訴我們了!只是九狸忽然間閉關了,讓我在這裡給她護法,我不能離開半步!你們吃你們的,我在這裡等九狸出關!」顧琰笑著說道。

「閉關?表妹怎麼忽然閉關了呢?」墨蕭逸皺著眉頭問道。

「我也不清楚,可能是要突破了,忽然就閉關了!」顧琰睜著眼睛說瞎話道。 “就應該這樣,這樣想就對了。現在作業來了,做不做請您自己決定。今天下午您寫下了‘對父親的感謝’和‘對父親的道歉’。還是在同樣的紙上,請儘可能多地繼續寫出想要感謝或是想要向父親道歉的話。用多少張紙都沒有關係。

寫完了之後,請再準備另外一張紙,這張紙的標題就是‘我應該怎麼和父親相處?’這並不是讓您爲過去和父親之間關係而悔過,而是希望您可以從中找出和丈夫的相處之道。還有就是,優太晚上睡覺之後,看着他默唸100次‘謝謝你’。怎麼樣?試一試吧!”

“好的,我一定試試!”

電話掛斷不久,優太回來了。優太把雙肩書包扔在玄關那裏,就和平時一樣拿着手套和球到公園玩去了。“昨天還被小朋友們追着打,這孩子今天還去公園幹什麼?”榮子心裏非常擔心。

榮子儘量趕走腦海對兒子的千思萬緒,開始做作業。這時候她想起來很多很多需要感謝父親的事情。

感謝我的父親:

父親在工地工作,雖然辛苦,他卻一直吃苦耐勞養活一家人。

小時候我有幾次半夜發高燒,每一次都是父親開車送我去醫院看急診。(父親乾的是體力活,半夜爬起來該有多累啊!)

當我還是個小孩子時,他帶我去海灘或者河邊玩,還教我游泳。

小時候我喜歡吃哈密瓜,每年過生日,父親都會買哈密瓜給我吃。

小時候附近的孩子欺負我,父親跑到那孩子家裏去爲我評理。

我考上了私立大學,他一句牢騷都沒有,馬上給我出了學費。(當時我的學費對家裏來說,應該是很重的負擔。)

當我被一家公司聘用,他高興地叫了壽司外賣。 重生九零之小家女 (非常昂貴的壽司。我說了一句“不喜歡吃壽司”,一口沒吃。父親很沮喪。)

因爲怕孩子萬一急用錢,父親給每一個孩子都開了銀行賬戶,雖然錢不多,但是每個月都給我們存上一點兒。(在我結婚的前一天。父親想要把這筆錢給我,但是我以“把錢帶在身上不方便趕路”爲理由,沒有當場接受,而是讓他轉到我的賬戶裏。)

在寫完“應該感謝的事”之後,榮子的腦海裏馬上浮現出“應該道歉的事”,她一邊寫着,一邊淚如泉涌。

“我是如此被寵愛着!爸爸他一直愛着不聽話的我,我被‘不能寬恕’這個念頭囚禁了,根本沒有意識到他的愛。爸爸這麼愛我,我卻沒有給他任何回報。幾乎沒有做過什麼孝順他的事情。”

她也認識到自己對父親的工作沒有尊重過。她一直認爲,父親的工地監督工作“不入流”、“沒品位”,直到這時她才意識到正因爲父親一刻不停地努力工作,自己才能接受大學教育。她終於對父親的工作產生了尊重和感激之情。

她曾經覺得自己丈夫工作“沒品位”,還以爲自己丈夫“沒有教養”。這種厭惡感與對父親的態度何其相像。其實在很多事情上自己也應該感謝丈夫。

思前想後,她又準備了一張紙,題目是“我應該怎樣和父親相處?”

對此,她馬上就寫出了以下的話語。

我應該怎樣和父親相處?

我應該注意到父親的言語和行動中包含的愛。我不是一個完美的人,所以我應該理解父親的不完美和笨拙。

我應該感謝父親爲我做的一切。

我不僅要被父親關懷,還需要關懷父親(我要讓他高興)。

還有,我應該把心中的不滿說出來。讓父女之間建立起融洽的關係。

寫完之後,榮子猛然發現,這不正是和丈夫的相處之道嗎?

爲了家庭而辛勤工作的丈夫,是人生之旅中始終攜手並肩的夥伴。而自己,卻忘記對他表達感謝。

或許這是榮子第一次對丈夫產生這樣誠摯的想法,而這和自己已經懂得感謝父親有關。今天就把感謝的話說給丈夫聽吧。

不知不覺中。榮子發現屋外天色已經昏暗了。她這纔想起來,今天幾乎什麼家務都沒有做。從早上9點給矢口先生打電話開始,整整一天,都在和自己做鬥爭。“晚飯怎麼辦?”正這麼考慮着,優太回家了。

“嘿。媽媽,告訴你件事!”

“什麼事這麼開心啊?”

“媽,你知道大樹吧?他昨天在公園用球砸我來着”

“啊!這個大樹是最能欺負你的那個孩子吧?”

“剛纔我想從公園回來的時候,大樹也到公園來了,他說:‘我總是欺負你,對不起了。’”

“真的啊?”榮子感到這個簡直是個奇蹟,這一定是因爲我和爸爸和解了,她甚至這麼想。

榮子想和兒子再多說些話,於是叫了外賣。外賣送到之前,榮子對兒子說:“媽媽以前對你的事情干涉得太多了,對不起哦。今後我一定注意不那麼囉嗦了,如果你需要媽媽的幫助,一定要告訴媽媽。我相信我的好兒子。”

優太一臉開心:“知道了,謝謝媽媽!”到底優太還是希望媽媽能夠信任自己的。

優太接着說:“今天好奇怪啊,好事一件接一件。”

榮子聽着,也覺得非常幸福。

不一會兒外賣就送到了。

“媽媽今天要等你爸爸回來一起吃,你先吃吧!”

“咦?爲什麼呢?我們平時都是先吃的。”

“因爲今天媽媽想等等爸爸。你爸爸每天工作那麼累,回家後一個人吃着冷冰冰的晚餐,該多孤單啊!”

“那我也等等爸爸吧!我們三個一起吃飯,那該多好。”

“真是個好孩子,真像你爸爸。”

“媽媽你變了,你過去總是說爸爸‘不體貼人’。”

“是哦,那是媽媽不對。你爸爸又體貼又勇敢又堅強…… 他是男人中的男人。”

“你不是說,不好好學習,將來就會像爸爸那麼沒出息嗎?”

“對不起,那也是媽媽錯了。你爸爸的工作很了不起。他可以幫助很多人。而且,就是因爲爸爸努力工作,我們才能吃到香噴噴的飯菜。我很感謝你爸爸。”

“媽媽,你真這麼想嗎?”

“嗯。真是這麼想的。”

聽到榮子這樣講,優太臉上綻放出燦爛的笑容。孩子本身就是尊重父母,以父母爲榜樣不斷成長的。榮子的話對猶太而言,是允許他尊重自己的父親,做兒子的還能有比聽到這種話更高興的嗎?

不一會兒丈夫回來了,三個人一起吃飯,儘管晚餐已經涼了。看到老婆兒子等着自己回來吃飯,丈夫非常開心,他一邊吃着冷冰冰的晚餐,一邊說“好吃。真好吃”。

吃完飯丈夫去洗澡的時候,兒子很快地進入夢鄉。榮子看着兒子熟睡的小臉,開始在心裏反覆說着“謝謝你,謝謝你”。不知道是不是語言的影響,榮子內心深處的感激之情宛如潮涌。

“這孩子曾經讓我如此煩惱。 俠客管理員 可正是他讓我注意到人生中的一件大事。一切的一切,好像都是兒子引導了我。”想起所有種種,榮子感覺自己的兒子就像是小天使,不知何時她已經淚流滿面。今天真是一個讓人流淚的日子。

隔了一會兒,電話響了。一張傳真滑了出來。是母親的筆跡,她這樣寫的:

榮子:

今天的事情已經聽你爸說了,你爸爸邊說邊哭。媽媽也高興的眼淚都出來了。

你爸爸說:“我活了整整70年,今天是最高興的日子”

以前晚飯的時候你爸爸總是要喝酒,今天卻說醉了就體會不到高興勁兒了,太浪費了!結果他今天沒有喝酒。

女兒,你什麼時候回來呢?

我們很想你。

媽媽

晚飯時一定要喝杯小酒的爸爸,今天卻沒有喝酒……自己的話語該是怎樣的滋潤了父親的心田!父親身體不大好還一直喝酒。是因爲他覺得孤零零的吧。榮子的眼睛裏盈滿了淚水。

“怎麼了?怎麼哭了?”洗完澡的丈夫關心地問。

於是榮子把當天發生的事一五一十地講給他聽。早上給矢口先生打電話,上午在紙上地寫滿對父親的憤恨和自己的委屈,下午打電話跟父親的和解。

“哦,連爸爸他老人家都哭了啊!”丈夫眼圈紅紅地聽着。

於是又告訴他欺負兒子的那小子道歉的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