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景霆看到好友的身影,他蹙了蹙眉說:「你怎麼在這?」

燕景霆看到好友的身影,他蹙了蹙眉說:「你怎麼在這?」

燕景霆看到好友的身影,他蹙了蹙眉說:「你怎麼在這?」 150 150 admin

「路過。」蘇承晟說著,打開副駕駛的門坐了進去,長腿抬起放在車頭上,點燃了支煙抽了口,說:「聽說你和唐南綰最近走得很近,怎麼,好事近了?」

「不會。」燕景霆沉聲說道。

蘇承晟吐了口煙圈,隔著裊裊煙霧繞在面前,朦朧得看不清燕景霆的神情,他手搭在燕景霆的肩上,低聲說:「給你看個有意思的。」

「嗯?」燕景霆挑了挑眉,接過手機。

看到蘇承晟的郵箱里一封郵件,掃了幾眼后,深看了蘇承晟一眼,說:「怎麼回事?」

「上次我幫你查宮媚秋,卻發現她私生活似乎很亂,以前不查不知道啊。」

「你說以宮家的地位,她好歹是個千金大小姐,怎會被送去陪酒應酬?」蘇承晟低聲說道。

「宮家的水雖說深,但不至於說把女兒送去談合作,這個宮媚秋外表是千金大小姐,私下卻……」蘇承晟說著,他突然嚴肅的坐直身體,說:「宮家卻想和你聯姻。」

「宮媚秋會不會是宮家專門訓練出來,想要對付燕家的?就好象古代那種揚州瘦馬,專門按達官貴人的喜好訓練出來,等時機成熟就送給對方。」蘇承晟突然有些好奇的問道。

燕景霆對他說的事,並不感興趣,所以也沒作聲,只是指了下他的煙,說:「熄了。」

「好勒。」蘇承晟見狀,立刻把煙掐滅,拿回手機時,突然像想到什麼,問道:「難道你就不好奇嗎?」

「為什麼要好奇?」燕景霆淡聲說道。

好象剛才蘇承晟提到的事,卻與他毫無關係似的。

蘇承晟揉搓了下脖頸,無奈的嘆了口氣,說:「你雖不喜歡宮媚秋,但也不至於一點反應都沒有。」

「這種事很無聊。」燕景霆冷聲說道。

「行行行,除了唐南綰你對誰都沒興趣!不過我越來越好奇,宮家到底想幹嘛。」蘇承晟說道。

燕景霆雖沒作聲,但聽到唐南綰3個字時,眼神變了變,若有所思的抬眸看著不遠處的樓層。

他的話剛落,發現車內變得很安靜,燕景霆一直不作聲。

許久后,燕景霆抬起手腕,看了看時間,啞聲說:「你還不下車?」

。 「葉瓷是個苦命的姑娘,原本就跟奶奶相依為命,可惜……」護工只說了這麼一句,便沉默不語,一副不想開口的模樣。

薛霆無法得知更多關於葉瓷的消息,只能放棄問話,跟上了陸景延。

上了車之後,薛霆把打聽到的都說了出來,隨即嘆息道:

「看來拽姐的身世不是那麼簡單的。」

陸景延眼前突然閃過第一次在派出所內見到葉瓷的景象。

他抬起纖細修長的手指,「去查查,葉瓷的身世……還有她奶奶到底得了什麼病。」

「你怎麼知道她奶奶生病了?」薛霆像是個好奇寶寶一樣,不住發問。

陸景延絲毫不掩飾對他智商的鄙夷,「這座療養院,是川城醫療設施最好的地方。」

「原來如此,四哥,這件事你交給我,我去查!」薛霆連忙自告奮勇。

他總覺得葉瓷那個小姑娘,不像是個會打架鬥毆的壞孩子。

看療養院中的人那麼喜歡她就知道了。

對此他實在是太好奇了!

「好。」陸景延纖長的睫毛微微一顫,掩住了他眸底的深色。

薛霆笑了笑,將車發動了起來。

此刻的葉瓷正在院長室中。

她臉色凝重,沉聲對院長說:

「奶奶的病暫時不會有什麼波動,我想帶她進城去。」

院長是個五十歲左右的女人,長相威嚴,目光卻十分柔和。

她沉吟了片刻,勸說葉瓷:

「我給她檢查過,她身體內的癌變已經被遏制住了。但若是想要叫她徹底好起來,恐怕不是那麼容易的。你這些年花在療養院裏的錢已經夠多了,你難道還要繼續下去?」

葉瓷走到窗邊,看向在院子裏說話聊天,笑得極為歡樂的老人們,不由得扯了扯唇角,「若不是他們的話,我早就死了,是他們給了我第二次生命,這是我該做的。」

「有些東西不是靠錢就能換來的,若是能用錢解決,那再好不過。」

院長手心一緊,憐惜地拍了拍她的肩膀,「好,你可以帶你奶奶出去。不過不要想太多了,這些年你已經儘力了,他們沒有人會怪你的。」

「而且此事不是你的錯,記住,不是你的錯!」

葉瓷冷白的臉上流露出了與年齡不符的黯然,抿唇一笑道:

「謝謝院長。」

院長嘆了口氣,將離開療養院的證明文件遞給葉瓷。

見她離開,院長從抽屜里拿出一張男人的照片輕輕地撫摸著:

「老鄧啊,小姑娘長大了。可是我越來越覺得,當年我們是做錯了的。她不該承擔這麼多,她過得太辛苦了。」

一滴滴眼淚從她的眼角流下,落到了相框之上,發出啪啪的聲音。

葉瓷帶着葉奶奶離開療養院之後,回到了一棟別墅里。

「奶奶,這是我請來幫忙照顧你的劉姐,這些天我要處理入學的事情,等我把所有的事情安排好了,我就來這裏陪你。」葉瓷將葉奶奶的東西放進衣櫃,很有耐心地解釋。

葉奶奶沖着劉姐緩緩頷首,「這些天辛苦劉姐了。」

劉姐一直都在做保姆工作,但很少看見這麼客氣的僱主,連忙受寵若驚地說:

「您客氣了,葉奶奶,葉小姐,我去給你們準備晚飯去了。」

「去吧,對了,這是奶奶不能吃的東西,劉姐你記一記。」葉瓷遞出去一張紙條。

劉姐連忙接了過來,「好,我會小心的。」

說完話,她將門輕輕合上,下了樓。

葉奶奶看着這偌大的房間,撫了撫葉瓷的臉,

「瘦了,是不是回到君家不習慣。奶奶只是想你能跟家人團聚,等到奶奶去了,你也能好好的。」

看着葉瓷瘦弱的身軀,她就忍不住心疼。

當年到底是誰把這麼乖巧的阿瓷扔了出來,讓她受了這麼多年的苦啊。

如今還害得阿瓷……

。 「額?那個?老師,您演過多少部啊?」穗乃宇震驚過後還真的有些好奇。兩世為人,尤其是這一世生在霓虹,但還是沒見過從事這個行業的真人~

「10部而已。」安達映子依舊看起來那麼的端莊。

「喂喂喂,穗乃宇,問她藝名,問問問~」鬆鬆餅直接忍不住了,拉了拉穗乃宇。

沒想到啊,你這個老鼠這麼色啊!話說回來,自從知道鬆鬆餅是拉緹琺的舅舅之後,穗乃宇也刻意的和鬆鬆餅搞好了關係。

「我的舅舅呀!你怎麼不自己問!」穗乃宇有點無語。

不過其實自己也是想知道的。好不容易有了這個機會,怎麼着也得厚著臉皮問一下吧~

其是穗乃宇知道這樣很失禮,但也沒辦法:「那個,安達小姐。能否告知您演出時的藝名是什麼啊?」

穗乃宇的話一說出,一旁的千斗五十鈴的臉直接就紅了,雖然五十鈴從小到大就跟在公主身後,但不代表她不知道A.V是什麼啊!

尤其是因為身材好,長得又漂亮,千斗五十鈴可是經常被遊樂園的遊客騷擾的~懂得還是挺多的~

「藝名嗎?我以前演出的作品都是以真名參演的。」安達映子笑着回答了高坂穗乃宇的問題,彷彿沒什麼不妥。

真名?

穗乃宇和鬆鬆餅在心底里記下了安達映子這個名字,準備等一會招聘會完了再去搜索一下。現在這種場合肯定不能直接搜素啊~

「哦,這樣啊。」穗乃宇點了點頭,「那安達老師您來應聘的動機是什麼?」

安達映子的臉上稍微多了一些愁云:「之前的工作感覺不太適合我,雖然挺享受的。」

「挺享受的?」穗乃宇,鬆鬆餅,千斗五十鈴異口同聲。

安達映子眨了眨眼睛,微笑着:「嗯,但我還是想直接看到各種客人開心的笑臉。那個,這個原因不行嗎?」

「不不不,當然可以。」穗乃宇的頭猛搖,「錄用!」安達映子已經是來應聘的裏面很正常的人了,我們不能因為她的職業而歧視她,要包容~

「非常感謝!」安達映子聽到結果很是高興,然後就出去了。

之後的應聘人員里,穗乃宇三人又同意了兩人,分別是伴藤美衣乃和中城椎菜,都是附近的甘城高中的學生,除此之外就再也沒有人了。

也就是說這次的應聘會總共招了三個人,還都是女性~

真的很巧。

這樣子,穗乃宇也沒有辦法,畢竟甘城光輝遊樂園現在就這個口碑,哪裏有人來應聘,沒辦法,穗乃宇只好又拉來了一波大酷會的性格比較和善的成員過來幫忙。

第二天,8月10號,霓虹最大的同人展開始了。

穗乃宇也就和英梨梨,霞之丘詩羽三人一起去同人展上面賣《日在校園》了,而結城明日奈一向不喜歡這種同人展,所以就沒有來。值得一提的是,即使是這個世界,霓虹的出售遊戲的方式依舊是光碟。

所以,穗乃宇三人是帶着有大概一千張左右的光碟去的,這一千張光碟只是總製作的一小部分,更多的遊戲光碟則是正遍佈全國待售!光碟的製作則是穗乃宇拜託集英組製作的。一千張遊戲光碟所帶來的影響力自然不足以獲得多大的影響力。

但卻可以帶來一個好的開頭,能在同人展上面買《日在校園》的差不多都是穗乃宇的粉絲了,再加上《日在校園》這款遊戲的優質,所以這些人肯定會大力宣傳日在校園這款遊戲的。

有着這些人的宣傳,日在校園在霓虹絕對會掀起一陣熱潮的!

而這就已經足夠了,不需要有多好的成績,只要有熱度,那麼在遊戲領域出名的任務肯定會完成!

等穗乃宇三人到達預定的攤位的時候,攤位前已經擠滿了人!沒錯,在賣遊戲之前,穗乃宇就在上一期的火影忍者中打過自己製作了遊戲將要在同人展上出售的消息!自己更會在現場對每一張遊戲光碟進行親筆簽名。其實就是相當於一個簽售會了!

結果也不出穗乃宇預料,即使是自己給日在校園定價999日元一張,依舊來了這麼多的人。穗乃宇所在的攤位面前排的人幾乎佔滿了全場,這就是高坂穗乃宇的魅力!這就是穗乃宇現在的名氣!

不論是真的想玩穗乃宇製作出的遊戲,還是因為是火影的忠實粉絲想來和自己見一見面,至少他們都是自己的忠實粉絲,所以穗乃宇也很是高興。

看這樣子,1000張遊戲光碟也能很快的賣掉啊~就是自己的手肯定要酸了!

後面站着的霞之丘詩羽神色有些複雜,看來今天是不用在現場演示這個遊戲了,但怎麼感覺人和人之間的差距怎麼那麼大呢?

自己的五十萬銷量,那可是在全國地區一點一點慢慢賣上去的,現在穗乃宇就因為一個他的名字,就來了這麼多的人。

而且因為穗乃宇的一句話,周刊少年就能給自己一個免費的廣告,給自己的戀愛節拍器銷量又上漲了幾倍,真的是厲害啊!

而這些聚集在攤位面前的粉絲一看到穗乃宇的到來,直接就炸了。穗乃宇一直以來就沒露過面,沒有出現在公眾場合,當然這也是因為沒什麼活動,不是穗乃宇故意要隱藏。

所以這些人還是第一次見到穗乃宇的真人與相貌,雖然大家都不知道穗乃宇的樣子,但這個攤位是穗乃宇的沒錯,除去身後兩位基本不可能畫熱血漫的美少女外,剩下的少年肯定就是高坂穗乃宇了!

「您就是高坂穗乃宇老師嗎?」很多粉絲都忍不住了,這可是第一次見火影忍者的作者啊!能不興奮嗎?

「是啊。」穗乃宇正在將所有的遊戲光碟拿出來放在桌子上,也一邊回答着眼前離他最近的一位看起來20多歲少年的粉絲的問題。

「高坂穗乃宇老師!我叫井本南波,我是您的超級超級粉絲,從您開始連載火影忍者之後,我就開始看了,這次聽到您要推出自己的遊戲,我就直接從老家趕過來了!」井本南波很是激動,高坂穗乃宇居然回答他了,也不枉他提前早來三天就在這排隊。

。只要姜瑄守住開封府,聆敬陽可以調集中央軍團,高傑部,慕容屠部,牛光天部,預備軍團,把平陽府清軍死死圍住,那時候和李自成聯手,集中優勢兵力,殲滅平陽府清軍,猶如砍斷清軍一條胳膊,使得清軍只剩下大同府真的重兵集團,這也是一次改寫歷史的機會。

而他將會率領騎兵軍團,鐵拳軍團北上支援雁門關,冷如鐵卻請求讓他率領中央軍團支援雁門關,聆敬陽沒有同意,和他說道:「本都督親自去支援雁門關,也算是給姜瓖定心丸。」

《帶著崇禎去流浪》第二百六十九章:攻城略地(三) 盛清顏同樣穿着一件黑色小背心,腳上瞪着一雙白色運動鞋,已經跑了半圈,有細密的汗珠,從他白凈無瑕的臉上滑落,襯托着他那張漂亮得男女莫辨的臉更顯得美艷……

盛清顏看見季柚的一瞬間,張口,露出燦爛的笑容:「是季柚同學哦,早上好哦……」

季柚望了一眼頭頂,天很藍,恆星的光芒普照……

沒變天呀。

盛清顏見了季柚的神色,立馬張嘴,沒好氣道:「死窮鬼人家在跟你打招呼哦,你看什麼頭頂哦,人家在你面前哦……」

季柚摸了摸下巴,說:「我只是想看下今天的天色。」

果然——

這才像盛清顏正常的語氣嘛。

盛清顏逐漸靠近,轉過頭時,這才發現季柚還是頂着昨天那張豬頭臉,一時間,盛清顏臉上燦爛的笑容都凝固了幾秒后,才嫌棄道:「你就不能把你這張褶子臉給修一修哦?滲人的狠哦。」

季柚撇嘴:「沒錢!除非你贊助個幾百萬。」

盛清顏抬頭,望天:「今天天氣不錯哦……」

季柚罵道:「死摳門鬼哦。」

盛清顏假裝沒聽見,他雙腳微抬,輕輕蹦了一下,一副心情很好的樣子,說:「走走走哦……今早抓緊跑10圈哦……」

季柚:「……」

盛清顏一馬當先,朝前面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