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北瞪大的眼睛像極了沒見過世面的鄉巴佬,不是他見識粗淺,這些東西散到別處他只有零散幾個沒見過,但合到一起真正讓他驚訝的不是這些東西有多貴重,而是士廞帶着這些東西翻山越嶺跨江渡河,爲了最終站在他面前甚至不惜豁出性命。

0

“士府君,是什麼樣的人,諸公可知曉?”燕北好半天才坐回榻上,算着腳程日子與近來幾個月南方諸州發生的戰亂及可能阻礙士廞前行的事宜,緩緩搖頭道:“如此一來,士廞是去歲啓程的?”

他最少在路上走了半年。

“士燮兄弟一起擔任各郡郡守,強力掌管着一州之政,因轄地偏在萬里之外,所以威望尊貴至高無上。他們出入時鳴鐘響磬,備具威儀,笳簫鼓吹,車騎滿道,常有幾十位沙門夾在車馬羣中焚香。他們的妻妾都乘坐配有蓋帷的小車,子弟都有兵士騎馬跟在身後,當時他們的尊貴顯赫,震服外族,就算是從前的南越王趙他也不能超過他們。”8) 雖然好像寫了很多,但是實際上時間並沒有過去多少。

畢竟不可能一切慢慢來,越是艱難,越是複雜,實際上也是越發的快速,看剛才發生的那一些事情好像很多,但是實際上只是幾個人的角度他們所發生的一些事情。

而事實上的時間流動狀態則是只是在宿海仁太被那個大壞蛋給驚嚇到之後沒有多久的時間而已。

在守挖出奧村雪男病變的血肉之後一段時間后,很突然的一大片腳步聲出現,然後從小巷拐角的地方冒出來一大片揮舞著棍子之類的武器的一群大人突然的沖了出來!

非常的突然,從大片腳步聲突然出現到一群大叔級別的人出現只有十幾秒的程度,時間說長不長說短也沒有像是戰鬥之中每秒驚險無限而一秒當成數秒一樣那麼短!

這一群人突然之間出現,讓還在剛剛處於打擊壞蛋被櫻滿集叫到一個地方集合的還沒有反應過來的狀態的小不點們直接就蒙了。

腳步匆匆的跑過來的這一群人是來自這個原本在之前安靜無人的小巷周圍雖然不是很近但是也不遠的住戶。

他們是聽到宿海仁太的那一種非常驚怒的咆哮。

你要知道那個時候宿海仁太是真的又驚又怒,驚怒交加到了一個程度,怒吼出來的聲音真的是驚天響,所以導致的結果就是,他,宿海仁太,現在的聲音都啞了,說話只能發出非常沙啞的聲音,因為那一聲怒喝,他現在的聲帶受到了一些的損傷,已經短暫的啞了。

因為聽到了宿海仁太的怒喝,特別是宿海仁太現在才七歲,那一聲拚命一樣的怒喝完全是童音!大部分人聽到立刻就下意識的知道這個是一個小男孩的聲音!聲帶都還沒有第二次發育!是稚嫩的童音!

聽到了這樣的聲音,一個個住戶就有一點坐不住了,紛紛的打開房門,一個個走出來,他們互相看了一眼,問了一下,有沒有聽到什麼男孩子的聲音,他們都說聽到了,然後就互相討論了一下,以為是誰家的孩子發脾氣,但是問了一圈下來,好像,聲音,不是自己這個

房子裡面的,所有人都憑感覺去想之前的那個男孩的聲音是從哪裡傳來的,這個聲音一聽就是超級生氣,生氣到了一個極點!你要知道,人的聲音是能夠傳達出很多的感情的!特別是用盡全力的時候,特別是拚命的時候,宿海仁太就是拚命的怒喝,來宣洩自己的驚怒,

所以那一些住戶之中很多人都感覺到了宿海仁太聲音裡面傳遞出來的驚怒,前文也說了,這個時候的人還是非常善良的!

再考慮到聲音傳遞過來的那個方向,那個地方好像是比較荒蕪荒涼的地方,瞬間就不淡定了。

(未完待續)

為什麼不淡定了?這還用問嗎?

你想想,你家附近,一個方位,那個方位比較寂靜偏僻,在安靜的夜晚之中,突然傳來了一聲聲嘶力竭的驚怒的怒喝聲!

卧槽,那邊發生了什麼?!

特別是想到那個聲音!絕對的一個小孩子的聲音!卧槽!一個小孩子為什麼會發出這樣,聲嘶力竭!驚怒!的聲音? 邯鄲趙王宮偏殿,鼓樂笙歌裏,燕北決定親自宴請接待遠道而來的士廞,以盡地主之誼。士燮派長子不遠萬里地來到趙國,他想得到什麼姑且不論,他們所付出的努力已足夠讓燕北感到震驚。

在天底下向趙國都城邯鄲進貢的人不知有多少,東起東海西至西域,但從來沒有人像士燮所派遣的隊伍走得如此困難危險的,何況也沒有誰像士燮這樣,在送出貢品時準備如此巨量的禮物。

數以千匹計的上好葛布,數以百計的南方良馬,還有那些分門別類的西南奇珍。說實在的,士廞來的時候帶着隨員上千龐大的隊伍,等他到邯鄲轉瞬不過三四日,交割貢品後變成了士廞與七八個隨員,連馬都沒有……每一匹馬、每一架馬車,都是他們送給燕北的禮物。

數量大方,又精打細算。

最讓燕北驚異的,是聽人說起士廞在邯鄲的做派。 王爺只要我查案 即便士廞作爲交州使者前來趙都,但於情於理他都不過是太守之子,燕北不可能在他到來當日便接見他,何況燕北還想暗中觀察一下他的作爲,從他的身上來觀察遠在交州的那些人們,對現今的趙國懷抱着何等心態。

堪稱巨量的禮物令人高興,但終究不過是外物,即便有些東西就連燕北都沒見過,可他在乎的並非這些……他在乎的是交州對他的尊敬。

雖說隔着劉備、劉表、曹操,這尊敬存在不存在似乎都沒有太大關係。

但如果有,燕北會比得到禮物而更感到開懷。

沮授聽說士燮的家人在交州都有無比的威勢,他們子弟出入皆有士兵車騎跟隨,原本料想士廞在邯鄲也差不多,卻沒想到他完全沒有將在交州時的威風做出來,反倒極爲慎獨。隨行幾百匹西南良馬都獻給燕北,他甚至沒有留下一匹代步;原本隨行上千人員在與邯鄲當地的鴻臚寺交接貢品後,來自交州的軍司馬便討了回還司州的簡牘帶兵離去,僅僅給士廞留下兩個隨行壯士,不備弓弩不穿甲冑,僅僅穿着交州常穿的葛布麻服露着胳膊,腰上跨一柄二尺短刀而已。

初至邯鄲,對士廞而言顯然也極爲新奇,不過禮數卻周到,他先向趙王宮請示面見燕北,隨後便向邯鄲城內各級官吏家中遞上名刺與應對官職的薄禮,在名刺的背面說明他是西邊邊土所來,日後多有叨擾。但並不急於與這些邯鄲的小吏們見面,一切要等趙王召見之後再依次拜訪。

這倘若是劉表、孫策等人的子弟,人們興許還會生出忌憚。不過交州士家子弟算了……沒什麼好忌憚的,人們只從士廞的言語做派中看出一件事,那便是邯鄲城又多了個質子。

交州士家對燕趙最大的貢品禮物,恰恰並非那些外物,而是士燮的這位長子士廞本身,他不回交州了。

士廞是個中年人,今年有四十歲了,初初見到士廞燕北驚訝於他的年歲,更驚訝於其父士燮的年歲。一問才知道,士燮在交趾已經做了十幾年的太守。

“回趙王殿下,在下先祖過去爲魯國人,新莽時爲躲避戰亂進入交州,至今已有七世了。家父年輕時嘗遊學中原,跟隨潁川劉子奇先生學習《春秋》,是以族中以《春秋》、《尚書》傳家。因聽說中原前往交州避難的士人說京經學派與今文經學派,各以爲是爭辯不休,此次進獻大王的貢禮中便有家父以《左氏春秋》、《尚書》逐條分析的正確意義編撰成書,以上奏大王。”

燕北聽了大爲驚奇,誇讚道:“現今天下的太守、州牧大多盯着自己的一畝三分地互相攻伐,很少有像士燮這樣有餘情編撰書籍的官員了。這是很好的事情,孤會將士府君的經學要意交給太學,加以拓印成書,讓士府君所獻經義教化學子,這又何嘗不是大功一件呢?”

士廞聞言拜謝,便聽燕北接着問道:“孤聽人說起,交州這些年也並不太平,刺史朱符死於叛亂;刺史張津爲部將所殺,這是怎麼回事?”

士廞心頭一凜,燕北顯然是不清楚交州的事情,而他現在這麼問,便那是認爲兩任刺史的死或與士家有關,當即拱手道:“回大王,交州地處偏遠,歷年以來中央對交州施政嚴苛故而民心衰弱,朱使君在任時還算不錯,但交州亂事也是從他開始的。”

燕北微微垂着眼簾,道:“願聞其詳。”

“朱府君之父爲太尉朱公偉(朱雋),過去中原大亂,交州因地處偏遠不曾遭受波及。朱使君其兄朱皓時任豫章太守,死於丹陽人笮融之手,朱府君興兵復仇抽調諸郡兵馬出交州,途中爲部下叛亂所殺。州中兵事空虛,不足以彈壓地方。當時除家父交趾郡外,九真、合浦、南海等郡的太守及一些郡吏也相繼在這場暴亂中被殺,州中混亂,家父這才上表朝廷,以族中叔父任諸郡太守,請大王明鑑。”

士廞說的仔細,其實也就說了一件,那便是朱符的死是咎由自取,如果不是他交州便不會亂,交州不亂,士家也不可能接掌州郡。見燕北並未打斷,士廞這才接着拱手說道:“至張使君上任,我州與曹兗州爲善、與劉荊州爲惡,雙方交戰數年,兵力比之荊州卻似螢火之與皓月,張使君仍舊樂此不疲,部將因而離心離德,張使君崇信道法,在頭頂系包紅巾的布帛,每日焚香祭拜聲稱這能使他的軍士在作戰中無往不利,而鬆懈兵甲、兵糧的運籌,最終才爲區景所害。前些年家父曾向朝廷上表,希望能更改交州長官爲州牧,不知這事大王可還記得?”

燕北笑了,他當然記得,那書信是他親自批駁的。他的戒心很大,何況那時候的刺史張津與曹操、袁紹等人交好,他怎麼可能去准許他做州牧。

話說到這,燕北基本上也就聽明白了,這張津也是個活該死掉的角色。

就在此時,士廞再度拱手,對燕北道:“在下啓程之初,張使君方死於區景之手,聽說劉荊州欲以賴恭爲交州牧,大王以爲此事當如何?”

8) 在想到那個聲音的情況之後一群大人都不淡定了,一個個長得雖然不是特別壯實,但是也是孔武有力的普通人家的男人都安靜了下來。

立刻就有一些人組織起來,招呼願意一起去看看情況的人(主要是男人,女人就算想去也會被自家的男人勸回家裡,囑咐她們鎖好房門,看好自己家裡的孩子和東西),抄傢伙,然後就前往聲音傳來的方向。

然後,然後就是現在看到的這裡的這一種情況了。

他們舉著各種各樣的武器,有棍子,有木刀,有菜刀,有棒球棍,有不知道是什麼東西的鐵棍,還有掃把和拖把……

舉著各種各樣的武器的大人們看到眼前的情況就是一愣,武器舉在半空中不知道該怎麼辦,然後就有一些疑惑的問一群被嚇呆了的小不點們。

「小朋友,你們……你們在幹嘛?……」

一個男人走向被嚇呆了的小不點們,疑惑的疑問道。

看到聽到一群大人拿著武器過來,還舉著武器問自己等人,一些膽子小的小孩直接就被嚇哭了!

然後……有幾個讓櫻滿集感覺好笑的小不點出現了……

他們嚇得哭起來,然後義無反顧的沖了出去:「大壞蛋!還有這麼多同夥!……我!……我打死你們!!!……」

說著就衝過去,揮著拳頭想要打那一些什麼也不知道的大人。

「等等等等!……」

櫻滿集一著急,沖向自己的這一群小不點。

這一群小不點真的是有一點傻的可愛,哭著揮著拳頭就那一種壯士一去不復返的感覺衝過去,明明嚇得眼睛都被眼淚弄花了……

「停!……」

對著混亂的要打向自己的小不點們大喊了一聲。

「哎?……」

一群小不點打了櫻滿集幾下,聽到了櫻滿集的聲音,有幾個反應過來了:「隊長?!……」

「哎?隊長?!……」

那一群哭著就拚命打所有看到的小不點也停下了。

櫻滿集無奈的摸了摸自己的身體,然後轉過頭就擋在一群小不點身前。

「後退!他們應該不是壞蛋的同夥!……」

雖然這麼說著但是還是大張著手臂,如同老母雞一樣護著小不點們,自己也不斷一腳一腳向後退。

(未完待續)

櫻滿集好像老母雞一樣張開著雙手保護著身後的小不點們後退,一邊輕聲的説:「後退!快!」一邊向後移動著。

看著櫻滿集這樣的保護著自己等人,小不點們不由得跟著向後移動,在櫻滿集的身後,櫻滿集後退一步他們後退一步。

這個地方周圍有著微微的燈光傳來,天上也是繁星點點,月光也有一些,照著這片黑暗的世界,雖然沒有特別黑暗,達不到伸手不見五指的程度,但是也沒有亮度很高!

與此同時,那個被守連續打擊的壞蛋,原本被打傷的地方快速的恢復,身上的那一些小小的鬼魅魍魎看到了這麼多一群的人,紛紛發出尖叫逃跑消失。

這一些鬼魅魍魎完全就是一些的小人,是見不得光的!

它們害怕很多東西,陽光,高溫,冰雪,低溫,非凡力量的攻擊,還有,正義的人!

只要有正義的人,特別是強大的人,它們其實都挺怕的,這麼一大群因為關心這邊所鬧出動靜的人出現直接就嚇退了一大群鬼魅魍魎!

至於為什麼櫻滿集他們它們就不害怕?

原因有很多,簡單來說有幾點,一,櫻滿集他們還弱小,全部都是小孩子,二,在打大壞蛋的時候其實所有小孩的內心都是超級恐懼的!它們是可以吸食恐懼!

雖然這一群小不點非常的正義,對於它們來說的感覺就好像是蛋糕做成的小老虎,栩栩如生,但是非常的美味誘人! 劉表不容易啊!

這年頭相隔千里,人們很難直接與另一個人產生交集,更難擁有清晰足夠而全面的認識,所以纔有那句話,聽其言觀其行。荊州是四戰之土、劉表也是人中俊傑,過去是名臣、現在疆臣,他大約是天底下唯一一個不願做諸侯的諸侯,人生路啊,糾結得很。

劉表的糾結體現在哪個方面呢?他不痛快。過去袁紹做盟主討伐董卓,他就不痛快,私以爲兩不相幫能兩頭討好,實際上兩頭都不落好;後來燕氏與袁曹相爭,劉表一樣夾在中間,想要兩頭討好,實際上兩頭都不討好;後來天下諸劉起兵,這次他的姓氏決定了不可能再兩頭討好,他跟燕氏宣戰,劉氏轉眼全完蛋。

看起來,劉表像是個一心守土之人,可劉表真的是嗎?

興平元年,益州牧劉焉病死,其子劉璋被擁立繼位,荊州牧劉表趁此時機派別駕劉闔策反劉璋的將領沈彌、婁發、甘寧,結果他們全部戰敗逃入荊州;這次交州刺史爲部將區景所殺,他又趁此時機派遣賴恭進入交州做刺史,儘管燕北還不知道交州的情形,但既然士燮的兒子現在正住在邯鄲城,結果便已不言而喻。

燕北什麼都不用做,劉表派進交州的刺史賴恭死定了。

即便大難不死,也逃不過被驅逐的下場,強龍不壓地頭蛇,何況在燕北眼中掌握交州四郡太守的士燮纔是真正的強龍。交州對賴恭而言就是個死局,哪怕劉表同時還派遣了吳巨任蒼梧太守也沒有用。

更別說,燕北也想要交州。

說實話,燕北覺得劉表不痛快的原因,是他缺了點膽量,或者說決斷。荊州能強撐到現在,是因爲劉表的才能與聲望足夠統治一州,而懷柔政策也令劉表在荊州得到很高的聲望,從而使州中政治清明局勢安定,他有發現最好時機的本事,也有早年在朝廷上層的交好的人脈關係,但卻沒有抓住時機的決斷,亦缺少達成大事所需的擔當。

別的不說,劉焉死時劉表剛因掌握朝廷的李傕欲結他爲外援而得到儀同三司的尊貴與交、揚、益三州軍事的節杖,倘若在策反益州諸將是他有足夠的決斷再派遣大軍入益州境內,奪取成都並非難事。

結果呢?白瞎了大好機會,沒輜重沒從攻,指望策反幾個叛將來奪取一州,無異於癡人說夢。後來荊州與益州綿延打了五六年仗,直至劉備今年入蜀纔算有個了結。

當然了,可能劉表就是像給大侄子搗搗亂也說不準,弄不好就是吃飽撐的呢?反正燕北也不清楚。

劉表呀,給燕北的感覺就是小事果決非凡,大事舉棋不定,行事如疾風驟雨時常出人意料,但中氣不足有行將就木之態。

雖然鎮守荊州是夠了,但要說想開拓更大的基業,沒可能。

士燮將長子送進趙國,燕北自然投桃報李,他沒給士廞想要的郎官職位,而是在沮授門下給士廞尋了個配得上的官職,任趙國禮樂長,官秩僅四百石,但在王宮外享有宅院,配車駕從人虎賁,待遇超然。另外因士廞肩負交州使者的使命,如今使命達成也令燕北開懷非常,賜百金、健馬、布匹諸物,邀同射獵,大加親待。

至於士燮那邊,則是直接由趙國尚書檯下詔,將天下形式與交州情況簡單闡明,封士燮爲趙國鎮南將軍兼交趾太守、領交州七郡及荊南桂陽郡兵事,准許其在恰當時向劉表用兵,但主要職責還是征討先帝時丟掉的日南郡,也就是林邑國。

說實話燕北一直沒拿劉表當作過對手,這從他派往南方主事的諸將就能看出端倪,派到青州徐州的麴義、田豫、徐晃、華雄等諸人,實力最爲強悍,可以說燕氏中流砥柱都在關東,可見燕北對袁氏的重視;兗州的曹操也不差,早先是燕北親征,在這其中過去呂氏諸將逐漸顯名,燕北這纔將統帥交由其中最出色的張遼率領,但後方仍然是郭嘉代替燕北主持着輜重等要務。

荊州呢?

馬匪姜晉、山賊潘棱、叛軍李大目爲首的度遼將軍部,麾下是臭名昭著的白波軍、黑山軍,協同友軍是張繡及其麾下的涼州軍。

燕氏徵荊軍的勢力不可謂不強,不論是彈壓百姓還是擾亂治安亦或騷擾地方,他們手到擒來的功夫是天下哪一支軍隊都望塵莫及的。

要不是張飛這又黑又硬的棍狀將軍衝着姜晉加入戰場,燕北連高覽、張頜都不會派去,瞪眼看着他們鬧騰了。

就從這兒,就能看出來劉表在燕北心裏的地位了,真的是屬於拜拜神祭祭天老天就能幫燕北劈個響雷把荊州做掉的主兒。

不過燕北在趙國帶着新認識的小兄弟遊獵歡樂非常,徐州可有人快把燕北打心底裏罵個狗血淋頭了。不光罵燕北,還要罵麴義、罵田豫、罵徐晃、罵陳登、罵孫策,所有人都罵個遍。

敢這麼罵的天底下找不出來幾個,除了馬超就沒別人了。

馬超在趙雲大婚時帶着兵馬從涼州走到冀州,又在趙雲大婚之後領兵從冀州渡過黃河走進青州,在青州逶迤倆月,大夏天趕上不少軍卒害病,水土不服的水土不服、中暑的中暑,好不容易走進徐州地界,休整半月進駐下邳,準備給袁氏帶來致命的雷霆一擊,盡收全功,以顯示他馬孟起的威風,結果徐晃派人過來告訴他,燕氏對袁氏的戰事已經打完了,袁老二在廣陵城**,馬將軍來得可真是時候,廣陵城修築正缺少精悍的漢子……

其實仗打完了馬超沒什麼好生氣的,要是一路順風順水地走過來也就算了,可這萬餘涼州人,尤其其中四千多個一輩子生在涼州大雪山裏頭的羌兵跟着他跑到天下最東邊的徐州,可能順風順水麼?

最可氣的就是徐晃笑眯眯地跟他說來年興許要對江東用兵,問馬超會不會水。

他會。

會個屁啊!

8) 在黑夜之中,一群普通家庭裡面的住戶帶著武器衝到聲音傳來的地方,他們也是找了一些的地方的,找了幾個寂靜無人的地方,最後才找到櫻滿集他們這個地方。

看到一群小朋友一副被嚇傻了的小孩子的樣子,在櫻滿集連忙跑過來,護著小夥伴離開一定的安全距離之後,他們也是有一點不好意思的放下手中的各種東西。

他們也沒有反應過來,舉著武器就那麼的看著櫻滿集護著那一些小孩離開一定的安全距離!

雖然不清楚怎麼回事,但是感覺這個男孩子(櫻滿集)好像是這一群小孩的頭頭。

再看了看周圍的情況,他們驚愕的看到了如同受傷的野獸一樣站起來,雙眼血紅,但是慢慢的已經恢復了一些的神采開始冷靜下來的壞蛋。

那個壞蛋身上的鬼魅魍魎在這一個個成年的凡人男人出現的時候就瞬間還沒有融合進盤踞在壞蛋身體上面的就紛紛離開,盤踞在他身上的鬼魅魍魎也在看到了這一些男人之後就慢慢的閉上了嘴巴,停止了那一種不斷重複的述說著一種奇異的聲音的邪惡內容!然後盤

踞著的那一個融合了許許多多鬼魅魍魎的心魔就直接的成熟了!原本是要等那一些漂浮在周圍的鬼魅魍魎都給融合掉才成熟的!但是隨著這一些人的到來,它們直接就強行進化!

完成了,雖然因為沒有控制著這個人做出一些的事情,但是本來心魔控制的人也不怎麼強,所以實際上也沒有什麼區別。

盤踞在他身上的鬼魅魍魎進化完成之後就變成了一個有著無數眼珠子的怪物,原本就是盤踞在他身上的,在進化完成之後就開始鑽入他的身體裡面!

這個進化完成的屬於這個男人的心魔(就是完全是他自己的心魔,這一種是因為自己的罪惡而出現的心魔是最難清除的!而且很容易複發,當然也很容易壓制,也就是治標容易治本難!)並不是鑽入這個男人的肉體之中,而是鑽入了他的內心之中!

住在他體內! 家有嬌妻:總裁難伺候 會隨著時間,隨著他的內心的慾望越發的強大!、

在這一些男人到來的時候男人體表的怪物還處於正在融合周圍天地間的鬼魅魍魎的狀態!在看到這麼多男人出現之後,那一些鬼魅魍魎被嚇跑了,然後那個心魔強行進化,雖然看上去好像時間挺長,但是實際上也沒有過去多久!

也差不多就是櫻滿集衝到小夥伴身前保護他們的那個時候進化完成的!

看到這一切,那個壞蛋直接就清醒了,當他回憶到自己所做的,不由得滿頭大汗,心一瞬間就涼了!

然後,一個聲音出現在他內心!

「跑!」

心裡出現了這樣的聲音的下一刻,他便扭頭就手忙腳亂的要逃跑!

(未完待續)

櫻滿集護著一群小朋友有一些警惕的看著這一群拿著武器的大人,不是櫻滿集太小心!而是有了一個大壞蛋之後,現在又出現這麼多大人,有那麼一點恐懼!就算是知道這一些大人是聽到聲音來幫忙的,但是看到那各色的武器,無論如何也不可能,啊,開開心心的跑過

,嗯嗯,這裡怎麼樣怎麼樣,我怎麼樣怎麼樣,然後怎麼樣怎麼樣,你說你看到一堆人拿著武器,其中還有拿著菜刀!在昏暗的光芒下寒光閃閃的,櫻滿集他們又幾歲!無論怎麼樣說,不可能平靜下來,更不可能湊過去!

因為心魔進化完成,壞蛋會想到了自己所作所為,害怕的直接的扭頭就跑!

腳步錯亂而無序,跑步時候鞋子拍在地上的聲音立刻就把櫻滿集他們這一群小孩子和拿著武器的那一些普通家庭的男人的注意力吸引過去了! 汝南無烽火,處處懸赤旗。x23us.com更新最快

曹操親率兵馬向東行進馳援成父的第三日收到消息,張遼由汝南西北攻入郡中,西兵所不能擋,沿途各處城池皆無可奈何,放張遼以長驅直入。

頃刻之間,潁水西部半壁郡縣皆納入張遼之手,唯汝陽城孤懸於外,守將曹洪獨木難支。張遼軍,封鎖汝陰西面潁水橋,拆沿途各處木橋,放豫北燕氏船隊遊曳河上,封鎖水陸。東面高順終下成父,李典曹昂引敗軍之師向曹操主力聚集,道途險阻大雨連月傾盆,曹操雖手握兩萬兵馬,卻無險可守無糧可用,只騰挪閃躲百里之地,除此之外再無辦法。

這就是一個巧合,巧合巧在薛州的海賊再汝陰登岸燒了曹氏在汝南最大也是唯一一座處在東部的糧倉。

自古以來,人們在夏季開始備冬,秋季更是重中之重,而秋季無糧意味着什麼?汝南東部城池雖然還有那麼幾座,但汝南西富東貧、道路不順,又逢天降大雨,可想而知於曹氏而言是多大的打擊。

他們沒有糧草,卻有將近兩萬的大軍,這意味着短短一月之內他們將要消耗掉接近三萬石的糧草,這場仗還沒開始,曹操便已經輸了,輸掉汝南,輸掉全部。

曹氏在汝南的經營不可謂不久,因爲他們只剩汝南可用,而今卻在調兵遣將之間被張遼封死全部退路,一切都陷入僵局。張遼扼守潁水不再東進,轉而調遣兵馬強攻毫無還手之力的汝陽;高順不再南進,守住成父斷絕曹氏北上之路。曹操,曹操更不能西走不得北上,倘若張遼在成父,曹操北上一拼成了殺進樑國,不成退至汝西,都不算太壞的結果。

可現在這種時候去拼,曹氏拿什麼來拼?

數以千萬計的錢財、數以十數萬計的糧草、數以萬計的兵甲,一日之間盡數散去,半個汝南說丟就丟,就連剩下的汝南西部也八成不能守住,曹軍營地哀鴻遍野。

遭此滅頂之災,誰能心如止水?

“好端端的做什麼都耷拉着臉,這不是都還好好活着!”

汝南的東西官道上,曹操主力與李典、曹昂部匯合,短暫紮營歇息,見部將各個像鬥敗的公雞垂着頭,曹操大笑着走過營地,拍拍這個立在一旁的軍卒,動動那個垂頭喪氣的部下,最終至唉聲嘆氣的部將當中,放下兜鍪坐在上面,對衆人笑道:“發生什麼事了,讓你們如此沮喪?”

一衆部將都被問蒙了,李典滿面羞愧地抱拳拱手道:“屬下沒能守住成父,請將軍責罰!”

“輸了就輸了,以幾千之卒抗三萬之軍,你李曼成雖敗猶榮,有什麼好羞愧的,啊?”體魄強健的部將當中儘管曹操坐着兜鍪,還是顯得比旁人矮上半頭,不過此時他卻滿面春風地笑着大聲道:“曹某原以爲你們都是精銳,我曹氏兵馬所向無敵,一個好兒郎放出去便能打他兩個燕氏軍!今日方知道曹某想錯了。”

“你們一個至少能打四個!”曹操說着便板着指頭算了起來,“成父的燕氏軍有三萬,汝南的燕軍少說五萬,你們總共才兩萬人不到,一個打四個,這不是曹某說的,是燕氏怎麼做的。燕仲卿他不敢派兩萬人來,不然要被你們這些糙漢打得滿地找牙,哈哈!”

“滿座大丈夫,不要去做那些小兒女之態,都昂起頭來!輸一場仗又什麼好丟人的,曹某敗仗一籮筐,那又如何?”曹操看似對這場勢必的敗績全然不在乎,揮揮手笑道:“不必再向北走了,歇息半個時辰後,全軍向東進入沛國,曹某親自斷後。”

“沛國?”

沛國就在汝南東面,但曹氏之所以在北方兵敗後選擇汝南而不選擇沛國的原因便在於沛國在早年征戰中城池皆被張遼所攻,尤其沛國西面包括譙縣、相縣之內的城池都被燕氏百餘架石砸得稀碎,完全被破壞掉,根本無法擔當守城重任。對當時的曹氏而言與其進入破敗的沛國還不如進入沒遭受什麼破壞而又因劉備的撤出全無防備的汝南郡更好。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