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而此刻一切都晚了,那戰刀瞬間便披上了林贊的脖頸。

0

而林贊輕鬆地便將這股力量給謝了下去,依舊是兩根手指,而那戰鬥又在一聲聲金屬斷裂的聲音下,不知道被林贊掰成了多少瓣兒。

「你是沒聽見我說話嗎?你這把武器不行,聽話抓緊時間去換一把,你拿這破玩意兒跟我打,什麼時候才能打的完?」

那石虎聽了這話,扔下自己手中殘破的武器,像一隻猛虎,一半邊沖着林贊撲了過來一張大嘴似乎要將林贊生吞了一般。

「嘭!」

林贊一拳打到了石虎的下巴上隨機一道悶響石虎的身體不由自主的上升了十幾米,隨即又是一聲悶響,砸入地下。

「就這樣的水平還敢跟我打,你們一個個的都看好了,如果沒有他這樣的實力,就別來找我的麻煩!」

林贊說完這話便走到了李瀟二人的旁邊。

「要是覺得不是我的對手,也別惹我的朋友,不然你們知道下場是什麼!」

說完這話,林贊又照着那昏過去的師父狠狠的踹了一腳,這一腳將他踹出了時間陣法。

「告訴你們給我聽好了,如果沒有我,你們根本沒法在這裏修鍊,給了你們恩惠,別蹬鼻子上臉!」

「現在這裏面的一切都必須緊著,我的朋友先用你們這些後來者,等到我朋友用完了隨意爭搶!」

這話一出,眾人的眼神之中充滿了怒火,他們不明白一個後來之人為何騎到他們的脖子上,然而在這個世界中實力就代表了一切,雖然心中憤恨,但他們依舊不敢說話。

「朋友你這麼做恐怕也太過分了吧!」

這話一出,一個臉上帶着刀疤的人走了,出來說話時臉上的猙獰似乎像一隻野獸一般。

「真當我們核心弟子沒人嗎?」

另一人聽了這話也站了出來,二人並排走向了林贊。

「獨孤兄弟二人請求討教!你若是輸了,收回你之前那些狗屁話,跟在座的各位道歉就行!」

「看來還真有不怕死的!」

林贊聽了這話心中一陣陣的不懈,面前的這些傢伙,雖然實力表面挺強,但面對他來說不過都是一群小兒科。

「雷霆萬鈞!」

林贊想都沒想,便沖着二人出手了,他知道要想立威,必須把這裏最強大的人給震懾住。

一瞬間天雷涌動,數十道天雷全都劈向了二人,那二人根本來不及防守,因為他們從來沒見過這樣如此變態的招數。

十幾道天雷劈到他們的身上,瞬間二人身上傳來了一股焦糊的味道。

。 「節目錄得怎麼樣?沒有跟蘇煙起衝突吧?」

回到房間以後,周雲接到周覽打來的電話,被周覽例行詢問。

周雲打開公放,把手機放到桌子上,轉身打開筆記本,給它開機。

「我也不知道有沒有起衝突,嗯,應該算沒起衝突吧,我忍下來了。」周雲打開枱燈,「蘇煙她總是找茬,我沒辦法,上午的時候,我不懂節目的規則,拿出手機查線索,結果被她當眾指出來了,很丟臉。」

「你的編劇沒有跟你說嗎?」

「沒,她可能是忘了吧。」周覽提醒了周雲。

周雲說:「我現在後悔接這個節目了。」

「就因為跟蘇煙的衝突?這不是之前就已經說好的嗎?只要你跟她沒有打起來,一切就還在控制範圍內。」周覽說,「親愛的,你需要保持曝光,這檔節目非常適合你。」

周雲嘆了口氣,說:「不是蘇煙的事情,我發現我們可能蹚了渾水。」

「怎麼說?」

「不只是蘇煙,我發現幾個老常駐他們對新來的甘必達有意見,你聽說了什麼消息嗎?」

「沒有啊,不過甘必達接趙勤的位子,他們有意見也正常,趙勤這個人很會跟人搞好關係的,他跟節目幾個常駐嘉賓的關係都很不錯。」

「但問題是,趙勤又不是甘必達擠走的。」周雲打開瀏覽器,搜索「魏琛」兩個字,「下午還發生了一件事,道具組他們弄錯了我和蘇煙兩組的線索,把給我們的線索重複了,導致我這一組得重新錄,蘇煙他們幾個老常駐有很大的意見,都不願意等我們重錄,我一開始還以為是蘇煙的原因,她不想等我,故意要讓我難堪,後來我慢慢意識到,這其實是那些老常駐不滿甘必達,所以不願意配合他。」

網絡頁面上,魏琛的信息彈出來。

周雲一行一行地看下去。

周覽說:「我明白了,他們之間有大矛盾,不過,這跟你也沒有多大關係吧?反正你也不是去做常駐嘉賓的,跟他們不會形成利益上的衝突,不是嗎?」

周云:「覽姐,蘇煙不喜歡我,只要有機會,她就會要踩我一下,你說現在有這麼一個現成的機會擺在這裏,她會不利用嗎?其他的老常駐可能對我沒有意見,但是她會利用這個機會,讓其他人都對我有意見的,因為我是甘必達做導演以後請來的嘉賓。」

「我明天過來一趟吧。」周覽說,「別被坑了。」

「嗯,我也覺得你過來一趟比較好。」周雲握著滑鼠的手一頓,她皺起眉。

掛了電話,周雲仔細地看着屏幕上的那行信息:《希望之拳》,導演甘必達,主演魏琛。

甘必達還做過電影導演?

周雲有些吃驚。因為一般來說,電影導演跟綜藝導演完全是兩個路子,不會發生跨行的情況。但這兩個人竟然這麼早之前就產生了交集。周雲重新輸入關鍵詞進行搜索,這一次的關鍵詞加上了「甘必達」三個字。

《希望之拳》這部戲竟然是十年前製作的,甚至都沒有在上院線上映過。評分很低,只有3.8分,評價很差。

當時魏琛還是剛出道的演員,長相充滿正義感。

周雲一直翻看,翻到大約第七頁的時候,出現一則「《希望之拳》導演和魏琛在片場大打出手」的新聞預覽。

她想要點進去看看具體是怎麼回事,但是網頁已經打不開了。

周雲不禁皺眉。

兩個人過去有衝突和矛盾?

第二天,周雲按照預定的計劃繼續參與節目拍攝,這一次又是重新抽籤分組,不過這一次不是在去各個地方打卡了,而是以戶外遊戲為主。

周雲沒想到自己竟然抽中了魏琛,跟魏琛一組。

從魏琛的反應來看,他也很驚訝,沒有想到會跟周雲抽到一組。

「琛哥。」不管怎麼說,周雲還是很有禮貌地跟魏琛打招呼。

魏琛禮貌地回以微笑。

周雲可以非常直接地從魏琛的微笑里感受到疏遠的意思。

於是,在錄完開頭集合部分之後,準備遊戲的候場時間,周雲來到魏琛身旁。

「琛哥,你不喜歡我嗎?」她直接開門見山地問道。

魏琛很驚訝地看了周雲一眼,他甚至有些慌亂。大概也是因為周雲開門見山的詢問。

「沒、沒有,怎麼會。」魏琛身上那種禮貌的疏遠被打敗了,他說,「我對你沒意見。」

最後這句話聽起來像是在強調什麼。

我對你沒意見。

重點落在哪?結束還是開頭?

周雲說:「我還以為琛哥對我有意見,希望我和蘇煙姐的關係不會影響到你對我的看法。」

魏琛被周雲這份直接的態度又一次給打敗了。

「你……說話真夠直接的。」魏琛說。

周雲聳聳肩膀,說:「我可不想我不說話、你不說話,莫名其妙就結了梁子,如果誤會能少一點,那朋友就能多一點。」

魏琛哈哈一笑。

「你和蘇煙的事情,我不管,但你挺有意思的。」

「我知道,我的朋友們都這麼說。」周雲說,「不過真高興,你能夠覺得我挺有意思的,這很鼓舞我。」

「鼓舞你?」魏琛驚訝地問,「那我是不是該問一下,此話怎講?」

周雲像是被逗笑了一樣,又像是不好意思地抿了一下嘴角。

「你是我的偶像,上大學的時候,我看了你一部戲,你演一個中了槍的警察,回家休養,恰好碰上鄰居家遭遇小偷,於是又開始跟大家一起抓小偷,你還記得嗎?」周雲問。

魏琛驚訝地點點頭,說:「記得,記得,那是五年前的戲了吧?」

「嗯,我跟室友一起去看的,那時候在電影院,我就覺得,這個男人太厲害了,我沒有想到有一天我可以跟他一起錄節目。」

魏琛搖頭,感慨:「拍那部戲的時候,我才二十七歲。」

「你們倆在聊什麼呢?」蘇煙帶着她的危機感過來了,警惕地看着周雲,用故意擺出一副輕鬆的姿態,看着魏琛,「聊得也太開心了吧。」

魏琛看到蘇煙,表情稍有些變化。

周雲當做沒看見,微微一笑,說:「昨天沒有機會跟琛哥好好聊一下,今天抽到一組了,就聊得多了點,沒想到聊得這麼開心。」 說完,何衛軍看著陳凌,內心的那個酸,都快流了出來。

這個傢伙年紀輕輕的,竟然連私人飛機航道都有,不過,這還是小事,關鍵是如今,對方在軍中的定位遠遠超過自己這個龍牙的旅長,還深受各大軍區首長的重視。

當然,這也不可厚非。

人家作為全國特種兵之父,振臂一揮,立刻有無數的特種兵呼應。

自己一個特戰旅的旅長哪裡有得比?

尤其是何衛軍想到剛剛發生的大事件,看著陳凌的眼神,都有些複雜起來。

這個傢伙去阿布國執行撤僑任務,成功從叛軍手裡拿回能增強記憶的金屬。

特么,不僅如此,這個小子還擊沉人家一艘潛艇,讓整艘軍艦的人都震驚了。

何衛軍雖然不是海軍,但是也知道要想擊沉潛艇,其中的難度有多大,否則,也不用陳凌出手,軍艦上的船員都可以輕易做到。

就因為這件事情,海軍的人都在研究這個小子的發炮戰術,想弄清楚這個小子到底是如何做到的。

畢竟,他聽說了,這小子用運氣好堵住了悠悠眾口。

這只是運氣好這麼簡單嗎?

何衛軍認識了陳凌這麼久,知道對方不會做沒把握的事情,而不會在危險之際拿整艘軍艦上的人性命開玩笑。

由此可見,這個小子肯定有自己的一套辦法,才能輕易地擊沉敵人的潛艇。

不得不說,何衛軍真相了,陳凌確實是藉助各種技能的幫助,提前計算出對方潛艇的前進軌道,從而幹掉了對方。

不過,沒人知道陳凌有系統這個金手指,只是將之歸結於開炮戰術,特別是彭虎與汪洋最積極,一直在想方設法研究這個戰術,並且通過挖人的方式,將陳凌拉到海軍那邊。

這樣,他們近水樓台先得月,更容易學習陳凌的本領。

要是在軍艦的時候,陳凌同意的彭虎的建議,此刻的他早就在海軍那邊了。

除此之外,這件事情還產生了其他蝴蝶效應。

各方勢力與各個國家通過衛星系統,看到海面上潛艇的殘渣以後,都在研究海洋發生的事情,畢竟,擊沉一艘潛艇,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

但是,這件事情發生得太突然,加上是湯姆號暗地裡玩偷襲,這些人費了很多心思都打聽不出個所以然,除了當事人威廉與菲爾。

當然,這件事情也引起了炎國高層的注意,跟著,不斷有命令傳下來。

而何衛軍作為龍牙特戰旅的旅長,當然是第一時間掌握這些命令,然後召開各種會議。

因此,他開會越來越多,就是跟這個小子有關。

何衛軍看到一臉風輕雲淡的陳凌,有些無語。

這個小子就不能低調點嗎?再高調,海軍又要過來挖人了。

上次其他四大軍區的首長齊聚這裡,一個個開出各種好條件挖陳凌的事情,何衛軍還歷歷在目,而且,之前就連鍾老等人都過來挖這個小子。

要不是趙司令頂著壓力,加上陳凌的態度堅決,都不知道對方的組織關係要調到哪裡。

陳凌並不知道何衛軍這些想法,聽到這話后,咧嘴一笑,道:「謝謝龍頭,那我撤了。」

何衛軍笑罵道:「別耽誤我的時間,快給我滾蛋。」

陳凌笑了笑,立刻轉身,走了出去。

離開旅部后,陳凌直接帶著亡靈突擊隊的9人,進入龍牙特種大隊。

這9人剛剛山林拉練回來,身上散發出一股殺氣,加上都是少校起步,而陳凌更是誇張的大校,加上他們每個人都是20出頭的樣子,扛著這樣的軍銜,足以成為軍區最靚的仔。

就這樣,陳凌一行人非常引人注目,路上的士兵看到他們,都頻頻回頭,想知道他們的身份。

陳凌等人當然察覺到這些士兵的目光,但是都不理會,只管往前走著。

在前進的過程中,蔣凡,鄧旭幾個人傢伙看到熟悉的場面,一臉感慨,忍不住議論起來。

「好久沒回來了,感覺真好。」

「是啊,我們的老家久違了。」

「沒錯,就是老家,有了新家,還是得常回家看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