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而任由鏡月宗主如何使力,這一劍始終不能刺進血肉半寸,最多讓許辰額頭的皮肉破開,但剛有一絲血跡,青金色霞光一閃,傷痕便痊癒如初,許辰的皮膚再度光潔白皙。

0

如此周而復始,雷電劍氣肆掠,幾次刺破許辰額頭的表皮,又在眨眼間痊癒如初。

最後,直至這一劍上的雷電散去,劍氣消失,鏡月宗主氣喘吁吁,他這一劍也沒有真正傷到許辰,更沒能殺死許辰。

許辰依舊完好無損。

「這……」

每一個人的神色都變了。

包括一劍宗的宗主。

他們看著許辰,喉嚨滾動:「他竟然強到了這種程度……」

不動不擋的情況下,一個玄仙強者全力以赴都不能殺了他,這種強已經完全超越了玄階的範疇,不可想像。

這還是未出手,如果許辰全力出手,又會怎樣?

「這個男人,究竟怎麼來的……」

所有人震驚中帶著深深的驚疑,許辰就好像一個天外來人,橫空出世,威不可擋,一露面就要征服整個玄界,這裡有太多的不可想象。

「當!」

許辰伸出右手,兩指夾主鏡月宗主的劍,將其挪開,臉上沒有了剛才的溫和,神色變得淡漠:「如何,生,還是死?。」

直到許辰開口,在場所有人感覺到一股的冷意直涌心底,冰寒如冬,好像整個天地的溫度都有下降。

每個人靜靜呆立,不敢有大聲喘息。

鏡月宗主抬起頭看向許辰,眼神中同樣有了一絲震驚:「我從未見過像你這樣強大的人。」

「那是你還未走出去,跟著我,日後可以見到真正的強者,如神靈、至尊。」許辰平靜開口。

鏡月宗主眼中忽然綻放濃烈神采:「走出去?去仙界,神界?我有沒有機會成為神靈?」

「成不成神靈不重要,重要的是,跟在我身旁的人,都會擁有斬殺神靈的能力。」

許辰緩緩開口,沒有誇大的神情,還是那麼平靜。

一句話。

全場驚悚,只覺得許辰的話太誇張,但又有一股源自內心的真實,好像,真的就是這樣。

「你到底是什麼人……」鏡月宗主瞳孔搖晃。

許辰注視他雙眼,片刻開口:「你今天如果不死,以後會知道的。」

「我……」

鏡月宗主捏了捏拳頭,下一刻,他長劍歸鞘,彎腰俯首:「我輸了,心服口服,今天起我鏡月宗投奔你麾下,聽你號令!」

「那就率眾和我走吧。」許辰露出一絲微笑,這樣,也挺好。

「那……我這個弟子。」鏡月宗主看向後方被捆著的十一人中,屬於他鏡月宗的藍衣弟子。

許辰臉色沒有表情,平靜道:「他終究犯了血債,我可以給你們機會,但他沒得選擇,殺了吧。」

「這……」鏡月宗主微一捏拳。

惡魔總裁的契約嬌妻 許辰轉頭看向他。

鏡月宗主在他的目光下,漸漸低頭:「我知道了。」

許辰點了點頭,轉向一劍宗翁一鳴道:「我們去下一個地方。」

「好。」翁一鳴當即回應,看向十一人中的一個黑衣青年道:「下一個是他的宗門,玄霜宗。」

一行人再次上路。

這一次許辰的隊伍壯大了許多,原本只有一劍宗的高層,此刻還帶上了鏡月宗的全部,浩浩蕩蕩,飛掠過境。

第三個勢力門口。

玄霜宗不予配合,試圖逃跑,亂作一團。

許辰看著他們,緩緩開口:「動手。」

嗡!

一劍宗與鏡月宗一起出手,諸多強者圍攻之下,很快,血染玄霜宗,成為第二個覆滅的宗門。

之後,第四個勢力,交鋒敗落,假意投降,意圖半路逃離。

許辰出手,一劍驚天,萬丈劍氣撕裂虛空,一劍殺了所有人,又一個宗門覆滅。

第五個勢力。

當許辰等人趕去的時候,他這一路所作所為,已經徹底傳遍整個玄界,每一個人都知道這一日發生的驚天劇變。

而第五個勢力的人,早已潛逃,空空如也。 「人都跑了。」

一劍宗翁一鳴從第五個勢力的山門中探查一圈回來,臉上帶著無奈,許辰這一路動靜太大了,收服了一個宗門,滅了三個宗門,一路所過,無人能擋,早已震驚了整個玄界。

「去哪了?有沒有線索。」凌寒雪問道。

翁一鳴搖頭:「不清楚。」

鏡月宗主冷漠一笑:「玄界勢力四大三十一小,他們察覺不妙,只能跑去四大勢力聚集,而四大勢力一個被滅,一個就在這裡,那就只剩下兩個可去之處了。」

眾人目光移動到鏡月宗主身上,都是點頭:「說的通,那就是玄元宗和赤鳳樓了。」

翁一鳴也點頭贊同,繼而分析道:「赤鳳樓里是一群女人執掌,不近人情,向來和眾門派有距離,而玄元宗廣交四方朋友,略顯親近,他們十有八成要去玄元宗了。」

「這是最大的可能,許……道友既然想統一玄界,玄元宗是必須要除掉的,他們背後有仙家影子,不可能歸降。」

鏡月宗主看向許辰,說道稱呼的時候停頓了一下,似乎還沒有適應現在的身份。

許辰默不作聲的點頭。

鏡月宗主再次道:「如果要動手就必須加快行動,不然消息萬一走露,讓除了你所言的十三個勢力外,其他勢力也都聚集在一起,那就不好辦了,到時候,哪怕許道友神通蓋世,也不可能一人與三十個集結起來的玄門勢力對抗吧?」

許辰沒說話。

一劍宗翁一鳴聞言微微一笑,也沒有出聲。

鏡月宗主見他笑容神秘,不由眯起眼睛:「翁宗主,難道我說的不對?除非許道友是仙人,否則決不可能一人對抗三十多個玄仙!就算加上我們兩個宗門相助,也不過是螳臂當車吧?!」

「你說的也對。」翁一鳴笑著道:「但你知道的太少,所以也不對。」

「你這是什麼意思?」鏡月宗主皺眉。

許辰擺了擺手,打破沉默,攔下他們出聲道。

「不用爭辯了,他們如果能聚集在一起那是最好不過,順著你的思路,直接將事情捅破吧,你們派人出去散播消息,說我要一統玄界,給他們三天時間,三天後,我會去玄元宗找他們。」

鏡月宗主面色微變:「這是不是太快了?」

還沒有如何消耗玄界的勢力,就要一次性和整個玄界為敵,這不僅太快,也是太亂來了,這個許辰,似乎自大過頭了!

旁邊的翁一鳴沒有絲毫擔憂,只是眼睛放光道:「如此正好,可以一舉把他們打掉!不過,僅僅覆滅了三個勢力,威懾可能不夠,恐怕還是會有人觀望,從而變成漏網之魚。」

許辰點了點頭:「難免會有人漏網,這些就交給諸位日後費心了。」

「不費心,有許道友在,這裡統一是遲早的。」翁一鳴知曉許多,信心滿滿。

我的小奶獸換成了醫神大佬 他二人氣定神遊的交談。

旁邊。

鏡月宗主看的怔了又怔:「你們這是……」

要面對整個玄界的勢力了,只憑許辰一人,只靠一劍宗和他鏡月宗兩宗,他們兩個從哪裡來這麼大的信心,彷彿已經定了乾坤。

這根本讓人摸不著頭腦,只能替他們著急。

「之後你會明白的。」許辰看向鏡月宗主,隨後掃視眾人一眼道:「你們先回去處理,另外留一些人和我去覆滅的宗門找東西,三天後我會返回一劍宗。」

他回到凡間最重要的事是找材料,然後修補遮天盤這件神器,修補完成後,還要趕回仙界找魯九陰兌換仙階的完美帝經,不然武道要停滯在原地,修為永遠不能提升。

而統一玄界相對次要一點,畢竟有仙界的十萬女人藏在一劍宗,那一萬個玄仙出面,整個玄界都能掃平,並不迫切。

翁一鳴聞言笑著點頭:「好,交給我們了。」

旁邊的鏡月宗主臉色一陣鐵青,只覺得自己上錯了船,懷著沉重的心情,他和翁一鳴一起轉身。

原地留下三千個鏡月宗弟子。

恨重逢:天賜孽緣 「隨我走。」許辰帶領他們原路返回,朝那些已經覆滅的山門而去。

一路走來滅了三個宗門,這些宗門都是屹立玄界千年的勢力,他們留下的寶物自然不少,其中說不定就有修補遮天盤需要的材料。

……

玄界,四大勢力之一玄元宗山門外。

諸多勢力聚集而來,細細數去共有九個宗門,正是許辰要尋仇的十三勢力中,剩下的九個。

「那個許辰揚言要對付的十三勢力,就是我們了吧?」九大勢力的宗主圍成一桌,上座還有一個白須老者,是玄元宗的宗主。

「我宗內的暗影通過上下兩界查探,傳回的消息是千蛟洞、鏡月宗……潛瀛閣十三宗的弟子在下面惹了大唐,如今除去被滅和被收服的,只剩下我們九宗了。」一個強者開口道。

其他強者點了點頭,然後很快露出不忿之色:「簡直該死,我們何曾受過這種大辱,敵人還未來,我們便棄宗而逃了!」

一句話,所有人沉默。

「沒辦法,那個許辰太妖異了,還勾結了一劍宗和鏡月宗,憑我們的宗門,獨自對上只有死路一條。」

「不錯,我宗門有埋在千蛟洞很久的暗線看到,千蛟洞的太上長老只是三劍就被殺了!那可是蛟主啊!」

「還有一個玄仙級長老,只是一劍就被殺了。」

「這算什麼,我宗門暗線看到的是更為驚人,他說那個許辰任由鏡月宗主攻擊,劍劍致命,連鏡月宗兩大秘法都用了,結果連許辰的皮肉都無法破開!」

「實在是太可怕了。」

「這個許辰,究竟是什麼人?」

九大強者越說越驚,甚至有緊張感露出。

「這些都不是重點。」

坐在上座的玄元宗主忽然開口,讓空間安靜了下來,繼而道:「重點是這個小子可能心有鬼胎,對你們十三勢力尋仇是假,圖謀整個玄界是真。」

「不錯,我們也有這種猜測,不如……以玄元為號,請八方勢力都來此一聚?!」

九個勢力的人說道,許辰的異軍突起太驚人,他們現在只有想到許辰死掉才能安心。

「不用了,我們來了!」

屋外有聲音響起,緊接著一片腳步聲傳來。 玄元宗外,一群強者快步走來。

這是一群極為強大的人,每一個都站在玄界巔峰,修為達到玄仙,氣息攝人,龍行虎步,跨進玄元殿。

殿內匯聚的九大勢力之主和玄元宗主抬頭看來,來人一共十六個,都是一宗之主,如果再加上殿內本就有的一群人,今天幾乎是聚集了玄界所有的最強者,除了死去和站在許辰一邊的,只有四個勢力沒有參與。

「諸位怎麼來的這麼巧?」

玄元宗主起身,笑臉相迎,這麼多強者一下子聚集,他不敢託大。

「確實很巧。」旁邊的九大勢力宗主都是點頭。

正說著他們,他們就到了,而是十六個勢力一起出現,如同商量好的一樣,裡面必有原因。

新來的十六個勢力主人環顧他們一眼,沉聲道:「就如同你們猜測的,那個許辰,果然是圖謀整個玄界!」

「嗯?」玄元宗主等人凝神。

「你們還不知道消息?」新來勢力挑了挑眉問道。

「什麼消息?」殿內眾人不解。

「是這樣,那個許辰傳播消息,他想要一統玄界,並且揚言要在三天後來玄元宗!」新來勢力沉聲講述。

眾人眼睛眯起,冷意閃爍:「還真是這樣!他膽子也太大了!」

「膽子大就必然有膽子大的理由,萬一你們真的敗了,那僅剩我們也未必能擋住他之後的進攻,所以,我們來了,助你們一臂之力,一舉將其滅殺,免留後患。」

新來勢力簡單直接說明來意。

全場沉寂了一會,漸漸有人笑了出來:「如此,便可萬無一失了!」

「不錯,我們幾乎匯聚了整個玄界的力量,一共二十多個勢力集結,不管他有什麼底氣,敢來這裡就註定了有來無回!」

「不錯,等著他來,必死無疑!」

場中的人如同吃了定心丸,氣氛變得活躍,不再如之前凝重。

「但你們有沒有想過,他為什麼要將這消息告訴我們,似乎想讓我們聚集在一起?他會不會另有所圖?」

「這……」

「哼,事到如今,我們為什麼還要被動等著他三日之後過來?不如,我們兩日之內就攻過去,打他一個措手不及!」

「不錯,他橫空出世,透著怪異,我們確實不宜太過被動。」

「我贊成主動出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