焱石城張燈結綵,正在準備祭典。

0

街上花花綠綠,真叫人逛花了眼睛。石昊陪同其他兩家大少,散步街上。

這是大型祭典,石昊也不得不來。

接受平民的祝福,樹立三家的形象。石昊還在準備,幾天之後的祭壇講演。畢竟這次靈潮年輕一輩風采非石昊莫屬了。

隕落的天才重新崛起。五年的瘸子一朝雄起。統領三家眾人擊退靈潮。



哪一個不是值得大書特書的事情,焱石城議論紛紛。

一掃以前對石昊的偏見。

「看來石兄還是一如既往的是個修鍊狂啊!啊哈哈哈!」一聽見這狂放的笑聲,就知是魏崢嶸。

對他來說,石昊越強,才能打得越痛快。五年之前,石昊每天的日常可少不了和魏崢嶸打一架。

石昊腿殘之後,魏崢嶸還很感慨少了一個讓他追求的目標和可以打架的夥伴。

「不錯,現在雖然身體恢復,但是畢竟耽擱了五年之久,實力可比不上如今的你們。」石昊也是頗有感慨,自然是更加努力,他怎麼會甘心屈居人後?

現在的石昊,最近的目標就是魏崢嶸。

石昊信步向祭壇走去。

看著這熟悉的焱石城,熟悉的人們,當然也有一些可恨的傢伙,但是石昊卻是生不起氣來。

這一切會在下一次或下下次的靈潮中毀滅嗎?石昊低吟。

石昊抬起頭來,目光中是堅定、堅強的光芒。

他不會讓這生他養他的城市毀於一旦!


回到住所,石昊默默準備,閉上眼卻是開始修鍊。

吸!天衍鍛體訣又是自顧自的運轉了起來,能量波動散發了出去。

石昊只開聞聲而來的衛兵。

在流石居的衛兵都聽說了這個少爺的奇怪脾氣,練功的時候別說接近了,連他們這些衛兵的如果擅自進入都會受到石昊的狠狠責罰。

一來二去之後,除非石昊特殊召喚,根本就不會有人過來。

石昊這才發現鍛體訣的霸道,一旦開始修鍊便再也難以停下,更為可恨的是,如果一旦找不到合適的能量補充,便會自行吸收石昊的源氣!

源氣缺失,就會影響石昊的修鍊境界層次。

剛一得知的石昊真是又驚又怒,什麼鍛體訣可以如此霸道。但開弓沒有回頭箭。石昊也不會回頭。

選好的路,就要學會自己承載後果!

念及至此,石昊也就不再抱怨。也幸好天衍鍛體訣並不會一直的抽取石昊源氣,更像是在抽打石昊,鞭笞石昊努力修行。

雖然石昊感覺是這樣,但是石昊怎麼敢停下來不修鍊?真要是被抽干源氣致死,那豈不是冤死?可以說是修鍊史上最有趣的死法了吧。

石昊可不想連死法都落到被人恥笑的地步。


身體里肉眼看不到的符文已經鋪滿了肌膚,深深的嵌入肌肉之中,彷彿無數的小型電池,一閃一閃,在提供者能源、動力。

石昊氣勁貫穿,符文一個個滋生。

天衍鍛體訣是從人體表面逐步深入,從肌膚到肌肉,然後的就是血液!

是的,血液也要修鍊。

以前的知識教導石昊,一般健康人如果一次失血不超過總血量的10%,對身體影響不太大。當一次失血超過總血量的20%時,則對健康有嚴重影響;超過總血量的30%時就會危及生命。因為血液在心血管內循環流動,遍及全身。它保持著整個身體與外界環境間的聯繫,也維持著各器官組織間的相互聯繫。

血液,是人體中十分重要的一部分。即使是強如真元之境的人,也不能失去太多血液。否則也會如同凡人一般,會暈厥,甚至死亡。

血液,已經深入人體內部深處。

煉血,就是練內,就是練功。

俗話說「練拳不練功,到頭一場空。」別看有些人二三十歲一雙肉掌就能隨意開山碎石,但是精華卻是在內,等到中年,這種弊端就開始顯現,諸多疾病纏身,身體抵禦力下降。

外家功夫修的是體魄,內家功法求得是長生。石昊自然明白這個道理。

天衍鍛體訣又怎麼可能不會練內?

就這樣,石昊逐漸的接近天衍鍛體訣的第三境。

煉血境! 祭天,拜祖,祈福,一系列繁多的禮節弄得石昊頭暈眼花。最後石昊上去發表結束總結。因為沒有人比他這個一直指揮三家好手防務更適合的人了。


石昊拿起權杖,這是陣法的指揮器,台詞一早就寫好,煽情的言語,挑動人心,對於石昊來說這小菜一碟,畢竟多了十幾年的閱歷。

待到人群散去,三家家主圍了上來。

「石小子,你真的有可以讓我們恢復的方法?」魏心堅一下子湊了上來,急切的問道。誰也不想英年早逝,誰不想求得長生,若有方法希望,都願意搏一搏。

「不錯,你們三位現在最缺少的就是源氣的滋養,而現在我們擁有的最大源氣,不就是這個嗎?」石昊瞄了一眼祭壇。

三個人頓時震驚了,他們不是不知道不清楚這祭壇隱蘊的力量,但是他們都認為這是陣法本身的力量,所以沒有一個人打過這個祭壇的主意。

但是這股力量用來治療人體卻是超出他們想象了。這不是一個領域。

所謂隔行如隔山,就是這個道理。

「這真的沒有問題?陣法不會被破滅?如果因為我們的緣故,導致這個陣法的破壞,那還是不用的好!」石天榮眉頭緊皺,提出了異議。

「不錯!這個陣法應該作為底蘊,用來鎮壓氣運,福澤子孫,讓後世減少靈潮的風險。」楊銳時也是贊同石天榮的意見。

石昊笑笑,雖然兩家家主話語不同,但是對於事情的意見是相同的,都是我憂天下人一般的氣質。

「不用擔心,陣法是可以充能的,可以重複使用。」石昊不得不感慨無良貓的陣法手段。

其實這是石昊求無良貓後來加上去的手段,就是為了防止出現如今這種情況。

三家家主一聽自然是不會再多說什麼,結果自然是皆大歡喜。

石昊開始著手準備治療的事情。

·················

三家家主端坐在祭壇中央,已經凈身沐洗完畢。渾身處於放鬆的狀態。

祭壇下方是整齊的三家眾人,嚴陣以待,在做護法的工作。

雖然靈潮之月已經過去,但小心無大錯。

「三位可否準備好了?」石昊拿著祭壇權杖,嚴肅的問了下。

所有程序手法,都是石昊提前問好無良貓的,但是由於是第一次操縱,石昊還是小心翼翼。

石天榮給了個放心的眼神。常人都看到三家家主風光無比,其實哪裡知道三人常常為了屍氣的反覆躁動痛苦難熬,實力也被抑制住增長。如今卻能拜託這種苦楚,三人哪能不激動?

三人為了平復心境,都默不作聲。深深呼吸,而後吐出,身心放鬆,人與自然合一。

萬元之元,凝我全身。萬源之源,復我心源。········

沉悶的字眼,一個個吐出。石昊權杖揮動,引導者龐大的精氣源,一個個激活祭壇上早已刻畫好的隱藏陣法節點。

轟!

雷法!龐大的源氣波動,震動了上天!

祭壇上,源氣瀰漫,肉眼可見。凝結的彷彿要滴出水來。

明源境!

翻山倒海!毀天滅地!

這種力量,是明源境!

看著端坐在面前的三位家主,石昊如今只能感受到弱小,彷彿一隻手就能將其握住,捏死。

這種無所不能的感覺,強大力量的快感,一瞬間就將石昊迷住。

這···太美妙了!石昊臉色露出痴狂神色。

有一種破壞的yuwang,漸漸升起,想要發泄。

哼!

若春雷乍響,一聲悶響在石昊腦海靈識之間炸開。石昊一下子清醒過來,腦門冷汗密布。

提醒石昊的自然是無良貓,他不方便露面,就一直暗中觀察,看石昊神色不對,出聲驚了下石昊神魂。

回過神來的石昊才明白自己在心魔邊緣走了一遭,知道自己沒有與境界相匹配的心靈,根本駕馭不了自己的力量。心中暗暗感激無良貓。

石昊以前從來沒有經歷過這種事情,一時不慎著了道。

人們常說修鍊更需要修心,原來如此。

這一番事情,說來也快,就一瞬間。

倒也沒讓三位家主久等。

石昊沒有忘記自己的真正目的,手上也是不慢,權杖揮動,宛若將軍指揮。一道道的源氣不斷注入三人的身軀。

就連石昊的身軀的每一個細胞,每一個粒子,都彷彿惡鬼轉世,貪婪的吞噬者每一絲源氣。

源氣,萬物源氣。這種稀有的靈氣,只有明源境的人才能接觸到,才能從天地間自己採集源氣。

每一絲源氣都蘊含著天地萬物的本質精華,只要一絲就能強化身軀,開拓經脈,轉換真元,每一絲對明源境以下的人都是天才地寶一般的存在。哪怕是高高在上的明源境高手,十天半月累個半死才能凝練出一股手指粗細的源氣,哪裡像石昊這般,空氣中每一部分空間都被源氣充斥,用手一抓,彷彿能凝結出液珠一般,說出去明源境的人都要紅眼!

怪不得無良貓一臉不情不願的樣子,如果讓無良貓和石昊獨享這麼多的源氣,說不定天衍鍛體訣直接大成,石昊走出去光憑血氣就能壓垮虛勁境界,隨便吹口氣都能如同利劍,一舉一動都能破空出聲,整個身體至強至剛。

石昊看的出來,天衍鍛體訣越是修行到後期需要的營養,需要的精氣真元源氣也就越多。如果真的找不齊源氣,可能會餓死!

被貪婪之極的天衍鍛體訣弄得餓死!

現在一共是五人同時享用這祭壇中積攢了一個月的靈潮源氣。

額!

五人同時打了個激靈,舒爽的簡直要叫出聲來。

想想看,連明源境都要珍惜每一絲每一縷源氣的使用,現在五人簡直是被源氣強勁的灌溉,不怕沒有足夠的源氣,反而要擔心會不會超過自己的極限,把自己撐死。

在陣法的約束下,源氣無法逃脫出祭壇的範圍,外面看上去,彷彿升起了白色的霧氣把祭壇包裹起來。

魏崢嶸、楊瀾、石俊光三人命眾人嚴陣以待。靈識過人的他們自然能夠感受到這「霧氣」的不凡,貪婪了吞咽了下唾沫。

三人也是施展開種種功法,竟然接引到了其中的源氣,忙著盤坐下來,修鍊。

機會難得!

「有如此精純的源氣,想必出來后的三位家主必定脫胎換骨,什麼屍氣什麼傷勢都會痊癒,再次大展拳腳!」魏崢嶸感慨。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