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焰火麒麟,就是那開天四大神獸中的仙界守護神獸嗎?”一位不知名的仙家聽到焰火麒麟,只覺不可思議。自己雖然在仙界存在了幾千年,可這仙界神獸卻是從未得親自見過。

0

“正是。”天帝微笑着答道。

“嗷……”一聲徹天長嘯在天河上空響起,一衆仙家擡頭看去,只見天河上空正在出現一個巨大圓形的圖案,而這圖案竟是天河上空那些像是着火的雲在不斷移動組成的,隨着雲彩不斷的在圖案中聚集,最終那巨大圖案成爲了一個巨大的火圈法陣。


“好強的靈法之力!”李月突然感覺到一股強大的靈力向自己襲來,不覺大驚失色。

此時不止是李月,所有仙家都感覺到了那股強大的靈力,就連那些修爲有成的上仙,也覺得被這靈力壓的有些難受,不過小七卻沒有任何不適之感,因爲她原本就是靈力塑體的靈體,所以這強大的靈力反而讓她倍感舒適。

“啊,出來了……”長空帶着一絲驚異大喊。

天河上空的火焰法陣之中,不知何時出現了一隻全身冒火的巨獸。身披鱗甲,頭頂雙角,腳踏火雲,好一副威嚴神態。

“紏宵,你喚本尊出來所爲何事?”天河火焰法陣內的巨獸只是很平常的一句話,可對天牢內所站之衆仙來說,只覺不斷的有強大靈力朝自己壓來,難受之意頓生。就連十二仙尊此時也是大感不適。

“紏宵拜見焰火神尊,叫神尊現身,確有一事相求,還請神尊相助。”天帝此時已經雙膝落地,對巨獸行參拜之理。

衆仙家見到這般景象,一時間全都跟着天帝跪下了,李月也跟着他們一起下跪,唯獨雲天和小七兩人沒有對那上空的火麒麟行參拜之理,小七雙眼無神,似乎在思考着什麼,雲天則是不停的在呼喚着慕雪。

“仙界怎會有凡間之人?”顯然麒麟看出了倪端,此話卻是對着天帝所問。

“此人乃是擁有克天命格之人,前來仙界,卻是爲了解救我們。”天帝如實回答。

“哦,你堂堂仙界之主,竟還需要區區一個凡人解救?”麒麟語氣中明顯帶着不屑之意。可此時卻無人敢於它對峙。


“你且說來,喚我何事?”看了看雲天後,麒麟將話題轉了回來。

“我仙界現有一叛亂之仙名喚聖血,他先是聯合妖魔兩界偷襲仙界,將我等不歸降之仙家用噬仙封印困於此地,而後此少年將我等解救出來,他見自己大勢已去,竟無心悔改,自願論爲魔道。我等因剛從噬仙封印內出來,又與這天兵大戰一場,原本法力未恢復,加上後面的一場惡戰,法力幾乎消失無幾。如今我等對那聖血卻已無能力緝拿,所以我便喚出神尊,望神尊將那聖血緝拿。”天帝言語很誠懇。

“哦,竟有此等之事,哼,此時交由我便可,看我不將那小仙撕爛。”聽天帝說完,麒麟顯得很氣憤。


“多謝神尊出手相助。”天帝再次參拜,以示感謝之意,其餘仙家也是跟着天帝一次參拜。

“好,我這便去將那叛亂之仙擊斃。”火麒麟正要施法離去,卻有轉過頭來,雙眼看着雲天,慢慢說道:“小子,你可知你現在已得神魔之體,看不出來你小子運氣竟如此之好,竟能與那刑天有得一比,不錯,不錯,哈哈哈……”說完,隨着一道火焰飛向遠處,片刻之後就見不到焰火麒麟的影子。

雲天原本正在呼喚着慕雪,此時聽到火麒麟叫道自己的名字,才稍微緩過神來。此時他似乎才意識到慕雪沒有了呼吸,沒有了脈搏,而對於火麒麟之語,他卻沒有怎麼用心去琢磨。此時他就像個瘋子般,不斷的叫着:“慕雪,快救慕雪,救救慕雪,慕雪不會死的,不會的,慕雪……”

見到雲天這般失落,李月趕緊跑到慕雪身旁,一探慕雪的脈搏,驚恐之色立即瀰漫在了他臉上。原本他只是以爲慕雪暈倒而已,可此時發現慕雪竟是死亡,他一時之間又怎麼能接受的了這個事實。

“雲天,雲天……”長空一把抓住雲天,用力的將雙手放在雲天肩膀之上,不斷的搖晃着他,希望能將他叫清醒。

“啊,長空仙尊,你救救慕雪,你救救她,快,你救救她……”雲天看上去,還是很迷茫,他心裏只想着救慕雪。

“雲天,你聽我說,聽我說……”長空大聲吼叫,終於讓雲天消停了下來,見到雲天鎮定了下來後,他才接着說道:“慕雪是被聖血的破魂訣擊中,中了這招的不管是仙還是人,其元神魂魄都會消散無形,慕雪的魂魄此時已飛灰湮滅,就算是有起死回生之術,也不可能能將她救醒了,除非慕雪有兩具魂魄,否者她是不可能能醒過來了。”長空將事實告訴了雲天。

雲天雙眼無神,直直的看着前方,聽長空說完,他沒有再次胡亂吼叫。見到雲天安靜了下來,長空纔將雙手從雲天雙肩拿下來。雲天轉身走到慕雪身旁,眼角,一滴晶瑩的淚珠正在徘徊,慢慢地,從眼角順着臉頰,落到了地面。

琴樂看到這一幕,竟無端的感覺到了內心有一種莫名的痛意。此時她甚至恨不得躺在那裏的是自己,這樣雲天是否就不會那麼難過呢?

“不……慕雪……”所有人都以爲雲天已經冷靜了下來,可是他突然的一句暴喝,讓在場所有人都驚了一下,因爲所有人都很明顯的感覺到了雲天身上散發出的一股力量,那不是靈力仙氣,而是一股自身的戾氣。

仙界有着那麼多能起死回生的上仙在場,卻都對此無能爲力,面對這位解救了自己的少年,所以仙家心裏都升起一絲愧疚之意,可是事實卻是無法改變,慕雪魂魄已消散,哪怕是大羅金仙,也不可能將她喚醒了。

“我能救她……”一直在怔怔發呆的小七突然說出了這句話,讓雲天一時安靜了下來,其餘的仙家也都很默契的安靜了下來,所有人的眼光,都望向了小七。

而洋洋的雙眼之中,卻顯出了震驚之意,他自言自語道:“難道,她要用自己的靈體……” 雲天雙眼似乎看到了希望,因爲小七從來沒有讓他失望過,從認識小七以來,她從來都是帶給自己驚喜,聽到小七這句話,雲天馬上安靜了,將希望的眼神看向了小七。

“放心,我能救慕雪。”小七看了看雲天,將定心丸再次送給了雲天。

“小七救治慕雪,還需要十二仙尊相助,不知各位可否助小七一臂之力。”小七說話的語氣沒有半點精力,顯得極爲失落。

“小七姑娘,難道你真的要……”

“洋洋仙尊……”小七快速的打斷了洋洋之言。然後又看了看雲天。

“好吧,我明白了。”洋洋會意的點了點頭。其實其餘仙尊又何嘗不知道小七準備犧牲自己去挽救慕雪,只不過現在見到小七阻止洋洋說出實情,定是爲了避免雲天內心的糾結,所以大家都不再多言。

“雲天,答應我,一定要好好照顧慕雪。”小七帶着一絲傷感,還帶着一絲期望,雙眼直直的望着雲天。

“小七,你……怎麼了?”此時雲天似乎纔回過神,發現小七的話中似乎有些地方不對頭。

“沒事,其實千年守候,等到的也只能是一個心願,若是沒有這千年,也許就不用經歷如此之多的痛苦吧。”說完,小七轉頭看向了天河上空。

“雲天,你將慕雪放到我們十二人中間來吧。”墓茫明白,拖得越久,雲天就越容易發現其中的緣由,爲了避免彼此間更加悲傷,他不得不間接催促,因爲他明白,人間的感情,是很複雜的。

雲天抱着慕雪,走到了十二仙尊已經結成的法陣中間,將慕雪放下後,又走了出來,然後用不解的眼神看向了小七。

“記住,雲天,好好守護你愛的人,不要讓她爲你而守候,哪怕一天,也不要讓她等,明白嗎?”不知何故,此時小七臉上竟然帶着一絲微笑,而臉上的神情,更像是一種解脫之意,她說完,就朝十二仙尊的法陣中間走了去。

嗡嗡嗡……

“龍鳴劍,你幹嘛?”突然耳邊傳來一陣鳴響,雲天趕緊喚出了龍鳴劍。

龍鳴劍此時就這麼漂浮在半空中,慢慢的向小七飛去,來到法陣中間後,龍鳴劍圍繞着小七慢慢的轉動着。

“龍鳴,答應我,不要將我的事告訴雲天,至少現在不要。行嗎?”小七與龍鳴劍內的劍靈通靈,用心在與其交流。

“小七姑娘,因爲你,我才得以衍生,而龍雲故主也以消逝,此時你也要離我而去,龍鳴心傷至極。”

“莫要傷心,如今龍雲已去,我的離開其實對我而言,也是一種解脫,你快些回去,我要施法了。”小七的心此時完全沒有了悲涼之意,用自己的靈體去換回慕雪的生命,她感覺很值得,因爲她覺得自己可以了無牽掛的離去,真的是一種解脫。

龍鳴劍似乎依依不捨,仍然圍繞着小七在轉着圈。突然,一聲仰天長嘯之聲從劍身內發出,然後龍鳴劍直衝天際,接着無數的金色流光從天河上空落下,好不漂亮。此時只有小七明白,這是龍鳴劍在爲自己送行。

“好了,我們開始吧!”小七堅定的說道。

“你,真的不後悔這樣做嗎?”洋洋再次向小七確定。

“不後悔……”小七閉上了雙眼,嘴角還是掛着一絲微笑。

“哎……我們開始吧。”一聲長嘆後,洋洋帶頭開始施展法咒。

“雲天,放心,慕雪一定會沒事是。”李月走到雲天身邊,對其安慰道,其實他自己內心也是很悲傷。

“雲天……我……”琴樂不知何故,走到了雲天面前,可言語卻是吞吞吐吐。

“你說吧!”雲天轉身看這琴樂。

“我……我想……沒什麼了!”話未說完,琴樂卻又轉身跑開了。

李月又怎麼會看不出琴樂的心思,可此時他卻只是無奈的搖了搖頭,什麼都不說。

十二仙尊嘴裏念着咒語,就如破解那噬仙封印一樣,一人手中有一道不同顏色的光線朝小七頭頂射去,然後聚集到一塊,接着一個光芒法陣就出現在了小七的頭頂。

嘭……一聲沉悶之聲在天帝等人身後響起。

衆人還以爲是有人偷襲,連忙招架,可轉身一看,卻是全身焦黑的一人一動不動的躺在那,再擡頭一看,焰火麒麟正在天河雲端之上俯視下方,一衆人等一時就明白了地上所躺之人是誰了。

“我已經將這準備逃往魔界的叛徒擊斃,可還有何事需要我做?”此時火麒麟說話時,沒有了起初的那種強靈之氣,所以沒有人感覺不適,也許是因爲神獸看到有人正在施法,所以才特意壓制了自身的靈力,以免讓施法者受到影響。

“多謝神尊相助。”天帝再次參拜以示謝意,其餘衆仙也跟着參拜,而琴樂此時卻快速的向這邊跑來。

“仙父,仙父……”搖晃着全身焦黑的血帝,琴樂雙眼含淚,悲痛萬分。雖然聖血做了那麼多的壞事,但他終究是琴樂的父親,她怎麼會不悲痛了,可是不管怎麼樣,琴樂還是明白這都是自己父親種下的惡果,現在他只不過是自食其果罷了。

所有的上仙都在感到驚歎,聖血之力完全可以與仙界任何上仙匹敵了,就連天帝與其對峙,怕也是難分上下。況且聖血剛淪入魔道,身上又有了仙魔之氣,法力更是提升了好幾個等級,要是聖血真在淪入魔道後與這裏的一衆仙家打鬥起來,估計沒人能是他的對手。這麼厲害的一個仙魔之體,卻不到半小時,就已經被火麒麟擊斃,而且看上去是毫不費力的情況下將其擊斃,有此可見,這開天神獸的神力有多大,想到這強盛神力,誰能不驚歎呢?

小七身上已經散發出了淡淡金光,她正在慢慢的朝慕雪身上躺下,雲天這時終於看到了其中的緣由,這看上去,不就是借屍還魂嗎?只不過,此時是小七自願將自己的魂體貢獻給慕雪而已,這麼說來,只要慕雪醒了,小七就消失了,小七若是不消失,那慕雪就永遠都醒不過來。

該怎麼辦,該怎麼辦,到底該怎麼辦。雲天心裏不斷的思考着,可是越是想的多思緒就越亂,小七犧牲自己能救慕雪,阻止小七慕雪就永遠不能醒過來,到底該如何是好。

“雲天,千萬不要將我的事告訴慕雪,祝福你們幸福!”一陣清晰的話語傳入雲天耳中,這是小七的千里傳音之術。

金光暴漲,小七慢慢的進入了慕雪的身體之中,看着小七慢慢消失的靈體,雲天只覺內心一陣撕扯般的疼痛。龍鳴劍也慢慢的飛回了雲天身邊,劍身不斷嗡嗡響着,似乎在表達這自己內心的不捨。

金光散去,陣法消散,十二仙尊慢慢嚮慕雪走去。可是雲天沒有動,李月沒動,他們心裏在想着同一個問題,小七的事,該如何嚮慕雪提起,說了,慕雪會內疚一輩子,不說,他們的心會內疚一輩子,所以兩人都沒動,都停留在原地理着自己混亂的思緒。

“啊,怎麼會這樣?”長空驚呼。

www .тtκan .c o

聽到長空驚呼,原本準備離去的火麒麟竟也停下了自己的身形,轉頭向下方看來。

“怎麼了?”天帝帶着衆仙家嚮慕雪走了過去。

“這……這怎麼回事,爲何魂體融合卻記憶未恢復。如果這樣一來,會因爲兩者之間的排斥讓她再次魂散的。”長空眼中充滿了不解。

聽到長空的驚呼,雲天和李月都快速跑了過來,雲天問道:“怎麼呢?”

“小七姑娘已經將自己千年法力和靈體融合,化爲魂魄融入慕雪體內,可是現在小七的記憶沒有完全消散,而慕雪的記憶又無法融入小七化的魂體之中,兩者不能融合,就有可能本體與魂體產生排斥,最後還是會魂魄皆散。”長空快速的解釋給雲天聽。

“那怎麼辦,難道沒有其它的辦法嗎?”雲天大喝,他怎麼能接受這樣的事實,小七已經沒有了,如果這樣卻換不回慕雪,那小七不是白白犧牲了嗎?

“這……沒有任何仙法能將魂體和本體之間的記憶相結合。”天帝搖頭嘆息,表示無奈,其餘仙家也是一樣。


“哼,無用之輩,如此小事又有何難!”雲端上的火麒麟突然開口說道。


“啊,難道你有辦法救治慕雪嗎?”雲天一時激動,竟然直接對火麒麟以你相稱,這可是非常的不尊之意。

“小子,你膽子到是不小,竟敢對本尊直呼你,哈哈哈……”火麒麟大笑。

此時雲天才意識到自己的失禮,連忙準備道歉,可是自己還未出聲,一道紅光就已經從雲端向下飛來,直接落入慕雪身上。紅光慢慢的變換着顏色,將慕雪全身包裹着。

“好小子,好好爲人,世間的衆生,六界的衆生,全都指望與你了,本尊去也!”說完,火麒麟就消失在了遠處,只剩下一團火雲還在半空之中流動着。

雲天還望着那團火雲在怔怔出奇,正在思考着神獸所言之意,六界的衆生,都要指望自己了,這是什麼意思啊?

“雲天,雲天……”驚呼聲從慕雪的嘴裏發出。

“啊,慕雪,你醒了。”聽到慕雪的聲音,雲天腦海中立即沒有了其它東西,快速跑過去一把將慕雪抱起,將慕雪緊緊的摟在懷裏,生怕她在離開自己。

“咳咳咳……臭雲天,你幹嘛……放手,你弄疼我了,放手。”慕雪大聲的叫喚着,不過不管她如何大叫,雲天的手卻沒有鬆開,還是緊緊的抱着雲天,而慕雪的嘴角,也揚起一絲欣慰的笑容。

看到兩人上演在仙界難得一見的鬧劇,所有仙家都哈哈大笑了起來,而琴樂此時卻早已帶着青龍獸和自己的仙父離開,只是沒有誰會去注意到她而已,見到慕雪甦醒,隸虎也面帶笑意,李月心裏的大石也落了下來,可是一想到小七,他卻又眉頭緊鎖。

慕雪醒過來後,就左看看右看看,突然,她向雲天問道:“咦,小七呢?” “這裏就是渾天門了。”天帝送李月和慕雪回道人界後,便回去跟衆仙家會合,然後然墓絕帶雲天前往夢溪谷渾天門,現在雲天和墓絕就站在夢溪谷中。

來到這夢溪谷,雲天環視了周圍一圈,不免有些驚歎,一條小溪從遠處的山上緩緩流下,小溪兩側都是美麗的奇花異草,再往上則是茂密的森林,林間不時傳來一些奇異的鳴叫聲,煞是好聽。那些緩慢流動的溪水,在沒有熱量的情況下,也不斷的冒出層層蒸汽,將整個溪谷撐託的有一種朦朧之美。這裏簡直太美了。

“這裏就是渾天門嗎?”看了四周的景象,雲天不免有些懷疑墓絕是不是帶錯了路。

“沒錯,正是這裏,這裏也是仙界四大仙境之一,不過卻沒有人敢前往此時修煉。”墓絕回道。

“可是我看不到什麼傳送法陣或入口啊?”雲天覺得眼見爲實,所以繼續追問。

墓絕看了看遠處的山峯,而後又將目光放到了雲天身上說道:“你真的不改變你的想法,一定要去那渾天境嗎?”

“沒錯,我既然打定主意,那就絕對不會改變。”

“哎……好吧。”看着雲天那堅定無比的眼神,墓絕不再多說,雙手合十,開始施法。

一道金色流光,從墓絕雙手中流出,然後流進那溪水中,接着溪水開始凍結,凍結成了金色冰塊一樣,隨後漫山的飛禽走獸開始驚恐的鳴叫,溪水結冰後,遠處那座雪白色的大山之上射下一道白光,正好落在雲天身上,然後雲天開始慢慢飛起,隨着白光慢慢的收回,雲天也跟着白光慢慢飛去,越來越快,一會後,雲天就消失在了白光之中,就像是被那座大山收走了一樣。

張開雙手,墓絕長嘆一聲,看了看遠處的山峯,自言自語道:“希望你能安然回到人界,不然六界就真的要大亂了,哎……”

============⊙============⊙=========⊙===========⊙==============⊙===========

“我們回來了……”還未走到房門口,慕雪就開始大喊大叫。

“啊,是他們,他們回來了。”聽到慕雪的聲音,豆莎一個機靈從凳子上站起來,快速向房間外走去。隨後其餘人員也相繼跟了出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