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視眾人的驚駭,陳宇閑庭信步的走向皇宮。

0

「財神大人?」聞訊而來的紀勇,瞠目結舌的叫道。

「不錯,天尊後期的修為,天尊無敵的實力,也不枉我苦心栽培。」陳宇笑著說道。

「財神大人,金錢系統是?」紀勇若有所思的問道。

「金錢系統是假的,那些系統任務也是假的。」陳宇雲淡風輕的說道。

「多謝財神大人。」紀勇彎腰行禮,神情恭敬的道謝。

「本尊降臨荒古大陸,在紀家村的時候,發現你與本尊來自同一個地方,出於老鄉幫助老鄉的心思……」陳宇笑著說道。

「財神大人也來自地球?」紀勇欣喜不已的問道。

「嗯。」陳宇點了點頭。

「財神大人,你能送我回地球嗎?」紀勇神情期待的問道。

「本尊也回不了地球。」陳宇遺憾的說道,他能進入異世界,用的是異界旅遊,以他如今的實力,還無法打破宇宙屏障,也不知道地球所在何處。

以前異界旅遊的時候,他雖然到過地球,但那些地球,與他曾經的地球,並不是同一個地球,他也不知道這輩子,能否成功回到曾經的那個地球?

和紀勇聊了一陣,陳宇離開皇宮,幾分鐘后,他的身形消失無蹤。

這次的旅遊時間,總共有一百億天,時間流速一千億比一,荒古大陸這邊兩千多萬年,大夏帝國與天藍星也就兩個多小時。

「兩千四百多億塊下品聖石,先充值聚寶盆。」

一千一百億下品聖石下去,聚寶盆從極品混沌靈寶,直接變成中品混沌至寶。

「複製速度變快了三十六倍,照這樣算下來,一天可以複製八百六十四塊下品聖石。」

眼見聚寶盆複製下品聖石的速度暴增,陳宇心中大喜,花錢讓心情回復平靜,想了想后,他用一千億下品聖石,把自己的身體強度提升至下品後天靈寶級別。

「還剩三百三十幾億下品聖石,給什麼充值呢?」

考慮一番后,陳宇用一百億下品聖石,把鎮魂珠從極品混沌靈寶,變成下品混沌至寶。

「時空鼎、青木棍、九霄聖雷塔……荒古源火珠是一套極品混沌靈寶,暫時就不充值了,生命第一,先充混元戰甲和踏天靴。」


稍微想了幾秒鐘,陳宇當即用兩百萬下品聖石,把混元戰甲和踏天靴,從極品混沌靈寶充成下品混沌至寶。

在不同的地方,充值同樣的東西,其代價有著天壤之別。

陳宇也想把法則感悟,直接充到聖人級別,但一萬億下品聖石的價格,讓他望而卻步。

哪怕只是把身體強度,從極品尊級神器級別,他也用了一千億下品聖石。

「日賺八百六十顆塊下品聖石,只需在下一個世界,睡上一億一千五百多萬天,我就能擁有一萬億下品聖石,時間還早,再去異界成個聖。」

說好了閉關,結果兩個多小時就出關了,明顯有些說不過去。

念頭一轉,陳宇又用十億下品聖石,充值自己的融合術。

取出兩顆下品聖石,施展融合術,眨眼之間,兩顆下品聖石合二為一。

堅持情形,陳宇幹勁十足的不斷融合聖石……

「只能融合一百顆下品聖石,試試用充值系統。」

將一萬顆下品聖石,融合成一百顆大號下品聖石,陳宇拿起兩顆大號下品聖石,將其緊靠在一起,然後給它們來了一個裂縫負充值。

「最多把五顆大號下品聖石變成一個,相當於五百顆標準大小的下品聖石。」


試了試複製百合一下品聖石,兩百合一下品聖石,三百合一下品聖石,四百合一下品聖石,五百合一下品聖石,陳宇發現複製五百合一的下品聖石最划算。

「一小時一顆,每顆相當於五百顆標準下品聖石,日賺一萬兩千顆標準下品聖石。」

用貨幣兌換系統,陳宇換了一些中品、上品、極品聖石,又實驗了幾十次,眼見用聚寶盆複製五百合一的下品聖石,賺錢的效率最快,他方才停了下來。

「日賺一萬二下品聖石,只需九千多萬天,我就能攢夠一萬億下品聖石。」

讓分身複製特大號下品聖石,陳宇使用一個異界七日游,又一次從房間里消失。

眨眼之間,他就來到異世界了,把旅遊時間充到一億天,時間流速充到十億比一。

「天地能量太濃郁了,能量的等級也很高,有天賦有功法,就能修鍊成仙。」

看了看四周,見遠處有個穿著古裝的少年,陳宇心中一動,混元戰甲隨之變化。

「這位兄台,在下姓姜名尚,字子牙,請問玉虛宮怎麼走?」少年供了拱手道。

「你是姜子牙?」陳宇好奇的問道。

「兄台認識在下?」姜子牙疑惑的問道。

「聽說過。」陳宇隨口說道。

「敢問兄台,玉虛宮在哪裡?」姜子牙又問道。

「好像在崑崙之巔。」陳宇說道。

玉虛宮,姜子牙,若無意外,他在封神演義的世界,準確來說,現在離封神開啟,還有四十年左右,畢竟姜子牙跟著元始天尊修鍊了四十年。

「兄台,崑崙之巔在哪個方向?」姜子牙再次問道。

「不識廬山真面目,只緣生在此山中。」陳宇笑著說道,通天教主、太上老君、元始天尊都是聖人,他可不敢用神識探查昆崙山。

「多謝兄台指點。」姜子牙拱了拱手,繼續尋找玉虛宮。 眼前的世界,是不是封神之前,陳宇也不清楚。


姜子牙,玉虛宮,一個人名一個地名,由不得他不往封神上面想。

倘若是封神世界,他不知道自己的實力,處於什麼級別。

不同的世界,修為境界不一樣。

某些世界修為依次是鍊氣期、築基期……大乘期(凡界),天仙九階、金仙九階、玄仙九階(仙界),神人,天神,神王,神帝,神尊……

在系統裡面查了一下,他發現眼前的世界,修為總共有六個境界,依次為人仙,神仙,金仙,大羅金仙,混元大羅金仙,聖人。

「我現在的實力,就算比不上聖人,也不比(准聖)偽聖差!」

神尊極限的靈魂境界,全系法則都達到了神尊極限,離成為聖人僅有一步之遙,除此之外,他還有四件混沌至寶,十件混沌靈寶……

粗略算了一下,陳宇覺得自己的實力,絕對是聖人之下無敵的存在。

看了看充值聖界法則,發現在當前世界充值聖界法則,只需一百億下品聖石,其價格是天藍星那邊的百分之一,他頓時興奮、激動不已。


本著小心敬慎的原則,陳宇連忙離開昆崙山,他可不想被三清盯上。

遠離昆崙山后,他四處觀光,採摘靈藥。

「研究一下三清的功法,只有知己知彼,才能百戰不殆。」

花錢充上通天教主,元始天尊,太上老君的功法,陳宇時而充錢領悟,時而自行參悟,不知不覺間,三年歲月悄然而逝。

這天上午,一個中年道士快步而至,笑容滿面的叫道:「道友請留步。」

陳宇心中一驚,速度暴增幾分,封神之中的道友請留步,不知坑了多少人。

「道友,貧道玉虛宮門下申公豹。」中年道士拱手說道。

見對方跑到自己面前,陳宇抱拳說道:「武道門陳宇,見過道友。」

有錢有系統的他,哪用得著害怕一隻豹子精?

若非忌憚玉虛宮的元始天尊,他反手就能把申公豹燉了吃肉。

對方自帶的霉運,用錢就能充掉,一念至此,陳宇心中大定,變得有恃無恐。

「陳道友,武道門所在何處?」申公豹疑惑的問道。

「貧道在山中苦修無數歲月,有感之下,方才出關,打算建立武道門,傳授天下百姓強身健體、自強不息之法。」陳宇隨口說道。

「道友志向高遠,貧道心中佩服,不知道友可選好道場?」申公豹說道。

「正在尋覓適合的地方。」陳宇說道。

「道友,貧道師尊乃元始天尊,如果道友信得過貧道,不如隨貧道前往昆崙山,貧道定給道友準備一個上好的道場。」申公豹蠱惑道。

「武道門道場的事,無需勞煩道友,對了,貧道有一事疑惑良久,敢問道友可知鴻鈞老祖?」陳宇婉言謝絕。

「貧道從未聽過鴻鈞老祖。」申公豹搖了搖頭。

「如此看來,當前世界沒有鴻鈞,華夏歷史源於盤古開天闢地,女媧捏土造人……楊柳老祖,鴻鈞老祖都是捏造出來的。」陳宇心中暗道。

見對方沉默,申公豹又問道;「不知道友在哪裡聽聞鴻鈞老祖?」

「具體是誰說的,由於時間太長,貧道已經忘記了。」陳宇煞有介事的說道。

「道友,貧道還要趕回玉虛宮,有緣再見,告辭。」申公豹拱了拱手。

「再會!」陳宇抱拳回禮。

施展縮地成寸,申公豹漸行漸遠,頃刻之間,他就消失無蹤。

想了想后,陳宇直奔南方而去,眨眼之間,他就來到了會稽。

「商朝南部邊境,後世江浙之地,目前人口稀少,是越人的地盤,會稽的越人,尊大禹為先祖,就在這裡開宗立派。」

施展五行法術,頃刻之間,他就在會稽城外的無人區,修建了一個依山傍水的莊園,取質地細膩的岩石,弄了一個石碑。

「道場搞定,就差人了。」

使用系統裡面的貨幣兌換功能,陳宇兌換了一些銅幣(銅貝)。

去會稽城買了九個奴隸。隨後帶著他們回到武道門。

闡教有十二金仙,他開創的武道門,怎能沒有弟子?

「有靈根的人類,都被截教、闡教、人教收走了。」

「我有無限充值系統,人造靈根易如反掌。」

「不想了,先給他們都充上一種靈根。」

給九個奴隸分別充上時間、空間、風、雷、金、木、水、火、土屬性的靈根。

懶得取名的他,按照百家姓與九字真言,給九個奴隸取名為趙臨、錢兵、孫斗、李者、周皆、吳列、鄭陣、王在、馮前。

參照三清功法,憑藉金錢之力,依靠系統之威,陳宇只用了十幾分鐘,就創造出九門不同屬性的修鍊功法和相應招式。

「誅仙劍陣,九曲黃河大陣……就連武當派的張真人,都弄了個真武七截陣。我建立的武道門,怎麼也得有一個拿得出手的陣法。」

陳宇考慮一番后,開始創造一個個陣法,不到三天時間,他就創造出五行陣,風雷陣,時空陣,五行風雷陣,五行時空陣,風雷時空陣……

之後,九個徒弟夜以繼日的吞吸天地之力,默默修鍊不同屬性的功法。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