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法吩咐成年觸手嘎嘎獸,嘎嘎立刻對所有小獸下達了指令,讓在它們在各自的小窩中警戒逐漸降臨的黑暗,發現危險後,就大叫以引起守護自己的成年觸手嘎嘎獸的注意。

0

然後,嘎嘎全力控制着那失去保護的四隻小獸。

即便仍舊有些雛嫩,但已經有些成長的身軀,面對只有一隻而且體型稍顯笨拙的偷襲者,它們也不是沒有獲勝之力。 之前在雲城碰到徐老時,徐老就提過繼承人的事,只是那時候程雋沒有多想。

就覺得拒絕徐老的人該有多狂。

直到後來一系列事情碰在一起,秦苒手受傷的時徐老緊張的態度,他心裡就有了懷疑,再往後秦苒聯考的成績出來,他直接確定。

程雋手指慢條斯理的敲著手機。

程金已經聯繫了各大高層,樓上書房秦苒在用,他不敢去,就抱著電腦去了樓下他的房間。

剛把電腦放在桌子上,電腦上就出現了幾個坐在大圓桌上的人。

幾個人表情嚴肅,聲音發沉,「程金先生,集團出了什麼問題?」

這種緊急會議很少出現。

「挪總部。」程金從書桌上翻出一份文件,伸手翻了翻。

視頻上,帶著金絲邊眼鏡的中年男人一頓,「挪到哪兒?」

「京城。」程金抬了抬眸,已經吩咐下去在京城選基地。

「京城?」視頻里的一行人面面相覷,「我聽說雲光財團也挪到了京城……」

怎麼突然間都要把總部搬到京城,京城是有什麼吸引這群大佬?

一起集體開大會?

程金掛斷了視頻,就看到程木拿著鏟子,小心翼翼的推開了書房的門。

「你小心點,我這地毯從M洲運回來的。」程金指著程木手上還沾著土的鏟子。

程木低頭看了看手上的鏟子,直接塞到兜里,「哥,你是做什麼的?」

「賣衣服。」程金登陸社交軟體,接收了一份資料,他點開來選地址,隨口。

程木:「……啊?」

**

翌日,星期一,早晨,程雋把秦苒送到校門口。

秦苒一手拿著書跟筆記本,一手扣著鴨舌帽,頭也沒回的朝背後揮了揮手。

駕駛座上,程雋懶懶的靠著椅背,漆黑的眼瞳靜靜的看著她,車前面隨意放著的手機在響著,他也不急著接起來。

直到秦苒的背影消失,程雋才懶洋洋的伸手,勾起手機看了看,是程溫如。

修真路人甲 他接起來,眸色沉斂,「說。」

程溫如那邊也習慣了他的態度,她現在還程家老宅,看了程老爺子跟程饒瀚一眼,拿著手機走到外面的院子里,看著對面長廊上程老爺子的鳥兒:「還記得我辦公大樓對面的樓盤嗎?」

「怎麼了?」程雋發動車子,左手搭在方向盤上,右手拿著手機。

他看著方向盤,長睫微垂,想了半晌,又鬆開手。

「有人要買。」程溫如單手插在兜里。

這種事情,負責金融中心的人自然第一時間通知程家,。

她公司的地址就在金融中心大廈,只租用了一層,但每一層面積足夠一個中型企業的使用。

對面的大廈的規模程度足是她的百倍,這是程溫如詫異的原因。

她數遍現在國內的企業,也沒想出來誰能財大氣粗到買下這棟大樓。

程雋手敲著方向盤,眸色沒有明顯變化,只不咸不淡的「嗯」了一聲,「沒其他事兒我掛了。」

程溫如現在不太敢跟他嗆聲,就聽到手機里傳來的忙音。

她低頭看了看手機,嘴角不由抽了一下,然後拿著手機轉身回了程家大廳。

程饒瀚正端著一杯茶,看到程溫如拿著手機走進來,不由看了她一眼,似嘲似諷的,「我早說了,你跟他提那麼多廢話有什麼用?」

**

與此同時。

秦苒拿著書往核工程教室走。

這會兒才七點多一點,路上的人不多,秦苒剛到二樓,就看到靠著走廊等人的南慧瑤。

南慧瑤似乎有些睏倦,正懶洋洋的打著哈欠。

看到從樓梯走過來的身影,她站直身體:「苒苒!」

「特地找我?」秦苒淡定的拿出鑰匙打開階梯教室的門,找了個靠門的安靜位置,「啪」的一聲把書扔到桌子上,抬抬下巴讓南慧瑤坐到前面,「說吧,什麼事兒。」

秦苒靠著牆坐好,眉眼微微低著。

「苒苒,你跟冷佩珊有過節?」南慧瑤趴在她旁邊的桌子上,不經意的問著。

秦苒翻開新的課本,她垂著眼眸,語氣平靜,「沒,我又沒打她。」

南慧瑤差點兒沒給自己噎死,她默默看了秦苒一眼:「……我知道了。」

沒打她這是個什麼操作?

「你一早找我就這事?」秦苒抬了眼眸。

南慧瑤坐直,「不是,是班長讓我問你的,這個星期六晚上你有沒有時間,其他班級軍訓后就聚餐了,就我們一班還沒有聚餐。」

聽到這個,秦苒收回了目光,她挺無所謂的,「到時候具體時間地點發給我就行。」

「好,」南慧瑤精神一震,她手撐著桌子站起來,「我待會兒就跟班長說,先去吃早飯了,拜拜!」

她走到後門邊,朝秦苒揮了揮手。

南慧瑤吃完飯再往教學樓這邊走,兜里的手機響了醫生,然後就是學生會的簡訊,中午在綜合樓開會。

中午。

南慧瑤下課也沒有趕著去吃飯,直接趕去綜合樓。

校學生會也分等級,其中辦公室部門的權利最大。

南慧瑤跟冷佩珊都進了辦公室。

開會的時候,南慧瑤跟一個短髮女生坐在辦公桌最後面,冷佩珊坐在辦公室部長旁邊,整個辦公室的人都知道,冷佩珊認識高年級的學長學姐,她是學生會的新晉紅人。

開完會,幾個部長就去吃飯了。

冷佩珊看了看辦公室內剩下的一行人,不由抿唇笑著開口,「晚上還有誰想要一起玩遊戲嗎?」

「我!」

「冷美女,帶上我啊!」

「……」

辦公室內熱鬧非凡,南慧瑤拿著自己的課本回寢室,身後短髮女生跟上來,「南慧瑤,你跟冷佩珊怎麼了?我記得之前你們還是很好的室友,前幾天還一起打遊戲,怎麼最近幾天都沒看到你們一起打遊戲一起走?」

「沒事。」南慧瑤淡淡開口。

短髮女生看了看後面,確定沒人能聽到,才壓低聲音,「我們系的人都知道,冷佩珊是有後台的,她遊戲連神牌都有,京城這地方水深,如果沒事,別跟她結梁子。」

不死武皇 短髮女生也是計算機專業的,冷佩珊在計算機專業很出名,短髮女生知道的比南慧瑤要多。

她也是南慧瑤在京大除了物理系之外唯一的朋友,南慧瑤偏頭,朝她笑了笑:「謝謝。」

「不用謝,你記著我說的話就行,」短髮女生拍拍南慧瑤的肩膀,「我們教授上課的時候說過雲光財團的事,當然你應該沒聽說過……解釋起來很麻煩,你記著避著點冷佩珊就是。」

南慧瑤一邊去食堂,一邊拿出手機搜索了一下雲光財團。

**

一個星期很快過去,星期六。

自動化一班的學生聚會。

總裁老公纏上門 秦苒到的時候,人也剛剛才來齊。

褚珩是京城本地人,綜合一班的具體情況,選了一個大包廂,裡面放了三大張桌子,還有一系列的娛樂設備。

男生們喝酒,秦苒跟南慧瑤就坐在一邊喝飲料。

旁邊不遠處還放了撞球桌、電腦等一系列設施。

銀魂神威唯唯不諾 一批男生沒怎麼喝酒,有人拿著球杆去打撞球,有人拿著話筒唱著死亡之聲,有人吆喝著開電腦去打遊戲,還有人拿著撲克牌。

邢開跟褚珩拿著一罐啤酒過來,邢開坐到秦苒跟南慧瑤對面,「你怎麼不去跟他們一起去打遊戲?」

「懶得去。」南慧瑤靠著椅背。

「你這麼喜歡打遊戲的人還有懶得去的一天,」邢開喝了一口啤酒,不由笑,「最近怎麼沒有見到你跟冷佩珊組隊……」

他話沒說完,南慧瑤看了邢開一眼。

邢開訕訕一笑,沒說下去。

秦苒一手玩著手機上的闖關遊戲,一手拿了杯水慢慢喝著,「冷佩珊?」

南慧瑤上次也提了一半冷佩珊。

秦苒一問,邢開連忙解釋,「就是你們寢室那個冷佩珊,她星期一還跟我們玩了遊戲,她遊戲里有一張神牌,雖然她打遊戲的技術一般,不過神牌挺酷的……」

南慧瑤似乎挺不想聽冷佩珊這個人的,她放下手中的杯子站起來。

坐到一台空著的機器前,登錄上企鵝號跟遊戲,「還有誰組我一個?」

「沒了,南姐,我們已經組隊了,下局帶你!」班裡男生立馬回。

企鵝頭像跳著,南慧瑤隨意的點開,是秦苒拉她進的那個群,正好有人發了個組隊消息。

她隨手點了進去。 敵人正拖動着與其身體相差無幾的觸手嘎嘎獸屍體。

看來它觀察了獸羣有一會兒了,成年的觸手嘎嘎獸不會離開它們的小窩,幼年的觸手嘎嘎獸對自己似乎沒有威脅,唯一需要小心的就是其它的獵食者,所以它此時幾乎肆無忌憚的拖動着食物,無視了正向它靠近的四隻小獸。

“看我不弄死你。”

腦海中不住的發狠,嘎嘎稍稍平復了緊張感,讓大腦的眩暈慢慢退去。然後再次控制着迷惘中的四隻小獸,一面警戒着四周以便隨時躲避可能出現的危險。

而之前的三隻獵食者因爲與這兒隔了整個獸羣,暫時沒有發現這裏的情況。

接近了。

偷襲者奇怪的望了望靠上來的四隻小獸,但仍然沒有放棄嘴中咬着的大塊食物的打算,或許它認爲這四隻小傢伙只是在跟隨親人吧。

“衝刺!”

控制着四隻小獸利用身體的放電增強奔跑速度,繞過被拖動的成年觸手嘎嘎獸屍體,在偷襲者猶豫不決之際躲開對方尾巴,先後衝上了敵人的後背與腦袋,其中兩隻一口咬上偷襲者背上的扇形脊背。

劇烈的疼痛爲貪婪的偷襲者做出了決定,張嘴吼叫,屍體脫離了偷襲者的掌控。

不住的晃動全身,以期將身上的四隻大膽攻擊者擺脫,但嘎嘎並不會給它這個機會。

就在那兩隻小獸咬住偷襲者的脊背之時,嘎嘎立刻吩咐剩下的一隻小獸利用兩隻電擊觸手爪矇住了偷襲者的雙眼,而另一隻則一口咬向敵人的脖子。

即便陸地上電擊能力大大減弱,現在大多數時候用於防禦以及作用於自身,但接觸式電擊仍舊擁有一定威力,更不要說眼球這種脆弱的部位。

剛剛反應過來不住晃動的偷襲者感到眼前一黑,隨後便是突然出現的光芒和難以忍受的刺痛。

一身巨吼之後,偷襲者翻倒在地,身上的四隻小獸相機跳開,但短暫停頓之後,帶着流血的雙眼,偷襲者居然又顫顫巍巍的站了起來,胡亂攻擊着四周。

指令四隻小獸將偷襲者圍在其中,等待對方體力耗盡再給予敵人致命一擊,戰鬥看來已無懸念。

“呼,真累啊,之前太大意了。”

但就在嘎嘎稍有鬆懈之際,眼角餘光發現之前躲開獸羣的三隻獵食者,它們居然正繞着獸羣向正發狂中的偷襲者與小獸的戰場衝了過來。

“被叫聲引過來的?喵咪的,就不能讓我鬆口氣啊,混蛋。”

沒有辦法,雖然想等偷襲者體力耗盡在消滅對方,但計劃趕不上變化,如果不快點消滅敵人,就給它人做嫁衣了。

“將它引到獸羣裏來。”

指令四隻小獸跑到瞎眼偷襲者(爲啥咱突然想起伊利丹捏=。=)與獸羣之間,然後用那幼小的嗓音發出叫聲,吸引發狂中的偷襲者注意力。

誰知對方的反應遠高於預期,一聽見傷害自己的敵人叫聲,偷襲者居然立刻不顧一切的撒開腳丫子就向四隻小獸衝了過來。

此時已經沒有必要再吸引敵人注意力了,因爲在聽見一聲之後就直線衝刺的偷襲者,其前行方向正對一隻健壯的成年觸手嘎嘎獸。

稍稍發愣之後的四隻小獸,見敵人衝刺,立刻四散奔逃,然後在嘎嘎的指令下躲入了臨近的成年觸手嘎嘎獸保護圈之中。

嘎嘎嘎嘎!

見到有敵人衝過來,被保護着的幾隻小獸按照之前嘎嘎的指令立刻不停吼叫,而這隻成年觸手嘎嘎獸早已面對失去雙眼的敵人,做出了攻擊姿態。

砰的一聲,兩個沉重的肉體撞在了一起,早有準備的成年觸手嘎嘎獸一口咬住偷襲者的後頸,吃痛之下的偷襲者妄圖轉頭咬住身後的敵人,但無奈總是無法轉過去。

體力所剩無幾,血液慢慢流出身體帶走了生命力,劇烈掙扎之後,偷襲者終於走到生命的盡頭。

【指揮小隊消滅長棘龍一隻,開啓長棘龍狩獵任務。】

“嗯?”

剛剛緩過來的嘎嘎腦海中突然想起久違的系統提示。

【長棘龍狩獵任務

目標:獵殺20只長棘龍(1/20)

獎勵:100(進化值)

恆溫扇脊】

意識中出現了彷如最初單細胞時,生物編輯空間中那樣面向意識體的提示框,熟練的利用意識查看之後,嘎嘎的注意力再次回到了現實。

“任務終於出現了,8051說不是強制的,而且沒有時間限制,也就是說可以慢慢來,但現在時間也不能太浪費了。”

“可是以我現在這種情況,根本出不去嘛,還談什麼做任務,不過以現在的成長速度,大概也等不了多久吧,哎——”

【出現最初任務,主線任務開啓。】

“咦!”

【主線任務一:繁殖點

目標:建立穩定的繁殖點。

內容:繁殖是一個種族延續的重中之重,一個良好安全的繁殖點是種族發展壯大的基礎,建立一塊穩定的種族繁殖點,能夠提供種族繁殖的各類營養,同時周圍不能有過多能夠威脅到繁殖點的生物。

獎勵:大腦提升至二級】

“繁殖點,先找電石礦吧,這樣在電石礦周圍尋找好的地方建立一塊領地,這樣就不需要像現在這樣擔驚受怕了。”嘎嘎擡頭看了看一個個獨立的小窩,“而且現在這種一隻成年觸手嘎嘎獸守護一個小窩的方法也不行,一盤散沙很容易被消滅。”

“不過頭暈,我還是先睡會兒吧。”

靠在守護自己的成年觸手嘎嘎獸身旁,嘎嘎慢慢平靜下來。不一會兒,平穩的呼呼聲便融入環境之中。而接受嘎嘎指令的小獸們,除了睡眠中的小傢伙,其它都堅定的執行着嘎嘎的命令,仔細打量着四周。

而之前外圍的獵食者,早在長棘龍被消滅之時就再次隱身於夜色之中。

暖婚蜜愛:天價老公霸道寵 “這算是使用童工吧,呼呼。”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