潔白的絲帕輕飄飄的墜落在地上,正好蓋在一攤血跡上,瞬間被染紅,刺痛了眾人繃緊的心弦。

0

「司音,你別血口噴人,自己沒能耐找兇手,卻讓我們當替罪羊,你好狠毒的心思。」

見雲溪想將逍遙山莊的滅門算到他們頭上,早就不耐煩被壓制的前武林盟主岳清源擺開了隨時準備戰鬥的架勢。 聽蘇超這麼一問,戚繼光臉上即刻露出尷尬之色,忍不住撫摸了一下臉頰,訕笑道:「這都是跟別人比試武藝的時候被傷到的。」

「誰的武藝這麼好?居然能把你打成這樣?」蘇超驚訝的問道。

戚繼光哼了一聲,說道:「這世上高人多了去了,我戚繼光的武藝雖然是不錯,但是總有比我武藝好的人。

與高手比試受點傷有什麼稀奇的。

倒是你啊,很稀奇哈,居然沒有帶幾個日本美人兒回來,這很不合你的秉性啊。」

蘇超知道戚繼光這是在轉移話題,不過他也不好再追問人家臉上的傷了,便笑道:「大舅哥,我可沒有你想得那麼好色,見到女人就邁不動步。

再說了,日本能挑出什麼好貨色出來?值得我蘇超下手的人太少了。

對了,大哥,青桐可還好嗎?她怎麼沒有來接我?」

戚繼光哼了一聲,說道:「說起青桐了,我倒是要問問你,你什麼時候迎娶我妹妹啊?你們兩個現在這麼不清不楚的算是怎麼回事兒?你總是要給我一個交代才行啊。」

蘇超見戚繼光提起這事兒了,忙笑道:「大哥,我正要跟你說這事兒呢,我打算這次回京就帶青桐回去。

大哥,青桐怎麼沒來?」

戚繼光說道:「青桐跟着你的那個妾室墨月去了蘇州,我已經派人去蘇州喊她回來了,估計今天不到明天也就到了。

倒是你,以前你不是說好了嗎?回來之後就直接去呂宋,怎麼你又要回京了?」

蘇超嘆了口氣,說道:「朝堂上現在屁事兒多多啊,兩個多月前就有人彈劾我,跟他娘的瘋了一樣,好在陛下沒有搭理他們。

不過我聽說最近又有彈劾我的苗頭了,我不得不先回京城去。

奶奶的,那些傢伙這是欺負我遠離在外,就肆無忌憚的彈劾我了,等我回去之後,一定要給他們一個好看才行。

山中無老虎,猴子稱霸王,奶奶個熊的,反了他們了。」

戚繼光驚訝的看着蘇超,問道:「朝中有人彈劾你?我怎麼沒有聽說?」

蘇超笑道:「就是在朝堂上折騰,又沒有涉及到你們這些封疆大吏,你自然不知道了。」

「他們因何彈劾你啊?」戚繼光問道。

蘇超笑了笑,低聲說道:「皇帝老了,兩個龍子開始給自己做鋪墊了,我的位置比較敏感,自然會成為他們的試刀石了。」

「這就開始了?」戚繼光驚訝不已,低聲問道。

蘇超笑道:「陛下今年都五十五了,太子之位一直懸空在那裏,他們豈能不爭?

這個時候我得回去京城啊,一定要等到太子之位確定了,我才能南下呂宋啊。」

戚繼光點了點頭,說道:「這是對的,這個時候你的確不能離開京城,從龍之功,這對你以後十分關鍵。

超哥兒,兩個皇子,你看好誰?」

蘇超也沒有說話,只是伸出三根手指在戚繼光面前晃了晃,然後笑道:「大哥,信我的,千萬別站錯隊。」

「你確定一定是他?」戚繼光問道。

蘇超點了點頭,說道:「非他莫屬,不光是我看好了他,就是徐階和呂本也看好了他。

內閣三相,兩個看好他,你以為還會是別人嗎?

陛下要的是安穩過渡,必然也會選擇他,至於那一個嘛,小動作不斷,已經讓皇帝有些不滿了。」

「這個你都知道?」戚繼光驚訝的問道:「你人在日本,你是怎麼知道的?」

蘇超白了戚繼光一眼,說道:「大哥,你行軍打仗真的是很厲害,但是朝爭你就差很多了。

我是誰?我是錦衣衛指揮使,朝堂上的消息我豈能不知道?你以為我離開京城,錦衣衛就不幹活了嗎?」

戚繼光愣了一下,笑道:「也是啊,我怎麼把這個給忘了。

好,我就聽你的,跟着那位就是了。」

跟着戚繼光又問起了蘇超在日本的事情,聽蘇超講述完畢之後,便嘆道:「早知道我跟着你一起去好了,實在是太可惜了。」

蘇超笑道:「有什麼可惜的,日本那些軍隊就如同土雞瓦狗一般,打起來也沒有什麼意思。

大哥要是想再立戰功的話,明年我去呂宋的時候,你跟我一起去就是了。

呂宋的西班牙人可是擅長火器的,不管是火槍還是火炮,他們都用得極好。

到時候大哥你也可以看看火器對火器的戰爭是什麼樣的。

自今以後,這火器必然會大行其道,對於這樣的火器戰爭,大哥也好好好的學一下才行。」

戚繼光點頭說道:「你說得沒錯,我的確是要歷練一下火器與火器的戰爭才行。

自從上次平定張璉之後,我也發現這一點了,將來這火器必然是大行其道。

只是如今倭寇已經不成氣候了,大明天下太平,根本就沒有用武之地啊。」

蘇超笑道:「用武之地以後多得是呢,只不過想要用火器對火器,只有與西班牙人一戰了。

不過他們現在火器還是火繩槍呢,跟咱們火器根本就沒法比。

但西洋人如今也是進步很快,咱們都有了快槍了,用不了幾十年,西洋人也一定會用上了快槍,到那時就會有對等的戰爭了。」

「幾十年?」戚繼光苦笑道:「幾十年以後我都七老八十了,還能輪到我上戰場嗎?」

蘇超嘆了口氣,說道:「你還盼著上戰場呢,我這幾年打仗都打煩了,恨不得天下太平,再無戰事。

我現在就想當一個太平侯爺,然後在家裏生一堆子女出來,將來當一個子孫滿堂的老壽星。」

戚繼光白了蘇超一眼,哼道:「你要是想當太平侯爺,現在就可以做到啊,回去京城之後,你只要卸身上的職務,你自然就是一個太平侯爺了,還用得着以後嗎?」

蘇超搖了搖頭,苦笑道:「現在還不行啊,徐階那個老王八蛋一直對我虎視眈眈的。

我要是辭去了所有職務,就成了他砧板上的肉了,只能任他宰割。

那個老王八蛋是個記仇的主,睚眥必報,我不能給他機會。

就算是要當太平侯爺,我也得將他熬死了再說,奶奶的,咱們沒有別的優勢,就是足夠年輕,他徐階熬不過我。」

。 一連三天的大雨終於是停了下來,好在除了部落周圍大部分的地方還是有植被覆蓋的,所以勉強也能出去幹活了,以前部落里不缺吃的,偶爾休息個幾天自然是沒有問題,但是現在的話部落里還是得好好忙活一段日子。

雖然出去收穫可能也不是太豐富,但是蚊子再小也是肉啊,不求能帶回來多少東西,只要能滿足部落里一天的所需,宋宸就心滿意足的了。

車輪的進度依舊是非常緩慢,多次實驗之後,宋宸和公輸都是發現了,直接將木頭彎曲成想要的圓形,基本上是不可能的,大部分的木頭雖然鋸下來之後非常的圓,但是並不能作為輪子使用。

思來想去,宋宸還是決定用榫接的方式製作,在部落里也算是一項比較成熟的技術了,如果是拼接的話,那麼就可以將一個輪子分成幾個部分,直接將木頭彎曲成圓形,既然不可以,但是如果只是一個弧形的話,也就沒有多難了。

不過拼接的話,對於精度要求就非常高了,容不得有半點誤差,所以必須提前將車輪的模樣刻畫出來,部落里現在又沒有紙,宋宸只能在石壁上先湊合著畫畫。

部落里很少有用到紙的地方,即使是巫平時畫一些東西,用石頭或者陶片也能湊合著用,所以宋宸一直也沒有想過製作紙,以至於現在突然需要用,臨時肯定也是做不出來的。

車輪也不是一兩天就能夠做出來的,找了一個光滑的石壁將車輪樣子畫出來之後,宋宸便讓陶和瓷先製作出一批陶板出來,這個相對來說就要簡單很多了,只要能達到部落里日常使用的陶器那個硬度就可以,做出來也是相當的快,當天吩咐下去,第二天第一批陶板就已經被製作了出來。

足足有近百塊,而且大小不一,這也是為了滿足多方面的需求,最小的也有三十裡面見方,大的都有一米了,既然要做那就多做點好了,即使這一次做車輪都需要,剩下的也能留給部落里的其他人使用。

最能用得到的就是巫了,在部落里寫寫畫畫這麼多年,山洞裡已經沒有什麼太多的地方可容它記錄了,這還是大家都搬出去之後,山洞裡四面都空了出來,要是還住在山洞裡的話,估計地方早就不夠用了。

部落里平時發生的比較重要的事情,巫都會用文字加圖畫的方式記錄下來,所以記錄一件事情需要的地方並不少,有了這些陶板之後,以後記錄就方便的多了直接挑一塊合適的地方,想怎麼寫就怎麼寫,雖然陶的硬度不比石頭差多少,但是並不用站著克還是比較輕鬆的。

這其中還有一些,宋宸特地囑咐兩人仔細的用草木灰水刷上了幾遍,燒出來之後完全就是黑的,這就是部落里的黑板了,之前部落里依舊是用石壁當做黑板寫起字來總是有些不太清楚。

有了這些陶板,再加上部落里用石灰做出來的粉筆,條件基本上也能達到後世最差的水平了,不過在這裡可就相當先進了,字寫在上面非常的清楚,巫知道了這些陶板的妙用之後,也是非常的興奮,無論是用來記錄部落里發生的大事,還是用作教育孩子們,都會方便很多。

……………………

當然陶板最主要的目的,還是為了將車輪最清晰的刻畫出來,為了保證不是特別容易損壞,宋宸直接將車輪的厚度確定在了十厘米,雖然可能是厚重了些,但這也是第一版而已,後面可以根據具體的情況修改。

第一次做肯定還是得以求穩為主,找了幾根最合適的樹,弄了兩天,最後終於做出來五段木頭,這五段木頭剛好可以拼成一個圓形,大致的樣子已經做出來了了,不過細節方面還是需要打磨一下的。

兩個人一個人負責細心的打磨,另一個人則負責將兩頭削成適合榫卯的形狀,這方面公輸更加熟悉一些,自然是由他來完成了。

做好之後將五塊木頭拼在了一起,正好是一個非常合適的圓,而且做的時候是對著模板來的,基本上沒有太大的誤差,不過雖然也能滾的起來,但是宋宸還是擔心這個輪子用著用著會不會散架。

所以宋宸又讓黑鐵照著這個輪子用青銅做兩個圓形,倒也不用完全和這個輪子一樣大,內圈一個外圈,一個能夠將其固定住就行,而且為了保證不容易變形,做出來的是比較粗的,整個圓環都是一個大拇指粗的樣子。

畢竟是第一次做,難免需要走些彎路,既然做了銅環,其實木輪的厚度可以適當的減少一些了,但是都已經進行到這一步了,也只能硬著頭皮繼續往下做。

內圈並不比外圈簡單多少,由於兩個硬體之間還需要幾根木頭用作支撐,所以開口必須保持一致,由於外面一圈用銅環加固了,裡面的宋宸暫時就沒有想著再鑄造出來,而且製作難度也不低。

兩個人花了兩天的時間,才將輪子的整體結構做了出來,看著面前一堆散落的零件,宋宸和公輸都是有些興奮,這也是部落里第一個輪子,雖然並不是多完美,但是意義還是比較重要的,而且在製作中兩人就已經發現到了不少的缺點,這才是最難得可貴的東西。

記得將所有的零部件都拼接了起來,一個完整的輪子呈現在了兩人的面前,外形和宋城在電視上看到的區別倒也不大,只是內外部幾個銅環格外的亮眼,或者拿著這個輪子在地上滾了一圈,發現轉的還算是比較平穩。

不過輪子可不是用來空滾的,最主要還得承擔起板車以及上面幾百上千斤的重量,不過此時只做出來一個想要拉東西肯定是不行的,但是中間用作支撐的銅棍早就做出來了,黑鐵做了多次才做出來這一根完美的圓棍。

雖然漂亮是漂亮,但是就是太耗費時間了,姐為了追求完美,黑鐵將銅棍從頭到腳做的都是同樣粗細的,都非常的圓,但其實並且有這種必要,以後可以主要兼顧兩頭,中間的完全可以稍微粗糙一些。

輪子肯定是用軸承最好,但是宋宸所知道的軸承都是那種圓珠狀的,目前的部落可做不出來,而且宋宸也不知道其他有什麼合適方式,那就只能硬磨了。

輪子內圈是有一個圓洞的,這也用青銅做出來一個圓環,幾乎和銅棍的大小一樣,將銅棍插了進去,兩邊保持一樣的長度,為了保證能夠滾得動,宋宸還在裡面塗了一層動物油脂,這樣也能起到不錯的潤滑作用。

可能又搬來一些石頭,用繩子和網綁在兩頭,這就算是配重了,銅棍是一米二的,所以兩邊留出來的距離並不少,最後兩邊都綁了一百多斤的石頭,不是宋宸想提高重量,而是怕太重了,直接將銅棍給壓彎了。

這一根棍子滿滿的都是黑鐵的心血,務必要保證它的完整性才是,加上兩百斤的東西,聞著依舊能比較順利地繼續向前滾動,而且也沒有宋宸想象中那麼澀,銅棍在中間還是比較滑的,估計這也和之前那一些油有關係。

雖然車輪還有著這樣或者那樣的不足,但是初步實驗還是比較成功的們,接下來需要做的就是一套完整的板車。

徹底檢驗一下這一套東西的能力,光是這一個輪子就花費了兩人將近八天的時間,不過後面一個做起來就會快很多了,雖然做的還不是很完美,但是經驗畢竟還是已經有了,也不用費盡心思的試木頭。

做車輪並不需要多麼粗壯的木頭,手臂粗的就是最好的選擇,太粗的反而會影響輪子的製作,來上一個輪子,有許多地方可以改進,但是為了提前做出一套來,這些問題宋宸暫時並沒有在這個輪子製作中解決。

這一個輪子宋宸就沒有幫忙了,全權交給公輸來做,水稻剛種下去,還是有一些問題需要解決的,尤其是之前還下了幾天雨,宋宸這幾天也會抽出一點時間指導著其他人來處理稻田裡的水位。

不過大部分人還不是那麼的熟練,宋宸也不放心,昨天還是得宋宸親自跑一趟才行,三四百畝地,一畝地轉悠個幾分鐘,沒有一兩天的時間也是看不完的。

之前的稻田已經算是被部落里完全馴化了,肥力以及土層的厚度都非常合適,但是新開墾出來的就要差上一些,尤其是肥力不均勻的問題,樹根被燒過的地方相對來說就會好上很多,其他的地方肥力都要差一些,雖然犁過好幾次了,但是始終沒有辦法做到完全均勻。

這就需要仔細的看一看哪些地方的秧苗長的稍差些,然後儘早追加肥料下去,現在正是追肥的最佳時候,秧苗才剛紮下根,要是等後面在施肥,差距就非常明顯了,對於產量肯定也是有影響的。 「現在仙藥閣的生意不景氣!」

「若是這時舉辦定親宴,反而會被人恥笑!」

「你和梅姨沒面子,我也抬不起頭!」

林逸望着莫小棠,滿臉認真道。

人活一張臉。

現在舉行定親宴,肯定丟人又丟面。

倒不如推遲舉行。

「林逸哥哥,你說得有道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