漸漸的,趙炎有了感覺,將火能量慢慢的向外逼出。他在想像,自己現在的外形一定是通體泛著紅光,像一團火一樣。

0

熄!

剛有這種想法,趙炎便感覺自己被一盆水醍醐灌頂一樣,一股強大的泄氣感覺涌了上來。好不容易匯聚的火能量瞬間被衝散,趙炎知道,這是自己在水中的原因。

可惡,趙炎咬咬牙,又繼續開始。

一個小時過去……

三個小時過去……

八個小時過去……

趙炎連離自己最近的第一圈的蠟燭都還沒點燃,趙炎煩了,那股泄氣的感覺快要讓他瘋,恨不得用古烈斯的奧義將這裡轟的個稀巴爛。

不行!

這怎麼可以?這怎麼回事?

難道……我就這麼無能嗎?

不!不是這樣!趙炎強壓著自己,靜下心來思考,想起古烈斯秋和自己說的話,仔細的回味著。

不,不是自己無能,而是自己太大意,太驕傲了。如果有那麼簡單,能讓古烈斯秋拿來作為十天的強訓計劃嗎?

呼!

趙炎深深吐出口氣,自責道:「趙炎,你要冷靜,要分析,要用心。練功,最忌諱的就是急於求成,yù則不達難道你不懂嗎?冷靜下來,冷靜下來,冷靜下來……」


深深的吸了口氣,再緩緩的吐出去,趙炎的心情漸漸的平復下來,頓時腦海里一片空白。進入內視狀態,什麼都不要想,什麼都不去想,仔細的觀察體內的火能量,眼神並用的開始修鍊。

通過內視,趙炎注意到在火因原的上面有一團小火球,火球不斷的向外散著能量,不過此刻趙炎並沒有在意它是什麼,而是靈機一動,如醍醐灌頂一般清醒過來。

對了!我有火因原啊!火因原是我體內所有火能量的母體啊,也就是說,古烈斯秋所說的我體內強大的火能量就是火因原吧!

那麼,我何必去分散自己的jīng力去控制那些遍布在身體各處的火能量呢?我只要練習控制火因原的能力,讓它旋轉,燃燒,釋放更多的火能量,不是更加的方便而且更有效嗎?

想到這裡,趙炎不再多想,急忙沉下心神,感受著火因原的氣息。

漸漸的,趙炎的皮膚慢慢變紅,全身上下泛起了一絲淡淡的紅光。紅光終於沒再被水中的能量給澆滅,而是抵擋著水能量的剋制,來回周旋著。

紅光時而擴大,時而縮小,趙炎的額頭上已經流滿了汗珠。

僵持了很長一段時間,趙炎也越加控制的自如,終於,紅光猛的閃過,離趙炎身邊最近的兩圈蠟燭竟同時點燃。

趙炎微微的睜開眼睛,不過也並為因此而驕傲,而是靈機一動,藉助蠟燭上的火光繼續抵制水能量的剋制。找到了更好控制火能量的方式,趙炎內心大為震撼,想起以前控制火能量的辦法的確是很笨拙的。

單不說是否能在十天之內點燃全部的蠟燭,就因為學到了這一點,也是非常有收穫的。

趙炎的心裡,頓時燃起了無比強烈的信心,閉上雙眼,繼續修鍊。

……

輝明多斯家。

輝明多斯端著酒杯,沉沉的說道:「老古,你的心還是那樣狠啊。」

古烈斯秋搖頭道:「我們不能相比,你是牧師,天生懷有慈悲的心腸。」

「老古,你別誤會。我並不是否認你的做法,相反,我還很支持。我只是在擔心,炎能不能受得了。雖然他的天賦驚人,但學習魔法遲,而且體質也不是很好,萬一釋放能量的方法錯誤倒在了裡面,那問題就大了。」

「老輝,我們都是過來人,現在的炎已不是一個人在生活了,他現在是老大,幾百人以後甚至還會有更多的人要跟著他生活。如果他吃不了苦,不能變強,那麼將是非常危險的。」

輝明多斯嘆了口氣,道:「世事難料,他的擔子還很重啊!」

「恩。」古烈斯秋將杯里的酒狠狠的往嘴中倒進去,道:「我們都老了,也管不了那麼多事了,一切就看他的造化了。」

倆人談話時,輝明傭人走了過來,道:「輝明大人,克拉克護衛來了。」

輝明多斯向古烈斯秋看了一眼,道:「快,請他進來,添副碗筷。」

「哈哈哈,輝明大人好,校長老頭好!」

古烈斯秋瞪了克拉克一眼,道:「少廢話了,快坐下,喝幾杯。」

輝明多斯也道:「對對,已經很久沒來過我們家了吧。」

克拉克笑道:「輝明大人豈是可以隨便來的?要不是沾校長老頭的光,我才沒那個膽呢!」

輝明多斯斜了克拉克一眼,道:「混小子,當年你小的時候還在我身上撒過尿呢!現在倒和我裝起客氣來了!」

克拉克摸了摸後腦勺,哈哈笑道:「失禮!失禮!輝明叔叔。」

「克拉克,你那裡怎麼樣了?」古烈斯秋問道。

說到正事,克拉克嚴肅下來,道:「沒有問題,所有參賽選手的資料都已經弄清楚了,沒有可疑的地方。」

「那就好,好了,吃飯的時候就不討論公事了。克拉克,聽說你終於收徒弟了?那狂龍怎麼樣?」

克拉克端起酒杯,向輝明多斯和古烈斯秋敬去,道:「行!這小子爆力強,而且受不得屈辱,越是激他,他便越肯努力,打死都不服輸。」

克拉克眼裡充滿了自信,道:「我相信,這次的比賽他一定會有個很好的表現,就算是取得名次也沒什麼覺得好奇怪的。」


輝明多斯道:「噢?他真有這麼強?」

克拉克點點頭,淡道:「我彷彿覺得,他就是十年前的我……」

呵呵呵!

輝明多斯道:「能得到克拉克的好評實在難得啊!想不到,炎這小子身邊的人,一個個也都不是省油的燈啊。」

克拉克笑道,向輝明多斯敬去,道:「還沒恭喜,輝明叔叔收了個好徒弟。難道,她也是炎的朋友嗎?」

輝明多斯愜意的點了點頭,捋了捋白須,朝古烈斯秋笑笑,道:「讓我們期待,他們都能成長起來吧!後生可畏啊!」 ()時間一天天過去,距離比賽的rì子已經越來越近,曼城的各大酒店,會所,帝世曼紋的學生宿舍已經紛紛住下了越來越多的人。

有很多帝世曼紋的實習生也都6續趕了回來,參加這次大賽。得到消息,此次大賽的名字終於完善,名為「艾雅aaa生爭奪賽」。顧名思義,得到冠軍的人便能得到「aaa」級別的稱號,受到各界的關注,無疑能成為最佳最具實力象徵的新人,實在是誘惑多多。

很多選手早已經迫不及待,早早來到了曼城進行實地的觀摩與休息。

與之相反,趙炎,狂龍,修哲等人卻還在艱苦的訓練之中。

不知過了多少天,反正在水中的趙炎是沒有了任何感覺,如果非要他判斷的話,他會認為十天已經到了。而他也沒有辜負古烈斯秋的期望,現在的他,剛剛把第七圈的蠟燭點燃。

這也說明,他已經合格了,但要做的更出sè,除非將十圈蠟燭全部點燃才行。趙炎不會放棄,要做就做最好。

但問題是,在越了七圈之後,第八圈的距離是他耗盡全力也無法達到的。趙炎甚至覺得,並非自己無法達到,而是自己已經沒有了魔力。經過了這麼多天的不懈努力,體內的魔法能量早已達到了透支狀態。

趙炎嘆了口氣,真的很不甘心。

不行!再來!一定要成功!

趙炎的身體表面,泛出一層濃密的紅光,接觸到紅光的睡眠沸騰,向上「咕咕咕」的冒著氣泡。

挲!

趙炎感覺腹部一陣痛苦,一股力量猛然消失,實在泄氣。

哎!還是不行……

恐怕,師傅快來了吧。可我,還是未能將蠟燭全部點燃。

趙炎抬起頭,敲了敲腦袋,心道:「趙炎,你真無能,你以為你自己有多了不起了,結果連這種小小的訓練都無法通過,你真可悲!」

「主人,不要泄氣啊!」

恩?

趙炎猛的一愣,這聲音……太熟悉了!

「主人,是我啊!我是阿大,哈哈,我終於恢復了!」

阿大!

下一刻,趙炎在腦海里回憶起阿大被狂龍殺死的樣子,搖搖頭,道:「怎麼可能,阿大,你不是被波克殺死了嗎?」

「嘿嘿!雖然你是我主人,但我還是得說你真夠傻的。」

我傻……

「對啊主人,難道你忘記了嗎?我是你體內的jīng神體,從你身體出來后便是純能量體,jīng神體和能量體,難道會被殺害嗎?」

啊!

「對啊!可……可是,阿大,那天我明明看見你被撞的煙消雲散了……」與此同時,趙炎立馬進入內視,很清晰的看見火因原上面一個小小的火人在和自己打著招呼,只是火人的下半身還陷入在火因原之中。趙炎暗想,原來前些天現火因原上面有個火球,就是阿大啊。

阿大繼續道:「主人,我的確被撞的煙消雲散了,但只要你不死,我身體的一部分就能回到你的身體之中,被火因原吸收進去,然後重生恢復。也許,這在你們人類的定義上是死了,但可以這樣理解,我們就算死了也能活過來,只是需要一段時間。」

不顧處於痴獃狀態中的趙炎,阿大又道:「不過這次阿大的運氣真的不錯,托主人的福,趕在主人修鍊的時間,而且主人還學會了更有效的控制體內的火能量,直接去支配火因原,主人你真是天才。因為你的舉動,導致火因原的運動更加頻繁,火能量的產生更加迅,然而,我的恢復時間便縮短很多了。」


「而且……因為在恢復過程中不斷的吸收了火能量。嘿嘿……恢復之後的我,便更加的強了!主人,阿大有信心,這次出來后,我一定會讓你大吃一驚啊!」

趙炎感動的想流淚,他並不在意阿大是否變得更加強大了,而是因為他活過來了就心滿意足了。

阿大感受到趙炎的想法,也是感動不已。

趙炎心道:「阿大,你快出來吧,讓我看看你!」

「主人,現在還不行呢!我還沒有完全恢復,不過,我相信要不了多久了。」

哈哈哈!

趙炎突然放聲笑了起來,道:「既然這樣,我就不會寂寞了,我剛還在想,我堅持不了多久了呢!」

「主人,我本來是想完全恢復后再告訴你的,但剛才感受到你的想法,實在憋不住了才說話的。主人,你悟出了新的控制火能量的方法后你就已經很強了,你現在不能把蠟燭全部點燃的原因是因為你的魔力已經耗盡了,所以你千萬不要泄氣。我相信,在你的魔力飽和的狀態下,你一定能做到的。」

通過心靈的感應,趙炎知道阿大不是在安慰自己,但事實上他確實沒有做到,搖頭道:「可是,魔力不足也是作為一個魔法師最大的缺點啊。」

「天吶……」阿大從趙炎那樣學會了很多說話的語氣,此時一副鄙視趙炎的語氣,道:「主人,你還真是不能滿足耶!你知道嗎?你的魔力是級強大的啊!換作和你同級別的法師,恐怕堅持個兩三天就趴下了,就算是s級的法師,魔力恐怕也才和你差不多吧!」

「魔力是一種消耗能量,雖然它的恢復度比牧師的聖力要快上很多倍,但像你這個樣子的訓練,是時時刻刻的在支出,可你卻還堅持了這麼久。主人,如果說這樣你都還不能滿足,那你的心可就太大了。」

「是嗎?」趙炎有些疑惑,不過通過阿大的解釋他也明白了魔力究竟是什麼東西。其實說穿了,這就和他在地球上玩的魔法遊戲差不多吧,一個魔法師,有生命值,有魔法值。這個魔力,也就是這個所謂的魔法值了。

而遊戲里,往往會有這樣一個設定,比如說生命藥水,魔法藥水,傷血了可以補,沒魔力了可以加。但在趙炎這個世界里是不存在的,至少趙炎是不知道的,所以魔力耗盡了,只能靠它自己恢復或者通過一些附魔的裝備和寶物來提升恢復度。

比如說輝明多斯在拍賣行買到的rì墮明珠,就是提升聖力恢復度的好東西。

頓了一會,阿大又道:「主人,我可以很明確的告訴你,作為擁有火因原的你,和其他人比起來,現在最能體現出的優勢就是你具有級豐富的魔力。如果你和同樣級別的法師戰鬥,你們用相同的魔法,他也許只能用一個小時,而你卻可以用上一天,甚至更多。」

聞言,趙炎有些興奮,但看著這些未點燃的蠟燭還是很不滿足,道:「阿大,我明白你的意思了。但有沒有辦法,將這些蠟燭全部點燃呢?我正的很想做到,我不想讓那糟老頭看不起我。」

通過內視,看到阿大融為一體冒出個上半身來,頭頂上的火焰猛烈的燃燒,並沒有出什麼聲音。趙炎知道,他正在思考。

過了許久,阿大才緩緩的答道:「辦法當然有,那就得看主人和我究竟結合的怎麼樣了。」



結合?怎麼意思? ()阿大解釋道:「主人,以你現在的狀態,體內能被你控制的火能量都已經消耗完畢,所以說火能量已經不能再工作,不能再產生魔力來給你使用,所以說你現在已經是透支狀態。但你的體內除了火因原能釋放出火能量外,還有一個我啊!要知道,我是火元素,我的身體就是由火能量組成的。所以說,如果我們的jīng神能夠很好的結合,那麼你是可以支配我身體內的火能量的。」

趙炎點點頭,對於阿大說的這些很驚訝,道:「那我要怎樣做呢?怎樣才能和你很好的結合呢?」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