漂亮的琉璃珠子相互碰撞發出清脆悅耳的聲音,看到南宮離等的人竟然是悠悠,助理驚訝極了。

0

難道南宮離已經恢復了記憶想起了過去的一切?

這是第一個驚訝點,第二個驚訝點則是如今的悠悠就像是換了一個人一樣,比起以前更漂亮了。

雖說不管是現在還是以前她都沒有化妝,不過現在和過去相比似乎氣質發生了一些變化。

被強制訓練了幾個月的禮儀,氣質方面當然是有變化的,還是肉眼可見的。

南宮離看著那位紫色雙瞳的女人,那雙眼睛和他夢境中的一模一樣!

手中的咖啡就那麼毫無預兆的砸落下來,玻璃在桌上碎掉的聲音顯得那麼刺耳。

悠悠本來還有些緊張的,可看到南宮離手上和身上被熱咖啡所濺,身體的本能遠遠超過了她的思考。

等她反應過來的時候,她已經一把抓住了南宮離的手,用紙巾擦去他手上的咖啡。

「燙著了嗎?」一雙紫瞳全是關切的目光。

對上那雙眼睛,就好像有人在南宮離的心上投下一顆小石子。

只聽「咚」的一聲,他心上那一片湖徹底亂了,熟悉的感覺回來了。

對上南宮離探究的眼神,悠悠還不知道他失憶的事情,還以為他是被燙傻了。

「很疼嗎?」

她拿出自己的手包,從裡面找了一支小小的燙傷膏出來,這個是她的習慣,她的手包裡面沒有化妝品,但永遠有一個藥盒。

裡面有幾粒胃藥,幾粒感冒藥,幾粒腸胃藥,創可貼,以及只有1克的小燙傷膏。

她為什麼會這麼緊張自己?還隨身攜帶著這麼多藥丸,一看就是一個很細心的女孩子。

「不疼。」他的嗓音啞啞的。

她的指尖還有些涼意,輕輕將燙傷膏揉開,他感覺不到燙傷的痛,只能感覺她的手小小的,軟軟的。

悠悠幻想了很多遍南宮離可能會說的話,她卻沒有料到他和她說的第一句話是這句話。

而且他看自己的眼神就像是在研究一個陌生人,這是怎麼回事?

四目相對之時,一旁的助理突然拉開了悠悠,「少爺,一會兒公司還有一個重要的會議,我看時間差不多了……」

南宮離不悅他這個動作,手上少了她肌膚的觸感,他冷冷看向助理,「什麼時候我需要你來提醒我做什麼了?」

助理心裡很為難,他還不是聽了老爺子的話,阻止悠悠再接近南宮離。

「少爺。」

「滾出去。」南宮離直接下了逐客令。

助理嘆了口氣,這大概是命運吧。

南宮離先是紳士的讓悠悠坐下來,「小姐,請坐。」

小姐?他為什麼這麼叫我?悠悠一臉迷茫,坐在她身邊的分明就是南宮離,但又和以前不同。

南宮離讓人收拾了碎片,讓悠悠點餐,悠悠還弄不明白現在的情況隨便了點了東西。

「我去一下洗手間。」

「好的。」

悠悠直覺南宮離身上發生了一些事情,而助理顯然是知道的。

她推開帘子出去找到了助理。

「好久不見了,悠悠小姐。」

悠悠並沒有像以前一樣對他彎腰行禮,只是略略點了點頭。

助理有些心驚,短短几月時間悠悠身上發生了什麼事情?以前她只是一個單純且自卑的小丫頭,現在她身上再也看不到這些東西。 顧柒一直以來都像是妖孽一樣的存在,因為獨特的性格很容易讓人心生好感。

別說是男人了,為她要死要活的女人都還有一大把呢。

偏偏咱們柒爺就是一個標準的負心漢,撩了人就跑真刺激,揮一揮衣袖不帶走一片雲彩。

這樣一個天不怕地不怕,狂傲到了極點的顧柒栽到了一個她覺得是變態的男人手中。

那人口口聲聲說要鎖著她,剁了她的爪子,不讓她逃走。

她要走的時候他不但沒有阻止,還順水推舟推了她一把。

小東西逃的時候是愉快的,逃完了反而心裡有些遺憾。

不得不說對於顧柒這樣沒心沒肺的人,你就得比她更沒心沒肺。

一開始連阿旺都著急了,生怕顧柒轉身就和南宮離好上。

穆南樞強大的自信心支撐,沒有絲毫紊亂。

該上山上山,該做地質檢查做地質檢查。

每天閑雲野鶴一般隱匿於山間,做數據分析表都快忘了顧柒這個小東西。

不是他不害怕,是他天生強大,他認定了顧柒是他的東西,任何人都奪不走。

從顧柒和他相處的模式來看,連和他同床共枕顧柒都防著他。

更不要說她對其他不喜歡的男人了,比起理智的顧柒來說,他更是一個理智狂魔。

此刻顧柒緊緊抱著他的腰,讓他想去做數據分析表的心停了一下。

「混蛋,你走了就不要回來了。」

穆南樞反身將她擁入懷中,「小柒兒,就那麼捨不得我走?」

顧柒悶哼的聲音傳來:「誰捨不得你走。」

「那你摳著我的領結幹什麼?」

「誰讓你穿得這麼風騷,這麼急急忙忙想走,是想要穿給哪個女人看?」

顧柒還在為他剛剛那一句,他本來就沒打算出來耿耿於懷。

敢情自己每天都在想著他,他倒好,來了都不見她。

柒爺就這麼沒有魅力嗎!

「不給女人看,給男人看。」難得看到小東西吃醋,穆南樞突然覺得吃醋的小傢伙比數據表好看多了。

當然這個時候顧柒還不知道他心中想的什麼,不然肯定會被氣死。

他居然拿自己和那冷冰冰,一堆數字來做比較。

「男人?我就知道,你這個大混蛋,你就是天生的基佬。

爺好不容易將你給掰彎了,卻便宜了別人。」

顧柒哇的一下就哭了,她心裡後悔不已,自己為什麼要扮成男人接近他。

你在沒有彎之前一直以為自己是一個大直男,直到有天被掰彎才發現好這一口。

顧柒覺得是自己給他開啟了新世界的大門,本來穆南樞不搞基的。

都怪自己每天穿男裝各種調戲他,現在他真的喜歡別人了。

女人在愛情面前智商為零,這句話果然一點錯都沒有。

就算平時冷靜理智的顧柒,此刻也變成了一個小傻瓜。

今天一晚上她都在想著穆南樞,被穆南樞出現的事情所衝擊。

好不容易見他來了開心一場,他馬上又要走,腦子裡哪裡還有理智。

穆南樞勾唇一笑:「可怎麼辦,我喜歡上男人了。」

要是這個時候其他人早就開始哄女人了,偏偏穆南樞是個特別的。

他不僅沒有哄,而且還繼續說,看顧柒的淚水吧嗒吧嗒滾落,他心情好極了。

顧柒越難過就證明她越愛他,而他就愛她這個樣子。

誰知道顧柒突然從他懷中掙脫出來,霸氣的將腳往椅子上一放。

「瞧瞧爺這腿,爺這腰,爺這胸,男人有嗎?」

在介紹的時候,她還特地抖了抖自己的胸。

「沒有。」

「那你再看看我的臉,他有我好看嗎?」

「沒有。」

「那你就不許喜歡別人,你只能喜歡我,聽到沒有。」顧柒十分霸道。

穆南樞輕描淡寫:「我可是聽說你最近和南宮離走得很近。」

「天地良心,我和他清清白白的,雖然他有點喜歡我,但我一點也不喜歡他啊。」

「不喜歡他,那你喜歡誰?」穆南樞這種高情商的,三兩句話就將顧柒的真話套出來。

顧柒做嬌羞狀,食指往他胸口上一點,「死鬼,我喜歡的人當然是你。」

「那就一直喜歡下去,不要忘記了,否則我就喜歡小白臉。」

「你騙我,你個大混蛋。」顧柒這才反應剛剛某人就是來套她話的。

這麼簡單的方式,她居然信了。

穆南樞見她拉入懷中,撫去她臉上的淚痕。

「若是不喜歡你,怎會特地給你爺爺準備生日禮物?

若是不喜歡你,怎會特地來顧家,只為了能離你近一點。

若是不喜歡你,怎會打扮成這個鬼樣子,只為了和你跳一支舞。」

穆先生不是不會說情話,他說起情話來沒有幾個女人能扛得住。

連顧柒這種混跡風月場所的老手都被他撩得臉紅心跳加速。

「你真是為了我?」

「不然還能為了哪只沒良心的小東西?」穆南樞寵溺的颳了刮她的鼻尖。

顧柒將臉上的淚痕往他懷裡一紮蹭了蹭,「那你為什麼要放我走?」

「你是鳥兒,嚮往自由的天空,如果我將你關在籠子中,鳥兒眼睛里的色彩會越來越淡。

你是一個如風的女人,強行讓你留著,時間一長只會讓你心生厭惡。

我要的不是你的人,是你的心,所以我放走了你。」

最後一點穆南樞沒有說,他有足夠的信心將這隻鳥兒收回來。

如果沒有這個前提,他肯定沒有他說的這麼大方,真的讓小鳥兒歸林。

「小樞樞,我終於明白了一件事。」

「什麼事?」

「為什麼那麼多人喜歡我,唯獨我只對你產生感情,你和他們不一樣。」

「怎麼不一樣?」穆南樞也想要知道差別。

顧柒掛著他的脖子,「我以為我算是一個聰明理智的人,但你更聰明理智。

你無條件寵著我,卻是所有人之中最了解我的,你故意放我,讓我離開你。

我早就習慣了你無微不至的寵愛,突然離開,我一定會無所適從。

我知道了,你一開始就打算將野貓養成家貓,所以你才對我那麼好。

你沒有斷我雙翼,卻是讓我自己慢慢退化沒有了雙翼,讓我貪戀留在你身邊的溫暖。

別人都在想著怎麼攻略我的人,只有你一直在攻略我的心。」

穆南樞挑眉一笑:「哦?」

「你最高明的是不管你再怎麼想要我,你都會忍著慾望不去碰我。

你怕我會恨你,所以你不做任何被我反感的事情。

從一開始你就是打著攻略我心的主意,寵我愛我,讓我習慣你的存在。

在我還沒有發現的時候,你已經徹徹底底進入了我的心。

我要走,你順水推舟,你就是為了讓我看清楚你在我心裡的地位。

讓我明白我心裡早就有了你,你沒有來找我,讓我胡亂猜測你是不是不要我了。

不得不說,你是一個高級的獵人,捉到獵物並沒有宰殺,而是養著獵物。

等到獵物逃走,放下對你的警惕,帶來一堆朋友,你才會下手。」

「朋友就算了,我的獵物從頭到尾都只有你,小柒兒,那我成功了嗎?」

顧柒深深覺得攻心之術面前這男人佔了第二,沒有人敢占第一。

就連自以為聰明的她,在穆南樞面前也不堪一擊。

早就被他徹徹底底俘獲了心,等自己發現已經為時晚矣。

她有種棋逢對手的感覺,突然妖嬈一笑:「不得不說,你很成功,不過嘛……」

穆南樞問:「不過什麼?」

「不過我這人呢從小就不喜歡被人牽著鼻子走,只有掌握了主動權我才會心安理得。

所以小樞樞,今晚既然你來了,我便不會讓你離開了。」顧柒妖嬈一笑,解開了自己頭上的髮飾,任由一頭墨發灑落。 如今的悠悠容光煥發,舉手投足都流露出高貴的氣息。

一聲好久不見將悠悠拉回了過去的回憶,其實這位助理大哥過去對她挺好。

尤其是她當小助理跟在南宮離身邊,那時候她很多都不懂。

南宮離本來就忙,悠悠總不可能一個小單詞不認識就去煩他吧,很多時候悠悠都在尋找求助理的幫忙。

今天見面以後她卻明顯感覺到了助理對她似乎有些敵意,甚至在防備著她。

「好久不見。」

「悠悠小姐不是已經離開少爺了,怎麼會突然出現在這裡?」

果然悠悠的直覺沒有錯,他真的對自己很有敵意,這話分明在質疑著她。

只是自己也不是以前那個和別人說話就唯唯諾諾連連道歉的小丫頭了。

「你似乎很在意我和少爺的碰面?」悠悠也學了不少察言觀色,勘測人心的本事。

以前別人問她什麼她就會回答,今天她卻沒有乖乖回答問題。

「是,悠悠小姐我就不瞞著你直說好了,並不是我在意,而是老爺子在意。」

悠悠不解,這件事怎麼又和老爺子扯上關係了?她可從來都沒有見過老爺子。

「我不太懂你的意思。」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