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識拉著玫瑰往二樓走去:「沒事,就一頓飯,我們樓都買下來了,還在意一頓兩頓的飯?走吧,這麼早來,一定還沒吃飯吧?」

0

玫瑰推讓不過,想起另一件事,從身後的包里拿出一個小包,對林悅林說:「這是速度型喪屍和三個活喪屍的報酬,速度型喪屍一共是二百六十枚晶核,三個活喪屍二百枚。」

溫識雙眼放亮:「哎呦,這麼掙錢?」

玫瑰點頭:「如果是活著的速度型喪屍應該能達到五百枚晶核。」

沈闊笑著往樓上走:「下次把速度型喪屍的腿打斷,盡量活捉。」

玫瑰大汗:別人恨不能不碰到速度型喪屍,他們竟然還想著網上靠。要知道,力量型喪屍只是力量,如果不近戰,還能有一戰之力,速度型喪屍靠著速度,可退可進,簡直防不勝防。

從另一方面,也說明通掛小隊的戰鬥力真的強,有恃無恐。

溫識一邊拉著玫瑰走,一邊說:「下次把這樓梯改改,每次要出去,走安全通道在上去,太麻煩了!」

到達樓上,玫瑰眼珠都要出來,蔥油餅,油條,羊湯,小鹹菜,包子……

這是!

這是何等的奢侈,令人髮指了!

太拉仇恨了……

李紅英端著一盆雞蛋出來說:「有客人來了,囡囡,再去拿加餐具,那個林林啊,其他人呢?」

玫瑰同樣問道。

沈闊不在意坐下,沒說什麼。

林悅林看向沈闊,面上歲看不出什麼。不過林悅林跟沈闊青梅竹馬,從細節處知道沈闊怕是對其他人有意見了。

在末世前,林悅林看過他開會的樣子,當別人的提議不滿,或者有漏洞時,他也是這個反應。

林悅林嘆口氣,他們確實過分了。

沒有其他人,這麼大的桌子,溫識坐在玫瑰身邊,不斷讓菜。

玫瑰從上桌心裡忍不住的驚濤駭浪,嘴裡的蔥油餅吃的玫瑰眯眼。

就是這個味!就是這個味!

以前玫瑰挑食,蔥姜蒜……各種不吃,末世后,想吃也沒有,大部分人都是直接一個饅頭,上工的人還好,有點菜,這菜幾乎沒有油星,菜里加點鹽,就行了。還惦記著蔥姜蒜,還想挑食?有條件讓你挑嗎?

安全城內種植的蔬菜里很少有蔥姜蒜這類輔料,大部分都是人類必須的綠色植物,纖維多,能大體滿足人體需求就可以,最多的還是澱粉類高的土豆,紅薯等,其他的就是糧食。

玫瑰不想提掃興的話,那些感嘆的話全部大口大口咽到肚子里,只說讚美之詞,當然是真心的。

「這蔥油餅聊足!你們從哪裡弄到的小蔥?」蔥油餅最好用小蔥,小蔥嫩,也沒有大蔥味沖,但是小蔥不如大蔥耐放。

溫識解答:「這有什麼,小藝是木系異能,昨個下午為了鍛煉異能精細控制力,催熟了很多小蔥,韭菜……」

才來安全城第一天就這麼努力,他們厲害也是有原因的。但是精細控制力是什麼?玫瑰不解看向溫識。

溫識很高興玫瑰看向他,向她解釋。

木系異能能催熟植物,之前小藝就可以催熟植物,大多是土豆,白菜或者其他的,老點嫩點都可以吃,對異能的控制能力要求不高。

這兩天小藝的心結慢慢解開,異能漲了一級,能力提高了,但是控制力還不行,高原提出讓他催熟鮮嫩程度高的植物,於是就有了大盆的小蔥和韭菜。

玫瑰對他們這種敗家行為苦笑不得:「你就不怕他敗壞了那些種子?」隨後想到,他們不缺這點種子或者食物吧。

李紅英噗嗤笑出來,說:「怎麼不怕,今天早上來的時候在倉庫里看到好多小蔥的種子,估計就是老了,開花留下種子了。」

林悅林點頭:「老了就繼續催唄,種子也有用。怎麼都不會浪費。」

溫識借花獻佛,只是這花有些另類:「那很多小蔥,拿著,對了,還有種子,你們可以拿著,放房間里,如果可以附上一層膜,冬天就有小蔥了,還有韭菜,那叫什麼,割了一茬又一茬……」

玫瑰接受,這叫什麼,虱子多了不怕愁啊。

令人震驚的不只是冬天的一抹綠色,還有變異肉,玫瑰嘴裡喝著的就是羊變異過後的肉湯。

玫瑰不是沒有吃過變異獸,只是天冷后就沒有見過,變異獸在入冬後日益減少,而且變異獸的肉不易存貯,不管用什麼方法,裡面的能量都會隨著時間而流失。

到現在還沒法養殖變異獸,因此變異獸的肉格外之前,這也是昨晚夜市上,有一根變異獸的骨頭就能讓人激動的原因。

一頓飯,玫瑰只想抱著通掛小隊的大腿,喊一聲:「土豪,我們做朋友吧!」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喂。」

「喂,小弟弟,起床了嗎?」

電話那頭傳來宋紅顏御姐嬌滴滴的音色。

「那就過來吧,快點哈,人已經到齊了。」

宋紅顏對著葉飛說著,葉飛應了一聲就是掛掉了電話,開始穿衣服。

……

此時,在九龍灣內,數千人集結在一起,最前面的幾個人,分別是拜月盟的高層,還有宋紅顏找來的高手,他們準備討伐李文東。

李文東步步緊逼,讓拜月盟損失了好幾個弟兄,現在拜月盟已經退無可退,唯有一戰。

「怎麼還不來啊?那個葉飛到底行不行啊,老大,你怎麼那麼重視那個葉飛?還給他拜月令。」

此時一個高層忽然說著,眉頭緊鎖,覺得葉飛根本就不行。

「是啊,老大,你有沒有搞錯,給他拜月令,那豈不是拜月令,落到了庸才手中?」

「不行的,老大,這些我不支持你啊。」

幾個高層紛紛對宋紅顏提著意見,臉上帶著不悅,他們跟著宋紅顏很多年了,都沒有拜月令的許可權,而葉飛一來就有,讓他們很是嫉妒。

「我相信他,畢竟我見過他的身手。」

宋紅顏淡淡的說著,她相信自己的判斷不會有錯的,葉飛的伸手,覺得是絕頂高手。

「反正我們不信,今天就來驗證一下吧。」

「對啊,看看這小子到底行不行,不行就老實的把拜月令給交出來。」

幾個高層紛紛說著。

「嗚嗚嗚!」

一輛計程車駛來,葉飛從車上下來,穿著一身休閑裝,頭髮略微有些凌亂,身材消瘦。

葉飛第一眼,就在數千人之中看到了宋紅顏,宋紅顏今天穿著一身幹練的牛仔衣服,身材完美,容貌絕佳,纖纖玉手白的不像話,比其他女人的手白了不知道多少。

葉飛緩緩的朝著宋紅顏走去。

眾人的眼光凝聚在了葉飛的身上,看著葉飛其貌不揚,身材消瘦,個子也不高,不少被宋紅顏請來的高手,都是十分的不屑。

「我們幾千人等了這麼長時間,就是等了這麼一個東西?」

「就是,多他一個也起不了什麼作用啊。」

「讓我們在太陽底下曬這麼久,原來就是這麼一個個子矮小的人啊,真掃興。」

被宋紅顏請來的幾個武者,都是抱怨著,幾千人等了三十分鐘,就等來了葉飛這樣的人,他們心中有點不平衡。

宋紅顏身後的高層雖然此時沒有說什麼,但是都是不太看好葉飛。

宋紅顏朝著葉飛走去。

「準備吧,今天就要討伐李家,李家的五個高手很厲害,你要注意安全啊。」

宋紅顏對著葉飛說著,葉飛微微點頭,內心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

「走,出發!」

宋紅顏大喝一聲,而後便是率先上了車子,幾千人都是上了各自的車子,幾百輛車子浩浩蕩蕩的出發。

葉飛坐在一輛車子上,上面有三個男子,都是宋紅顏請來的武者,加上葉飛,一共四個人。

「你就是葉飛啊,你幹嘛不早點來?讓我們等這麼久?是不是看不起我們?架子挺大的嘛。」

其中一個男子問著葉飛,葉飛笑了笑,沒有說話,現在不是內訌的時候,葉飛不想還沒見到敵人就自己先內訌了起來。

「問你話呢,你是聾的傳人嗎?」

另外一個男子糍粑著葉飛,語氣之中沒有一點好氣。

「你是哪個門派的?或者武盟的?」

最後一個男子問著葉飛,葉飛這次終於說話了。

「無門無派無武盟。」

葉飛淡淡的說著。

「哦,原來是無名之輩啊。」

「我可告訴你啊,待會宋紅顏是讓我們先上的,待會打起來,你可不要拖我們後腿啊!」

「你就老實的躲在我們後邊,不要亂動,不然就別怪我不客氣了。」

「對,打起來不要亂跑,別亂了我們的陣腳。」

三個武者都是對著葉飛說著,臉上帶著不屑,覺得和葉飛在一個車子里,簡直是丟人,連個武盟都沒有。

「知道了。」

葉飛緩緩的說著。

很快,宋紅顏的人馬,到了九龍坡,這裡一片荒蕪,雜草叢生。

還未到近前,就能遠遠的看到李家人,李家的幾千人排列在九龍坡的荒野之上,李文東坐在一個華麗的王座之上,嘴巴之中叼著雪茄。

李文東身後跟著五個高手,一字排開,男的俊逸非凡,女的傾國傾城,三男兩女,那是李文東的超級高手,分別是,朱雀,玄武,白虎,青龍,天鳳。

朱雀還是一如既往的穿著暴露,下身的紅色布條隨風飄揚著,手中的摺扇擋住嘴巴,雙眼微眯,看著宋紅顏逐漸逼近的人馬。

宋紅顏下車,一人意氣風發的走在最前面,身後的幾千人紛紛下車,跟在宋紅顏身後,氣勢萬千。

宋紅顏一身大佬姿態,脖頸如玉,肌膚雪白,口紅閃耀著光澤,臉蛋上的肌膚好像捏一下就出水一般,嬌艷動人。

一個手下搬來一個王座,宋紅顏直接坐在上面。

葉飛和三個武者紛紛下車,都是在高層的後面,準備聽從宋紅顏的號令再出來。

葉飛一偏頭,看到李文東竟然坐在王座上,葉飛腦袋嗡的一下,原來讓整個拜月盟人心慌慌的人是李文東,葉飛深吸一口氣,世界真小啊。

「怕了就滾,不要在這裡深呼吸。」

一個武者看到葉飛深吸一口氣,便是嫌棄的對著葉飛說著。

葉飛沒有說話,先解決了李文東在說。

「宋紅顏!你終於敢跟我正面交鋒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