湯景瓷那時候正低頭玩著手機,手指一滑,手機都被摔了出去。

0

視線一抬,與喬西延撞了個正著。

「爸,這都什麼時候的事了!」湯景瓷恨不能堵住他的大嘴巴,初中時候的事也翻出來說。

「是挺久了,我那時候才知道,女兒家大了,有小心思了,居然會開始寫情書了……我的心啊,拔涼拔涼的。」

喬西延眉壓著眼,偏頭看著她,眼底透著道不明的情愫。

情書?

有點久遠的東西。

這女孩情竇初開,單純的喜歡或者暗戀某個男生都是常有的事,可是寫情書這種事,必然是懷著各種羞澀虔誠才會幹出來的事……

很不爽!

最後兩人回屋,湯景瓷才躺在床上,長舒了一口氣,簡直要死了。

剛和喬西延告白,就被他知道自己給別人寫過情書,還有比這個更尷尬的事情嗎?

**

湯望津定在簽約后的第三天帶湯景瓷回國,雖然要打算回國開個展,但也有許多事情需要回去籌備。

所以第二天就帶著湯景瓷去醫院檢查手臂,順便請喬西延和宋風晚吃頓飯。

昨天夜裡,湯望津拉著喬西延說了一宿的胡話,他昨天睡得遲,醒來的時候,湯望津已經起床了。

「睡醒了?」湯望津剛洗漱好,正站在窗口扭腰,活動筋骨。

「嗯。」喬西延腦仁酸脹。

「你們這些年輕人啊,就是愛睡懶覺!」

喬西延錯愕,我愛睡懶覺?

行,您說什麼都對。

「今天不是要去醫院複查,定了幾點?」喬西延揉了揉額角。

「十點。」

「這麼遲?」

「小瓷和林白出去了,約了十點在醫院門口等。」

「他們出去了?」喬西延莫名覺得腦仁更疼了。

「說要帶她去檢查一下眼睛,他來得早,我這把老骨頭,不想跟著折騰。」湯望津這段時間對段林白也很了解。

一心向錢看,對自己女兒也沒什麼興趣,雖然私下有點跳脫,人品還是信得過的,私生活,就暫且擱置不提。

「其實林白這孩子,做事還是很細心的,人不錯。」

喬西延並沒說話。

*

約莫十點,湯望津和喬西延已經到了醫院,在醫院大廳看到坐在一起的兩個人,湯景瓷手中橫握著手機,兩人雖沒肢體接觸,看起來卻靠得很近,似乎在看什麼視頻。

也不知段林白說了什麼,湯景瓷忽然就笑開了。

「小瓷!」湯望津喊她。

「爸。」湯景瓷急忙起身,只是看到喬西延,終是有點不自在,仍舊喊了聲「師兄」,可是那語氣,分明不是那般熱情了。

有點敷衍了事的味道。

「在聊什麼,這麼開心?」

「隨便說了兩句,湯小姐眼睛恢復得很好,之後只要注意休養,不要用眼過度就行。」段林白表現得很紳士體貼。

其實湯景瓷剛才正在看《名偵探柯南》,結果段林白直接來了一句。

「南包拯,北柯南,都是著名的要你命三千,走到哪兒都會死人!」

要你命三千?

湯景瓷實在沒憋住,就笑了出來。

「湯先生,醫生我都約好了,也到時間了,我們去他辦公室吧。」段林白笑道。

「多虧你前後幫忙。」湯望津一直和他道謝,他久居國外,不太了解國內挂號之類的流程,也虧段林白一直忙活。

「應該的。」

湯景瓷默默跟在後面,與喬西延連個眼神交流都沒有。

她走在前面,只覺得後背一道目光,灼人刺目,直勾勾惡狠狠盯著她,如芒在背,看得她頭皮發麻。

而段林白一直都在和湯望津說話,也感覺到有個視線一直暗中盯著自己。

他稍一回頭,後面只有喬西延,他神色如常,也沒什麼特別的,也沒人看著自己啊?

可是那種被人緊盯的壓迫感卻怎麼都揮之不去!

卧槽,自己難不成被什麼變態給盯上了?

喬西延下意識的搓著手指,強吻,看光,弄得自己心煩意亂,她怎麼能如此淡定自若,還能與別的男人有說有笑?

就好像昨天和他告白的人不是她,這讓他莫名有種……

被人白嫖的感覺?

------題外話------

三更結束啦~

接下來會集中處理一下賀家的事,又要開啟虐渣模式了,哈哈……關於為什麼小魚兒的身世會牽扯到喬家和傅家,都會慢慢揭開。

想看小劇場,看完更新別忘了留言投票哈,么么噠~

*

【小劇場】

自從發生傅寶寶要給三爺報老年興趣班的事情后,他的零花錢就被剋扣了許多,那年暑假小嚴先森暑假去京城玩。

「你爸剋扣你的零花錢?」小嚴先森蹙眉。

「對啊,我現在連買根棒棒糖孝敬你都沒辦法。」

「這麼過分?」

「小舅舅,還有更過分的!」

「什麼?」

「我本來輔導班就很多,他又給我多弄了兩個,我連玩的時間都沒有。」

小嚴先森怒了,直接找傅沉談判:「姐夫,我想和你聊聊。」

傅沉挑眉,「聊什麼?」

校園之熱血沸騰 「孩子的教育問題。」

傅沉望著躲在小嚴先森後面的小蘿蔔頭,笑容加深……

待小嚴先森回去后,嚴望川直接給他來了一句,「聽你姐夫說,你最近在京城玩得很開心,也不學習,我給你報了兩個補習班。」

小嚴先森:「……」 京城第一人民醫院

由於湯望津第二天就必須離開,今天特意留了時間請喬西延同宋風晚吃飯,湯景瓷在醫院複查,宋風晚轉了兩站公交直接去了醫院。

此時醫院人流涌動,她便安靜坐在大廳等著,此時已是飛絮季,她戴著口罩,冷不丁還打了幾個噴嚏。

等得有些不耐,才思量著去樓上看看情況。

等電梯的時候,反而再次遇到了賀家人,賀詩情與賀茂貞父子倆。

因為她披散著頭髮,又戴著口罩,擠在人群里,他們似乎並未察覺到她。

「今天你奶奶出院,這以後啊,你就不用那麼辛苦了,專心陪著你媽就行。」宋風晚上次見到賀茂貞還是在去年賀家認親宴上。

體型臃腫,大腹便便,此時整個人消瘦了許多,但意氣風發,紅光滿面,顯然是有喜事臨門。

「你媽年紀大了,懷孕以後,一定要多注意。」

賀詩情只覺得五臟六腑都像被烈火吞噬,烈火灼心般,她此刻才真的應了那句話,心裡mmp,表面還得笑嘻嘻。

「可是爸,我已經很久沒去上班了,我媽那邊已經請了很多護工……」她盡量讓自己語氣平靜。

「詩情啊,你是女孩子,以後總歸是要嫁人的,不要整天忙著工作,你一畢業就進了公司,就像你奶奶說的,別因為工作耽誤你的終身大事。」

「女孩子嘛,還是要以家庭為重的,總是在外面奔波不好。」

「等你弟弟長大,接手了公司,我也能安心了,不過你是姐姐,我和你媽年紀大了,以後還得讓你多照顧著他點啊。」

……

弟弟?

賀詩情捏緊手中的包,那肚子才多大,現在就能確定性別了?

這麼多年,她在公司兢兢業業,沒有功勞也有苦勞吧,現在有了兒子,就想一腳把她踹開?

宋風晚餘光瞥了眼不遠處的父女倆,賀詩情面上笑著,「肯定的啊,我會好好照顧弟弟的。」

可是她攥著手提包的手指,卻一片青白色,指尖狠狠掐進掌心。

「你真這麼覺得?」賀茂貞挑眉。

「是啊,我一直也想有個弟弟,等他長大,我們還能做個伴兒,我以後遇到事情,也能有個商量的人,多好啊。」賀詩情笑得溫婉大氣,不見半點不悅。

賀茂貞滿意的點頭,「那你以後就留在家裡,多照顧你母親,順便好好解決一下自己的終身大事,你年紀不小了,不能再拖了。」

賀詩情後背僵直,之前也不催著自己嫁人,現在卻巴不得要把自己嫁出去,分明就是擔心自己在家欺負他兒子,搶奪財產。

那孩子都沒成形,不知性別,就開始為他鋪路,當真是慈父。

呵——

簡直可笑!

電梯到了之後,一群人烏泱泱擠進去,宋風晚站在靠門邊冷眼旁觀。

當年計劃生育很緊,要二胎太難,賀詩情以為自己趕走了余漫兮這個親姐姐,就能獨佔一切。

誰知道她母親這時候會懷孕,她也落到了要被拋棄的境地,天理昭昭,做什麼事都會有報應的……

*

宋風晚到了檢查的樓層后,隔著很遠,就看到湯望津與段林白正在護士站那邊,邊上圍了許多醫患,似乎是在要簽名。

「小嫂……」段林白一看到宋風晚,脫口而出就想喊嫂子,又堪堪閉上嘴巴。

習慣這東西,簡直可怕。

索性周圍亂糟糟的,也沒人注意他嘴瓢。

「晚晚來啦。」湯望津隔著人群和她打招呼。

和俊男同居的日子 宋風晚安靜站在一側,打量著周圍,卻沒看到湯景瓷與喬西延。

過了不久,湯景瓷從一個房間出來,她剛想喊她,就瞧見她打量著周圍,做賊心虛般朝著與他們相反的走廊另一側走去。

「搞什麼啊,洗手間也不在那頭啊。」宋風晚犯嘀咕,便抬腳跟了上去。

湯景瓷複查的時候,湯望津與段林白被人圍著要簽名,醫生辦公室內除卻醫生,只有她和喬西延。

「先把袖子捋上去,我給你檢查一下。」醫生視線盯著屏幕,調取湯景瓷的電子病歷。

湯景瓷低頭捋袖管的時候,喬西延忽然俯低身子,湊到她耳邊,「檢查結束,到左邊走廊那邊找我……」

男人呼吸清冽,低沉的聲線縈繞著她耳朵,聽得她心顫。

「我有話和你單獨說。」

喬西延說著就轉身出去了。

這才導致湯景瓷看完醫生,就往另一側走。

*

左側走廊盡頭,還有凹進去的一片狹小空間,對面就是大片窗戶,喬西延今日穿得隨意,冷厲挺拔,如一顆青松,身長玉立,正依靠在牆邊抽煙,煙霧熏人。

從側面看,喬西延真的是個非誠冷厲之人,就連下頜線都是生硬的稜角分明,瞧著她,眼梢一弔,正經略帶脾氣。

他抬手將煙頭按滅在內側的垃圾桶內,此時從窗口吹來一陣暖風……

煙霧四散,朝著湯景瓷撲面襲來。

高門盛婚 她被熏得下意識眯著眼,眼前都是灰白煙色……

「唔……」她蹙眉,可是……

下一秒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