渡橋先生笑呵呵地對她道,“東嵐之前來上過我們的團綜,大家都是熟人了,剛好明天我們青木要開早工,見到東嵐的時候轉交給她就好了,也省得你們跑一趟。”

0

他這麼一說,既合情又合理,其他人也沒別的異議,那個袋子就這樣到了青木的手中。

妝容整理好後,青木向化妝師微微點頭,帶着渡橋一郎出了門,下樓和導演等人告別,而後上了保姆車。

“鳳池啊,我都說了多少遍了,人言可畏人言可畏,你不在意,也得替別人想一想吧。”車子發動以後,渡橋一郎苦口婆心地對青木道,“你就那樣讓別人把東嵐的東西拿給你,別的也不說,這樣模糊的態度,很容易讓別人亂想的。”

“有什麼好想的。”靠在椅背上的青木懶懶地掀了掀眼皮,“只是一個紙袋而已。”

“對你來說只是一個紙袋,可別人看在眼裏就沒那麼簡單了。你拿了東嵐的東西,要什麼時候還她?是等下還是明天又或者是晚上?你們是什麼關係,已經熟到可以替對方保管物品了?這些你不去想,可別人會想啊!”渡橋一郎無奈地看了他一眼,又道,“再說了,你好好的拿東嵐的東西做什麼?”

青木無表情地撇着一邊脣角,“沒做什麼。”

他邊說邊看着渡橋一郎的眼睛,手卻已經伸進了紙袋裏。

“你……”渡橋一郎無語凝噎,別過頭,“你愛幹什麼幹什麼,我什麼都沒看到。”

青木無恥地咧開嘴,手從袋子裏拿出一樣東西,低下頭一看,嘴邊的弧度卻在瞬間凝住。

渡橋一郎沒聽見聲響,轉過頭來一看,同樣也愣了,“那……那不是鳳池你的寫真嗎?”

青木沒有說話,他把那本寫真書放到一邊,又從袋子裏拿出了其他的東西——全是書,而且每一本的封面都能看到他的名字。

“這些……全都是鳳池你的採訪……”渡橋一郎有點結巴,“東嵐她……”

青木的寫真和刊有青木專訪的雜誌,甚至還有早年青木自己寫的一本書。

要麼是化妝師弄錯了,這其實不是東嵐優的東西,要麼就是他看錯了,這上面寫的其實不是他的名字,而是別的青田青池之類的人……這樣的想法只在腦海裏存在了一瞬間,就被青木鳳池自己否決了。

東嵐優這個人雖然不太靠譜,可那些化妝師應該沒有毛躁到會弄錯的程度,要說是他自己看錯了……那更不可能,寫真集上那張臉,除了他還能是誰?不是所有人顏值都有這麼高的。

“你說,東嵐她這是什麼意思?”青木鳳池隨手舉起一本書,皺着眉問渡橋一郎。

“這……我怎麼知道。”

“讓我想一想。”青木鳳池低下頭,一本一本翻着那些書,眉頭緊鎖,認真程度絲毫不亞於拍戲。

渡橋一郎想說什麼,看了一眼青木又看了一眼那堆書,最終還是什麼都沒說,只用手掌在膝蓋上拍了一下,輕聲嘆了一口氣。

車子平穩行駛,好久好久之後,青木鳳池像是突然想明白了什麼,擡起頭對渡橋一郎挑了挑眉頭。而渡橋一郎看着他莫名發亮的眼睛,心裏卻隱隱有了些不好的預感。

***

“怎麼樣,這家店的菜好吃嗎?” 總裁的新妻 東嵐優坐在榻榻米上,一邊問一邊給對面的菊丸英二遞了張紙巾。

“好吃!”菊丸用力點頭,接過紙巾擦了擦嘴。

飯已經吃得差不多了,再有兩道甜點就齊了,東嵐優胃口不大,後半段幾乎是在看菊丸吃,饒是這樣,她也覺得心情頗好。

“那下次我們再來這裏吃,還有,我記得三丁目那邊有一家店做的菜味道也不錯,有空也可以去那裏……”東嵐優的話還沒說完,放在桌上的手機突然震了震,本以爲是北琦玉或者飛鳥西江發來的信息,點開一看,東嵐優卻愣住了,下意識地喃喃自語,“他又發什麼神經……”

“怎麼了?”菊丸英二疑惑地看向她。

東嵐優搖了搖頭,收起手機笑着回答,“沒什麼,垃圾短信而已。”

聞言,菊丸也不再多言,興致勃勃地和她說起了學校裏的趣事。

東嵐優一面聽着,心裏卻還在記掛着那條短信。

那是一條來自青木的,奇怪的短信——「我允許你,光明正大地做我的仰慕者。」 收到那條短信的第二天,早早趕去片場上工的東嵐優一整天都不敢直視青木鳳池。他實在是太奇怪了,這種奇怪從一開始就存在,並且隨着她和他越來越多的接觸,那感覺也在不斷加深。

在開拍前,青木找機會逮到了東嵐優,“你在躲我?”

“沒有,前輩想多了。”東嵐優躲也不是,不躲也不是,回話的時候完全不看他的臉。

青木鍥而不捨地追問,“那你低頭做什麼?我臉上有東西?”

“我只是今天眼睛不舒服。”東嵐優左顧右盼,就是不肯直視他。

“你……”

他還想說什麼,導演那邊卻突然派人來叫了。

來人對他們兩人道:“青木君,東嵐桑,艾莉絲小姐已經來了,導演說讓你們去見一見。”

東嵐優如蒙大赦,連忙點頭道,“好的,我們過去吧。”

青木鳳池別無他法,話梗在喉嚨裏,最後只得嚥了回去。

三人一起走到導演等人聚集處,艾莉絲和導演正聊着天,說到開懷處,笑的很是爽朗。

橙花小主有點甜 這是東嵐優第一次見到艾莉絲本人,她有一頭熱情如火的紅髮,雙腿長而細,五官很精緻,眼睛和鼻樑看上去有些像混血兒,往那兒一站,哪哪兒都在發光。她的美貌程度絕對當得起她的名氣,不管她這張臉究竟是先天的還是後天的,東嵐優都想由衷讚歎一句,真是漂亮啊!

只不過……比起青木鳳池來,她的美倒也沒那麼刺眼。

想到青木的怪異舉動以及他現在正站在自己身邊這一點,東嵐優下意識地往前挪了一步,爲了不讓自己這個動作看起來太突兀,她伸出手朝艾莉絲微笑道:“艾莉絲前輩你好,我是東嵐優。”

艾莉絲眼睛微微睜大,而後笑容擴大了不少,她握住東嵐優伸出來的手,“你好東嵐,我是艾莉絲。”

在她說話的同時,東嵐優彎下了腰,這一舉動讓艾莉絲的笑容越發柔和了起來。

在東嵐優問候過後,青木也伸出了手,“你好,我是青木鳳池。”

一胎雙寶:總裁大人請克制 “你好。”艾莉絲的笑意收斂了些,比起剛剛,表情裏更多的是工作時的正經,“我是艾莉絲。”

兩個人的手只輕輕握了一下便鬆開,導演見他們三人第一次見面氣氛不錯,滿意地點了點頭道,“好好表現,這部電視劇就靠你們幾個了啊!”

尊上的異能嬌妻 寒暄完,下一個該拍的正好是東嵐優和艾莉絲的對手戲,已經整裝完畢的兩人很快進入狀態,青木鳳池被晾在了一邊,沒說完想說的話,坐在場外的他雙手抱臂,表情很是不悅,渡橋一郎無奈,只好在旁邊像哄小孩一樣哄他。

好不容易工作完了,東嵐優連妝都沒換,收拾東西走得飛快,此時青木正在鏡頭前,等他拍完他的戲份,東嵐優早沒了影。

保姆車內,用手機翻着娛樂新聞的東嵐優看到飛鳥西江手上提的紙袋,有些好奇地問,“飛鳥桑,這個你不是放在我宿舍了麼,怎麼會在這裏?”

“啊,上次去接你的時候順便拿出來了。”飛鳥西江笑了笑,“沒跟你說真是抱歉啊。”

“沒關係。”東嵐優不在意地彎脣,又有點不解地問,“只是,把這個帶到片場來做什麼?”

畢竟裏面裝的東西……要是被那個怪人頭目看到,可就麻煩了。

“我怕你有的時候不知道怎麼和青木君相處,所以就帶出來讓你隨時可以看啊。”飛鳥西江晃了晃紙袋,“昨天你換妝的時候我放在你椅子背後,走的時候居然忘記了,還是渡橋先生剛剛拿給我,我纔想起來……”

“等等!”東嵐優劃屏幕的手一下子頓住,“飛鳥桑剛剛說什麼?渡橋先生?!”

飛鳥西江奇怪的看了她一眼,似乎不理解她這麼激動是爲何,“是啊,怎麼了?”

東嵐優彷彿在瞬間失去了說話能力。

難怪……難怪昨天青木會發那樣的短信給她!他一定是看到了紙袋裏的東西,然後誤會她對他……

想到這裏,她用手掌扶額,在心裏默默地長嘆了一口氣。

“怎麼了優?”見狀,飛鳥西江不禁有些擔心,“有什麼問題?你別嚇我……”

“沒事。”東嵐優搖頭,“飛鳥桑不用擔心。”

事到如今說什麼都晚了,她總不可能去找他解釋,告訴他自己其實並沒有對他有想法?那個自戀狂會信就怪了!他一定會覺得她在找藉口……

一瞬間,東嵐優覺得頭彷彿也痛了起來。

***

因爲有青木鳳池和艾莉絲在,電視劇播出以後收到了熱烈反響,身爲女一號的東嵐優也成了娛樂新聞的常客。工作量多了許多,原本就沒多少肉的東嵐優又瘦了不少,而索信的廣告方案也在這段時間內確定了下來,她整個人忙的就像陀螺一樣,停都停不下來。

因爲拍廣告的原因,東嵐優和北琦玉又有了大量相處時間,雖然這支廣告拍起來最多不會超過一個星期,但這還是讓常常因爲不同工作而分開的兩人感到興奮。

木下青煙夾在兩人中間,東嵐優對她雖不算熱情,但至少不壞,而北琦玉冷臉之下是一顆和善的心,三個人相處起來倒也不難過。

挑了個時間開會將三個人的妝都定下來以後,東嵐優又要趕往片場,上車之前她和北琦玉打了個手勢,心領神會的北琦玉點了點頭,輕輕揮手送她離開。

直到車開出視線,北琦玉才收回手轉身,視線觸及站在她旁邊稍後一點的木下青煙,後者這纔有些驚慌地移開了看着她的目光。

北琦玉奇怪地問,“怎麼了?”

“沒什麼……”木下青煙擺了擺手,臉色微紅,小聲地回答,“只是,有點羨慕呢……”

“嗯?”北琦玉愣了愣,明白她是指什麼之後,笑着回答,“不好意思啊,明明宿舍就在隔壁,卻還是這麼膩歪,下次會收斂一點的。”

“不……我不是這個意思。”木下青煙慌張地將手擺地更厲害了,“我是真的覺得……東嵐桑和你的感情,很讓人羨慕……”

“這麼久了,我一直覺得東嵐桑和我們有點不太一樣,不管是什麼事情,她好像都可以做的很好,有足夠的能力和足夠的努力,到現在,走的最好的人也是她……其實我以前有些怕她,可能是氣場問題,我不敢和她說話,也不敢靠近她,本來覺得,和她相處起來也會有些難……”

“那天接到電話的時候,我心裏唯一的感覺就是,我完蛋了。我以爲東嵐桑一定會告訴飛鳥桑,或者再怎麼樣,也一定會打我一頓出氣……畢竟,那樣的事如果我真的做了,發生什麼事情,不僅我自己,就連你們也會很麻煩……”

“可是我沒想到,東嵐桑她最後會做那樣的決定。”說到這裏,木下青煙的眼裏有了亮光,“我沒想到,她居然願意幫我……”

沒想到木下青煙會突然說出這番話,北琦玉愣了愣,反應過來以後她溫和地笑道,“優她就是這樣……奇怪但是很有魅力的人呢。”

“是啊!雖然說着不溫柔的話,可是卻是個很溫柔的人,這樣的東嵐桑,真的很帥氣。”木下青煙看向北琦玉,那侷促慌張從她臉上消失,取而代之的是真誠的笑意,她說,“北琦玉桑也是哦!雖

然平時總是板着一張臉,但是看着東嵐的時候,還是會不知不覺露出笑容……”

木下青煙突然退後一步,朝北琦玉深鞠躬,“十分感謝,北琦玉桑,感謝你和東嵐桑願意給我這個機會。”

“哎?你不用這樣……”

“還欠東嵐桑的那份謝意,就讓我用行動來表達吧。” 不乖總裁靠邊兒站 她直起了身,“我絕對,絕對不會辜負你們的好意!”

“哎……?”北琦玉無奈地笑了,“真沒辦法,既然你這樣說了,如果我再拒絕推讓的話,好像有點太扭捏了……不管怎麼說,大家一起努力吧。”

那時候東嵐優在走廊上遇到了她,喪氣的她突然開始想要試一試,而現在她們一起遇到了木下青煙……這就像是一個良性循環。

人的眼裏都有星星,只是,如果那光芒熄滅了一次,以後就很難再亮起來了。東嵐優讓出了一半廣告費,但她卻留住了木下眼裏的星光。

這個世界上,萬物各司其職,有的人生來就會發光,可是,荼毒它物的毒辣烈日不是仁慈,真正值得追隨和嚮往的,是黑夜裏亮起來的火把。

東嵐優的帥氣就在於,她從不做那烈日,卻總是板着臉,成爲嚴肅的溫暖火把。

“還有很長的路要走,優她最討厭不努力的人了,如果不想要被她討厭的話,千萬記得好好加油。”

木下青煙認真地點頭,那模樣看起來就像一個認真聽話的學生在受老師教誨。

北琦玉又忍不住彎了彎脣角,正笑着,手機在這時突然響了,打開一看,是一條東嵐優發來的不短的信息。

「剛剛過減速帶的時候車子震了一下!我的章魚小丸子全都飛出去了!啊啊啊好難過!琦玉我們晚上一起去吃章魚小丸子和鰻魚吧……啊對了你要是比我早收工的話,幫我去藥妝店買一支粉底,剛剛的小丸子全都被我甩到飛鳥桑臉上去了,沾了好多醬哎我得賠罪……」

像是想到她的語氣和那場景,北琦玉沒忍住,噗嗤笑出了聲。 電視劇的反響很不錯,幾位演員熱度不斷持續升高,藉着這個勢頭,一連幾個星期,東嵐優都在拼命趕通告中度過。

超負荷的工作之後,東嵐優幾乎是一碰到軟棉的物體,閤眼就能睡着。飛鳥西江見她如此辛苦,特地給她安排了一天假期,在房間裏睡了十幾個小時,充電完畢以後,東嵐優拾掇拾掇又敲開了隔壁北琦玉的房門。

雖然是難得的假期,但她們約好,今天要去公司和春山葉談一談,關於她們下一張專輯選曲的事情。

自從上一次北琦玉被春山葉毫不留情地拒絕以後,擺脫口水歌反而成了她們極度想要達成的事情。這次北琦玉寫了一首難度不算大的歌,至少比起之前那首,這次的曲目簡單了不少。

不是她們想退而求其次,只是因爲實在沒有辦法,隊友的「無能」和高層的顧慮都是不可不考慮的障礙性因素,無奈之下,兩人只能這樣以退爲進。一點一點來,成功一次以後,難度慢慢增加,時間久了或許有一天,她們能完全擺脫那些技巧爲零的偶像歌曲也說不定。

雖然這個願望看起來,並不是那麼容易實現。

春山葉辦公室。

東嵐優和北琦玉兩人有些緊張地站在辦公桌前,室內流動着一種難言的氣氛,無言地壓迫着人的神經,這等待的過程比結果還要難熬,漫長地就像是永無止境一般。

許久,皺眉看完北琦玉譜子的春山葉終於開口,擡頭看向她們兩個人問道,“這首歌對你們來說,難度多大?”

北琦玉和東嵐優不知道她問這個問題意欲何爲,但還是很認真地回答了她。

北琦玉輕聲道,“以一百分的程度爲標準,這首歌的難度對我來說,大概是……五分。”

在她說完以後,東嵐優也輕聲回答,“我的話,十分。”

春山葉一愣,皺眉沉思了好久才說,“我估計,如果讓水真來唱的話,困難程度應該在五十五左右。”

也就是說,東嵐優和北琦玉兩人有百分之九十多的把握可以完美演繹這首歌,而對水真千秋來說,難度卻已經不小了。

雖然在這樣嚴肅的時候腹誹很不好,但東嵐優卻還是忍不住想,水真千秋的唱功,真是爛到有夠誇張的……

不過,當下可不是吐槽的時候,春山葉這麼一說,東嵐優和北琦玉兩人懸着的心又陡然提了起來,若是春山葉又顧及到水真千秋,而再一次拒絕她們……

“這樣吧。”在她們胡思亂想間,春山葉發話了,“你們在紅白上的表現很不錯,因爲這個節目最近你們兩的關注度都有升高,既然你們這麼想唱,那我們就乾脆趁熱打鐵,這首歌讓你們唱,但是不收錄進下一張專輯裏,你們也是知道的,全員水準不在一條線上,折騰起來很麻煩。你們就以小分隊形式發這首歌吧,加上上次拿給我看的那首歌,用這兩首做一張單曲出來。”

這突如其來的驚喜讓兩人都驚呆了,北琦玉的聲音都有些顫抖,“總監……你……你說的是真的麼……?”

“當然。”春山葉往椅背上一靠,“這算是給你們一個機會,紅白這個節目給你們帶來了不少的關注,也讓人對你們兩個的唱功有了一定印象,但是這還遠遠不夠,在這個關頭出一張你們兩人的單曲,也算是趁勢頭再加一把柴添一把火,成功了,以後還想唱原創,那就有的商量,但若是失敗了……你們自己心裏應該有數。”

兩人目光一凜,沉聲回答,“是!總監。”

“好了,出去吧。”

東嵐優和北琦玉微微鞠躬,然後轉身向門走去。

“在發這張單曲之前,別再鬧出什麼事情,若是出了什麼差錯……”在她們走到門口之際,春山葉的聲音又悠悠響起,“你們知道後果。”

兩人沒有答話,只是腳步卻雙雙在門口停頓一瞬,東嵐優垂下眼,而後用力擰下了門把手。

尾田大樓下的人行道上,戴着帽子口罩全副武裝的東嵐優和北琦玉並肩靠得極近,腳步緩慢的兩人正語氣沉重地討論着剛纔的事情。

“我還以爲她轉性了,沒想到還是爲了利益。”東嵐優的眼眸裏幽深一片,隔着口罩傳出來的聲音聽起來有些厚重。

自從上次她罰東嵐優節食的事情發生以後,北琦玉對她的印象就不太好。一向臉色如冰的北琦玉,表情也寒了幾分,“她最後的警告絕對不是隨口說說而已,這次她會答應,怕只是因爲我們的關注度有所提升,想要藉着紅白的勢頭得到點什麼……”

“她自己不是很大方的承認了麼。”把春山葉說過的每句話都細想了一遍,東嵐優嗤笑一聲,“果然是商人逐利啊……在我們這樣的小蝦米麪前,那嘴臉甚至連遮掩的必要都沒有……”

不管走出去有多少人在爲她們應援,不管上多少次頭條,站在決策層面前時,她們微弱的人氣根本不足以支撐她們與之抗衡。

還是……不夠紅啊。

這就是現實,雖然殘酷,但必須得看清。

“說真的。”東嵐優把幾張檸檬糖糖紙團成一團丟進了垃圾桶裏,“我真想狠狠把樂譜甩在她臉上。”

北琦玉側頭看了她一眼,“……我也一樣。”

兩人都不言語,那條筆直人行道一路向前,地面有些不平整,這條路沒有拐彎沒有路口,幾百米長的路段呈向上趨勢,到了坡度最高的地方,彷彿和天相接,再往前便會消失不見。看起來就像是走在上面的人,能順着這條路一直到達那明亮天際一般。

戴着帽子的兩人手插在外套口袋裏,挺着筆直的背不緊不慢地朝那高處走去,尾田大樓就那樣被她們甩在了身後,兩個人的身影沿着坡越走越高,直至最後,她們已經和出發時的那棟大樓相隔甚遠。

就好像天際和地面的距離。

***

紅白對決的錄製和拍戲一樣重要,劃上重點線的幾樣工作光是準備就花費了東嵐優不少的心力,拍完索信廣告以後,她原本想着要好好休息一下,誰知公司卻偏偏不肯給她這個機會。

把她叫到公司會議室的飛鳥西江一臉嚴肅地對她鄭重宣佈,有一部電影向她發出了邀約,並且伸出橄欖枝的不是打醬油的角色,擁有絕對話語權的導演希望她能在整部影片裏擔綱主役飾演女主角,而飛鳥西江把她叫來除了通知她這個消息,另外一項任務就是向她傳達公司的決定——接下這個角色。

演電影是好事,對於她們來說,能在電影裏露臉就已經不錯了,更何況這次還是主役,但聽到這個消息,東嵐優的反應卻不是喜悅,而是錯愕和無法遏止的……氣憤。

主要原因出在了劇情上,會讓東嵐優的情緒產生如此波動的原因很簡單——在片中,東嵐優飾演的女主角和未知的男主角有牀♂戲。

她現在的身份是女偶像,貿然接這樣的角色,是好是壞很難判斷,更別說她現在還沒有看到劇本。

這樣的事情對女偶像來說已經很出格了,更過分的是事務所方面事先還不和她打招呼,在她不知情的情況下就先同劇組方面簽訂了合約,而身爲當事人的她,卻是最後被告知的那個。

“爲什麼不先和我商量就把合約簽下來?”東嵐優雙手撐在桌上,怒氣衝衝地站起了身,“如果我演不了的話,是不是二話不說就要算我違約?!”

“公司有考慮過我的意願和感受嗎?!”東嵐優拿起合約往桌上重重一摔,“他們的腦袋裏到底在想些什麼啊!是進水太多導致秀逗了麼?”

“這是公司的決定……”坐在她對面的飛鳥西江有些無力,任憑她音量再高也不見生氣,她嘆息一般道,“我沒有決定的權力……”

東嵐優雙手握拳,好半晌垂頭不語。她心知飛鳥西江說的是實話,沉默了許久,最後悶悶地咬了咬牙,硬是把怒氣憋了回去,她深吸一口氣道,“抱歉,我不該對你撒氣……”

東嵐優把文件夾合上,隨手往前一推,頭也不回地轉身往外走,“我出去吹吹風。”

“優!你去哪!”飛鳥西江有些焦急地站起來,“等下還要去片場拍戲……”

一向敬業的東嵐優這一次卻不管不顧,哪怕是聽到接下來還有工作,她也依然頭也不回地拉開會議室的門走了出去。

她那麼努力到底是爲了什麼?

她已經付出了這麼多,可是在這種不小的事情上,她卻依然不能反抗公司霸道的決定,甚至連一點置喙的餘地都沒有。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