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晨,女子寢室附近的廢墟還在清理當中,現場纏繞着無數條黃色的隔離帶,夜裏也許看不清楚,可是早上……

0

昨天的瘋狂才徹底的顯露出來,整個女子寢室的六樓基本上己經坍塌,少量的磚牆支撐着破敗的樓頂。

挖掘機根本擡不到那麼高,完全是人工一點點的清理。清理工人小心翼翼的在執法員的指揮下清理着部分區域。

前往食堂的路上,興致勃勃的人羣談論着六隻狼……

媽的,龍宇簡直想衝想去把這幫傢伙全乾掉,然後掐着脖子一個個的告訴他們,老子不是第六隻狼。

“嗨,龍宇,昨晚過的好嗎?”索格爾笑着從背後拍着龍宇肩膀:“聽說六隻狼全滅了啊。”

“如果再提那幾只狼,我就把你變成一隻狼。”龍宇惡狠狠的盯着索格爾。

“哈哈……龍小子,你家虎大爺來了,昨晚居然睡着了,錯過了收拾六隻狼啊,對了,索格爾,你昨天一定也睡着了吧,我這麼英名神武的人都能睡着,你當然也不例外了。”

砰……

龍宇拍着手離開食堂……

虎劍辰頭暈暈的,後腦的一拳打的虎劍辰一個撲倒,全身上下包括嘴裏全是泥。

恰巧此時,凌宇寒剛好走到虎劍辰身後……

“媽的,那個王八蛋偷襲我,我……媽的,凌宇寒,老子和你決鬥。”

“沒時間。”

“老子今天和你死磕了,你別想走?”

“我要上課。”

×××××××××××

明天字數就過十五萬字了,大家收了以後看吧,小弟會是個乖寶寶天天更新嘀。

今晚要去飯店腐敗,所以這章提到中午發。一天兩章,決不食言。

推薦網遊之惡搞補完書號15948是本很有趣的書! 兩個傢伙繼續每天例行的拌嘴,龍宇吃過早飯,急匆匆的走出食堂。

招停了一輛出租車。

神算萌妻超凶萌 執法隊,審訊廳。”

電子機械似的聲音,道:“對不起先生,那裏是禁入區域,如果您想進入,請出示執法員證件。”

“算了。”龍宇無奈的走下車。

辨認的一下方向,徒步走向審訊廳的方向。

上次是坐着,無暇多看四周的情況,這次可不同,居然要當一次殺手,龍宇十分不願意的仔細打量着四周的環境。按照某人曾經和自己討論過的方式,認真的記下附近的一草一木。

清晨的薄霧還沒有散去,路旁上樹木花草上還帶着點點的水珠。時常的看到警車在空中劃過。

魔獸的襲擊並沒有停止,這段時間的執法隊可是忙的不可開交。

遠遠的,前方六名執法員站在道的兩旁,挺直的站立在那裏。其中一人伸出手衝着龍宇一揮手,“請離開,這裏不允許普通人進入。先生如果有事情,請直接去咒樂園的執法隊隊部。”

龍宇歉意的笑了笑,轉身離開,轉彎的地方,一個閃身消失在林邊的道旁,穿過荊棘密佈的草叢,爲了防止有人穿越護欄,四周的林內可不光是一些普通的植物,很大一部分都是帶毒的,雖然不至於致命。但也足夠讓一個人在原地躺上幾個小時的。

輕輕的,憑着經驗避開那些植物,穿躍護欄,一株大樹下,龍宇的化身成黑暗隱身在黑影之下。


一隊隊的巡邏隊員從身邊走過,一個落單的也沒有。龍宇心中暗急, 金屋有女初長成


祈禱那位‘眼光明亮’的執法員先生們,能夠慧眼識穿隱匿,但那種可能性很小,幾乎是不可能,除非專門訓練出來的獵狗,不然根本分辯不出暗魔和人類的差別。

又是一隊的執法員從身邊走過,可是就沒有一個掉隊的,恨的龍宇想把這六七個全打暈了算了。

“喂,你們先去,我一會跟上來。”

看着離隊的一名執法員,龍宇心中一喜。

“哈,小羅,不會是你老婆又打電話查崗了吧。嘿,昨晚上聽說你可沒回家啊。不會是鬼混去了吧。”其餘幾人邊走邊戲謔的笑着。

小羅笑罵着走到樹林邊緣的地方,“滾蛋吧,誰不知道昨天晚上那檔子事,還有,魔獸沒事出來就鬧騰兩下,誰還有機會鬼混。我老婆是擔心我出事。”

其餘幾人哈哈一笑,轉身繼續巡邏去了。

留下小羅一個人,剛掏出電話,還沒等撥通。就覺的眼前一黑,小羅的第一反應就知道被偷襲了,可是那個人是怎麼到的背後。

輕輕的拖着小羅的身體,將人拖到角落,二話不說的脫掉小羅的外衣套在身上,一看居然正合適,也活該這小子倒黴。

用葉子隱藏了一下,確認沒什麼破綻之後。龍宇將帽檐壓的低低的,然後走出樹後,向着審訊室的位置走去。

“兄弟停一下啊。”剛走不遠,就聽到身後有人喊自己。

龍宇站定,轉身, 上神大人又怠惰了 ,“兄弟有火沒?”說着掏出兩根菸遞給龍宇一根。

“有。”龍宇微微一笑,隨手在外衣的翻了一下,這纔想起衣服不是自己的。露出一個歉意的笑容。

“哈,沒想到兄弟居然不抽菸。”對方拍了拍龍宇的肩膀,“沒關係,反正馬上到大樓了,裏邊的小劉身上有火。”

“噢,那倒不必。”龍宇說着豎起拇指,指尖上一團細小的火焰閃着紅光跳動着。

“原始能力,你……你是隊長級的。”對方一見龍宇手指的火焰,一臉驚訝的看着龍宇,可是那身的標誌明顯的只是一個普通的二等執法員。

可原始能力,那可不會錯的,火焰可是唯有原始能力的人擁有的,擁有原始能力的人沒有人低於S級啊。

“可惜啊,非常不幸的,這個能力在我的身上簡直浪費啊”龍宇無奈的聳聳肩膀,一臉沮喪的樣子,“我只不過是一個普通超能力者,這項能力除去點菸沒什麼用處。”

龍宇省略了用大炮打蚊子的尷尬事。

對方滿臉的疑惑,接着同情的拍了拍龍宇,“兄弟,別沮喪,既然己經如此了,那隻能接受了。這種事情又不是一個兩個,就當是省了火錢也未嘗不可。想開些吧。還有人居然把自己當冰箱呢!”

“恩,己經習慣了。對了聽說昨天夜裏活下來的那個少女在這裏,不知道怎麼樣了?”

“怎麼了,難道看上那個女的了,哈哈,那個女的找的可真是很不錯啊,多水靈,那麼柔弱,娶到家多好吧。”

“你看上了吧。”龍宇打趣着回答。

“你說我倒是想起來了,昨天晚上我去現場,差點沒嚇死,我看如果後邊如果不是雷帝出手的話,就算隊長親自動手,估計抓到人的可能性也不大啊。”對方誇張的比劃着,“那個破壞程度,至少也是超S級的破壞程度啊。”

龍宇連忙點點頭,附和道:“是啊,是啊,我也聽說了,要不就好奇嗎?聽說死的人不少啊,這女的真命大。”

兩人在一處接待桌前停了下來,一人在桌前忙碌的整理着資料,連擡頭說句話的工夫都沒有。

“第一執法隊,瓊德,負責審訊第十六審訊室的魔獸貴族。兄弟,一會見,我的比較麻煩。”借火人凳完記離開。

“祝你好運。”

接待員看到龍宇半天不說話,問道:“你的審訊目標是誰?”

龍宇露出燦爛的笑容,“昨天夜裏的那個少女在幾樓,幾號審訊室。”

“你……”驀的,接待員心中一緊,剛剛己經開始審訊,不應該再來人了。

這個男的,擡頭的瞬間,接待員微微一怔。

對面人的面部被一層惹有惹無的黑色陰影隱去原有的面容。

糟糕……

接待員的心一緊,這……這個人是怎麼混進來的。手指微微一動,龍宇的一根手指己經點在了接待員的額頭,歉意的笑着,“實在對不起,我當然知道你的手指如果再移動一分,就會碰到警報器。”

僅僅一根手指抵在額頭上,接待員就覺得自己就快要死了,全身不自覺的冒出如漿的汗水,

全身那怕就連移動一下手指都變得那麼的艱難。

龍宇微笑着問:“那個少女在那?”

如果不是額頭那根手指,接待員會認爲這是善意的詢問。

接待員死硬的咬着牙硬撐,“你……你覺得我會說嗎?”

“那我不介意自己動手知道?”

剎那間,龍宇的手指奇蹟般的穿過皮膚、頭骨、最後沒入大腦之中。

接待員只覺得自己腦中的記憶,一絲絲,接着突然間匯聚成巨大的海洋,順着那根手指流出。

沒有一絲的遺漏,那怕是埋藏在心底最深侂的隱私,都被龍宇吸收的點滴不留。

“你……你是腦魔。”接待員的腦中閃過一個駭人的名字,一個大陸著名的通緝犯,有着全大陸最高的智商,三百七十五,唯一的異能就是抽取別人腦中的記憶,他更喜歡吃掉別人的腦汁,那在他看來,將是更徹底的吸收別人的思想。


一種前所未有的超能力,沒有人知道三百七十五的智商到底會是多麼驚人,但是腦魔卻有着更加驚人的能力。

憑着超高的智商,腦魔居然突破了體力和腦域的限制,成功的跨入了高手行列,雙S級的能力。加上高科技的幫助,腦魔毀掉過一個由兩名超SS級高手組成的獵殺組。可是兩年前腦魔神祕的失蹤了,至今爲止沒有人再見過他。


“他死了,不過他的能力現在歸我了,所以不要擔心我會吃掉你的腦汁,還請接待員先生躺下會吧。”

說着龍宇一掌切在接待員的脖子,保證就算有人想喚醒也得一小時之後。

那之後呢?腦魔的異能不但可以複製他人腦中的記憶,而且兩日之內,就算接待員是清醒的,那腦袋也不過是一團糨糊而己。

兩日……

兩天的時間足夠做很多的事情。

輕哼着流行的歌曲,走廊裏,不時的微笑着和照面的執法員打着招呼。就像熟絡每一個人,就像是很要好的朋友,龍宇表現出的樣子不有一絲拘謹。

三四一

嗯,就是這裏了,龍宇擡手輕敲着門。

“誰?”

“雷帝大人讓我過來幫忙。”

“噢,少等。”

門無聲的開啓,一名執法員打量着龍宇,“新來的,怎麼沒見過你?”


龍宇笑道:“今天第一天上班,還有兩位師兄多多指教。”

“有證件嗎?”

“噢,還在辦理當中,聽說昨天的目擊者正在審訊中,所以雷帝大人讓我先過來多聽聽,吸取一下經驗。”

有了接待員的記憶,龍宇說的謊話滴水不露,以往也是常有新報道的沒****就來實習的。

“嗯,進來吧。”審訊員也沒有懷疑。

××××××××××××××

早上報道,更新一章,嘿嘿 本章一發,兄弟立刻從新書榜上滾蛋了,謝謝支持,一天六千,依然不變,喜歡的加上收吧,不喜歡的上書評去罵。

×××××××××××

審訊的設施很簡單,一張桌子,幾張椅子,一隻燈炮。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