淡紅色的霧氣很快便將我們包裹住了,如果不是那一縷若有若無的異香,很難發現。

0

緊接着,樹下面傳來唰唰的聲音,只見叢林中的大樹的樹根像觸手一樣,從枯葉中翻了出來,然後朝我們所謂蜿蜒而來了。

我和毒蝴蝶嚇了一大跳。

樹竟然會動!!

這是成精的徵兆,最關鍵的是,不是一顆,而是整片樹林!

這太嚇人了,也太匪夷所思了。

我立刻拔出龍牙刀,毒蝴蝶也摸出了合歡玲瓏球,全力戒備。

很快,樹根就蔓延上來了,朝着我和毒蝴蝶捲來。

“孽畜!”我毫不猶豫的“唰唰唰”數十刀連斬,將圍攏過來的樹根全部斬斷。

毒蝴蝶更是將玲瓏球擊向了附近的一棵大樹,頓時樹心炸裂,轟隆一聲倒了下去。

但這樣並沒有讓那棵樹停止樹根蔓延,它們斬斷一截,立刻又生長出一截,裏面的樹液是紅色,像血!

而且數量越來越多!

“你大爺的!”

我罵了一句,一口鮮血就朝密密麻麻攀延而來的樹根噴了過去,頓時,那些樹根就像是被定住一樣,上面血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滲了進去。

“轟隆隆……”

下一刻,整座小島頓時地動山搖,整個小島都好像位移了,天上北斗七星的位置都偏轉了不小的一個角度。

毒蝴蝶一個趔趄,差點被震下樹去,我連忙把她抱了回來。

這時候更詭異的事情發生了,那些樹根就像是收到某種命令一般,竟然縮了回去。但它們沒有重新進入土中,而是齊齊朝大海去了。

這一刻,叢林裏面就像是有萬千條長蛇從裏面出來,涌進了大海一般,非常的壯觀。我和毒蝴蝶打着手電,心驚的同時都被震呆了,搞不清楚這是什麼情況。

儘管危險解除,但我們還是不敢有任何放鬆。

剛纔是那陣地動山搖,更是讓我倆不安,好好的一座小島如何會地震,太匪夷

所思了,甚至連方位都偏移了。

很快,那些觸手便伸進了水裏面,在不斷的延伸着。

過了大約一刻鐘的樣子,他們忽然齊齊一頓,而後又開始往回拉。

令我們大吃一驚的事情發生了,只見水裏面忽然有許多白色的東西在拼命的掙扎,然後朝着樹林來了。

細細一看,竟然是一些大型的海獸,它們被樹根團團纏住,正被往樹林裏面拉。

大一點的有鯨魚,小一點的有鯊魚,海龜,章魚什麼的,甚至有些根本就叫不出名字。

我甚至看見了一隻比房子還大的螃蟹,一條堪比蟒蛇的海蛇。

數量很多,足有數百!!

很快,它們就被拉進了樹林,緊接着一場血腥的屠殺就在我們眼前發生了。

只見那些樹根狠狠的鑽進這些倒黴蛋的身體,像吸管一樣,將它們的血肉全部吸走。

我看的通體生寒,毒蝴蝶也是臉色發白。

太驚險了,如果剛纔我們不小心被紅霧給迷暈了,下場肯定就和這些海里的生物一樣,被這些樹根吞吃的乾乾淨淨。

就在我們所在的樹下,正在肢解着一隻大鯊魚。

我立刻用繩子掛住自己一躍而下,用龍牙刀搶了一扇大鯊刺下來。再晚這鯊魚就該被肢解完畢了。

很快,這些海獸的血肉就被肢解了一個乾乾淨淨,剩下的骨架那些樹根也沒放過,一根根的絞碎,然後拖進了土裏面埋掉了,幾乎散佈了整個樹林。

等樹根全部消失不見,整個屠宰場所有的痕跡都沒抹除的乾乾淨淨,就連那些飛濺而出的血,都被毛細的樹根給收拾了,樹林裏面瀰漫的淡紅色霧氣也緩緩消失。

“這些樹不是成精了,而是成邪了,是一羣妖樹!”毒蝴蝶拿出水龍珠,心有餘悸的說道。

我點點頭,這確實不是什麼樹成精,而是成怪了!

整個小島上樹林都是!!

怪不得之前吃的蓮霧那麼甘甜,原來是吃海獸血肉長出來的!

想到這我和毒蝴蝶都有點反胃,但進食時間太長,都消化乾淨了。

整個後半夜,驚魂未定的我們都沒睡,直到東方泛起魚肚白才徹底鬆了一口氣。

“我們要儘快離開這,這小島好像是座浮島。”毒蝴蝶道。

我點頭,這點我也發現了,昨晚地動山搖的時候,整個小島都好像移動了。這說明島嶼不是生根在海洋底部的,而是漂浮的,是一座只存於傳說中的浮島,會移動。

於是,我把昨晚搶下來的大魚刺烤熟,和毒蝴蝶分吃了。然後下了大樹,朝海邊跑去。

走到樹林邊的時候,我試着挖開地上的泥土,吃驚的發現,整個樹林,就只有上面一層薄薄的,不到一寸的浮土,下面全是海獸的骨頭,令人頭皮發麻。

這是一座吃肉的海島,每天都在殺戮海獸!

當然如果有人闖進來,它們也不介意換一個口味。

“阿春,發現了嗎?那些妖樹是收到命令後才放過我們的。”毒蝴蝶提醒我。

我點點頭,這點再明顯不過了。而且是在我噴完那口舌尖血之後!

這讓我泛起了嘀咕,爲什麼是我的舌尖血,或者說,陽血?

毒蝴蝶似乎想到了什麼,說:“我感覺,這座島是活的,是一個龐然大物!”

我一愣,說:“和半步多的獸王一樣大的活物?”

毒蝴蝶點頭,說:“弄不好和之前的那個太陰文明的遺蹟有關。”

我點點頭,毒蝴蝶還沒說全,恐怕還與我有關。

……

(本章完) 爲什麼自己的血一粘上去,那些妖樹樹根就停下來了,而且整座小島還在震動、移位?

如果我沒有經歷過之前的種種,我會認爲那只是個巧合,但接觸的多了就見怪不怪了,只有這種解釋才合理。

“會是什麼東西呢?”我奇怪的問道,這東西如果真的活的,那就真的大的嚇人了。

“我也說不上來,或許是傳說中的上古遺種。”毒蝴蝶搖搖頭,頓了頓又說:“我們還是準備一下儘快離開吧,這裏妖氣甚重,待久了對人沒有好處。”

我說好,然後抽出龍牙刀,將水邊的一顆四五人才能合抱的大樹砍倒,用龍牙剜掉樹心,做成簡易的木舟,又製作了三四塊船槳。毒蝴蝶則再次進入樹林採集水果,又撿了不少乾的枯樹柴火。

晌午時分我們推舟下水,朝着西北方向劃去。水浪依然很小,獨木舟行進的速度遠超游泳。

很快綠島就消失在海天一色的水平線上。

下午時分,海面漸漸起了浪,獨木舟減慢了速度。

“看來我們已經離開綠島的影響範圍了,有它在的地方,風浪似乎被壓制了。”毒蝴蝶道。

我點頭,有道理。

毒蝴蝶沉吟了一下,又說:“我們往西多偏一點走吧,這裏或許可能不是南海,而是東海。”

我一愣,奇怪道:“你怎麼判斷出來的?”

“綠島以海獸爲食,春夏之交,信風從南往北,暖流也會從南洋往北流動,大批海獸追逐暖流,綠島要獲得足夠的食物就必須跟隨海獸從南往北遷徙,而且這裏的太陽溫度並不算太高,肯定不是在南海,應該在北邊,我們往西邊走一定不會錯。”毒蝴蝶細心解釋道。

我大開眼界,在見微知著這點上毒蝴蝶和苗苗都很厲害,很小的線索交到她們手上很快就可以得到處理。

這或許就是世家培養繼承人努力的成果吧。

於是,我立刻調轉方向,朝着西邊劃去。

別的我不太懂,但有一點沒錯,海島上的熱帶水果長勢喜人,說明綠島確實是從南邊過來的。海獸就像候鳥一樣,天冷的時候去南方過冬,天暖了便成羣結隊的回到北方,綠島自然也要逐“水草”而北上。

就這樣走了一天一夜,天上漸漸的有飛鳥路過,讓我們喜出望外。終於,到天黑時,一艘偌大的遊輪從南往北,在海天交界的海平線上駛過。

我沒二話,抱起她燃燒法力,踩着水面朝那邊狂追;化成一道殘影,十數秒不到就追上游輪跳上甲板。

甲板上觀光的乘客們嚇壞了,都驚奇的看着我們。我走到一個瞪大了眼睛的男乘客面前,道:“藉手機一用。”

那人哆哆嗦嗦的,從兜裏掏出手機。

我接過手機撥通了胖子的電話,胖子一聽我的聲音就跳腳了,驚吼道:“我靠,你們在哪呢,苗家和苗家找你們都快瘋掉了!”

我簡單說了一下經過,然後報了一下游輪的編號,讓胖子安排人來接我們。

胖子應了一聲,說馬上安排。

沒多久,一個西裝革履的男子帶着幾個遊輪保安上來了,卻並沒有盤問我們,而是客客氣氣的請我們進入遊輪,安排了最好的客房。

我暗道胖子的速度還挺快,這麼快就經過苗家系統聯絡上這艘輪船的管理層了。通過交談得知,這艘輪船是從海南駛向島國的,位置就在東海。

接着我們點了一些食物,苗苗的電話立刻打來了,問:“阿春,你和蝴蝶妹妹沒事吧?”

我說沒事,然後將電話放外音,和毒蝴蝶一起把墜入暗河之後發生的事情原原本本的說了一遍。

苗苗沉吟了一下,說:“東海在傳說中確實有座城市沉入了水裏,山海經裏是有記載的。”

“真有?”我一愣,問:“什麼情況?”

“那是一則上古傳說,沉入海中的古城,叫琅琊城。”苗苗道,然後把傳說的內容和我們說了一遍。

傳說,盤古開天闢地日月星辰各司其職,子民安居樂業,四海歌舞昇平。後來共工與顓頊爭帝位,觸不周山,致天柱折,九州裂,天傾西北地陷東南,洪水氾濫,大火蔓延,人民流離失所。

女媧看到她的子民們陷入巨大災難之中,十分關切,決心煉石以補天。於是她周遊四海,遍涉羣山,最終選擇了東海之外的海上仙山—天台山,那裏出產的五色土是煉補天石的絕佳材料。

天台山,東海五座仙山之一,上面有城,叫琅琊城,由神鰲背駝,以防沉入海底。

女媧取五色土爲料,借來太陽神火歷時九天九夜,煉就了五色巨石將天補好。

可天是補好了,卻找不到支撐四極的柱子。情急之下,女媧只好將揹負天台山之神鰲的四隻足砍下來支撐四極。

而天台山琅琊城因爲失去了神鰲的負載,沉入海底。

如今東海之濱的琅琊城是後來是重建的,真正的琅琊城已經沉入了汪洋大海。

“當然,這就是一個傳說,真正的奇門史冊並沒有這方面的明確記載,但傳說並非胡編亂造

、空穴來風,有可能是根據奇門歷史上的某件事情附會而來的。”苗苗道。

我緩緩點頭,什麼煉石補天,確實太誇張了,但能出現這種傳說,說明遠古先民那時候必定是遭遇了巨大的災難,所以附會出了一個女媧來當救世英雄。

如此一來,琅琊城沉入了海底也許並不是傳說,而是真的。否則一座海中城市沉入大海,與東土先民並無太多利害關係,如何能編入神話傳說之中?

說到神鰲,我想起了那座綠島,心說神鰲該不會也是真實存在的吧,就是那座綠島?

於是我問苗苗,苗苗說:“這樣,我馬上趕過來,待會兒我們去搜尋一下,看能不能再找到它。”

“你過來了?”我一愣。

“我在飛機上,兩個小時就到。”苗苗說道。

……

兩個小時之後,苗苗果然乘坐直升飛機來了,還是瓜哥開的飛機,降落在遊艇的停機坪上。

我和毒蝴蝶登機,瓜哥扭頭看着我,笑道:“小子,你命格還真不是一般硬啊,被捲進暗河竟然都可以不掉一根毛的出來。”

我一拍胸脯,道:“那是必須滴,老子還沒活夠呢,閻王爺壓根不敢收。”

“不錯,這很小強。”瓜哥點點頭,揶揄道。

“滾蛋!”我滿頭黑線。

苗苗和毒蝴蝶坐在後座上,嘀嘀咕咕小聲的說些什麼,我坐在副駕駛位。

接着直升機補充完油料之後,瓜哥起飛,朝西南方向去了。

“我們離開那裏很遠了,還能找得到嗎?”我有些希冀,但也不敢報以太大的希望。畢竟一天一夜的行程可不短,而且綠島還一直在移動。

“試試吧,之前我們查過了歷年海獸的遷移路線圖,再加上你們說的規劃了一條航路,機會還是有的。”瓜哥打了個響指。

我點點頭,反正試一試也不會掉根毛。

直升機直奔東南,飛了大約一個多小時後,又轉向南邊,再朝西邊,又是一個小時。下方的水浪忽然弱了下去,機上的電子設備也逐一失靈了。

我心頭一跳,電子設備在遭遇靈異事件時,很容易被幹擾而失靈,再加上風平浪靜的海面,答案呼之欲出。

瓜哥笑笑,說:“還好我們來之前臨時在彭家換了這輛老式的機械直升機,要不然就得墜海了。”

我已經顧不上回答了,因爲遠處天際,一座散發着綠光的小島出現在視野盡頭。

赫然便是那座綠島!

……

(本章完) “拉高繞飛,不要太靠近!”苗苗立刻說道。

瓜哥應了一聲,立刻提升高度,轉向,遠遠的從綠島數公里外切過去。

之前身處綠島,根本看不清它的全貌,現在從高空中俯瞰,藉着綠島發出的瑩瑩綠光,頓時一覽無遺。

綠島很規整,雖然樹木有高有低,但輪廓非常清晰,呈橢圓形,中中間高,一頭高,另外一頭分成一個標準的人字形岔開,延伸向水邊。

“看小島的外圓輪廓,確實有點像神鰲的樣子。”毒蝴蝶道。

我和苗苗點頭,鰲是一種很像烏龜的動物,但背甲比烏龜要立體一些,具體來說就是中間更高,更像鱉,也就是甲魚。

小島中間高,外形橢圓,正好和鰲是一樣的。

不過,它有一端太過高聳,另一端還分了一個人字形,加上一邊的海岸上還有一條隆起的直線,頓時將這種像破壞的有些辨認不清了。

“嘖。”這時候,瓜哥歪了一下頭,說:“你們看,這島像不像神鰲背上,馱了一具巨人屍身?”

這話一出,我、毒蝴蝶、苗苗三個人的眼睛都亮了!

像!

簡直太像了!

那人字,是仰躺着的兩條腿,一端隆起來的那部分,像人的胸脯,至於那條直線則像是一把劍。

甚至完全可以辨認,屍體是雙手輕放在胸口,很安詳的樣子!

“天吶,難道真是神鰲馱屍?!”毒蝴蝶震驚道。

我和苗苗都沉默了,瓜哥不說還很難想象,這一說,很多細節都腦補上了。

這是一個身材比例很修長,很魁梧的男子,身上弄不好還穿着甲衣,因爲它頭部那裏有一個明顯高於頭部的凸緣,看着像是頭盔。

太像了!

“稍微靠過去一點。”苗苗道。

瓜哥應了一聲,靠過去,還壓低了一點高度,我們再細細端詳,是越看越像。

“這種傳說中的景象竟然真的存在。”苗苗也被震驚到了。

“看來真是神鰲馱屍,就是不知道這麼大的一具屍體,到底是什麼存在留下的。”瓜哥同樣滿臉震撼。

“該不會是變異的野人吧?”

我無語了,神農架的野人非常高大,如果再放大幾十倍,差不多就有這具屍體那麼大了。

“差的太遠,肯定沒那麼簡單。”毒蝴蝶搖頭。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