液態水。

0

就在他思索着怎麼走的時候,一羣黑影已經開始靠近這裏。

突然那羣像魚一樣的怪物,拼命撕咬着那隻被姜衍轟爛的怪物,就好像飢餓很久一樣,每次撕扯時那兇殘的野性也隨之

爆發。

“小全,這是什麼怪物?怎麼像魚又不是魚?”姜衍問道。

“宿主這是涯獸,他們的嗅覺超級發達,而且是羣體出動。建議宿主小心一些,因爲液態層的生物都是具有引聖期實力。

”系統解釋道。

“你不說,我也要小心,剛纔差點被那隻怪物消化了。”姜衍說道。

這時一道淡藍色的光靠近這裏,那龐大的身軀,足足有300多米,遊動時身上的鱗片就好像有電流一樣,長長的尾巴,四

肢短小,頭部像鱷魚,但是長着一隻長長的尖角。

看的姜衍也是倒吸冷氣,這又來了一隻怪獸,他小心的靠近地幔下層的一塊岩石,如果這些怪獸都是引聖期的,那打起來

,也是一個強大的消耗,而且自己的古血聖丹還在冷卻中,他可不想再次冒險。

就在他躲藏的時候,一幕大戰也拉開序幕,其形各異怪物都開始向這裏遊動,突然一隻像魚的怪獸被那涯獸瞬間咬住,流

出的血腥也讓其他怪獸注意,瞬間開始爭奪了起來。

一羣像鴨嘴獸的怪獸瘋狂的攻擊着涯獸,而那涯獸也不管不顧,繼續吞噬着怪魚,就在怪魚攻擊無果之時,四五隻巨型長得和

鯊魚有點像的怪獸開始攻擊涯獸,姜衍還以爲這涯獸鱗片結實呢,結果沒有兩個回合,涯獸的鱗片開始脫落。

而那些怪魚也找準時機,朝着涯獸再次發動一波猛烈的攻擊,腥臭的血液讓這一片區域徹底亂了起來。

那隻涯獸也開始抵擋不住猛烈的攻擊,剛想要退出這裏,就看那巨大怪鯊突然咬住涯獸,翻騰的血腥越來越濃郁,本以爲

這場戰鬥以這些怪鯊會贏,沒想到的結果還在後面。

無數條2米多長的小型怪魚快速的進入戰場,它們路過的地方,很快的瞬間變成白骨。

“咕咚”,姜衍渾身雞皮疙瘩都起來了,這一幕讓簡直就是食人魚過境啊。

“小全,這又是什麼生物?”姜衍問道。

“宿主,這是一羣金虎鯧,它們的雖然很小,但是一羣數量足以超過一萬。而那四五隻怪鯊叫劈頭鱷,屬於一種兩棲動物

。”系統解釋。

就在姜衍以爲戰鬥結束時,突然一具超大的陰影從底下出現,一個超大的巨嘴直接將這裏的怪魚,怪獸吞沒的乾乾淨淨。

而那怪獸的樣子也讓姜衍一哆嗦,這是“鯤?”那隻怪獸頭長得像鯨魚,但是比鯨魚龐大100多倍,頭上長着長長的螺旋

巨角,腹部兩個超大的魚鰭就好像翅膀一樣。

“宿主,這是鄂鯤,它們和鯤鵬不一樣,它們無法晉升爲大鵬,只會不斷的吞噬,而它們是靠的是進化,每次鄂鯤進化時

都會變的不同。”系統解釋。

“小全,我們現在的位置有多深?距離地核還有多遠?”姜衍連忙問道。



“根據宿主所在的位置,距離地面4200公里,液體層深度2900公里,距離過渡層,還有3300公里,距離內核還有6355公里

。”系統回覆

聽着這龐大的數據,姜衍也是無語了,這大陸可比地球大了整整4倍之多。而地球的總深度才6371公里,這傢伙,深度翻

了3倍。


看着液體層已經變得安靜很多,姜衍小心翼翼的向下下潛,現在的他不敢散發出任何靈氣波動,以免造成剛纔那個場面。

每次小心的下潛,他都會發現不通種類的怪獸,這可比大海有趣多了,而且這些古怪的生物都有着不同的捕獵方式。

就比如剛纔那一羣金虎鯧,現在正在攻擊一隻20多米大小的蝸牛,而那蝸牛的長相也是很有意思,除了外殼像,其他地方

沒有一點和蝸牛一樣的,渾身尖刺,頭部長着兩隻尖角,讓姜衍不解的是,這怪蝸牛竟然有兩個頭。

快速的下潛,也讓他感到了人類的渺小,如果不是有系統在身,估計這時候他還癱在牀上玩手機呢。

“咴兒”一道長鳴聲在液態層炸響,姜衍連忙看向那個方向,這時無數的怪獸都開始瘋狂的遊動,就好像在懼怕什麼一樣,就連那羣金虎鯧也停止了進食,朝着一個放心開始躲閃起來。

突然他身邊的一個巨大的東西睜開了眼角,直視着他,然後也開始了移動,這一幕也讓姜衍嚇的半死,自己真沒想到,這眼角竟然是一隻足有500多米長的鄂鯤眼睛,但他感到更詭異的還在後面,爲什麼這羣怪獸會驚嚇道呢?而那聲音的主人又是什麼東西?

抱着好奇心的態度,姜衍沒有移動,只是靜靜的看着,他將神識也開始朝着那聲音的方向摸去。

而神識剛看到那隻怪獸時,姜衍也是嚇的一身冷汗,這tM的是什麼鬼?玄武?

他想的都不想,朝着下面加速下潛,他可不想對上這種東西。

而他想的是一回事,做的又是另一回事,就在他下潛2000公里時,那隻龐大的玄武已經攔在他的面前。

“人類?”巨龜開口說話。

“我去,這傢伙會說話?”姜衍開口就是一句髒話,他也是被驚訝到了。



“你爲什麼要來到這裏?難道你也要偷取地核能量的?”巨龜問道。

姜衍一聽,“也?”難道之前有人來過?

“回答我的話。”巨龜說道。

“哦,我是來檢查地核的,因爲最近靈氣枯竭的很快,所以守護人讓我來看看。”姜衍說道。

“哼,如果不是你們這些人類作祟,這片大陸也會一直存在,如果你真的是守護人,那你知道核心燃料顏色嗎?只要投擲的東西是什麼嗎?”巨龜再次問道。

姜衍聽到後,臉上一喜,沒想到這玄武竟然是守護這片大陸的守護獸,有意思。

“那你算問對人了,燃料是藍色的,它叫什麼上面三個人沒告訴我,反正我是下了查看的。”姜衍嘚瑟的說道。

“胡說!你這該死的人類,和他一樣,都是入侵者!”巨龜怒道。

巨龜說完,後面的委蛇直接向姜衍攻擊過來。 漆黑靈活的委蛇嘴中帶着毒液,朝着姜衍吞噬過來。

“靠,小爺給你點顏色,你就開染坊了是吧!弄死你呀的!”姜衍說完,腳底一抹油,瞬間出現在巨龜面前。

“轟”一拳轟擊在玄武的硬殼之上,液體層的水瘋狂的旋轉着。

就看那巨大龜身,渾身震顫了一下。

“你這該死的人類,你必將要死在這裏!”巨龜大龜怒道。

“哎我去,你這還玄武呢!笨的像只豬,實力也一般!”姜衍嘲笑道。

“呼”的一下,液態層的水就好像凝結一樣,快速旋轉起來,一道道的水柱就好像擠壓過的高壓水槍一樣,朝着姜衍激射過來。

“仙法,水之封印!”姜衍雙手掐訣,一道道水牆直接出現在他的前輩,而那些水柱衝擊到水牆之上也開始消失。

“宿主,它不是玄武,而是龍龜,您注意看它的尾部那是龍尾,而不是蛇,而那隻委蛇只是盤踞在它的背上。”系統解釋道。

“我靠,那他是霸下贔屓?”姜衍連忙問道。

“宿主,您的神話認知已經荼毒了您,霸下贔屓與龍龜不同,龍龜不屬於龍族,它屬於玄武一族的分支。”系統解釋道。

姜衍一邊防守,一邊有點懵,他可是在度娘上看到的,霸下,贔屓,龍龜都是一種產品的,咋還分開了呢?

就在這時,那隻委蛇繞過水牆,再次攻向姜衍,那嘴巴散發的毒液也開始混入水中。

“砰”的一聲,姜衍右手握着燒火棍直接給了那委蛇重重的一擊。

叮~警報,水中發現麻痹毒素,請宿主小心。

“道心,弄死這隻毒蛇!”姜衍說着,燒火棍一拋,一個俊秀的少年出現在水中。

道心雙手朝着委蛇點去,此時的手指就好像鋒利的劍一樣,“噗”的一聲,直接點入委蛇的頭部,左腳一斬,就像一把刀一樣,瞬間斬斷委蛇,藍色腥臭的液體溶在水中,而那些遠處的妖獸們都更加畏懼,朝着更遠的地方逃去。

“還我寶蛇!你這該死的人類!”龍龜大怒。

“靠,我當你是玄武,給你點面子,結果你還是個孫子!小爺我今天就要弄殘你!”姜衍怒道。

一陣水旋,直接從姜衍手中出現,夾雜着一道道仙氣,朝着龍龜射去。

“吞天!”龍龜咆哮,大量的液態水,就好像分離一樣,激射過去的水旋也被龍龜吞噬進去。

“呼”的一下,龍龜嘴裏一噴,壓縮的水彈就好像炮彈一樣激射向姜衍。

“道法,100倍滅神拳!”姜衍腳底太遊步快速移動,來到龍龜左側,一拳直接轟出。

“轟”的一聲,整個液態層就好像炸開一樣,水波直接將那羣妖獸席捲的更遠了。

在看那龍龜,龜殼已經開始裂開,鮮紅的鮮血也開始流了出來。

“來啊,你繼續開染坊啊!”姜衍踩在龍龜的頭部說道。

“你這個入侵者,和那個人一樣的兇殘,雖然我無法過去,但是你們總有一天會被天道降罪的!”龍龜不奮的說道。

其實姜衍早就想問龍龜這個問題了,只是他剛想問,這個暴躁的龍龜就選擇了動手。

“那個我問你,你說的那個人是誰?他在哪裏?我真的是守護人叫來幫忙的,你不信就算了。”姜衍說道

“哼,連燃料都不知道的人,守護人是不可能讓你下來的。”龍龜不屑的說道。

“靠。小爺問你話呢!”姜衍說完,一拳重重的砸向龍龜。

“砰”的一聲,整個龍龜.頭部都開始震動,淡淡的血水從龍龜嘴裏流了出來。

“真是死腦筋,如果我和那人一樣,估計你活不到現在,我問你,那人到底是誰?”姜衍

“咳咳,那個人也是一個年輕人,他和你一樣實力很強,只是我無法過去,而另一邊的守護獸已經昏迷了。”龍龜艱難的說道。

看到龍龜這個樣子,姜衍拿出兩枚古源丹,直接丟進它的嘴中,龍龜也是很驚訝,這個人類修士竟然會煉製聖丹。

“那我問你,那人什麼時候就在那裏了?”姜衍再次問道。

龍龜想都不想的說道:“那人已經潛入地核3000多年了,他當時將另一邊的守護獸蒼狗給迷惑了,至於蒼狗那裏我也不知道怎麼樣了,看着那個人在吸收地核能量,我想阻止也阻止了,沒辦法,我也開始少量的吸收地核力量,想讓守護人提早發現,結果他們只是投放一些燃料,我就知道他們沒有能力下來,這才變的狂躁起來。”

“嗯,我知道了,我現在就下去查看一下,如果我能阻止,我會盡量的阻止他,至於你那條委蛇,我只能說,抱歉。”姜衍說完,繼續朝着地核下潛。

當他碰到堅硬的石皮時,他就知道已經抵達地外核,撫摸着內球表皮,一層層的能量正在接近。

“小全,我怎麼能進入到過度層內?”姜衍問道。

“宿主,過度層是一個天然大陣,您需要將陣法熟練度升級爲聖階宗師纔可以進入。”系統回覆

姜衍看着自己的陣法才聖級大師,連忙說道:“小全,將我那些材料全部回收,我要升級陣法。”

叮~正在回收中,請稍後。

燃燼爐外,三名老者焦急的等待着,瘋老頭已經傳信給萬雲,如果那小子出現了什麼情況,他可背不起這個責任。

“你說這小子是否已經進入地核?”李老頭問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