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曉曉有些納悶的看向了柳溪函。

0

「你為什麼突然會問這個問題?」

「就是純聊天嘛,我就隨便問問,不想說就別說。」

洛曉曉想了想道:「我倒沒什麼特別的標準,看感覺吧。若是有一個人他讓我有了心動的感覺,那我應該就是喜歡他了。」

「心動的感覺?」

洛曉曉點了點頭道:「嗯,就是一種心跳加速的感覺。她會讓你整個人都興奮起來,讓你覺得只要和這個人呆在一起,世界就充滿了粉紅色的泡泡,哪怕只是遠遠的看他一眼,你都是幸福的。」

柳溪函點了點頭:「原來是這樣。」

洛曉曉看向了柳溪函道:「總有一天,你也會知道的。」

「那男人什麼時候才會讓你心動啊?」

「我也不知道,都說了是種感覺了,若是真的能夠說出來個所以然,就不叫感覺了。」

柳溪函似懂非懂的點了點頭。

洛曉曉看到柳溪函這個樣子,心裡不由在想。

為什麼今天突然問我這個問題?

難不成……自己開竅了?

想到這裡,洛曉曉滿臉笑意的靠近了柳溪函道:「為什麼今天突然間聊到這麼深的話題,難道你自己心動了?」

柳溪函推開了洛曉曉,一臉尷尬的說道:「別胡說,沒有的事。」

洛曉曉笑道:「你別害羞嘛,這又不是什麼丟人的事。」

「我真沒有,你別瞎說。再說了,說你呢,怎麼突然扯到我的頭上了。真是懶得理你,餓死了,我去吃飯了。」

洛曉曉看著柳溪函匆匆忙忙的背影,露出了一副看透了的表情。

男女之間,不就是這點事嗎?這能難得住她?

想到這,洛曉曉滿意的點了點頭。

「吃飯去嘍!」

京城——

「殿下,最近二皇子和洛家三小姐的舉止愈加親密,二皇子已經在向曹貴妃建議,商量著要去洛家提親了。」

夏卿塵聽后饒有興趣的說道:「他當真要娶一個庶女?」

「洛依依雖然是個庶女,但她母親畢竟是洛府唯一的女主人,洛丞相對她還是多加偏愛的。只要她多吹吹枕邊風,難免會對洛丞相產生什麼影響啊。」

「洛丞相一向潔身自好,從來不摻和這些事情,他應該是不會被這些東西影響的。你只要牢牢盯住夏卿哲,若有什麼風吹草動,過來稟報本殿就可以,其他的不需要你來操心。」

凌七聽后立即說道:「是。」

房間內,大汗淋漓的夏卿哲抱著洛依依,大口的喘著粗氣。

洛依依靠在夏卿哲懷裡道:「阿哲,我們兩個都已經到了這個份上了,你到底什麼時候才能娶我?」

「這件事情我已經和母妃說過,可是母妃她……她還是有些顧忌你的身份,遲遲不肯答應。」

洛依依聽後有些慍怒的說:「你這話是什麼意思?我身子都已經給你,你現在和我說這個?」

夏卿哲見洛依依著急后,立即安撫道:「依依,你別生氣,我不是那個意思。我是真的心悅你,真的想娶你為妻的。」

洛依依聽后,情緒緩和了一些道:「阿哲,我不是和你生氣。我們兩個已經這麼久,總不能一直偷偷摸摸的吧。我也已經到了適婚的年齡,現在我身子都已經給你,我可能嫁給誰呢?而是你真的說不要我,那我就一脖子弔死算了!」

夏卿哲聽后抱住了洛依依道:「你別說傻話,我怎麼會不要你呢。我會好好的勸勸母妃,儘快去你們洛家提親。」

「嗯嗯,那我等你。」

回到皇宮后,夏卿哲便又和曹貴妃說起了和洛依依的事情。

「母妃,我是真心喜歡依依的,你就答應了兒臣吧。」

曹貴妃扶額有些無奈的說道:「不是母妃非要拆散你們兩人,若是那洛依依是洛家的嫡女,不需要你說,我一定立刻上門替你去求親。尊卑有道,嫡庶分明,若你只是想納她為妾,那我沒有任何意見。但是王妃的位置,她不合適。」

「母妃,可是兒臣就想娶依依。」

「哲兒,婚姻大事不可草率,尤其是在立王妃這麼大的事情上,更是要慎之又慎。那洛依依我也曾見過幾面,長的倒是花容月貌,還是那句話,如果她只是做妾,我沒有意見。但是王妃的位置,一定不能是個庶女。」

曹貴妃從旁邊拿出了一副畫像,遞給了夏卿哲道:「你看看這個。」

夏卿哲接過了畫像,一個俏皮的少女映入眼帘。

「這是秦尚書家的女兒,名叫秦楚瑩,今年十六歲。母妃都已經替你看過了,是個鐘靈毓秀的妙人,母妃有意讓她做你的王妃。」

夏卿哲看著畫像,少女靈動的笑,確實十分的打動人心。

曹貴妃看著夏卿哲說道:「這秦楚瑩是尚書家的嫡女,琴棋書畫樣樣精通,這身份也是一等一的尊貴。而且心胸開闊,很有容忍的度量,也是能容得下你的那個洛依依的。」

夏卿哲聽后道:「真的嗎?」

曹貴妃點了點頭道:「母妃還能騙你不成?」

夏卿哲聽後點了點頭道:「好,那兒臣全聽母妃的。」趙立冬到了牢房,把吳秋麒提了出來,給了他一支煙,又幫他點着。

「吳秋麒,你不要緊張,我說過不對你用刑,就一定不會用刑。我問你幾個簡單問題的,你如實回到我就行,能做到么?」

吳秋麒點點頭。

「能。」

「這就好,你還有個孿生弟弟叫吳秋麟,對吧。」

「是。

《永不暴露》第171章不能壞了規矩 此番言論倒不是小霸王周通在這裏故弄玄虛,雖然有句老話叫做歪名好養活,為人父母者當然希望子女將來能夠飛黃騰達光宗耀祖,有道是望子成龍望女成鳳這乃人之常情。

只不過這些原本只有家境殷實或者書香門第的大戶人家才有的習俗,近年來因為世態安寧百姓安居樂業亦變成井噴之勢。

現如今在周國就連尋常老百姓家對於此事都格外上心,每有新丁落地都會費盡心思的思索一番,一來為了族譜上規整,二來也為後世子孫臉上貼金,畢竟誰都無法料想後世子孫會發展到何種地步。

或許是周通的這番話給王林打開了希望的大門,只見這位不可一世的賭坊掌柜,眼睫微挑難得一見的態度柔聲道:「周兄弟,聽你的意思你好像對取名之道頗有研究!」

這番態度的王林,小霸王周通也是第一次遇到,竟然一時間不知道該如何回答,怔了良久,方才緩緩地說道:「王掌柜抬舉在下了,我哪裏有什麼研究,不過是多少聽說過一些而已!」

聞聽至此,王林激動的雙眸中掠過一絲失望之色,希望雖然渺茫,但並不代表沒有機會,便把心一橫,一臉憨笑道:「周賢弟真是謙虛,明明乃是箇中好手,卻一直在謙虛,這真的是讓我汗顏!」

俗話說的好,機遇就在眼前,若不努力去爭取將會追悔莫及,王林就是這樣的人,明知小霸王周通不過是街上的一個小混混,但此時卻只有此人可以將他和這位王桂香綁在一起。

「掌柜的,您太抬舉我了!」小霸王周通神色尷尬地擺了擺手,他也只不過是聽私塾的先生提到過幾次而已,哪裏懂什麼取名之道。

有道是人活一張臉樹活一張皮,像小霸王周通這樣的在街上混飯吃小混混,最好的就是一個面子,雖然他什麼都不懂,但並不意味着他會就此服軟,便清了清嗓子說道:「王掌柜,容周某問一句不該問的,不知你可有婚配?」

王掌柜聞言一愣,有些意外怎麼會突然問這個問題,雖然說是否婚配並不是什麼秘密,但就在眾人面前說起此時多少還是有點羞澀,便搖了搖頭小聲道:「未曾有婚配!」

「噗!」杜繼昌一口茶水盡數噴了出來,有些驚訝地望着王林,論年齡王林可能沒有海大江大,但是絕對要比自己年長許多,便面帶猶疑地說道:「王掌柜,你不會是在開玩笑的吧!」

有此想法的並非只有他一人,姬雪冬同樣也有些好奇,但身為女子自然不可能在這個事情上插嘴,便瞪着眼睛一臉期待地看着王林。

「為什麼說我開玩笑呢?」王林低頭打量了一下自己的身體,甚至抬起手來摸了摸自己的臉頰,一臉不解地說道:「難道我看上去很老嗎?」

在場都是聰明人,自然從王林的話里聽出來一些其他的意思,周通更是揚聲問道:「王掌柜,您貴庚?」

「貴庚?」王林神色一僵,臉頰邊的肌肉微微抽搐了幾下,悻悻地說道:「我這個年齡還應該不到用貴庚的時候!」

聽聞此言,眾人俱都愣住,尤其是杜繼昌,更是瞪大眼睛,表情誇張地說道:「王掌柜?你確定不是開玩笑?」

聞聽又是這種言論,王林臉色頓顯不悅,白了一眼他,悻悻地說道:「你怎麼一而再再而三地說我開玩笑呢?難道你覺得我是那種喜歡開玩笑的人嗎?」

這話雖然聽上去是極其普通並沒有什麼特殊的意思,但是配合上他那雙冷若冰爽的臉頰就讓人不這麼想了。

杜繼昌視線終於有些不穩,饒是他在木納,到了此時也不可能沒察覺,便抿了抿嘴唇道:「王掌柜休要生氣嗎,我這不是覺得你說的有點讓人難以相信嘛,所以才…」

未待他話音落地,王林便輕哼一聲,沒好氣地截斷道:「什麼叫難以相信,我都沒到了而立之年,怎麼能用貴庚呢?」

此言一出,眾人俱都愣住,臉上的表情竟然出奇的一致,好似很難接受王林說的話一般,小霸王周通更是雙唇略抖,嚅動半天方才從齒間緩緩擠出一句,「真沒看出來!」

簡簡單單五個字,竟好似說出了所有人的心神,就連一向高冷的秦可卿都緩緩點了點頭。

「什麼沒看出來?」王林雙眉微微一皺,好似不明白小霸王周通此話有何深意,遲疑了片刻,方才猶疑地說道:「難道我看上去不像二十幾歲的青年才俊嘛!」

呃…

小霸王周通徹底愣住,俗話說的話做人留一線日後好相見,雖然說他年齡不大,但是行走江湖也有一段時日,自然知道有些時候說一些違心的謊言其實是一種不錯的選擇,便嘿嘿一笑道:「像,怎麼不像呢,就以您目前的身份地位,其實一般青年才俊可以達到的高度!」

「是嘛?」王林看似面色從容地隨口應了一句,其實雙眸之中掠過的一抹欣喜早已被眾人看的一清二楚。

「可不是嘛!」小霸王周通故意加重語氣,再一次重申道:「放眼整個青州,又有幾人能夠達到您現在的成就呢!」

話說至此,語氣驀然一頓,遲疑了少許,方才輕聲道:「只是我有一事不明白,像您這麼出色的人怎麼會到現在都沒有成家呢?難道令尊令堂不催嗎?」

「催!」王林苦澀地笑了笑,好似這個問題令其十分無奈一般,但又沒有好的堅決辦法,「俗話說的好,男子漢大丈夫,當以事業為重,可是我有點想不通為什麼在老一輩的眼裏,家才是首位呢?」

小霸王周通面露苦澀,聽其說的正起勁又不好意思出言打斷,原本他只是這麼隨口這麼一說,想問地其父親的名諱,可現如今看來,非要等他大訴苦水結束後方才有機會。

就在他為自己的舉動懊悔不已的時候,王林竟然出人意料的停了下來,甚至主動詢問道:「不是呀,你怎麼突然問我這些事情,你不是應該…」

話說至此,驀然間恍然大悟,連連點頭道:「你剛才問我是否婚配是不是想問一下如果我有了子嗣會取什麼名字?」

小霸王周通連忙點了點頭,對於這個意外之喜簡直感動的要留下淚水,就連說話也變得異常激動,「對對對,就是這個意思,因為我想您這樣的人物,其族內必定有家譜,只要家譜上面一樣,那您和這位王桂香姑娘是不是親戚不就一目了然了嗎!」

此言一出,不要說在場的聽眾了,就連他本人也是心中長吁一口氣,這急中生智的一句家譜總算將此事掩蓋了過去。

「我怎麼沒有想到呢!」王林激動的連忙撫掌稱讚,「小霸王周通果然名不虛傳,今日一見真的是讓我大開眼界!」

周通嘿嘿一笑,連忙擺了擺手,客氣了兩句,便繼續說道:「如果小弟沒有猜錯的話,你們這一代應該是以木字為主,就像你雙木林,還有哪位素未謀面的王森,乃是三木森,還有,」

說至此處,便抬手沖着姬雪冬一抱拳道:「還有這位姑娘,雖然不是木字,但是以木子為偏旁,所以我想問一下二位的晚輩是以什麼字為用的呢?」

這番話雖然聽上去像是他隨口這麼一說,但其實是周通絞盡腦汁想出來的,若是再有人順着這個方向問下去的話,不出三句他便會徹底露餡。

「我想想啊!」姬雪冬無路如何也沒有想到這周通竟然會給他拋出這麼一個難題,王森本就是隨口這麼一編,這又跑出來一個晚輩,饒是她聰明竟然一時間也不知道該如何應對!

或許是短暫的相處,讓她對溫子琦有了莫大的依賴,就在她費盡心思也不知道該說什麼之際,眼神不由自主的瞟向了溫子琦。

就在她視線剛移動到溫子琦的身上時,發現這個平日裏老是冷言冷語,是不是挖苦諷刺自己的便宜哥哥竟然也在看着自己,一雙眼眸中竟然充滿了關懷。

見有眼神飄來,溫子琦好像知道她是何意一般,面露慧黠之色地一笑道:「王姑娘,是不願意透露太多消息嘛?」

此言一出,在場的人俱都一怔,大家萍水相逢,哪有一上來就問人家晚輩的名諱一事,之前還在懷疑此人久久沒有開口乃是有什麼問題,現在想來,原來是在考慮要不要說。

「這不廢話嘛!」姬雪冬乃是聰明之人,經他這麼一提醒,登時明白接下來該如何說,便臉色一板道:「上來就問我這些關於家人的私隱,我怎麼可能告訴他呢,那我倒想問問王掌柜,令尊的名諱,難道你會說嘛?」

王林神色一凜,剛才的那麼一瞬間他還覺得此女子溫婉如水,這眨眼的功夫又恢復了之前的潑辣,心中雖然有太多的不悅,但是一想到如果真能和此人成為一家的話,那麼將來哪位殺神動手之時也會有所考量,便把心一橫,朗聲道:「這有什麼好避諱的,我當然可以說了啊!」 容黛兒盈盈一笑,挽緊了江南晨的胳膊,笑道:「都是他的功勞!」

夜靜軒:……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