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洗好了?”葉雪隨口問道。

0

我點了點頭,然後邊走邊說:“對了,你不是說,有事情要和我說麼?不會就讓我來洗澡吧?”

“啪啪啪……”

葉雪拍了拍身邊的沙發,說道:“先坐下,我慢慢說。”

我擦完頭,把毛巾掛起來,然後坐在她的身邊,直感覺香氣撲鼻,差點把我陶醉翻了。


“我好像發現我弟弟了。”葉雪等我坐下,往我身邊挪了挪說道。

“你弟弟?在哪呢?上次我去精神病院裏找他的時候,院長就說,他失蹤了……”我立刻把上次的事情,一點沒有隱瞞的說給了她聽。

葉雪低下頭,想了一會兒,才說道:“他肯定受了不少的苦,你明天能陪我一起去看看那個人是不是他麼?”

“可以啊!”幫她去找她弟弟,這本來就答應了她的,自然很爽快的答應了她。

不過,我問她,她弟弟在什麼地方的時候,她卻告訴我,明天去了就知道了。然後她起身去了臥室,沒多一會兒,拿着一瓶紅花油走了出來。

“你看看你身上都青了,趕快把上衣脫了,我來給你抹點藥。”她把紅花油倒在了手上。

我一見,只得脫去了上衣,露出了傷痕累累的上身,然後葉雪就一點一點的給我的後背摸着藥。

葉雪的手,感覺特別的嫩,好像嬰兒的皮膚一樣,像是吹彈即破似的,她一邊給我摸着藥,一邊慢慢地靠向了我。

我的後背突然有種酥**麻的感覺,她離我太近了,就像已經趴在我身上一樣。

“江曉,我想問你一件事情。”葉雪在我的耳邊吹氣如蘭的說道。

我閉着眼睛感受着一切,然後點了點頭。

“你是把我當成你姐姐呢?還是把我當成什麼了?”葉雪突然問了個這樣的問題。

“姐姐啊!”我脫口而出。

“啪!”

她在我的肩膀上拍了一下,說道:“就當成姐姐啊?哼,我可是真的白對你好了。”

她這麼一拍我,身體自然是跟着動了幾下,瞬間,我便覺得後背處**的感覺再次襲來,就像是螞蟻爬過去一樣…… “姐姐啊!”我脫口而出。

“啪!”

她在我的肩膀上拍了一下,說道:“就當成姐姐啊?哼,我可是真的白對你好了。”

她這麼一拍我,和我的距離就又近了,瞬間,我便覺得後背處**的感覺再次襲來,就像是螞蟻爬過去一樣……

葉雪一次又一次的撩我,讓我有些不知所措,終於再也按耐不住,於是問道:“那你想讓我把你當成什麼呢?”

我回頭看着葉雪,只見她捂着嘴,一雙媚眼多情的看着我,說道:“江曉,沒看出來,你挺壞的。明知故問是吧?”

看着嫵媚多情的葉雪 ,就覺得渾身都不得勁,於是直接靠在了她的身上,說道:“那你想讓我把你當成什麼?”

葉雪捂着嘴,說道:“江曉,你真壞。”

葉雪緊緊地靠着我,那感覺明顯區別於沈思雪給我的感覺,於是我猛一轉身,就把她撲倒在沙發上……

“你幹嘛?你幹嘛?”葉雪突然大喊大叫了起來。

我頓時就愣住了,她心裏想得和我不一樣麼?怎麼一轉臉就又不願意了?難道是我理解錯了。

想到此,我感覺到了特別的尷尬,於是用手一撐沙發,就想站起來。

可是誰知道,我剛剛想站起來,葉雪竟然猛地又抱住了我……

這下就把我弄懵了,嘴上說着不要,兩隻手卻緊緊地把我抱住了。

葉雪突然像是變了一個人似的,既狂野又性感,讓我深陷其中,根本無法自拔……

第二天醒來的時候,葉雪已經不在牀上了,於是我先把手機開機,然後扔在牀上,接着穿着褲衩,一邊打着哈欠,一邊走到了客廳。

葉雪並不在客廳,但是聽見廚房裏,傳來了叮叮噹噹的聲音,於是我走到廚房的門口,倚在門框上,看着葉雪正在做早飯。

葉雪穿了個超短熱褲,上身一見緊身的白色T恤,可以看得出來,那件衣服特別的緊身,勒得凹凸有致……

不過,當我看着她的時候,一塊抹布掉在了地上,於是葉雪立刻彎腰去揀那塊抹布。

渾圓,緊緻,無贅肉……這幾個詞語立刻出現在了我的腦海裏,回想着昨晚美妙的感覺。

“江曉,你幹嘛呢?偷看是不是?”葉雪突然感覺到了身後的我,於是回頭佯怒道。

“真美……”我只說了兩個字。

“流氓……”葉雪臉上一紅,站直了身體,然後把熱褲往下面拽了拽。

看着她那嫵媚的動作,我又回想起了昨晚發生的事情,可是房間裏的電話卻響了。

我回到房間,拿起電話一看,正是沈思雪打來的,於是我二話沒說就接了電話。

“江曉……”這兩個字,估計已經用盡了沈思雪的全力。

“等,等,等……”我連忙讓她打住,然後說道:“我都快被你叫聾了……幹嘛這麼大聲音啊?”

“哼!”沈思雪沒好氣的說道:“你還好意思說我?我一晚上打了你幾十個電話了,全部都是關機中,你到底在幹什麼?是不是去會所了?”

“會所?會所是什麼?俱樂部麼?”

、“別和我裝楞充傻……快點告訴我,不要想,現在就說你在哪?”沈思雪不給我思考的時間,匆忙的催促道。

“我在西郊呢!”我連忙隨口說道。

“你騙鬼呢?”沈思雪怒氣未消,道:“一大早上的,你在西郊幹嘛?別和我說你去鍛鍊身體的。”

“嘿嘿……你猜對了!小雪,我昨天認了一個師父。這個師父簡直就是一個高人。他特別能打,一個人能單挑十幾個大漢呢!”我替張義錦吹噓道。


“編,編……好好的編……”沈思雪自然不會相信。

而這個時候,葉雪也走進了房間,然後伸過臉來,貼在我的手機上,一邊聽着一邊笑着。

我用手推了她一下,讓她到一邊去,可是誰知道葉雪笑了笑,然後一伸手就搭在了我的腿上,然後一點點的移動。

這個真是姑奶奶啊,這個時候,還這麼撩我,我可真是服了她了。

“怎麼不說話了?”沈思雪又吼了一句。


我用着有些委屈的音調,說道:“小雪,我真的在西郊,而且我也真的認了一個師父……你看看我妹妹那天出事了,要不是周洋他們及時趕到,我根本就救不下我妹妹。所以我這段時間,都會和我師父苦練的。”

“真的?”沈思雪好像有點相信了。

可是葉雪在我的耳邊,輕輕地說道:“你認我做師父了?昨天晚上你真的很苦練啊!”

她在我的耳邊說着話,那隻手已經到達了指定地點,然後我就覺得渾身一抖。

“江曉,你騙了我呢吧!我怎麼聽見有女人說話的聲音啊?”沈思雪的耳朵挺靈的,葉雪那麼小的聲音,她都察覺到了。

“廢話,你不知道西郊這有個公園啊?好多人在這鍛鍊了。我總不能爲了打電話,讓公園裏所有的人,都一起不說話吧?”我連忙解釋道。

電話的那頭一時間竟然沒有了聲音,我餵了幾聲,沈思雪才又說道:“怎麼現在又沒有聲音了?你不是說有很多人了麼?我怎麼什麼都聽不見啊?”

得,這女人一旦懷疑起男人來,簡直就是標準的福爾摩斯啊!

我拿着手機,用嘴型告訴葉雪,讓她站遠點說幾句話,可是葉雪卻脫了鞋子,然後指了指自己的腳,意思讓我去親一口。

臥槽,我又不是變態,好好的讓我去親她的腳……當時我就搖了搖頭,表示堅決不親。

可是誰知道沈思雪點了點頭,然後就很銷魂的叫了一聲:“啊……”

雖然聲音不是太大,但是在我聽來,簡直就是要命的聲音,所以我立刻又捂住了手機,然後噘着嘴趴在地上,就閉着眼睛去親了一口。

這個時候,葉雪才滿意的點了點頭,示意我拿開捂着手機的手,然後喊道:“哥哥,等等我,你怎麼跑的這麼快啊?我都累死了,你看看這一身的臭汗……”

說實話,她這音調哪像是跑步的啊?簡直就是在發嗲啊!


我連忙拿過電話,說道:“小雪,聽見了吧!這兒這麼多人呢!我還能騙你不成……那個,我不和你說了啊,我又來電話了,這些天比較忙,等我閒了就立刻回家。”

“你注意休息啊,昨天晚上練功,一定很辛苦,千萬別累壞了身體。”沈思雪關心的說道。

“你放心吧!”我伸了伸舌頭,連忙掛斷了電話,然後坐在牀上長長的出了一口氣。

“咯咯……”葉雪見我掛了電話,立刻笑了起來。

我白了她一眼,說道:“你可真行,還好意思笑呢!”

“怎麼不好意思啊?”她坐在我的身邊,說道:“你昨晚練了一晚上的功,是不是感覺腰痠背痛啊?可千萬不要累壞了身體。”

我伸出手一邊撓她的癢癢,一邊說道:“你笑話我,是不是……我看你還敢笑話我了……”

“咯咯……哎喲,江曉,我不敢了……你快饒了我吧!”沈思雪笑的上氣不接下氣,身上不停的抖動,尤其是大白兔,看得人眼花繚亂。

我停下了手,然後一把抱住她,就把她放在了牀上,準備好好欺負欺負她……

可是,就在此時,我的手機又響了,當時我就感覺頭都大了,肯定又是沈思雪,肯定是剛纔葉雪說的話,讓她起了懷疑,這一次一定又是來質問我的。

我拿起電話,愁眉苦臉的一看,發現不是沈思雪打來的,卻是另一個女人打來的…… 我拿起電話一看,正是楊冬梅打來的,這個時候,我纔想起來,我已經好久沒有去傢俱公司了。

“楊冬梅怎麼了?”我第一反應就是怕她會出什麼事情。

“江曉,沒出什麼事情……只是你忘了傢俱展銷會吧?”楊冬梅提醒了我。

“哦,對,對……我都把這件事情給忘了。”我連忙看了下日期,今天正好是展會的日子。

“就知道你會忘了,所以我打電話提醒你一下……這次的展會很重要,全國各地的大小老闆都回來,我猜成交量肯定超過以往的展銷會……不過,競爭力也肯定不會小的,畢竟大夥都在暗暗的攢勁,留着這一次的展銷會,大展神威呢。”

聽着楊冬梅的話,我也明白這次展會的重要性,於是告訴楊冬梅,這次的展會我一定會去,而且絕對不會讓她失望的。

楊冬梅似乎對我很滿意,對我又說了幾句鼓勵的話,才掛了電話。

掛了電話之後,我連忙穿了衣服,不過這身衣服去展銷會,有點寒摻了,等會必須去買一身高檔的西服。

“幹嘛去?”葉雪看着突然不苟言笑,猜到我要去辦正事了。

我走到客廳,一邊吃着葉雪做的早餐,一邊口齒不清的說道:“當然是展會了。我都差點給忘記了,今天下午就正式開始了。”

葉雪點了點頭,說:“那你還不快點,你們公司佈置會場了沒有?”

“佈置了……”我突然想起來,還有一件重要的事情給忘記了,於是我直接坐在了椅子上,不停地按着太陽穴。

因爲這次的展會上,我準備讓內衣模特作秀的,可是今天下午就開始了,我這兩眼一抹黑,到哪去找模特啊?

“怎麼了?”葉雪看着我問道。

我放下手,擡頭看着葉雪說道:“本來這次展會,我準備了一個內衣模特秀,可是我給忘了,你說現在去哪找這些模特啊?”

葉雪看着我,想了一下,說道:“這個我能幫你,不就是幾個模特麼?”

“你有認識的人?”我看着葉雪問道。

“那是當然!你一共需要幾個模特?”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